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拥有灵魂?

卡巴拉灵魂
原稿发表于 2015年5月14日
问题:人人都拥有灵魂吗?灵魂是永恒的吗?
答案:只有一个去创造他自己的灵魂的人才拥有灵魂。创造灵魂意味着达到对他人的爱。
根据所达成的去爱别人的程度,我在改正了的愿望中(改正意味着能够爱他人)将会感受到一种满足,后者被称为更高之光。这种有光在里头,而且其整个意图在于给予和爱别人的愿望被称为灵魂。
光是在愿望里对更高力量,即对创造者的感知。这个目的在于爱别人而且被更高之光充满的愿望被称为灵魂,也就是我为了爱别人时,在我的愿望中被感知到的东西被称为灵魂。灵魂的容器是个愿望,而充满愿望的那一切则是更高之光。我们就是这样去发现灵魂的。
因此,很明显在一开始没有人是拥有灵魂的,但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改正其自己对待他人的态度去获得它。终究,各人生命都是如此安排的:无论如何每个人早晚都要获得其灵魂。
如果我们提到哪一个民族会最先获得灵魂的话,那么,以色列民族存在的目的就是要先获得灵魂。现在,在我们这个时代,每一个人都有这种机会。
这就是卡巴拉智慧现在被揭示出来的原因。
卡巴拉这种方法告诉我们如何从自私自利的愿望中获得灵魂,为了去造福他人如何根据“爱邻如己”这一原则来改变自私的愿望。
随后当全以色列民族开始履行这一原则,并达到那个被称作灵魂的状态之时,全世界所有的民族也都能够做到这样。以色列民族所达到的那一切都会被传递给他们。
最近在以色列和全世界所出现的任何问题和堕落都是因为我们早就应该开始改正这项工作了,但现在仍然滞后。
暂无评论

灵魂和身体有何关系?

灵魂
原稿发表于 2015年5月15日
问题:灵魂怎么去管理肉体?
答案:灵魂和身体之间是无关的。身体本身就存在。只有当人获得了灵魂,他才能看到更高的世界。
他感觉到的不只是在他利己心(即一切为他本身好处)中所察觉的现实,不只是目前所看到微小的受限制的世界。
那时一个人会离开他的利己主义并开始感到对亲近人的爱,接着在他面前视野大起来,在看我们世界的同时将会发现更高的、精神的世界。他的视野会宽大起来,他会看透万物,发觉到所存在一切之间任何的连接关系,感知到全部的世界系统。
更高的、精神的世界是一种高层控制的系统,后者使我们全部的世界开始行动起来。此系统的目标是将于我们这个世界存在的所有一切提高到灵魂的阶段上,为了大家都会相互给予,不像现在这样当每一个人想要偷窃、为了自己接受。我们应该以不同的方式来工作——相互给予彼此。
谁早晚都要达到这一切。如果我们改正得晚,那么在生活中将会受到打击。如果我们通过卡巴拉的研读开始发生变化,开始改正我们自己,那么就会达到真正的生命并从一端到另一端看到全世界。
来自2015年5月10日的第103FM广播电台的节目
暂无评论

发现新的世界

光辉之书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11月4日

问题:从《光辉之书》那里接受到的“每一滴药”——即光,应该做什么?
答案:改正我们,让脑子里和心中的分析变得更准确,唤醒我们去考虑相互担保,毕竟只有在我们彼此间的关系中,我们将会发现《光辉之书》所讲的。毕竟本书仅仅谈到了灵魂之间的关系。
灵魂是个愿望。愿望本身是无形的,没什么可描述它的了。但一旦这愿望开始对于其他愿望而言完成动作,在它们之间就会出现一种网,而在这网中他们不断的发现越来越亲密的相互关系。
该相互关系在所有的愿望之间显露出来,而在我们世界其出现的形式要么是危机,要么是改正的关系的网——所谓的精神世界——两者之一。
今天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发现我们是多么地与精神世界相反,而这日益浮现的相反是我们所看到的负面的关系之网。它是精神的,但是不好的。为什么?那是因为我们不想要它。
Sinai之山(憎恨之山)和神圣之山的区别是什么?我不想神圣之山,因为我把它当作Sinai之山。为我展示某种精神的状态,因为我看到它——精神世界、精神我们间的关系,给予的关系。而我把这一切看作是危机:谁也不与他人建立关系。为什么?那是因为突然间我们因给予的关系相互被连接着,而我们却意识不到这是给予。我们简直不清楚这一点!我们看到这关系、免不了相互依存——大家都相互依赖。该怎么办?于是我们发现我们的状态是破碎的。
其实这才是真正的状态——我们越来越多地发现精神领域。于是“危机”这一词指的是“诞生”——新的东西的诞生。希伯来文的“危机”这一词也被称为“诞生石”,也就是女人产生的地方。
就这样我们要对待目前的危机。一切都取决于我们的对事情的看法。有状态,也有你对它的看法。通过改变我们的意图,我们来改变一切。

