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新的世界

问题:从《光辉之书》那里接受到的“每一滴药”——即光,应该做什么?
答案:改正我们,让脑子里和心中的分析变得更准确,唤醒我们去考虑相互担保,毕竟只有在我们彼此间的关系中,我们将会发现《光辉之书》所讲的。毕竟本书仅仅谈到了灵魂之间的关系。
灵魂是个愿望。愿望本身是无形的,没什么可描述它的了。但一旦这愿望开始对于其他愿望而言完成动作,在它们之间就会出现一种网,而在这网中他们不断的发现越来越亲密的相互关系。
该相互关系在所有的愿望之间显露出来,而在我们世界其出现的形式要么是危机,要么是改正的关系的网——所谓的精神世界——两者之一。
今天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发现我们是多么地与精神世界相反,而这日益浮现的相反是我们所看到的负面的关系之网。它是精神的,但是不好的。为什么?那是因为我们不想要它。
Sinai之山(憎恨之山)和神圣之山的区别是什么?我不想神圣之山,因为我把它当作Sinai之山。为我展示某种精神的状态,因为我看到它——精神世界、精神我们间的关系,给予的关系。而我把这一切看作是危机:谁也不与他人建立关系。为什么?那是因为突然间我们因给予的关系相互被连接着,而我们却意识不到这是给予。我们简直不清楚这一点!我们看到这关系、免不了相互依存——大家都相互依赖。该怎么办?于是我们发现我们的状态是破碎的。
其实这才是真正的状态——我们越来越多地发现精神领域。于是“危机”这一词指的是“诞生”——新的东西的诞生。希伯来文的“危机”这一词也被称为“诞生石”,也就是女人产生的地方。
就这样我们要对待目前的危机。一切都取决于我们的对事情的看法。有状态,也有你对它的看法。通过改变我们的意图,我们来改变一切。

来自2011年11月4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谁遭受埃及的打击?

问题:为什么“一人一心”的条件只有在Sinai之山下面出现,而不是在走出埃及之时?
答案:“一人一心”已经是改正,只有在创造者显露的情况下我们才能实现它。是创造者对我们进行这种改正。怎样能迫使人们团结如一人一心,如果他们还不在“埃及”、在自己的自私的愿望中?
倘若我还沉浸在我的利己主义中,还没有逃离法老的奴役,还没有上升到我的利己主义之上,我怎么能与其他人如同一个人相团结?我借助光走出埃及,因为我渴求走出,渴求从我的利己主义跳出去!我内心里含有一点,怀着它我愿意走出并认真对待它,只有与它来认同自己。我愿意与他人只通过这一点建立关系。我仅仅希望这样,但是还没有处于这里面!
我们一起跑,拯救自己。但我们还没有达成相互团结——这种逃避依靠更高的力量来完成。我们不理解,我们本身还没有做任何什么,只是在尽量为自己做出准备。据说:“以色列的儿子因自己的工作而哭泣!”我们站在法老面前,面临埃及的打击,而没有出路——这些打击经过我们,并帮助我们与我们的利己主义分开。谁遭受这些打击?我们内部里的法老、我们的利己心。我因为它而如此吃苦,以至于能够放弃它。
想象一下,会怎样,如果世界遭受埃及的打击,当没有吃的喝的,没有可呼吸的空气——靠着自私的动机不会受到任何一切!那时我们会无可奈何地逃避——即使不清楚往哪里跑,在黑暗中,闭着眼睛——只要能从这个没有出路的状态中拯救自己。我们破坏了地球,破坏了人类社会并达到了状态,甚至我们的每一个生活的时刻都导致了巨大的疼痛。那时我们准备逃避。
这暂时仅仅是为了拯救而不是为了团结的逃避。我们理解,我们必须团结如一人一心,但暂时地想象不出这是什么。为了实现这一点我们还需要达到Sinai之山(憎恨之山),而在这之前要跨越红海(希伯来文Yam Suf即结束的海)。

