坐在圆桌上的大家庭

人类、社会男女

通过使用直接的手段我们无法避免家庭失落的倾向。无论国家政府应用哪些刺激出生率增长的手段——什么都无济于事。看样子,这是我们发展的自然规律,而首先我们要看看大自然想要我们怎样?它为什么让我们一代一代地演变,并越来越高地提升动物性的阶段?如果人不愿意建立家庭 、生孩子,而这是他的内在的唤醒,那么怎么也不能克服它。
我们只不过要研究一下,自然促使我们向哪儿去?大自然要求我们更加平衡、更加彼此连接、更完整、更加相互团结。如今、每个国家取决于其他国家所提供的食品、衣服、电力、生命所需要的那一切。
大自然迫使而又强迫我们感到绝对的彼此间的依赖性,似乎我们都是一个家庭。甚至不管我们的愿望逃离家庭并放弃所有责任,共同的压力往相反的方向行动。一方面,大自然似乎让我们脱离一般的微小的家庭, 而另一方面,它从所有方向将我们夹在一起,似乎我们是在被钳子夹在里面,并使得我们感到我们彼此间的依赖性。
大自然好像在告诉我们,我们已经不是微小的生活在一个房子里的家庭,恰恰相反,我们已经是生活于全地球上的巨大的家庭。这倾向对我们而言显得特别奇怪,而且暂时我们还不理解它意味着什么,而且怎样怀着它去生活。
我在全世界周游并看到,在所有国家分散的是同一个文化、国际的语言——英文、人们、食品、衣服都变得差不多一样——世界变成了“圆形的”并出现了像在家庭中的依赖。也就是说,我们逐渐地将微小的家庭细胞变得巨大。
很快全人类都会产生这种感受。对这媒体、网络、社会网络都会很有帮助。于是我们无法克服这种现象,甚至如果这一切在我们不愿意的情况下而发生。 恰恰相反,如果我反对这场过程,我会为自己招来麻烦,毕竟大自然终究会赢。我们处在大自然的发展滚筒之下,而这迫使着我们前进。
我越了解自然计划并帮助实现它,就越快和愉快地进步,像是良好的听话的孩子那样。
于是, 不要直接反对家庭中的危机,要了解该趋向并观看,在这种的情况下,我们应该如何进步。不然的话,我们还是什么都不会改变的。如果一个人没有愿望建立家庭,我们不会强迫他/她结婚。
根本就不同的依赖性会出现,而我们需要向自然学习,并发现它指着我们往哪里。有可能自然朝向全新的生命、全新的仍然不熟悉的发展阶段那引导着我们。如果整个世界都相互依赖,那么我们首先需要改变我们的本质:不再作为利己主义者,而把所有的人当作一个家庭并跟大家一起坐在一张圆桌上。
这样一来,我具有一个巨大的家庭,家庭取决于我,而我取决于家庭。也许大自然为了使人稍微一点上升并去看不仅仅他个人的家庭(曾经人们仅仅注意各自家庭),把人的对建立家庭的愿望拿走了。这就是现在所发生的。有可能这会有助于人稍微升上并看到全世界,以及逐渐地意识到——全世界的确是一个家庭。

