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的相互担保的规律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为了加快我们的发展,我们被安排了各种各样的障碍,来阻止我们,迷惑我们,似乎不需要付出努力,可以简单等着,直到情况本身改变。或者我开始想,我付出了足够的努力,但没有发现精神的世界——也许创造者放弃了创造物,或者我现在不值得,并需要等到某种其他时机,也许等到下一生?人为自己找出各种借口,只要不付出努力。
但有句话是这样说的:“规律被给予而无法破坏”。最高之光处在绝对的宁静中,而我们处在它之内。只有借助我们的努力能够发展我们的愿望。努力的措施取决于愿望改正的措施,而这就是,我们在其中所发现的光。这规律特别简单。
不要忘记这一点,并需要一直都提醒自己,以便这原则生存于团队中并不会为矛盾、疑问、一些紧张或问题 (我为什么不能受到任何东西?哪儿为我的工作来支付?哪里有显露?哪里有可取的报酬?)留出余地。
你在问这一切在哪里?就在你面前,来拿吧!而如果你还看不见他,不能拿到,这就意味着,你还没有准备自己。开始付出努力——还能做什么,如果你看不到在你旁边所有的。
所以不要去想似乎可以借助某种特别的神奇的被隐藏的手段能够达到精神领域。什么对你都不会有帮助,只有工作。敏感度的缺乏正好对我们而言隐藏了创造者和最高之光。而敏感度只有借助上升和降落的状态,借助努力和寻找才可以加强。
也不允许去听关于绝望和疲惫的谈话。有人说,有一次在Baal Sulam的课程中,某个人很难受地叹了气 ,Baal Sulam对他火气了,并说道,永远都不想再听到这种声音。人体可以累,但在精神工作中、在内在的努力中不能累!不允许把这种情绪向外表现出。
理所当然,人能够体验任何状态——他又不控制它们。但他不应该把这为周围的人展示,相反,无论他感到多么难受,他看起来必须总是充满灵感,准备在任何地方付出努力。这就是我们的共同相互担保的条件。

来自2011年5月1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在Malhut和Bina之间

女人精神发展男女精神工作

问题:相互担保是否属于女人?
答案:女人、男人不管他们的性别,都要达到相互担保的状态。
在我们谈到在Sinai之山下面站了男人,而女人环绕着他们,这反映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在的精神的品质。
女人代表接受快乐的愿望,而男人是该愿望的克服的象征(希伯来语的男人“gever”来自“itgabrut”——克服这单词),也就是给予的愿望。
正好这个品质发现在自己对面,或更正确地说,在自己内部,——Sinai之山,即“憎恨之山”。
但团结和相互担保涉及大家。女人,像男人一样,也要试图与大家内在地团结。只不过男人要把团结以外在的形式表示,而女人只有在自己内部。
此外,女人应该“迫使”男人。毕竟男人,根据自己的自然倾斜于听取女人、妻子。对他来说,妻子似乎是母亲一样,就这样他感到她。
毕竟男人的原型是Zeir Anpin,后者处在两个nukva之间:Malhut和Bina。其母亲是Bina,其妻子是Malhut。从Malhut那儿它获得愿望并转到Bina那儿,以满足它们。
换句话说,没有Malhut,它就不能转到Bina,而如果转到了,那么别无选择,从Bina那儿所获得的要交给Malhut。它就这样运转。于是,在那人的潜意识中,妻子在很多方面取代了母亲。

来自2010年11月1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Shamati》
暂无评论

大家都在考虑我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白天里我怎么可以去考虑朋友们,如果我感觉不到他们在考虑我?
答案:你需要,不属于他们,进入团队并接受团队里大家都在考虑你这一事实。那时你将会发现真的是这样。朋友们会在更高的阶段为你显露出。他们是普通的人,但没关系,你将会看到他们已经相互团结。
一切取决于你一个人,你怎么去对待朋友们,而不是他们自己怎么去感知自己。