来自2011年4月1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我们还没有到达Sinai之山

我们还感觉不到,全部的问题就是我们彼此间的关系。暂时每一个人都在想自己“采取树上的果子”。我们要达到Sinai之山下面的状态,以便理解这个《光辉之书》的作者描写的憎恨。那时你将会上升到憎恨之上并开始改正它。而暂时这仅仅是个体的每一个人的利己主义,还没有对他人的态度。这还不是相反于创造者的印记。我们每一个人都还没有指向与他人的关系。
就这样小孩子们长大。两三岁的小孩还不会感到需要与其他孩子们交流,他自己玩着自己的玩具。只有过了两三岁之后,他开始理解他可以与其他孩子们玩,他感到还存在其他孩子。
我们在我们发展的过程中也是这样——暂时我们还不要求与他人建立关系,还不想与他们 “玩”。无论我们谈这一点谈了多少,但都是口头上说说,不是我们的愿望。

来自2011年1月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在仇恨的边缘!

为了获得光,我要很强烈地渴求它。而因为我是利己主义者,所以这个要求应该很严肃——在憎恨之边缘。从字面上看,我却不能忍受这光,不愿意想它,觉得它是所有事件发生的原因。但毕竟实际上一切都来自它。
那时我感到我与光是完全相反的,并理解,就是它把我做成相反的样子,是它在我内部里创造不好的感受——这样我开始感知到黑暗。
感到了彻底黑暗是光的优势(希伯来文——itaron)之后,我开始感知某种比黑暗更高的(希伯来文—— eter)——我感到光。
换句话说,我应该非常冷酷和严格,应该是“巨大的犯罪者”,以达到与光相反的状态,那时我能够感到光全部的力量。
而如果黑暗是微小的,无法感到光在里面所具有的那一切。应该是“埃及的黑暗”——真正的我的自私的愿望。
但为了感到黑暗也需要光!谁没有从事研读,便不会进入黑暗。一切正好相反!由于上课之时人为自己吸引光,人会发现他处在黑暗中的程度。
我们是在光的影响下而发展的,光让我们经过这些所有阶段:人一会感到黑暗,一会感到光——并这样进步。
黑暗的感受是好的感受:黑暗是我发展中的状态之间的阶段——就像昼和夜那样。

来自2010年12月8日的课程

从憎恨到完美

问题:为什么需要憎恨?
答案:我们不认识的时候,没有任何相互依赖,我们之间的关系不明显,所以我对你感觉不到任何憎恨。你可以生活在比如阿拉斯加州,但我一点都不关心。但你越接近我,你就越会进入我的视野。倘若你是我的邻居,我去观察你:你在哪里扔了垃圾、昨天你那里太吵了等。
就这样我们发现我们彼此连接的是多么紧密。但我们都是利己主义者。也就是说,我们的利己主义和我们之间的关系产生憎恨。
问题:那憎恨什么时候消失?
答案:它不会消失的!我们没办法,怎么也离不开对方。这就是问题!我们应该在我们之间实现和平、达成协议——在憎恨之上,不是破坏它,而是通过升于憎恨之上,就这样我们达到完美。就像所说的那样:“爱将遮掩所有失误!”。和平(希伯来文的shalom)指的是完美(希伯来文的shlemut)。

来自2010年10月27日的夜晚节目《初识卡巴拉》

怎么进行限制?

问题:创造物根据什么来决定它要对利己主义进行限制(cimcum)?
答案:耻辱! 创造物在它所有的愿望中都会感到耻辱,这不是根据理智作出的决定,这是感情上的决定。我感到,我再也不能继续作为接受者!充满我的光,对我而言变得如同死亡。它让我产生了如此的感受,以至于我失去了全部的光和全部的满足。
光是一种满足,在接受到光的那一刻,我认为我收到了很多,内部感到并充满了巨大的、无限的满足。但我立刻会发现,这个满足来自某个源头,我开始感觉到耻辱,我如同被耻辱之火烧身。我感到如此强烈的不舒服的感觉,毕竟这会取消我的个性。我感到了奇耻大辱,我憎恨自己,憎恨它……
这被称为“光的消失”,而且这里需要某个合理的结论和决定。这都是感情上的感受,毕竟满足会消失, 而我接受不到任何满足。
因为接受而感到的耻辱是特别高级的感受,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它。

来自:2010年5月14日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对卡巴拉科学的前言(Ptiha)》