来自2012年2月2日的关于女性的对话
暂无评论

新世界需要一个新的经济

人类、社会以色列、犹太族全球危机经济

问题:我们的信息在本质上是否是社会主义的?
答案:谁又在乎它叫什么?不要管任何名称和标签,这是人们的要求。以色列的民族要求社会正义,像在家庭一样。 “社会主义”一词会引发排斥反应。人们已经尝试过,但问题不在于措辞,而在于本质。
社会正义是指一个“家庭”的模式,在那里我们都为对方设想。我们必须建立与这原则一致的经济。我们没有其他选择。如果我们想在现代世界中取得成功,甚至不顾抗议,那么我们就要在此基础上重建所有国家的经济。
我们需要一个新的经济,可是现在顶尖专家仍然不明白这一点。我们看到我们被带到了什么地方。如果一个家庭的财政预算负责人为这家庭带来了这样的危机,他所掌管的金钱将立即被取去,并且这家庭的命运将被托付给一个更加能干和博学的人。
然而,让我们回到以色列的抗议浪潮。人民要求社会正义,经济应该建立在这个原则之上。从现在起,它应该根据不同的态度。我们需要让每个人都满意的财政预算分配公式。但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呢?
为此,国家的代表应在这“家庭”的桌上坐下来,将可用资源放在中间,并共同决定如何划分,以使每个人都满意,并知道这是唯一可行的解​​决方案。毕竟,我们没有任何其他的储蓄,而每个人都应该明白,即使他只得到两个钱币,而另一人得到二十个钱币,他也在被公平的对待。
当然,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有群体教育和全国性的辩论。此外,还有简单的计算:如果一个人的收入低于一定数额,那么他根本无法满足自己的要求。如果一个单独抚养孩子的单身母亲收入小于某一最低限度,她将无法应付。因此,有些事项需要在基本的水平上优先解决,以使人们可以生存。然后,我们继续向其他问题前进,安排他们的优先次序。
此外,在这现代世界我们需要这样一种经济。否则,总有一天人们会将政府驱逐。今天,这很容易。这场游戏已经结束。相互担保制度现在已被揭示出来,人们会开始觉得,我们都是相互联系的。
然而,政府与现实脱节,他们并没有感觉到这一点。他们仍然依赖于各个委员会和其他过时的资源转移注意力。然而,人们不会平静下来。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其他的专家。我们会向他们解释社会正义的原则,而他们将建立适当的经济体系。此外,他们将改变状态以满足新的要求。
今天,人们要求国家关系到每个人、每个部分的机制、部委和机构,有不同的功能状态。我们希望土地管理局、国家保险、以及其他机构有不同的操作,这需要巨大的变化。这并不简单,但是必要的。
我们还必须了解,新的政党和其他政治手段并不会对我们有帮助。毕竟,我们已经知道,无论谁在这种环境下都会变得与这环境类似。反而,政府应采取圆桌会议的形式。这个政府不应站在一个高高在上向人们解释神秘的事实。这不再起作用。这个世界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状态,渐渐地,这将有目共睹。

来自2011年8月2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五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一起发生变化

人类、社会团结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在我们的时代生理的动作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自然要求我们建立态度,这就是问题。不要给人们提供免费的捐助,不要把你的最后一件衬衫捐助出去——你要产生不同的态度。你要改变你自己,而不是我动作的样子。
迄今为止,我们形成了物质的动作,就像我们的利己主义或者虚假的利他主义所要求的那样。我们给穷人施舍过面包,总体来讲,按照我们的想法试图了改变世界。够了吧,结果不言自明。如今要改变的则是我们自己。
我们不去改变世界,而是借助外在的力量想要改变我们自己,这就是新的方向。在这条道路上我们将会看到,那些我们随意完成的事怎样发生改正。
但对人而言把握这一点特别难:“是我要改变?还不如从我这儿再扣除百分之十的税呢!”于是在这里社会意见就显得十分重要——通过社会那些现在显得是有难度的事情将会变得特别容易实现。那时这就不会这么难。如果所有人都思考这一点,那我也会很愉快地跟随他们。毕竟环境的影响会自动发生,这并不取决于我,我在这里什么都不决定,相反,我取决于他人。
于是我们不需要自己联系每一个人。主要是改变社会,世界上共同想法之主流。而其余的一切都会到来。

来自2011年7月1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五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相互担保:一个失败——大家都降落
接受进行相互担保

暂无评论

朝向完美——借助与大自然保持和谐

会议、活动、对话女人精神发展精神工作

问题:您说,女人却吸引不到光,那么她借助什么发生改正?
答案:女人是没有吸引光。男性的团队来吸引光。女人从男性的部分获得这光,并且正是借助女人这光来诞生下一个阶段。
就像在我们的世界那样:男人离开山洞去打猎,带回猛犸——结果大家都有吃的。而女人生产以及保证家园的温暖。这在正确的移动和发展中是理所当然的自然形式。所以我们需要一起同样理所当然地参与到自然中。
我们远离了这一切,在我们的关系中被迷惑,所以就会出现这样的社会。我们需要让它符合大自然。
在这里没有任何人为的规律。卡巴拉仅仅说道:研究自然,保持与它的和谐,并一起、逐渐地你就会达到最高的状态——无止境、永恒、完美。

