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拥有灵魂?

问题:人人都拥有灵魂吗?灵魂是永恒的吗?
答案:只有一个去创造他自己的灵魂的人才拥有灵魂。创造灵魂意味着达到对他人的爱。
根据所达成的去爱别人的程度,我在改正了的愿望中(改正意味着能够爱他人)将会感受到一种满足,后者被称为更高之光。这种有光在里头,而且其整个意图在于给予和爱别人的愿望被称为灵魂。
光是在愿望里对更高力量,即对创造者的感知。这个目的在于爱别人而且被更高之光充满的愿望被称为灵魂,也就是我为了爱别人时,在我的愿望中被感知到的东西被称为灵魂。灵魂的容器是个愿望,而充满愿望的那一切则是更高之光。我们就是这样去发现灵魂的。
因此,很明显在一开始没有人是拥有灵魂的,但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改正其自己对待他人的态度去获得它。终究,各人生命都是如此安排的:无论如何每个人早晚都要获得其灵魂。
如果我们提到哪一个民族会最先获得灵魂的话,那么,以色列民族存在的目的就是要先获得灵魂。现在,在我们这个时代,每一个人都有这种机会。
这就是卡巴拉智慧现在被揭示出来的原因。
卡巴拉这种方法告诉我们如何从自私自利的愿望中获得灵魂,为了去造福他人如何根据“爱邻如己”这一原则来改变自私的愿望。
随后当全以色列民族开始履行这一原则,并达到那个被称作灵魂的状态之时,全世界所有的民族也都能够做到这样。以色列民族所达到的那一切都会被传递给他们。
最近在以色列和全世界所出现的任何问题和堕落都是因为我们早就应该开始改正这项工作了,但现在仍然滞后。

感受着永恒的气息

答案:你说,卡巴拉让人达到永恒的生命。但我们看到,卡巴拉学家也会去世,这怎么理解?
答案:卡巴拉学家在你的眼中去世了,那是因为你看不到他作为卡巴拉学家的生命。你只能目睹他的一部分——即动物性的身体,身体当然会死,就像任何其他动物那样。
永恒生活地是他的神圣的、精神的、他自己发展出来的部分。在卡巴拉学家获得这个部分的那一秒,这部分就开始属于他,甚至向他提供永恒生命的感受。永恒的是他所获得的给予的品质、给予的愿望。
只有在我们接近Mahsom的时候,当我们内部出现对给予的预知的时候,我们才开始逐渐地理解这一点。开始到达人那里的光让他感到,什么是在物质之上的略微提升,并开始以不同的方式思考,以及从给予的角度来对待他人。
人还不处在给予中,但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能够接触到它。那时出现预知,它能够进入这个属于永恒领域的品质、感受之中。
在这没有发生之前,人理解不到,光还没有足够地接近它,而且这对人来说都是空洞的话语。他会想进餐、休息,但永恒离我太远了,我不会感到它。
开始从很远感到光的气息,似乎是刮着的风,人开始理解,在卡巴拉中包含了从死亡天使的控制下摆脱的手段。在光接近人的同时,给他带来存在于永恒中的感受。
这是原始的、唯一的我们能够自由选择去做的动作的条件。不然你何必还要自由?在你的这一生中、在这个动物性的身体中你还能做什么?其余的一切不是由你完成的,这都是来自上面的力量对你进行的行为。你自己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达到永恒。
给予是永恒的,而接受是暂时的。Hohma之光不会永远都来我们这儿,首先我们要在内部接受到Hasadim之。因此,想要获得永恒,我们首先要获得给予的愿望,之后在它们之中我们会感受到我们永恒的生命。

来 自:2010年4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 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自由的选择》

永恒的我

Laitman_2009-11_8713问题:我觉得大部分人想都不去想有关身体和灵魂的问题,他们不去想他们是谁……
答案:不是这样的。大家都认为:“我去世之后,我的灵魂将会永远存在。”每一个人都无意识地想着他是永恒的,每一人都会关心:“我的灵魂会怎样?”
人并不只是把自己当作物质的身体。甚至是最原始的唯物主义者,无论他的信仰是什么,他都会不自愿地、无意识地认为自己是永恒的。这是在人的基础中、在他的物质中——在由光即创造者创造的愿望中。人根本就不能控制该愿望。
由于我们的享乐的愿望组成了五种层面,甚至每一种都包含了与精神阶段的、与创造者的关系,那么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内部中,作为灵魂破碎的结果,存在着与精神世界的关系。
每一个人,虽然他意识不到,但在自己内在的感受中会认为他是永恒的,而且并不觉得他的生命是以死亡为结束。假设他想的不是这样,他就不会有去生活的动力。
可以这么说,他看起来似乎是在给孩子们传递接力棒,并通过他们继续生活着,为祖国或社会去奉献生命。但其实并不是如此。如果他明确地知道,这个生命代表一切,我们的地球过一段时间就会毁灭,而我们也不会永久地存在,那么我们就不会有力量去生活。
我们的内在是如此组成的:我们潜意识里感到我们是永恒的。我们都来自创造者,我们都包含了其永恒的部分。虽然我们都像“会死的动物”,但假如人没有被提供“他是永恒的感觉”,就无法在动物的层面上建立更高的层面——“人”的层面。否则人不会超越四条腿的动物。
想要动物的身体生活在“说话的”层次上,即长成“人”,人必须在内部感到自己是永恒的(而创造者必须向他提供这种感觉!)。这就是人与动物之间的区别。
人的整个内在世界来自他一开始无意识地与创造者的关系,以及自己的永恒的状态的感受。这毕竟是人的阶段——像创造者那样(希伯来文的“人”,Adam意为“类似”)。我们的所有决定、渴求、计划(甚至想自杀的决定)都来自于内在的感受——我是永恒。

来自:2009年11月2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身体和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