抓紧缰绳,避免掉下马

Laitman_2008-12-07_6468我收到很多问题:应该怎样对待自己的愿望?怎样克服障碍?
破裂、未改正性:一个共同的被创造的创造物(灵魂、容器)分出了(破碎了)许许多多相互对立的部分。
改正——不管这些部分之间所存在的斥力,将它们集合到一起。也就是说,团结的(光、给予、爱的)力量应该超越相互的斥力(利己主义、憎恨)。但这些力量不取消对方,被称作:“谁不杀敌人而让他服从,谁就是英雄”。
因此,不需要在日常事务中寻求邪恶的表现,应该在对“连接朝向团结的、变得与创造者一样的那些愿望”产生的反感之中来寻找它。
因此,一旦人在自己的利己主义中成熟以至于能够改正它,在其之中就会出现心里之点——朝向团结的渴求的原点。人被带到团队中,而在团队中创造者集合了已经成熟的并进行改正的人。
如果人参与到团队中,以便将个体的朝向创造者的渴求连接到同一个渴求上。而后来,在共同研读卡巴拉的时候,在这个共同的渴求的基础之上,借助给予和爱的力量、改正的力量、光来彼此之间与创造者团结起来,那么人就进入了“赛跑”的过程中。
人似乎感到他坐在疯狂的马上,马愤怒起来并开始往前跑。他什么都不能做。我越紧地“抓住”团队,抓住缰绳,在我内部里隐藏的利己主义就越快地被揭露出——而我在奔马之上飞跑并快速地达到改正的结束。
有那么一天赛跑将会结束,利己主义的力量不是无穷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利己主义的程度、自己的灵魂的容量,但人全部都要揭露并改正它。

提升于憎恨之山

img_2691_100_wp什么是人? 一座利己主义与憎恨所有一切的山。如果光影响该憎恨之山(Sinai之山),那么就会将人提升到山之上。
有了利己主义,人才有提升的机会。后来,在光的影响下,利己主义可以为了给予使用自己并通过这样去做获得满足。
光来完成一切。人可以是最大的正义者,可以升到世界很高的阶段之上,但如果光不再影响他,那么他将会一下子降到原始的利己主义。没有别的道路:或者我们的自私的本质,或者在控制着我们。
这永远都不会结束,在任何精神的状态中,我总是抓住光,以便让它影响我,不让它走。如果不抓住它,我就会立刻降落。

来自2009年10月10日课程

彻底的自我主义戴着爱之面具

gruppa_serdze_100_wp问题:你凭什么说,我们根本不懂什么是“对亲近人的爱”?
答案:一般来说,人们把“爱”看作性、对孩子的照料、对生病和贫困的人的帮助。正是到了搞清楚这一概念的时候,因此出现了当前的危机。危机到来了,以使我们理解什么意味着爱,什么意味着没有爱——这就是危机的本质。
在金融、行业等方面所发生的一切,只需要向我们展示,什么是真正的爱,而且与它相比,我们所有的一切都是完全的自我主义。
因此,人们应该经历感知邪恶的过程。他们在现在的爱之观念中需要感到邪恶,而且意识到目前的对亲近人的爱的想法也是错误的。不得不承认,如果我们继续这样对待对方,每一个人和所有人在一起都会感到糟糕。虽然我一个人觉得自己好,但这也算是邪恶,直到我感到对亲近的人的爱。
真正的对亲近人的爱以及其相反的状态——憎恨,我们都要意识到。如果我们没有承认除了自己以外,恨所有人,那就不可能达到爱。这是人类正开始接近的第一个阶段。现在人们仅仅同意:“是,也许我们缺乏爱”,但还没有开始感知到其间存在的憎恨。

爱是个规律

二进制算术:爱与恨

img_1498__wb对亲近的人的憎恨不意味着你感到憎恨,而意味着你为了得到私利而利用他。这样继续下去,直到你将恨转化为爱,转化为通过自己来满足他的愿望。
我的老师说:我可以想象我是0,而朋友是1;也可以算作自己是1,而朋友是0。这要看我的态度,是我想为了自己利用他,还是为了他而利用自己。
根据我的意愿满足他,给予之——爱之光——穿入我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