来自2011年11月4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光是灵魂的音乐

灵魂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9月20日

问题:我清楚为什么满足对我们而言是被隐藏的。但为什么我们看不到我们彼此间的关系?
答案:毕竟关系和满足是不可分割的。
什么是光?怎样才能解释这是何样的感受?突然间我在内部感到一些对某种对象的振动:憎恨、爱、恐惧、担心。这些振动不是从外面的什么地方来的,它们是在我内部诞生的——在我的对他人的态度中。
它们出现是因为我与他们建立特定的关系并与它运作。那时,在与他人团结的时候,我在我的愿望、感情、品质中体验到特殊的印象、像是振动似的。这就是光。
光不是从外面到来从而穿上我的,光是在我内部浮现的,在我对某种对象态度中。光无法平白无故地出现——这是不可能的。我只有在我与某种对象之间的关系中才能感到光:假设,我给他带来感受,而他接受,也可以是相反的。
需要将两个对象连接的关系,在这关系中能够感到一种振动、印象——所谓的光。就像一条连接两个对象的线那样——通过这线电流着,或者像是连接我们的一条管子。
这样一来,光是一个在自己内部感受到各种各样变化的容器。发生变化的不是光,而是愿望,在愿望终体验到的影响。但从外面任何光都不会到来。
这似乎是产生乐器声音的弦的振动,而这就被称为光。于是我们本身要在我们内部创造给予和爱,那时在这爱和给予中我们将会感到其内在的根——创造者。

来自2011年9月2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灵魂的胚胎和其成长

团结团队、环境灵魂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6月3日

问题:您能否解释一个人、他的灵魂和创造者之间的关联?您是在说直到一个人开始发展自己的灵魂之前他一个灵魂也没有吗?
回答:每个人都拥有灵魂之点,这和一滴精液一样。我们需要力量来发展它。就好像一滴精液将自身附着在子宫内,从母体中接受到营养,并开始生长,我们同样需要将自己连接到社会中并在一个合适的团队中取消自己,仿佛那是母亲的子宫。
如果我取消了自己,我就不会是团队中一个外来的身体,就好像一滴精液并不被感知为外来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身体不排斥它,而胚胎能够生长的原因。
同样地,我在团队面前取消自己并接受到它的力量。那么,我的精神之点,我灵魂的胚芽开始成长。在它的生长中,它遵循着和母体中的一个胚胎完全相同的阶段。在卡巴拉书籍中有数千页都在描述这点。我灵魂的发展阶段相应地被命名,比如“怀孕、哺乳和成熟” (Ibur、Yenika和Mochin)。
如果一个人不开始这个过程,也就是说,如果他不去通过与其他人之间这样或那样的连接来揭示出在他外部存在的更高的维度,那么当他的肉体死亡,他的这个灵魂之点只保留为一个点。它再次穿上一个身体并伴随着他,给他成长的机会。
然而,当一个人只到达甚至最小的、第一个精神的阶段,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属于另一个维度、一个精神和永恒的维度。那是永恒的,因为它超越属于我们身体的物质的、动物的利己主义而存在。因此,身体会死亡并分解,人却不再用身体来关联他自己,而是用其达到的精神层次来关联自己。
我们至少必须达到第一个阶段,进而就会更容易前进,因为人开始看到他需要步入的阶段。

