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惑是对显露的邀请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我感到我太虚弱了,而环境和家庭不能支持我,我感觉不到目标的重要性,在这种情况下我该怎么做?
答案:在《Shamati》第四篇文章中,Baal Sulam解释,我们在精神的道路上为什么这么难。毕竟“人似乎感到全世界都有着自己的位置,而他却从这个世界中消失,放弃他的家庭和朋友,以便对创造者而言取消自己”。
人像是挂在空中。但这都是创造者特意为人安排的,以让人不去找坚持的基础,而是相反,应该去找怎样在思想上变得与更高的阶段相同,怎样追求达到它,以接受它的精神。也就是,你要渴求创造者在亲近人的愿望中向你显露出如同给予和爱的品质。那时你靠着“高于知识的信仰”升到你的愿望之上。
如果你感到你被挂在空中,而你的普通的物质的环境怎么都不会支持你,这正好可以为你的邀请去在给予中附着更高的阶段。你应该把高于知识的信仰而不是把合理的证据当作支撑。
Baal Sulam说道:“困惑的原因很简单,并被称为信仰的缺陷。也就是,人在感受不到创造者的时候,看不到对谁而言以及为了谁他要取消自己。这就是困惑。 ”
但另一方面,这正好可以邀请你去发现这给予的品质、创造者。

来自2011年4月2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苦难是来自上面的帮助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正好根据灵魂的根源追求发现一个单一的更高的在现实中运转的力量的人,会从上面受到“帮助”并被设置障碍。创造者不停地在他内部里显露新的愿望,而这些愿望让人往不同的方向跑。这样一来人就忘记,除了创造者之外没有其他的,并被迷惑,甚至不能在自己内部里形成统一的更高的力量的形象。他要对应的就是这个力量。这些所有困难都是给人的来自上面的帮助。这种人渴求发现创造者,而给他的帮助正好具有障碍的样子。
人觉得他人成功于保留在这个“除了创造者没有其他的”这一图像中、这一感受中。而对他而言它总是消失,并被迷惑。对世界来说很简单,只不过对他本身有难度,以及他似乎一直在通过迷雾来超越,并不理解是谁在行动:他本身、创造者还是他们在一起,而且应该对它建立怎样的态度——一切都不清楚。
人觉得他从创造者哪儿获得障碍而不是帮助,而这不公平。难道好的和充满爱的创造者会这样做?它为什么会这么狡猾地行为,并安排人生活中的苦难,以至于人不懂的怎样处理这些问题。
人觉得甚至最残酷的人也不会这样做。世界上的所有残酷来自哪里?就是来自这个更高的力量。所有最可怕的和残酷的事情都来自唯一的力量,而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决定该力量是好的、充满无限的爱,以及仅仅为了福祉做所有一切?
如果我们观看世界,怎么也不能这样说。我们只会确定,我们多么容易被迷惑,迫使怀疑唯一的更高的力量的存在,当在我们面前是一个具有充满痛苦、问题、强奸、恐怖和憎恨的世界。
难道这一切不是由一个更高的力量导致的?当然,毕竟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他的,而我们本身什么都不做。我亲眼目睹,是邪恶的力量而不是善的力量在世界上占据统治地位。无论我怎样尝试保留在“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他的”这一想法中,我似乎在尖锐的针上试图保持平衡,但是很快就会掉下去。毕竟四处都是完全相反的事实的证据,而它们都显得很真实。
我却不能闭上眼睛,看不到所发生的并欺骗自己。我看,我必须发现创造者!那时在我内部里出现真正的要求。我不同意像对待邪恶的力量一样来对待它!但为了感到它是善的力量,我需要它的帮助。