来自2010年10月29日的谈话
暂无评论

真理在我们之间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我们怎样才能知道我们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答案:只有根据我们彼此之间的关系才能够检验这一切。所有问题的解决,就在那个发生分裂的地方上。我们是否接近以便改正它?就是这么一回事。如果我与朋友们的精神的火花相连接,以及我们日益变得亲密,我们的要求在我们之间发现给予的品质的愿望变得越准确、牢固,那么这就意味着我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在这里,我自己是多么正确地去为自己想象这一图像的重要性。对朋友们的要求是另一回事。首先我来检查我自己的态度:我是否能看到我所有的问题、糊涂和请求的解决方法就在我们的相互团结中?

来自2010年10月2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圈和线——相互担保及其实现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当我们处于圈中,这就意味着我们处于共同系统、自然之内。它包含了整个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自然和人们的灵魂——一切都在无止境的系统之中。
而且,是我们自己来启动这个系统的任务,而不是等着它从上面被自然启动。
圈指的是来自上面的完全相互担保的条件,而线指的是我们自己实现相互担保的能力。
倘若我们实现相互担保的规律,那么动物、植物和非生命的自然都进入这个过程,那是因为这些都包含在我们“人的”阶段之内。就这样,整个系统在其所有层面上都参与到相互担保中。

来自2010年10月15日的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相互担保》
暂无评论

完整的系统内在的公式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相互担保的系统规律指的是什么?
答案:系统的规律是绝对的互相连接。就像在“Tora的赠予”中所写的那样:“如同一个人一颗心”。系统中的同一个愿望,共同的相互给予,只有与创造者融合了才能实现它。规律在于一个词“统一”、“团结”。你会说,“团结”和“统一”怎么是规律呢。但“统一”这一概念里面包括了许多不同的品质。这些品质是由爱和给予相互连接的,在憎恨和彼此反感的基础上。这是内在的系统的公式:本质上相反的事情,在区别之上由品质相同的规律相连接的。
我们的身体和任何完整的系统都是这样组织的。为了体系能够存在,它必须以形式上不同的、相反的部分被组织,而在这一切之上应该运转这共同的规律——为了一个同一的目标而生存。

来自2010年10月15日的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相互担保》
暂无评论

创意性的对相互担保的态度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在遵守相互担保的规律中我们看不到报酬和惩罚,甚至如果我们在脑子里明白,并在你内部里有某种声音在告诉你:“这没什么,反正我都会为了自己去做。”怎样才能实现这个规律?
问题:实现这个规律真的不简单,那是因为我们的利己主义与它相反。相互担保是共同的和唯一的规律,它在全系统中都存在。这系统中的人和所有其他万物都处于与共同自然的力量——创造者的融合状态中。本系统是由创造者建立的,而它是借助最高之光被启动的。创造者在系统中灌输了限制和隐蔽,以让我们研究好这系统所有部分之间的关系,以在我们的每一个行为中在失败后去发现为了这系统正确的运转所需要的是什么,甚至开始渴求它运转起来。我们似乎每次都在创造这缺乏的部分,并渴求这而发生了,那时就像在电影——故事中那样——这会立刻发生。
用单词很难去表达人会变得多么有创意性,他参与到这系统创造的过程中。他达到、理解,总是补充和支持它。当然,这一切都是由最高的力量实现的,但在与创造者的融合中,人毕竟能看到目标和达到它的必要性。
我们所做的那一切应该让我们理解正确的我们彼此间的关系,并去实现它。 通过建立这个系统,我们来学习整个无止境的现实——从分裂和被远离的这个世界之点一直到它被完整地建立起来。