来自2011年5月20日的给共济会的演讲
暂无评论

没有修——不会去

灵魂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6月24日

问题:为了进步揭露邪恶足够吗?
答案:邪恶的揭露是强大的发展方法,那是因为这是未改正愿望的揭露。如果你改正了它,那么就会前进。于是,邪恶的揭露必须要有。
假设,你坐在车里面,并试图开到目的地。突然你发现,不能把钥匙放入点火锁。于是你开始修钥匙。修好了,放进去了——锁却不动。这需要改正锁。改正了锁,再动钥匙——车还是开不起来。你发现,线与点火锁没有连接。你必须连接它们。修完了线怎么又发动不起来?因为没有电池。
一次次都是这样,直到你修好了全车全部。但每当你发现在缺乏什么——直到完全结束了修车——直到最后一滴的颜色——你将会将车擦得锃亮。那时你才会坐上车并开始开动。而在这之前车不会开动起来。
问题:什么叫改正各个组件?
答案:改正指的是你理解,你为了什么而需要特定的组件,它与其他组件怎样连接的,它的哪一个形式是改正的,而哪一个没有?毕竟每一个组件,是你心的、你灵魂的部分。“锁”、“钥匙”、“线”、“电池”与所有微细的组件都是你内在的愿望,你灵魂的“肉体”。

来自2011年6月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需要关系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6月7日

问题:我们与精神纪录(reshimot)的关系在哪里?
答案:我从环境那里吸收新的愿望,而怀着它我向光对准。这愿望正好是对关系的需要。我们间的关系越是亲密,在精神世界的阶梯上我们提高程度就越高,而且一切都变得更加亲密,更加彼此接近、焊接——直到到达无止境,而在那里都是统一的。在那里我们变成一个灵魂。
而每个人的个人的灵魂取决于人所达到共同关系的程度。比如,我在我周围发现微小的组织我灵魂的部分,而你在你旁边揭露出更多、也许甚至包括我。每个人都与各自的灵魂运作,直到所有愿望团结为一个灵魂。

来自2011年6月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看见无形的网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7月3日

问题:在团结日之内,我们,即整个全球的团队,要考虑什么?我们怎样才能团结?
答案:每一个人都要更深地进入自己内部并在自己内部感到那条把他与所有其他人连接起来的链——即内在的、在我们彼此间存在的网。此外,人可以是在这个世界,也可以已经不在这个世界生活,那是因为这是愿望、灵魂之间的而非肉体间的网。
在这里,在这个网中存在Baal Sulam和所有伟大的过去的卡巴拉学家。他们都跟我们在一起,他们穿插在我们的共同的网上。今天学习卡巴拉的人有几百万,但其实是更多,那是因为人类有史以来的所有灵魂都跟我们在一起——数以百计的灵魂。他们在一起是巨大的精神的力量。
如果我们渴求在这网中相互团结,那么我们不但会自然而然地影响到对方,进入这网中,每一个人都会使用这网以精神上提升,而且还会同时影响到世界上所有人,后者在这网中不自愿地被灌输,并感受不到这一点。我们将会开始唤醒他们。
于是,首先让我们相互达成共识——我们想要感到彼此间的共同的关系。

来自2011年6月26日的团节日的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Matan Tora》
暂无评论

让书籍谈起我

光辉之书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6月20日

问题:一方面,我们的工作是改正我与亲近人间的关系。另一面,改正来自《光辉之书》。怎样把这两者相连接?
答案:改正来自光(光在卡巴拉学家的原文中隐藏着),如果我们渴求获得感受、理解、达到卡巴拉学家描述的那个现实,以便我们“穿上”那些文字所描写的内容。我们向往处在那个我们彼此间的关系系统中。
这里所谈的是所有灵魂间的关系——直到我们达到团结,建立统一的体系——无止境世界的Malhut。如果我们在“爱邻如己”中渴求达到这种团结,如果我渴求这一点,那么书就会谈到我。那时我从书那里受到进行改正的力量,并逐渐地借助阅读而进步。
其实,书本身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借助对它的阅读,通过渴求处在那个统一的系统中,我为自己引起那个确实处在无止境世界中的Malhut之场的影响——并这样达成它。

来自2011年6月20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一个人、一个灵魂、一个创造物

光辉之书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5月15日

问题:《光辉之书》中所谈的是我们的一个共同的灵魂还是个别的灵魂?
答案:《光辉之书》谈到了一个人的灵魂。毕竟在整个现实中没有其他的:一个人、一个灵魂、一个创造物、Malhut——无论怎样去称呼它。
而如果我们认为,存在许多人、许多愿望、个别的和陌生的——这都是因为我们没有正确地对现实进行感知。

来自2011年5月15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