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一小步,人类就是一大步

人类、社会全球危机团结

为了到达和自然整体性的平衡,我们必须开始在我们所有活动的各个领域不一样地对待每个人。即使变化是微小的,哪怕只有1%,但如果它在全世界范围内发生,那么就会向着更好的方向带来基本的、巨大的变化。
通常我们低估了小事情。比如,在过去50年中世界的气温增长了0.1%,看看这导致了什么变化:在阿拉斯加和其他地方的冰川正在融化,海平面上升了几厘米,气候正在发生变化。而这一切都是由那微小的0.1%的变化引起的,因为它是在整个世界范围内发生的。
同样,在每个人之中的微小变化将乘以绝对互相连接的70亿个灵魂,这样的状况以前没有呈现过。从某种意义上说,在我们之间已经有了普遍的靠近,因此这种微小的运动将引起巨大的变化,并以一种了不起的方式改变世界。
当前的过程正在一个非常广泛的范围内发生,因此,这样的小变化将给我们的生活带来许多的后果。在互相影响的条件下,每个人都影响着其他所有人,因为我们都在一个单独的网络中通过我们的思想、愿望、计划等等连接在一起。科学家们也已经这么阐述过。由此,我们的思想和愿望就变得接近并互相包含在对方的内部。
这为人类的存在创造了一个完全不同的领域和平台。通过这么做,我们因为每个人对其他每个人的影响将使我们变化倍增。在一个人内部的小变化乘以70亿,而70亿互相连接的人们对每个人的影响是那样的强大。一场特别的进程被创造出,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这就像你激活了一个引擎,它的转动通过乘法、通过我们的互相连接而增加。
人们处在自然的最高层次。我们固有的思想和愿望的力量超过所有其他的因素。最隐蔽的力量总是最强大的。人类层次拥有的力量超越了自然中静止的、植物的和动物的层次。因此,通过我们的改变,我们影响了围绕着我们的一切。而这成效并不局限于人类社会。通过改变,我们将世界中所有的力量带入平衡。
然后气候会变得正常化,各种自然灾害将平静下来,像能源短缺和日益减少的自然资源问题将得以解决。如今在每一个领域遇到的问题,我们都将经历变化并取得成功,因为我们就这样在作为整体而存在的自然系统中达到了平衡。
因此,我们不仅仅想让我们的生活变得容易一些。如果你在自身的层次观察自然法则,那么,作为超越所有自然其他层系的一个人、一个创造物,你对他们会做出影响。正如Baal Sulam所说的,自然的其他一切随着人一起上升和下降。那些部分并没有选择的自由来朝着平衡发展。只有引发不平衡的人类,能够将它们带到平衡,带到团结。自然的一切从下面对应着人而调整,这系统仅仅伴随着我们人类的体系。

暂无评论

追求一个平衡点

人类、社会团结

我们生存在光场中(光是爱和给予的品质,所谓的创造者),光充满我们占据的所有空间,只是我们无法感觉到这光。它对我的影响,就像一个物理场,无论是引力、磁力或静电。如果我有一个精神的潜力(电荷),我就开始在这领域中移动到一个与它的平衡点。
一个电子在电磁场中这样行为,一个人在任何特定地方也是这样:他处在他的感情之场中渴望达到平衡的状态。感觉毕竟也是力量!我们在卡巴拉智慧中学习它们,就像别人研究物理力量的影响一样。唯独是我们无法感知到它们存在于我们的世界。
当人们的心里之点(即正面的力量)出现时,他们就开始移动到一个他们可以为这心里之点获得满足的地方。这些人“进入”卡巴拉的团队或在互联网上“突然发现”我们。对他们来说这一切似乎都出乎意料……这样他们开始学习卡巴拉智慧。

