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的接触

团队、环境
问题: 什么是正确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
答案:如果在心中和脑中出现共同的愿望,那这就是正确的联系。当在我和你之间出现某种共同的事(不是你内部里的我,也不是我内部里的你,而是就在我们之间),那时就会浮现第三个很有趣的成分——快乐。这感觉在数量上超越我们。
来自2013年10月20日的电视节目《通过时间》
暂无评论

生命智慧:享受每一刻

愿望、思想生命之意义

倘若生命推移,而在人生中有好的状态,那么生命的智慧甚至要去享受不好的状态。这就是生命智慧,怎样对待不好的事情,以将这些不好的情况看作要么是态度、要么是准备、要么是好的状态的一部分。毕竟事实就是这样——就像饱和之前的饥饿,就像休息带来满足之前的疲劳。不会发生别的情况。在“黎明”之前必须要有“黑暗”,就像所说的那样:“会是晚上,也会是早上”。
比如说,我现在因为快放假了而感到快乐。这样一来,我甚至现在都能感到假期的一部分,虽然实际上假期还没开始。随后我会思考:“我实际上要不要放假?……还是我甚至现在,在度假到来之前都能感到更大的满足?”说实话,放假了之后,我们不再感到特别的满足,那是因为我们在盼望、在准备、在提前期待它的时候才感到愉快。
这就是生命智慧。那时我们一直都处在美妙的想象中并享受每一秒钟。而这是真正的态度,毕竟我们在愿望之中永远会获得满足——一切在愿望之上。

暂无评论

避免短路

愿望、思想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什么是快乐的源泉?如果我们去谈自私的快乐,那么其基础是满足。孩子在你给予他某种东西时感到快乐,而在你把东西拿走时便开始哭。更聪明的人因为做了好或坏的事而感到快乐。比如,我抢了东西,谁也没有抓住我——那我就会开心;也许我对某个人做了好事,而这为我带来快乐。
一切都取决于什么为人提供满足。但开心总是因为我们充满了我们的自私的愿望。我们的最基本的满足:食物、性、家庭、金钱、势力和知识。但问题是我们不能让这一切充满自己。那想要充满我们愿望的更高之光、满足是“正极”,而愿望是“负极”。在正极遇到负极时会发生短路,也就是,一旦我接触到了满足,后者就会消失。

但也存在其他的满足的形式,我们从技术那儿能看到这一点。我们没有去直接地为正极和负极建立“电路”,也就是在自己的愿望中获得满足。我在它们之间创造
电阻器、电阻。正极和负极、愿望和满足的通过阻力的团结已经能够让它们共存并不抵消对方,甚至带来积极的效果。就在它之中我们感到生命。

来自2010年10月28日的夜晚节目《初识卡巴拉》
暂无评论

为了快乐而付出努力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我们提到了因为满足而获得的快乐,那么怎样对待为了达到目标而付出努力的快乐呢?
答案:我憎恨某种人,对他产生反感,而在这之上我要建立爱的关系,以满足他并这样满足自己。为了这一点我付出特定的努力,我必须在自己的利己主义之上运转。如果我让光经过我,以满足他人,那么我把我的利己主义变为“反对它的帮助”,它不是在接受,而是在给予。对我来说这是努力,我必须劝说自己,这有意义。
一方面借助这一点,我通过自己把最高之光传达给他人,我的利己主义因为通过它经过光而感到满足。另一方面,我把自己与愿望相连接,我去充满它,它变成我的一部分,而我为这而感到满足。我从创造者那儿获得光,而光如同精神的返回的关系回到我这儿,因为我满足了他人。
如果我与他团结了,这就意味着我“像爱自己一样爱上了你亲近的人”。关于这一点是这样说的:“正义者获得的是别人的两倍”。此外,在他们的享乐愿望满足的时候,他们感到满足,因为他们充满了亲近的人。

来自2010年11月26日的夜晚节目《初识卡巴拉》——快乐
暂无评论

我们的愿望(2)

