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发展的结束

人类、社会利己主义进化
原稿发表于 2011年6月5日

我们是发现生命的意义并理解到我们为什么存在的第一代人。在以前的世代,我们生活得像动物一样。我们有的只是利己主义和享受的愿望。它不断推着我们前进,通过它,我们试图从一个接一个无休无止的享乐竞赛中去满足自己。然而,我们永远都没有感到满足,因为享乐与我们接受的愿望是相反的, 就像电路的两极彼此相反一样。
当光接触到并渴望进入容器的瞬间,光会消灭,瞬间发生了“短路”,它们互相抵消。每当我们想要享受某些东西,我们只会触摸到快感,可是它会立即消失。我们感受到食物的味道,但它会消失。我们看到美丽的东西,但它的魅力会消散。我们不能保留正面的感觉,并且不能把它积累起来或经常添加到我们的“小猪储蓄罐”中。
最后,我们将看到,我们这一代人生活在绝望中。这一代人没有可以满足自己的东西,他们感觉不到味道或欢乐。他们使用毒品去逃避,他们用药物和抗抑郁药物去镇定自己。为什么呢?
我们在历史中不断增长的自私的愿望不再发展了。几千年以来,它的力量越来越大,我们似乎可以继续在新的愿望中找到更大的乐趣。享乐的感觉就是生​​命的感觉。但今天我们接受的愿望已经完全饱和了,我们陷入了无助的绝望中,看不到任何行动的可能性。
这是一个特殊的时刻,一个特殊的状况,这就是为什么Baal Sulam说,他很高兴能出生在一个可以揭示卡巴拉智慧的时代。为什么有这可能? 因为“卡巴拉” 在希伯来文中表示“接受”。它教导我们如何获得智慧,如何充满无限乐趣,而不是感觉到满足的消失,甚至所有乐趣的湮灭之时感觉不到我们的垂死。卡巴拉智慧引导我们得到无穷的乐趣,而这就是永生。
此外,卡巴拉使我们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我们生活的主宰。随着接受愿望的过饱和,一个人的“心 里之点”(•)被显露了出来,这是一个额外的品质,是给予的愿望。
加和减,给予的愿望和享乐的愿望在同一个人中存在,进而他得到了自由的选择。现在他有两股力量,通过使两股力量互相对抗,他开始控制它们,亦即控制自己。他决定该走的路,以及使用愿望的程度。
于是,他跟着三条线演变:他用右线和左线来制造中线。事实上,这个中线被称为“人”(亚当),因为这是他做的,他形成了他内心的本质,因此,它是属于他的。在此之前,在我们所有的转世中,我们的发展和动物类似,在我们利己愿望的推动下获得更多的乐趣。
今天,我们仍然无法控制我们的愿望,因为我们只有一个很小的心里之点。我们聚在一起学习卡巴拉智慧,它将解释如何发展这一点,从而使我们有两个大的愿望。然后,我们将不再被上面的利己主义的力量主宰,相反,我们在手中持有两股力量,这样我们就能超越这生命。

来自2011年6月4日在马德里会议的课程
暂无评论

历史进程结束了

人类、社会卡巴拉历史
原稿发表于 2011年6月21日

卡巴拉所谈的是愿望。没有时间、没有移动、没有空间——只有状态。那么有过去和未来吗?有精神世界吗?我感觉不到他们。
那么除了目前的、我们的世界的这个状态还存在其他状态吗?我不清楚——没体验过。我没有来自那边的感受、reshimot。我现在无法达到它们并确定它们是否是真的。
人按照他亲眼所看到的来判断。这不仅是一种公理,这是愿望感受的结果,当它的发展水平让它意识到自己并理解它所感到的。否则,我们会脱离现实并进入幻想中。
我相信的是卡巴拉科学家,而非我自己,他们来讲述我更高的维度。我认为他们所说的是正确的——的确能够处在不同的状态中。“渴求它们,升到它们那儿吧”——卡巴拉学家在告诉我。“那些状态比目前的更好”。那时我从状态到状态移动——在我的发生改正和改善的愿望之中。随着这愿望如同给予的发现,我在其之中显露新的状态。
而在我们时代,全人类走到这个垂直轴,以从下往上进步。我们已经走完了历史的横轴,无法继续按照它前进。从现在起,我们的道路——往上。