来自2011年6月4日在马德里会议的课程
暂无评论

复活这个世界的力量

生态精神工作自然、创造者

问题:如果世界是整体性的和全球性的,如果创造者借助更高的思想来控制这个世界,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符合这个规律并与它保持和谐地生存?
答案:问题是,我们“处于隐蔽中”,也就是感觉不到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个我们现在所感到的具有人与人之间不正确关系虚伪的图像被称为“这个世界”。一旦我们发现了我们之间的真理的关系,我们将会感到我们是在新的世界中。这会是全球性的精神的世界,它不会取决于我们的生理的身体,在那里不会有诞生和死亡——毕竟我们与肉体无关。
我们每一个人不会感到他自己的微小的巨大系统的部分,每一个人将会感到这巨大的系统全部。于是每一个人会感到他是永恒的。
我们将会感到连接我们的力量——所谓的“创造者”。创造者(Bore)来自两个单词“来和看到”(bo和re),也就是说我们只要来和看到!
人生存于他的生理的、动物的身体里,而在这个动物阶段之上他还有额外的、更高的意识、思想、愿望、理解和知识的层面。我就是要达到这个阶段。
除了系统本身,我们还会发现共同的、生命之力,就是它操控着系统。就像人那样——除了他的生物的身体之外,人还有个性。在共同的系统中我们也发现同样的事情:额外的复活这系统的力量,正好它被称为创造者。而在我们发现它的时候,我们变得跟它一样。

来自在巴黎的演讲
暂无评论

生态的教育计划

人类、社会团结生态自然、创造者

通过广播或者电视收听关于生态的新闻的时候,我们要理解,人们把原因和结果混在一起并看不到目标。对他们而言,目标是把所有一切平衡下来,以便回到舒服的状态中。但事情并不是这样,在卡巴拉中一切都完全不一样。
在谈到把世界返回到良好的状态中,我们追求的目标不像全世界的目标。我们能理解,自然外在的力量特意地按照特定的程序创造了目前的状态。卡巴拉学家预测了这一点并正确地指定了年。在《光辉之书》中,大概1800年前就已经写出这会在什么时候发生。
问题不在于我们污染周围的环境这一点上。卡巴拉学家怎么会准确地清楚这一点?
自然的计划根本就不是指我们污染或净化某物。所以,在净化方面花费金钱是无效的。这就像是,为了克服盗窃和吸毒而去建立新的规则那样。我们知道这不会有效。被投进监狱里的人是跟社会分开的,但通过这样去做你永远都不会培养他。
出于这个原因,我们不是把自然事件当作教育性的警告,而仅仅是理由——为了我们自己对于他人而言在内部里得以改变。通过避免污染自然,我们怎样也不会为自己或为自然带来好的或不好的事情。一切本来就是这样被安排的,不是为了让我们在这个世界变成乖乖的利己主义者,而是为了把我们升到下一个世界。就在这一点上我们和全世界的态度对所发生的事件具有巨大的区别。
世界甚至如果感知到了即将发生的灾难,将会渴求返回,在大自然中“清除煤烟 ”。而我们把所有一切当作原因、角色,为了改正自己和上升。不是为了与周围的环境保持平衡,而是在我们之间、在人类阶段上获得平衡。
这样一来,为了了解卡巴拉所说的一切需要时间。我们不会又快又简单地为人类解释这一点。

来自柏林会议第二节课
暂无评论

与自然平衡的公式

人类、社会我像创造者自然、创造者

问题:你说,最终每一个人都要发现与自然平衡的公式。难道卡巴拉想把每一个人都当作研究者,并迫使他们发现自然的公式?
答案:但这是很简单的公式!我们都处于自然中并渴求处于舒服的状态中。平衡指的正好是解开方程、显露自己最舒服状态的公式:我需要怎样的温暖、湿度、食品、庇护所、家和孩子、可靠的挣钱的地方等。在我们世界中这就意味着与自然获得平衡、满足自己的所有愿望。
而自然是如此地发展我,以至于这平衡一直都被打破——而我应该反复地试图获得平衡,并同时前进。
我们一直都在寻找平衡。甚至如果人追求获得势力或者挣几百万美金:他这样做因为在内部里感到有这种要求,并渴求去满足它,让它获得平衡,以让自己安静下来。
所以,卡巴拉科学所谈的发展是在这个世界上最正常的和自然而然的对每一个人的发展。只不过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与他人稍微不同的达到这平衡的公式。平衡指的是我感到如此之好,以至于不能更好!
这种状态被称为改正过程的结束(Gmar tikun),那时所有愿望都经过了改正——也就是被完全充满的,每个人的各种愿望都获得满足。
我可不想找某种明智的自然公式!如果我获得了最舒服的状态,在这个状态中我什么都不想改变,这就意味着我为自己发现了自然平衡的公式!
换句话或,我发现我可以是伟大的、成功的,而且这个我现在发现自己的形式被称为“创造者”或者自然。似乎我在不断长大,并最终变成了国王,而现在在看:这是我的宫殿、这是我的军队、这是我的民族。
人的完全被满足指的是他发现了作为创造者的公式。

