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止境的攻击

精神工作

问题:我们只做个人内在的工作是不够的,怎样才能走出这种状态?
答案:通过打击。在这里没有别的可做的。所有的原文都在你们面前。
问题:那么我们为什么没把我们所有打击成功地连接为一个共同的打击、共同的愿望呢?
答案:一场打击没有用。只有不断地打击才会有效,如果我们的打击一直没有停止并对准到一个点。

来自2011年7月1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五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心中的打击

精神工作

问题:最近我能感到全世界的容器(kli olami)在一个愿望中运转。过去,您的老师Rabash建议您从这种状态中进行打击。具体地说,我们在打击什么?
答案:自己、自己的心、自己的懒惰、自己的骄傲、自己的曾经的习惯。我必须上升到所有算计之上。
主要是,在朋友们之中融化,特意地迫使自己进入团队。我渴求一直都呆在那里。我想放弃自己的理智和个人的感情,我想接受所有朋友们的理智和感情。我似乎自愿地在他们中迷失。
这就意味着受到相互担保的容器。

来自2011年7月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五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谁遭受埃及的打击?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为什么“一人一心”的条件只有在Sinai之山下面出现,而不是在走出埃及之时?
答案:“一人一心”已经是改正,只有在创造者显露的情况下我们才能实现它。是创造者对我们进行这种改正。怎样能迫使人们团结如一人一心,如果他们还不在“埃及”、在自己的自私的愿望中?
倘若我还沉浸在我的利己主义中,还没有逃离法老的奴役,还没有上升到我的利己主义之上,我怎么能与其他人如同一个人相团结?我借助光走出埃及,因为我渴求走出,渴求从我的利己主义跳出去!我内心里含有一点,怀着它我愿意走出并认真对待它,只有与它来认同自己。我愿意与他人只通过这一点建立关系。我仅仅希望这样,但是还没有处于这里面!
我们一起跑,拯救自己。但我们还没有达成相互团结——这种逃避依靠更高的力量来完成。我们不理解,我们本身还没有做任何什么,只是在尽量为自己做出准备。据说:“以色列的儿子因自己的工作而哭泣!”我们站在法老面前,面临埃及的打击,而没有出路——这些打击经过我们,并帮助我们与我们的利己主义分开。谁遭受这些打击?我们内部里的法老、我们的利己心。我因为它而如此吃苦,以至于能够放弃它。
想象一下,会怎样,如果世界遭受埃及的打击,当没有吃的喝的,没有可呼吸的空气——靠着自私的动机不会受到任何一切!那时我们会无可奈何地逃避——即使不清楚往哪里跑,在黑暗中,闭着眼睛——只要能从这个没有出路的状态中拯救自己。我们破坏了地球,破坏了人类社会并达到了状态,甚至我们的每一个生活的时刻都导致了巨大的疼痛。那时我们准备逃避。
这暂时仅仅是为了拯救而不是为了团结的逃避。我们理解,我们必须团结如一人一心,但暂时地想象不出这是什么。为了实现这一点我们还需要达到Sinai之山(憎恨之山),而在这之前要跨越红海(希伯来文Yam Suf即结束的海)。

来自2011年4月1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避免自然的打击

人类、社会全球化进化

问题:尊敬的老师,我们,您来自日本的徒弟想知道,您怎么解释正发生的不幸(地震和海啸)的原因。根据公报,很快会发生更多的打击。我们一起能不能在我们这儿和在全世界 避免这种事故?
答案:自然通过进化发展让我们获得与它的相同。我们所遭受的打击和痛苦是自然对我们不符合它的反应。唯一的所有危机的解决方式——获得与自然的平衡。
总体上,这是通过改正我们的利己主义而可以达到的。而我们的利己主义是对与全人类(如同一个整体)的关系而言被衡量的。这是因为正好这样自然来感到我们——如同一个整体。我们没有变成一个整体之前,困难会一直困扰着我们。
在《光辉之书》(对《〈光辉之书〉的前言》,第66-81条)中这样说道:它们从最好的开始——这次从日本。但随着打击加强会轮到更不好的……
而解决方式是一个:对亲近人的爱中的团结,像全自然一样变成一个全球性的完整的系统。那时我们会在我们内部感到充满我们的创造者。

