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个网相连接

人类、社会全球化团结进化

最初,我们教自己和我们的孩子怎样去生活在旧的世界中——通过基于我们有史以来所积累的经验。但如今这全部的经验没有什么价值!我们会日益确定这一点,并发现我们处在完全不同的世界。
我们不会理解,在这世界上的不同地方立刻会发生什么事情。毕竟如今这个世界发展和为我们显露出如同关联的、模拟,而非离散的、数字系统。这个世界再也不包含分开的、孤立的部分,似乎其中各个部分具有某种自由行动的机会。
模拟系统的品质——绝对地始终相互关联在本系统的所有状态中。这似乎是有生命的肌体,在其中不能改变任何东西,如果没有接触到并改变其他所有部分的行为。
如果我们在这种精细的相互依赖的状态中没有感到我们处于什么系统,我们就倒霉了。于是每一个人都需要学习卡巴拉。
以前我们教我们的孩子怎样在这个自私的世界去生活。但如今,这不会有任何帮助。我们应该为孩子们也为大人、为每一个准备生活在这地球上的人去传达关于这些突然“倾倒”在我们头上的世界的知识。
如果曾经在我们这儿降临的更高的统治系统为我们提供了某种自由,那么今天降临的力量的网不会把每一个人都放在各自的位置,并且不会给予谁自由。如果人移动,那么他会影响到全部的系统。谁开始打扰,谁就打扰全部的系统,于是这系统今天变得如此难以预测。而这会为我们越来越多地显露出,甚至基本上都是以最可怕的形式。
几天之前我与教科文组织总干事见面了。 这位女士很快理解了我并问道:“那您认为如今教育也应该是全球性的?”即涉及共同的系统。
只有这样可以解决问题——我们必须教育大人和小孩怎样在新的、我们立刻进入的世界里生存。
人们暂时不能理解和感觉到这一点,甚至好不容易地去理解,虽然我们到处都能发现结果,但人看不见他想要注意到的事情。最终,痛苦将会使他张开眼睛。但我们需要传达这知识,并不去等待遭受打击,以尽量多地减少痛苦。

暂无评论

高于知识的信仰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每次当我听到“关于知识的信仰”,我立即就会想到某种自私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办?
答案:一切都正确,我们不能以不同的方式去想。在我们内部里任何时候出现的任何利他的品质都是来自“上面”,也就是在最高的光的影响下,这光让我们回到根源那儿,变得与创造者相同。
而如果我们暂时感觉不到愿望去利他地给予,那么需要付出努力以便吸引到最高的光,来影响我们,并给我们提供了这些品质。
如果我理解,我不能获得真正的给予,这已经是一种对我们自然的好的理解,普通的人不会产生这种理解。这也是因为光对我们产生了影响而引起,并指的是对精神世界的接近。
最好的光在我的利己主义中描绘它的品质,因此我能够理解,什么是“我之外的”给予,并开始渴求真正地给予而不接受任何报酬。如果人这样理解,他就已经站在了进入精神世界的门口(mahsom)。

来自2010年7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更高的逻辑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精神工作

问题:高于知识的信仰包含着什么逻辑?
答案: 在“高于知识的逻辑”中含有更高阶段的逻辑。更低阶段的逻辑是我通过我的理智和感情来看待世界,并这样生存。而这样我只是在平面中行动,只在自己的阶段上,并永远都不能在它之上行动。这被称为“低于知识的信仰”或者是“像知识一样的信仰”,也就是说,给予品质的信仰不高于知识,并不决定我的行为。
在“高于知识的信仰”中我似乎被摘走了眼镜,除了更高的阶段我什么也看不到。我可以与更高的阶段团结在它所想的那些地方。我愿意借助与它连接的力量获得它的感受和知识。在这个动作中我准备完全取消自己,取消自己的“安排”。
当我达到了它的阶段,我就已经拥有了它的信仰(它的给予的品质)及比现在更高的知识。
借助很大的给予的力量我来获得更高的知识。这被称为“高于昔日知识的信仰”。就这样我来达到更高的阶段。
于是正好,那些按照“高于知识的信仰”的原则走的人获得了知识,因为他们具有新的感知容器——毕竟知识、理解、Hohma之光只有在Hasadim之光(给予、信仰)中被分散。
而那些不能将自己提升到动物性的理智的知识之上的人,并不愿意更多地把握他所处的状态,以及对更高的阶段、老师而言,不能取消自己的意见,这样一来,他们什么都不会得到,并还会像“动物”一样。
他们在他们的理智的限制中将会“很聪明”,但根本就不会理解存在着更高的智慧。毕竟更高的智慧看起来总像没有任何基础。

来 自:2010年4月1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信仰高于知识——是给予

卡巴拉宗教、信仰精神工作

50_100_wp1问题:卡巴拉中没有信仰,只有知识,那么当你提到“信仰高于知识”的时候,你指的是什么?
答案:“信仰高于知识”意味着“给予高于接受”。由于我们的本性是“接受的愿望”,并且我们这个内在的愿望令我们与创造者相反。将我们的自私自利的本性变得与创造者相同,可以通过给它“给予”的意图。这个意图会“高于知识”,也就是说,它会决定我们“接受”的行为本质。“分别善恶的树”指的是我们613个愿望的感知和改正,以便为了“给予”而使用“接受”的愿望。
卡巴拉是个科学,并不从事信仰。卡巴拉仅仅根据“法官所知道的仅限于他所看见的”这一原则来研究可以明显感知的现象。创造者或光创造了怀着“为了自己”的意图的愿望。而所发生的一切就是将意图从“为了自己”到“为了他人”改正的过程。按照改正程度,来充满愿望。
在愿望变得彻底与光相同的时候,发生“改正的结束”。这里哪有普通的信仰?
问题:怎样可以每一秒都跟创造者在一起?
答案:处于给予而非接受的品质之中。
卡巴拉没给信仰留位置
宗教为什么与卡巴拉相悖?
卡巴拉、哲学、宗教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