来自2010年12月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平衡是在上面设定好的

人类、社会卡巴拉自然、创造者

在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层面上,自然作为积分的系统,其部分却没有自由去选择并实现它的规律。人则具有自由——他有机会在保持与自然和谐或者反对自然的情况下去行动。
如今,文明自私发展的过程已结束,我们开始感知到这种态度的消极方面,因为它造成了文明本身的毁灭。我们的利己主义长到如此大,以至于我们破坏了地球全部的平衡系统。
但平衡就是由我们——最高的发展阶段设定的。重新保持与自然的平衡,我们将会为所有其他部分创造正确行动的条件。
为了这一点,我们需要变得如同一个人,达到相互给予和爱的状态。
这就是为什么人类价值观的基础是“爱邻如己”这一原则。我们理解这条件是必要的,特别是现在,想要在全球性的世界生存下去。
以这为目标显露卡巴拉科学。几千年中它期待着这一时刻,以便正好在现在为我们的时代提供上升到给予阶段的机会。

来自2010年10月1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对立的团结——在超越光速那边

早晨课程精神精神工作

na_brodvee_100_wp在精神道路之上我们总是前进在同时包含的两种对立的状态之中。这会严重妨碍到只处于一种品质——自私的、为了自己的人。
他不可能同意,两种对立能够同时存在。而在精神的状态,对立的对象相符合。我们毕竟与创造者相反,但是必须与它融合。我们的本质不改变,如果我们获得与它的融合,这就会是精神。通过给我们的本质加上精神的本质,将它们结合起来,我们就可以处于两种世界中。
但是现在我们只是处于享乐的愿望之中,而因此了解不到对立的团结怎样才能存在。这种状态无法描述,或者用物质语言来表达。语言毕竟是我们本质的表现,而且只是传达我们能理解的那一切。在精神的状态中,原因和结果甚至都互换地位:我们所认为的原因其实是结果。就这样它被隐藏。
谁也不向你隐瞒精神的状态。但是因为你是根据物质的、只包括一种而非两种对立的世界来组成,所以你认识不到精神的世界。你似乎在另一个范围内超越它、见不到它,那是因为没有能感知到它的感官。
只有在这些情况下可以感受到精神世界:两种对立——创造者和创造物团结在一起,借助创造物获得像创造者那样的品质。在你建立自己与创造者之间的相同时,也就是说,在你的意图符合创造者的给予的愿望时,同时在内部留着接受的愿望,就在那个时候,你内部里存在着两种对立——进而你能够感知到精神世界。
你开始理解它,你可以研究它,测量它。现在你已经理解什么才能超越光速而存在——两种对立在一起,其间没有矛盾。

来自根据《相互担保》这一篇文章的课程
暂无评论

普通人引起的飓风

人类、社会全球危机

rav_2008-11-07_blackpool_sea_img_3444_w整个非生命、物质、动物层面的自然处于平衡中——它们仅仅消耗生存所必要的。
人的本性迫使他为得到微小的满足而占用整个世界,虽然这对他的生存是根本没有必要的。这样人就破坏了与自然的平衡。
看样子,在整个自然界中只有人是不平衡的:他向自然索取的远远超过了其所必需的(也就是有用的,因为过剩的则对我们有害)。
这样一来,我们就违反了整个自然系统的平衡,因此,危机在整个自然界都有其反映。我们不明白,造成所有飓风、海啸和气候冷暖的原因正是自己,因为我们从自然中获取得比必需的更多。如果我们获取更多,却只是我们必需的,那就不会导致不平衡了!
我们应该利用从自然中所得到的,来维持平衡和正常的、普遍的生活水平。但是,我们总是想拥有得比必需的更多,所以破坏了与自然的平衡,甚至根据金字塔的结构,下一个我们要受到的打击不是在动物和植物的层面上,而是在非生命的层面上。我们应该害怕生态问题和来自非生命金字塔的层面——土、水、火和空气——的打击。
然而,一旦我们开始根据所必需的去消耗,我们将会使整个金字塔恢复平衡——一切都会变得正常,而且我们从自然的所有部分都将得到积极的反应。
内在的飓风

消费者效应
全球变暖——那又怎样!?
金融危机:诊断和治疗
发生了什么?
全球化的绪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