愿望、思想生命之意义问答

Laitman_2009-06_1300_w问题:我们知道,人之所以要求实现自己的愿望,是因为他们希望得到快乐。但是我们为什么一直都不能得到满足呢?
答案:人没有机会感到无限的满足,否则他的发展过程将会停止。如果我达到我所渴求的,而且在我的内部不再有新的愿望出现,那么我就会停止发展。但自然给我们安排的目的是发展到最高的目标——到达最高的自然力量,也就是达到创造者的阶段。因此在到达这个目标之前,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感到幸福、不会感到满足。在实现最后一个愿望的道路上,一个人在满足了他的任何愿望之后,将会感到空虚。他永远都不会幸福。如果我们预先理解到什么是我们所要达到的状态、什么是我们发展的目标(这个状态预先由自然设定),那么甚至在渴求这个状态的过程中,我们也会感到幸福,不然的话,我们总是不满甚至不知道怎么应对自己才好。
如果我清楚地知道往什么方向发展,那时,对我而言,我的每一小步、每一个小阶段都会是幸福的。我会对这个阶段和我的生命感到满意,因为我已经达到了我的最完美的状态。
问题:人从什么时候开始去追求您刚才提到的那种状态呢?
答案:在每一个人的内部,在不同的时候都会出现这个愿望去了解自己的生命意义、达到最高的状态、理解到我们究竟处于何处、是什么在围绕我们、我来自何处、什么是目的地,我怎么才能以最好的、最永恒的、最完美的、最完整的、最和谐的那一切来充满我的生命。
当这种愿望出现,人就开始追求它并来到卡巴拉。但是这个愿望不是在所有人的内心中浮现。逐渐地,在几千年的历史中,这种愿望只有一些特别的人才能感受到。从今天起,它开始出现于几千万人的心中。因此我们给所有人都传播卡巴拉科学,包括讲中文的人。我们很希望,如果中国人或海外的华人(甚至如果他们不说汉语)提出了这种问题,他们就能够找到自己的位置,而我们会非常乐意地去帮助他们搞清楚这一问题。但这种真正的、很深的、不让人安心的关于生命意义的问题,目前开始出现于许许多多的人心中。我很希望在中国我们能够找到我们的朋友。

来自节目“提问卡巴拉学家”。您如果想要从莱特曼博士那儿获得您的问题的答案,请在这里提问
问题:我们知道,人之所以要求实现自己的愿望,是因为他们希望得到快乐。但是我们为什么一直都不能得到满足呢?
答案:人没有机会感到无限的满足,否则他的发展过程将会停止。如果我达到我所渴求的,而且在我的内部不再有新的愿望出现,那么我就会停止发展。但自然给我们安排的目的是发展到最高的目标——到达最高的自然力量,也就是达到创造者的阶段。因此在到达这个目标之前,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感到幸福、不会感到满足。在实现最后一个愿望的道路上,一个人在满足了他的任何愿望之后,将会感到空虚。他永远都不会幸福。如果我们预先理解到什么是我们所要达到的状态、什么是我们发展的目标(这个状态预先由自然设定),那么甚至在渴求这个状态的过程中,我们也会感到幸福,不然的话,我们总是不满甚至不知道怎么应对自己才好。
如果我清楚地知道往什么方向发展,那时,对我而言,我的每一小步、每一个小阶段都会是幸福的。我会对这个阶段和我的生命感到满意,因为我已经达到了我的最完美的状态。

问题:人从什么时候开始去追求您刚才提到的那种状态呢?
答案:在每一个人的内部,在不同的时候都会出现这个愿望去了解自己的生命意义、达到最高的状态、理解到我们究竟处于何处、是什么在围绕我们、我来自何处、什么是目的地,我怎么才能以最好的、最永恒的、最完美的、最完整的、最和谐的那一切来充满我的生命。
当这种愿望出现,人就开始追求它并来到卡巴拉。但是这个愿望不是在所有人的内心中浮现。逐渐地,在几千年的历史中,这种愿望只有一些特别的人才能感受到。从今天起,它开始出现于几千万人的心中。因此我们给所有人都传播卡巴拉科学,包括讲中文的人。我们很希望,如果中国人或海外的华人(甚至如果他们不说汉语)提出了这种问题,他们就能够找到自己的位置,而我们会非常乐意地去帮助他们搞清楚这一问题。但这种真正的、很深的、不让人安心的关于生命意义的问题,目前开始出现于许许多多的人心中。我很希望在中国我们能够找到我们的朋友。

我们的愿望
什么是生命意义?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