来自2011年6月10日的莫斯科会议的第2节课
暂无评论

民主

人类、社会早晨课程

真正的民主是以正确的方式来把社会分为“头”和“身体”。“头”知道对“身体”最好的是什么,并以这为基础作出决定。平等是当每一个人给予并接受到他所要接受到的。那些属于“头部”的人不应该有私心(这是Bina的 品质、GE、绝对的给予、hafec hesed),只能有生理上的愿望。“头”是一种“怎样去满足身体、怎样让身体更好”的意图。
“头”对待“身体”应该(领导对待民族)像父母对待子女那样。父母研究孩子的需求,并知道怎样在满足它们时为孩子带来好处。政府应该关注民族的愿望并渴求给予他们改正和乐趣。
就像与孩子的关系一样,应该给予民族所想的“游戏”,但在这些游戏中应该运行着“让民族发展”的程序。就像我们关心孩子,为他们安排对他们有好处的游戏。
这样一来,我们就清楚,只有精神的个性才能作为民族的领导。这就是所说的,只有那些追求创造者的“Isra-El”(即具有给予品质的人)才能作为社会的“头”,以及正确地管理民众(身体)。因此,“Isra-El”也指的是“Li Rosh”,我是“头”。

来 自:2010年4月1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 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自由的选择》
暂无评论

外在的变化由内在的变化决定

人类、社会全球化卡巴拉早晨课程

问题:在进入精神世界之前,能不能建立一个以卡巴拉规则为基础的社会?
答案:不能!这两个条件是相互关联的。我们想要建立社会:在其中运行着爱的力量。我们想要在我们的团结中发现创造者,它充满我们之间的整个空间并在爱和团结之中来维持我们的关系。
这会在一个民族的范围内实现?所有民族就是一个民族,就像古巴比伦在分散之前那样。也许这会在一个国家中被实现?整个世界就是一个国家。我们要受全部的限制。只需关心内部,并从内部走到外面。
我们的团结必须依靠最高的力量而实现,而不是因为我们想变成“好人”并去主动团结。连接我们的最高的力量决定着形式,我们不要人为地去想它。伴随着这一切对我们的显露程度,我们将会前进。
光为我们建立所有一切并让我们完成任何一切!

来自:2010年3月1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民族》
暂无评论

真正的自由——尽快变为人

人类、社会利己主义生命之意义

Laitman_2008-10-31_v-parke_9430_w社会利用着人的利己心来给人灌输为人的行为模式,它可不问人是否想依靠着它们进行自己的生活。
人在什么地方出生了,那个地方的文化传统就会从小时候被灌输给人,社会来培养他应该做什么样的人。
无论愿意与否,人吸取它们,甚至一辈子都去遵守。此外,社会还提供将来世界的诺言,以便更进一步使用人。这里人根本就没有任何自由选择,任何自由。
然而,在人内部中突然唤醒了“心里之点”之后,人对自己的昔日的生活感到失望,并且他似乎是从空白的一张纸开始一切。
对于他而言,所有曾经的价值观都被毁灭并从视野中消失,失去任何重要性。过去的行为模式被取消,那是因为它们既不能提供回报,又不能进行惩罚。只是留下必需的行为,不然就无法生存下去。
如果人属于宗教界,那么“将来世界”的概念也会让他产生怀疑。情况引导他到卡巴拉团队、卡巴拉书籍,接着人就要作出选择:他多么渴望进入这个社会、走上这条道路。
人的自由不是在选择道路之上,而是在选择进步的速度之上,在他付出多少努力,多么快地吸取榜样、新行为的模式、新的品质之上。
人的选择基于多么厉害地参与共同的过程中:也就是多快或多慢地前进。正好在这里他拥有自由——尽快吸取新的社会向他所提供的新的榜样和模式。
虽然人只能自由地选择新榜样运用的速度,但这仍然是自由。它毕竟超越了他的自私自利的享乐的愿望。就这样他开始在自己的内部树立人。

