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者的光的导体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

问题:“因朋友开心而感到开心,因朋友伤心而感到伤心”这指的是什么?怎样才能达到这一点?
答案:为了朋友们的愉快而开心指的是感到开心,因为我们一起达到精神的目标,一起走在道路上,这时我在内心里感到我的朋友们的渴求,并完全感觉不到自己、自己对目标的追求,仅仅感到我跟他们一起追求目标。
毕竟,我的“我”消失,在所有其他人中溶化。这样我就能达到不朽。
没有人的“我”。它似乎仅仅是作为为他人传达创造者的光的导体而存在的,以及在这些曾经所存在的“我”的位置上出现一个所有这些“我”的乘积的共同的整体。

来自莫斯科第一节课程
暂无评论

在黑暗降临之时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在降落的状态中怎样保持开心?
答案:一切都依赖于你具有的目标。我记得,小时候我们爬上小山然后坐着雪橇下滑。所以说,我们不是爬山时开心,而是在下滑时。也就是,一切都取决于目标。如果你知道,降落为你显露出新的物质,而借助后者你会建立新的阶段,那么这难道不让你开心吗?
在混乱和不清楚到来之时,在所有一切在眼前模糊起来,我感到愉快。毕竟在黑暗之后,我将会获得新的知识、新的感受、新的接近程度、新的显露。在黑暗中,在感情的模糊之中,在意识大雾中,我从外面观察自己,放弃不理解和失望,并根据它们来衡量我将来的上升。
就这样,卡巴拉学家Shimon感到自己是“市场的Shimon”并理解到,他在面对最终改正的那个阶段。
既然我们仍没有达到这种状态,但感到在无力的状态中,在大雾遮蔽太阳之时,你必须把这当作准备期。就这样会出现下一个阶段的物质,你还没有实现这阶段,还没有获得需要的形式。
而那时就不要守株待兔似地等待好天气,而相反,要开始去工作。试图立刻就克服障碍并把自己从黑暗中拉出来,即使它是最小的。正是借助这一点,在过程中要参与的全部的物质会更快地被运转起来。
在团队和研读的帮助下,你有机会每日都做出系统性的准备。一天之内都保持关系,不离开精神之线,甚至如果这种关系是通过mp3的耳机产生的。让这给你作为提醒,毕竟在降落的状态中你会离开目标。
如果正确的环境一直都在影响着你,甚至在负面滋长的情况下你都会从外面观察自己的状态并分析它,这会让你怀着不同的态度来看待所有事件。快乐来自你在建立下一个状态这一事实。
随着精神的关系完全失去(由于准备的不足够),你不能继续工作。在生活中的任何时刻可以做出这种准备,以达到你永远都离不开良好的影响。倘若你真的重视团队,快乐不会离开你。

来自2010年11月1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