来自2011年6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五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新世界的字幕

人类、社会家庭、教育、培养进化
原稿发表于 2011年5月31日

我们进入新的世界,它不需要多余的的东西,并以合理的消费——为普通的人所需要的那一切为限制。我们不会再制造三年后就坏掉的洗衣机,如今特意这样制作,以便人不去修理而是去买新的。
我们必须走到另一个状态,而政府应该理解这一点。但他们怎样安慰人们?怎样去教导他们,怎样向他们解释事实?为了这一点我们必须准备配套的资料,有它能够联系所有人,并有道理地清楚地解释:没有出路,让我们学习新的世界吧。你们不会上班,你们学习怎样从生活中获得满足。它是否值得这一切?
毕竟你们不会工作,谁也不需要你们的工作。大萧条曾经是发展过程的一部分,起伏进程中的降落——但今天不是这样。我们的所有资源都快耗尽了。我们走到了新的阶段,而且关于这一点已经有了不少资料。
于是要向人们解释,该时期结束了:没有工作,也不会有的。怎么生活呢?来吧!让我们生产必要的货物,谁也不会缺什么,并学习怎样把它们分配,怎样生活于新的世界中。需要讲述历史进程、利己主义怎样滋长直到达到积分的阶段、完整系统的规律、这系统所有部分间的相互作用,而且怎样在其中出现相互依赖、真正的关系。没办法,自然迫使我们这样去做。
我们要开始平衡地消费。动物只从自然那儿去拿生存所必要的。它们是本能地、没有任何计算地去这样做,而我们必须有意识地、真心地去与自然建立关系——通过学习、控制自己,通过制止我们的邪恶的基础,并怀着“只能这样”的想法。
但我们怎样才能充满过剩的利己主义?毕竟人想吞没全世界,而这样仅仅给他食品和庇护所。“这就没了?我难道是住在窝里的小熊?笼子里的小鸟?”
当然不是。你将会受到比曾经所渴求的并永远都没达到的更大的满足。这是可以的。让我们学会怎样做到。
就这样我们让人们接近学习。人本身永远都不会渴求这些,大家都向往明显的满足。于是,我们需要准备一套研读资料和教育培养系统。事情会慢慢地发生,现在我们还不能向世界宣布,但已经到了准备和传播关于所发生的原因的资料的时候。这样人们将会清楚解决的方法。毕竟没有其他可能——不管愿意与否,仍然需要实现。