来自2010年10月15日的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相互担保》
暂无评论

相互担保是光

光辉之书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是我们的团队中的指南针?还是指南针是我们的团结?
答案:团结不可以是指南针,毕竟我还没有达到它。指南针为我指出我仍不处于的那一点。这一点是我们之间的团结,就是它我必须达到。
因此,我现在所做的那一切:在环境、团队中付出努力,从朋友们那儿获得灵感,从他们那儿获得目标的重要性并意识到自己的卑微——这都是为了现在,怀着感受和理解去阅读《光辉之书》,我们理解本书描述的是真正的、崇高的我想要达到的精神的状态。
我们千万不能忘记,光是愿望(Kli) 之间的现象、愿望的形式。我们仅仅研读、感到和谈论物质和物质的形式。
物质是我们的共同的享乐的愿望,我们想要把它团结为一,并提供给它我们彼此间关系的形式——所谓的相互担保。
相互担保本身如果被实现了,就会是光。毕竟我们谈的仅仅是愿望(Kli)具有的形式。我不清楚电是什么,我只知道它在物质中能产生什么现象。
所以说,我只是追求物质的形式。这形式——创造者(Bo Re——“来和看到”)、以不同现象运转的光(现象可以是环绕的光或者内在之光,可以是“nekudot”(点)或者 taamim(味道)等)。
最终我要好好地劝说自己,除了我以正确的方式连接我们的愿望之外没有任何其他,而这就是所谓的“光”。

来自2010年10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会议是种力量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会议之时,我们怎样才能靠着“高于知识的信仰”前进,“听到和做到”?
答案:会议是庞大的人群的集合:有几千个生理上到来的参与者和我们周围的几千人。他们来唤醒你,这环境共同地重视给予和爱的品质,并理解这就是世界的未来,没有这些,世界就不会有未来。
毕竟如今对我们来说,世界的显露是积分的、相互依存的系统。而如果系统中的各个部分只关心自己,那系统就会瓦解。于是,在全球性危机的状态下,我们应该理解,解决危机的办法就在人与人彼此间和谐的关系中。而如果我们实现如此紧密的人们的团结(有意识的团结),每一个人都有机会让共同的感觉充满自己,并获得足够力量以得到给予的品质。只要付出努力,试图对环境而言低头,从环境那儿获取印象。
这影响可以如此强烈,以至于人会感到共同的给予的品质,这品质处于我们的相互关系中。那时我们将会发现一般情况下我们的利己主义看不到的品质。通过大家一起尝试着去团结为一个整体,我们来产生如此的力量以至于能够完成这个精神世界的显露。
毕竟我们在阅读卡巴拉学家的著作,他们是已经获得给予品质的和向我们描述它的人们。我们阅读的正好是那些能够对我们产生影响的章节。研读和共同的追求会让我们与这个力量团结。这样一来,会议内部会产生伟大的效应,对人的精神的发展有着巨大的好处。

来自2010年10月1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担心是Kli空虚的一种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为什么我们把担心/忧虑看作是消极的东西。把它看作是不冷漠,可能会比较好?
答案:担心可以是积极的也可以是消极的。我们认为这是不那么好的感受,因为我担心、忧虑。但如果我为好的事情、为对他人的给予去操心呢?有对自己要求的担心,也有对光的担心。创造者毕竟一直都在担心其万物。
我们必须要达到的是Bina的品质,而接着是Keter的阶段。在这个阶段上人处于不断的忧虑中,俗话说:“比起小牛想吃奶来说,母牛更想喂它。” ——这是Bina/Elokim的阶段、Schina的痛苦、为灵魂的忧虑。但这个关心意味着完美,而不是缺陷。当我担心其他人时,我自己就会处于完整的状态中。
精神世界充满了相互的担心,但这些担心是为了共同的富足。 这个担心的感觉是“甜”的,就像为他人担保。
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和人的层面之间的区别在于担心形式的阶段——什么让你担心?
担心是重要的、中间的、表示正在关注的点。就这样创造者担心创造物。
还在第一个精神的阶段上人放弃对物质的忧虑。但你不担心这一点,而只是把对自己的担心转变为对他人的担心,你不再把这担心当作是消极的。于是,这种人被称为正义者,因为他在为这个过程辩解,他怀着这种忧虑而感到好。

来自2010年10月13日的晚辰课程
暂无评论
« 下页
上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