暂无评论

路标

利己主义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为了发现精神世界,我们要做的最难的揭露是什么?
答案:为了进入精神世界,需要逐渐地把自己与自己的“自我”分开,似乎它不存在。曾经的我似乎死去。
我们不理解什么是生命的感受。对我们来说,生命是对自己的控制和力量的感受,那时我会想,是我自己控制着自己和我的生命——在内部也在外部。
当我进入精神领域,我感到自私的“自我”死去了。我不再受它的限制,这就是所说的:“去世者自由了!”。我逐渐地放弃我一个又一个的部分,以便上升到自己的利己主义之上。
我如此渴望放弃这种独立,以至于能够经受任何对我的“自豪”的打击,以便升在它之上。我甚至开始去爱它们,毕竟我理解,借助它们我上升,并不再作为一个坐在我内部里的憎恶者的囚徒。我不再把自己与自己的利己主义相认同,我想让它遭受到应该要遭受的。这种状况意味着Machsom已经离你很近了。

来 自:2010年3月1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对《光辉之书》的准备
暂无评论

所有的愿望都有用

愿望、思想早晨课程

Laitman_2009-11_8708乍一看,不是所有的我的品质都同样有用。一些品质被我很高兴地抛弃。但这是因为我还没有学会以正确的方式使用它们。经过所有改正之后,人仍然会有着他的原始的特点,只是人能够以不同的方式去良好地使用它们了!
这就是改正的手段——卡巴拉。我们可不能歪曲创造物。不能取消、破坏、贬低自己的品质——光创造了它们及只有它能够正确地改变。随着精神的发展,越来越负面的愿望和品质被唤醒,但这只会带来快乐,因为这证明你在进步,你有力量改正他们。
这就是自由的选择——提前、在受打击之前加速改正的过程。否则,根据需要,“打击”将会迫使你“按时”改正自己。
你现在甚至能够理解,感知到所发生的,并使用所有的手段:老师、团队、书籍,来吸取光——改正你的力量。否则,你将会通过受到打击被迫实现这一点。
无论怎样,你都能达到改正。卡巴拉科学只是让你不去“借助”打击而发展,使你躲开背后的皮鞭。但如果你稍微一减速,将会受到打击,而这种打击与你的改正速度成反比。这就是世界上的所有痛苦的起源。
只有因为目标的重要性而将所有临时性的、过去的事情搁置一旁,你才会突然理解,该目标是如此得崇高,以至于就算受到打击都无所谓。你将会升到利己主义之上,并学会正确地使用每一种愿望:你将会送出最多的给予及受到最少的打击。那时你将完全感觉不到它们。

来自:2009年11月15日的《早晨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卡巴拉科学的前言》
暂无评论

下一个打击是爱

全球危机进化

laitman_2009-05-xx_ny_00081问题:你觉得下一个打击是什么?
答案:所有预言者尤其提到了我们的时代。其中没有一个是描述自己所处时代的。他们的所有预言都属于人类开始团结的那一时代。那是因为正好在这个团结动作中我们才可以实现唯一的自由选择。在所有其他时代和过程中我们都是机器人。
如果拒绝实现(改正)自己的机会,根据我们的利己心,我们就要遭受痛苦(灾难、苦难、不幸、流行病)。卡巴拉提到了世界核战争的可能性,如果我们没有达成彼此之间正确的关系。正是最利己的人际关系将会使我们陷于疾病、战争和其他不幸之中。
就我个人而言,根据所有的机会,我们会收获成功。我们将会身于一种很危险的状态中,但它将会被改正的。

世界绝对没有末日!

暂无评论

普通人引起的飓风

人类、社会全球危机

rav_2008-11-07_blackpool_sea_img_3444_w整个非生命、物质、动物层面的自然处于平衡中——它们仅仅消耗生存所必要的。
人的本性迫使他为得到微小的满足而占用整个世界,虽然这对他的生存是根本没有必要的。这样人就破坏了与自然的平衡。
看样子,在整个自然界中只有人是不平衡的:他向自然索取的远远超过了其所必需的(也就是有用的,因为过剩的则对我们有害)。
这样一来,我们就违反了整个自然系统的平衡,因此,危机在整个自然界都有其反映。我们不明白,造成所有飓风、海啸和气候冷暖的原因正是自己,因为我们从自然中获取得比必需的更多。如果我们获取更多,却只是我们必需的,那就不会导致不平衡了!
我们应该利用从自然中所得到的,来维持平衡和正常的、普遍的生活水平。但是,我们总是想拥有得比必需的更多,所以破坏了与自然的平衡,甚至根据金字塔的结构,下一个我们要受到的打击不是在动物和植物的层面上,而是在非生命的层面上。我们应该害怕生态问题和来自非生命金字塔的层面——土、水、火和空气——的打击。
然而,一旦我们开始根据所必需的去消耗,我们将会使整个金字塔恢复平衡——一切都会变得正常,而且我们从自然的所有部分都将得到积极的反应。
内在的飓风

消费者效应
全球变暖——那又怎样!?
金融危机:诊断和治疗
发生了什么?
全球化的绪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