来自2011年4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不要请求“犯罪者”的死亡

光辉之书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具有某种物质上的问题,它需要我一直都去注意,这样一来,我怎样才能继续朝向精神的目标?
答案:具有不同的情况。每一个人都有身体上的或者心理上的问题,担心和忧虑。与人交流之时,创造者赠与他全部的这些问题,并这样唤醒他。
无论人具体处于什么状态。这状态全部、它的整体,人要从创造者那儿来受到,并从这个阶段开始必须对创造者产生回应。
人也要理解,如果他有健康方面的问题,那就必须去看医生,有收入方面的问题——必须去找工作等。
总体来讲,问题解决好,只是因为人为了继续前进,必须已经处于其他状态中。为了下一步的发展,每个状态都是对的。但面对这些状态时,我们既要在物质的层面也要在精神的层面上改正它——如一个整体。
我们不允许把世界分成两个部分:“这是给我的,而这是给创造者的”——“现在我忙于生意、我的物质的事情,然后又回到它那儿,捐给慈善事业,结果——我又得到了纯洁”。
那倒不是!假如我们谈论意图的改正,那么在这里甚至一分钟都不能空闲,在所有状态中,借助所有我们具有的问题,我们必须去请求创造者。
这请求不应该是关于生理的、家庭的或者任何其他问题,而应该是关于最高的目标,那是因为它肯定会包含所有其他属于更低层面的担心、忧虑、疾病和困难。
毕竟这所有一切在一起被称为“痛苦”,而它们的目标旨在使人获得正确的方向。
倘若现在有可能把人的某种痛苦(关于金钱的担心、健康或家庭)拿走——他就会偏离道路,并不会根据创造者给他指出的方向前进。
因此,我们不允许直接干涉到这过程中。要帮助人处理这些问题,但他本身要知道,道路就是这样,一切都来自创造者——“好的和创造好的”,而且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他的”。
人要接受所有状态,以正确的方式、用各种办法来处理他们——既在物质,又在精神的层面上,借助团队。
但是,就像所写的那样,不允许请求“犯罪者”的死亡——只能请求让它们回到创造者那里。也就是说,必须改正每一个状态,以正确的方式利用似乎消极的障碍,实际上它们对改正而言是最有效的。

来自2010年9月2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精神工作中最大的问题

团结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Sukkot (帐篷的节日),就像所有其他节日(指的是犹太族的节日)一样象征精神的状态。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必须要经历它们,当他开始借助改变他的品质从我们世界上升到无止境世界。上升意味着我们彼此间的关系的加强,并这样变得更像创造者那样。可以说,我们不是在上升,而是越来越亲密地接近对方。这不是机械性的上升,这是品质上的、感情上的、相反于我们自己本质的提升。只有在光的力量的帮助下我们才能克服这自私的本质。
这就是困难。问题不是在克服利己主义之上,不是在克服本质上的懒惰之上——我们在普通的生活中是这样做的。精神道路上的困难不是我们自己能的解决的。不是靠我的努力来改变我的本质,而是靠某种被隐藏的力量,我渴求它为我完成这动作。这就是问题!
毕竟如果我本身能够为我的利己主义工作,我将会感到自己是英雄。很多人是这样做的,而同样的利己主义让我们向着它走,假如目标对我们来说很值得。我们可以这样为自己的利己主义,为利己主义所渴求的宁静来工作——毕竟我们对我们的嫉妒、欲望和野心而言能够感到由这些所带来的收益。
但在精神的道路上要取消自己并“向那个我不认识的对象”来请求“与我完全相反的事物”。我要请求“它”到来并把我的本质改为完全不同的。
当我们需要团结以征服某种什么之时,我们就会团结,去征服并作为英雄归来。但团结起来以便劝说创造者来改正我们、团结我们却是个很大的问题!最难的是,创造者是被隐藏的,而我们又不清楚,我们是面对着谁、为了什么而工作。
因此许多人在开始从事了精神的工作后又放弃。他们不能克服这隐蔽,不能接受不取决于我们的我们工作的这一部分。人是好不容易才接受的这一点:为了改正自己需要寻找看不见的力量。所以最大的问题不是我们懒惰,而是创造者的隐蔽。

来自2010年9月24日的课程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