怎样改变命运?
光之力量

暂无评论

改变我们生活的“软件”

人类、社会家庭、教育、培养

laitman_2009-07-24_0525_w问题:我们的这个时代存在着许多诱惑,而周围的环境在向我们的微小的利己主义发挥着作用。就在这种情况下,怎样才能在精神发展方面培养孩子,并使之变为他们生活中的最重要的一件事?
答案:实现这一点比想象的要更加简单。如果我们为他们树立良好的榜样,他们将会模仿我们,并将所学的一切使用在自己相对纯洁的“物质”上。教孩子的时候,你似乎就开始在空白的纸上写字,因为孩子还没有被“弄坏”,和我们不一样,他们自身没有充满社会的“垃圾”、困惑及自私自利的算计。
当然,孩子们也是利己的,渴望欺骗对方、渴望获得成功。他们会很快地计算,甚至每一个孩子都在为私利而努力。但这是自然而然的,因此就显得不一样。同样,他们会自然地感知到对他们所处的系统、世界及恰当的相互关系的解释。如果这种解释进入到他们的情感中,那他们内在的体系就会被营造。
这与计算机设备相类似。电脑本身是一堆普通的“金属”,它们自己什么也不能做。但在其中安装的软件将其所有部分连接起来,并决定它们操作的方式。假如安装了另一个软件,它则会覆盖以前的程序,并会下命令以另一种方式连接其各个部分。
类似的,你将新的、决定生活方式的软件“安装”在孩子的“设备”之中。这才意味着“树人”。一切依赖于孩子周围的大人,依赖于大人的精神发展的阶段。
卡巴拉之于教育

儿童课程

暂无评论

信息泛滥不存在

人类、社会

laitman_2009-07_0137问题:现代社会是信息社会。甚至现在在危机之中,信息供给过多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人不只是别的事物的奴隶也是信息的奴隶,人失去了他自己,失去了他的自我。
答案:人从未有过自己的“自我”,所以他没有任何可失去的。我出生了,没有选择任何特点、能力、性格、家庭和培养方式。我所穿的、住的、吃的、说的和想的——这一切都来自于我周围的环境,就是它教给了我应该怎样行动。我只是去简单地实现我所学到的例子、条件和价值观。 我没有自己的“自我”。
对我本身而言,比如说我上网,就搜索我感兴趣的内容:简要的当天的新闻、科技新闻。
就拿我来说,没有过多的信息。那是因为其余的99%的互联网的资料对我而言似乎不存在。如果人渴求重要的目标,他就会舍不得在不必要的事情上浪费时间。换句话说,一切取决于人的愿望。我们总是忘却,愿望是人的基础。
如果这些愿望变得比如今的媒体所推荐的更加重要(说实话,那些大量的信息流中除了废物之外没有别的可取的),这一切就不会进入人的视野,人似乎只注意这个潮流之上所发生的。也就是说,我总是强调唯一能够改变社会的手段—培养

暂无评论

让媒体为世界服务

人类、社会

laitman_17-44_wp问题:在共同改正的过程中,媒体的角色该如何变化?
答案:只有在社会的影响下,人才可以经历改正过程。最终,我们都会以恰当的方式团结为一。想要这样去做,每一个人都要从环境那里得到适合的团结的例子。
为了在世界上创造合适的围绕每一个人的环境,我们需要利用媒体——最有影响力的通讯的工具。媒体根据社会要求,以及在政府的迫使下,应该变为改正世界的工具。
只有强大的、广泛的媒体才能够发挥作用,以至相对于环境而言,人感到了改变的必要性。
孩子们应该要求父母对孩子采取适当的行为。否则,他们会替父母感到惭愧。人应该由于对他人不好而感到不好意思。
而这只有在广泛的媒体(当所有社会机构迫使它)的帮助下才能实现。这样,我们会让媒体变为真正的通信工具,而不是销售和赢利的工具。

建立媒体关注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