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这么快变为天使

利己主义精神工作问答

问题:我认为,我已经分离了我的利己主义。然后我应该怎么做?
答案:人不能分离利己主义。这是巨大的、要求很长时间的工作,随着精神的上升人在每一个阶段上都一直在从事这个工作。那是因为他在精神世界的阶段上升得越高,他的利己主义滋长得就越多。
你处于一种特定的状态,当你在你的状态上不怎么感到自己的利己主义时,应该怎么做?我认为你学习得太少了。如果你研读更多,更加激烈地跟我们在一起,这样你的利己主义就会迅速的扩大。
利己主义的滋长取决于你手中的工具。如果你与团队、卡巴拉传播、我们的课程、我的博客都有连接,那么你的利己主义每一秒钟都会扩大,你哪儿都跑不了,你会发现它在恐吓着你。
这是因为你可以与它运作。而如果你是虚弱的,就不会给你利己主义,而你就会安安静静地坐着去想“我是个天使”。但其实不可能是这样。
如果人每一秒钟没有感到利己主义的打击(它们出现以让我们改正它们),这就意味着,他与团队与研读的关系还不够。就是这些了。

来自2011年7月17日在线课程
暂无评论

在天使的环绕下

光辉之书精神精神世界机构

《光辉之书》,前言,文章《天和地》第152条:“由于更高的天使也没有GAR de Hohma,只有GAR de Hasadim,那么它们将会感到它们阶段的卑微的结果,并会羡慕我们,因为我们过高重视自己。”
问提:怎样才能理解人和天使间关系的系统?
答案:我生活在我们的世界,而非生命的自然、植物界、动物界和人类环绕着我。它们都以不同的方式对待我,我以不同的关系与它们相连接的,与一些更亲密,与一些不那么亲密。
我以某种方式还能处理吸引力(非生命层面上的天使),虽然这有难度,毕竟这天使一直把我吸引到土壤。我对植物(植物层面上的天使)的态度不同:一些让我感到舒服,一些让我感到不糟糕,一些我来使用而另一些没有。对于动物(动物层面的天使)而言也是这样:一些我害怕,一些当作食品食用等。
换句话说,甚至现在我有与天使的关系。它们为什么被称为天使/malahim?那是因为它们都是Malhut的部分,都被Bina所控制以及对于我来说行动。你可以在描述一个人时去说:“他简直是十个天使!”天使指的是被创造者控制的,没有任何自由选择。
而人,他高于天使,那是因为其内部被灌入创造者的火花,并他具有自由的选择。天使是在自然中运转的力量,它在我们的世界上可以获得非生命的自然、植物界、动物界和人们的样子,但他们都没有自由选择而行动,自然控制他们,只有卡巴拉学家是例外!
在精神世界中,天使是力量,就像精神世界全部。现在环绕我的所有一切也是力量,只不过它们为我描画目前的现实图像。我所处理的正好是它:我要研究、解释、获得、感到它,那是因为在反对这力量或者与它在一起的情况下必须工作。也就是,我必须发现天使并与它们工作。有外部的天使,也有内部的天使。内在的天使我在我内部里感到:我的身体、思想、愿望,这都是天使。

来自2011年3月6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

新手的问题

灵魂自然、创造者问答

问题:什么是创造者?
答案:创造者是更高的力量,它控制并启动这个系统。根据与这系统变相同(即也变成整体性的)的程度,我们来发现它。根据相同的程度我们与创造者、与这个控制一切的普遍力量团结,并变得像它那样永恒和完美。
这是每一个人不是现在那就是早晚要达到的阶段 。每一个人都必须感知到这个共同的系统并发现创造者。
问题:在精神世界是否存在天使?
答案:天使是力量。天使(malah)来自Malhut(王国)、力量 这一单词。
问题:
什么是sfirot?
答案:Sfirot是特定的每一个灵魂中含有的品质,但这些品质的组合是不同的。这就决定了我们之间所有的区别。
问题:什么是“改正”?
答案:改正是我们眼力、感知的调整,作为其结果,我将会发现实际上世界是怎样相关联的。毕竟自然是全球性的和整体性的,他没有被分为不同的部分,一点也不像我们一般的所进行的划分:生物学、动物学、植物学、地理学和其他学科。
自然包含了一切,这是共同的图像。而改正指的是我把所有一切看作一个团结的图像,并且自己本身跟大家在一起进入其内部。
于是,在我们的时代,整体医学(它将整个身体和世界看得如同一个整体)如此受欢迎。
问题:什么是灵魂?
答案:
灵魂是那个我们达到的永久系统中的部分。我们通过125个阶段进入这个系统,直到完全与整个系统融合为一。每一个人都要上到所有125个阶段之上。
我们最多留下230年,以完成这改正过程,并发现全球性的、整体性的世界,并完全的进入其之内——直到6000年过去。但我们可以更快地完成这一过程。
问题:什么是灵魂周期?
答案:如果人没有改正他进入共同的全球性的系统的连接,那就必须反复地诞生,以继续改正的过程,直到他个人的在系统中的连接不会再出现,以及我们每一个人似乎分散、蔓延在整个系统之上。在我们没有这样改正自己的时候,我们就会体验在这个世界中的生命周期。

来自在巴黎的演讲
暂无评论

征服死亡的天使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精神工作

路人皆知,物质生命的终点是死亡。我们能不能变得永恒?当然不会,根据自然的规律,每一个生物的身体都会死。
但存在“摆脱死亡天使的自由”,在这里死亡是我们利己主义的控制,它杀死我们并短暂地把我们封闭在狭窄和拥挤的这个世界的“胶囊”中。它被称为死亡,但我们的确能升上到它之上。
也就是说,不是让我们的生理的身体不朽,而是在这个生活中获得额外的生命,从这个现实升到更高的精神的生命中。
那时,在那个精神的生活中我们还会像现在这样,但在两种维度同时存在着。而生理的身体死亡了之后,我们会继续活在同样的永恒精神生命的感受中。 生活在给予中,我们能够征服死亡之天使。

来自2010年10月8日的晚辰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自由的选择》
暂无评论

从死亡天使那儿摆脱

人类、社会卡巴拉早晨课程

Baal Sulam的文章“自由选择”这样开始:“刻在石碑的公约上——不应该读为“刻”(harut),而是“自由”(herut), 而这指的是“从死亡天使那儿摆脱”。
在这个世界上,还感觉不到精神世界的而且简直像所有动物一样只关心自己的生命的人能要什么?那时他的最主要的问题是关于生命和死亡。不巧,上面写到,自由意味着从死亡天使那里摆脱。而卡巴拉是达到永恒领域的手段,而这基本上对每一个人来说都很重要。
毕竟人类全部都潜意识地隐藏着死亡的问题,人们没有解决,把我们都降临到微不足道的生物的阶段。而我们在这个世界中所忙于的那一切(文化、教育、工作)都是为了隐藏死亡的不可避免性。我们尽量试图远离死亡,不去想它,似乎它不存在。但如果这个问题出现了,人就会感到他的无能为力,毕竟怎样也无法处理死亡。我们可以处理好并达到所有一切,但就是不能实现永恒!死亡的不可避免性在我内部里取消了人。
因此,人类所从事的那一切潜意识地来自这一个念头。我们自己都不懂得,我们对生命的看法会多么不同,如果我们会永恒存在。我们对我们的生存、现实、其他人、我们自己的态度会完全不一样……

来 自:2010年4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 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自由的选择》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