来自2011年5月3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世界中的和平》

为世界提供解决的方法

暂无评论

训练营

人类、社会精神工作进化
原稿发表于 2011年5月31日

评论:先知一般来说谈到了两种事件发展的方式:艰难的和简单的……
答案:假如,你的儿子懒惰和顽固。他是聪明的,但不愿意正确地使用他的天才才能。你将来想让他怎样?
评论:一位有名的足运动员。
答案:明白了。这就是现代父亲的梦想。
好的,你让他上足球学校,但他很懒,不愿意工作。毕竟需要他遵守养生法、定期的运动,并不熬夜而是好好地睡觉。运动员的生活不是糖果,它受严格安排的限制。人们牺牲最美好的一段人生以变成专业人士。这样,身体就会变得像机器那样,并能获得最大的能量。
也就是,你的儿子不想锻炼。你该怎么办?毕竟你确定知道,足球正是他的前途。那时你就需要拿着皮带。
这里出现一个问题:通过去打他,他会不会变成足球运动员?打击是否能让他向正确的方向前进?
评论:不会,他仅仅感到疼。
答案:这就意味着不是皮带的问题。但完成了“培养的动作”之后,你的儿子会做出计算:他应该怎样?是皮带还是练习让他更痛苦?哪里有更多的痛苦,而哪里更少?自私的愿望对数据进行比较之后做出决定:如果父亲导致的痛苦比教练更多,那么宁愿去运动。
在足球学校,他见到其他朋友,并开始逐渐地品尝游戏的滋味。而如果不是,你要继续“收拾”他,直到他完成他所要做的程序。
这样我们能看到,痛苦让他去实现目标。没有它们能行吗?毕竟懒惰和顽固是我们自己,我们每一个人。这里所谈的不仅仅是生理的动作——我们在心中、理智中都难以移动,我们的易感性和敏感性很盲目。每一秒中我们都在逃避最主要的事情,跑出去休息一会儿,或者睁着眼睡觉。
我们怎样才能为了精神的锻炼使用人生的每一刻?为了这样做,需要不停地让朋友们的愿望之火点燃自己,否则创造者将会让你遭受打击,而你因为害怕和疼痛将会脱离你的睡意的状态。二选一。但无论怎样,你必须实现全部的程序,毕竟没有它你就会缺乏愿望。
这样一来,在你面前只有一个机会——实现创造者的愿望。在任何情况下你都实现它,但你有两个方法、两条路去实现。锻炼和唤醒是不可避免的,但你可以走很长的那条道路(在这里你睡觉,但这一点也不像小孩子睡觉那样),也可以走短的路,通过它你能够很快地实现自己,也能从环境中获得额外的愿望、额外的唤醒。周围的人来点燃你,结果——你跑着锻炼。
你凭着什么得到了锻炼——这是无所谓的,这是你的选择。

来自2011年5月3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世界中的和平》
暂无评论

好长的创造物的梦

我像创造者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5月15日

《Talmud Eser Sefirot》,第一部,第8条:“所有万物都由一个念头被创造——更高和更低的普遍的改正的结束。而这唯一的念头到处都在运转,它是所有动作的实质,它决定目标,它是所有努力的实质,以及它本身是全部的完美和所期待的报酬,就像Ramban关于一个、唯一的和同一的概念所揭示的那样。”
这里谈的是创造的计划——“为创造物带来满足”,通过这计划一切都被创造,在这计划中具有所有万物和所有动作,以及他们的所有的感受,他们的唤醒,创造物在改正过程结束将会达到绝对的与创造者的相同,而这作为这个计划完成的结果。创造物把这一切如同某种它们体验的过程去感知,似乎在它们内部里发生某些变化。
但其实,创造物、之于它们进行的动作、它们的所有感情和经过的状态、所有出现的世界、sefirot和parcufim、整个巨大的我们目睹的发展进程一切都被包含在创造的计划中,在创造者的念头中,而且除了它之外什么都不存在!什么都没有——在它的念头中我们存在,在其中我们经过全部的发展过程。我生活于它的念头之中!
于是,由这一个念头,世界被创造、组织和安排,而在其中世界会达到其最终的改正的状态。一切都被包含在创造者的计划中,即光对创造物的态度中——光愿意带来福利,并让创造物达到绝对的善的状态。
而我们认为,似乎我们在单独生存并完成某种动作——付出努力,产生祈祷,从上面受到对祈祷的答复,征服所有世界、parcufim、sefirot、广阔的空间。但这一切是我们的根据创造计划进行的想象。
理所当然,这一点也不让我们的工作和努力失去重要性,甚至在我们的世界中——它却是不存在的。Baal Sulam说道,当我们的眼睛睁开了,我们将会理解,在这之前一切似乎都在梦中。

来自2011年5月15日的《早晨课程》第三部分,根据《十个Sefirot的教育》
暂无评论

要升到问题之上,以解决它

人类、社会会议、活动、对话历史自然、创造者进化
原稿发表于 2011年4月1日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的层面上却能研读,认识和在某种程度上来控制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自然。虽然这不算是最好的方式,但我们能够理解和在某种程度上改变它。
但是我们无法控制人类、人类的社会,而在我们的时代这越来越明显。无法控制任何一切的这一事实出现在人活动的所有方面上。
我们不能正确地培养新的一代,我们自己的孩子们。曾经我们没有去想这一点,但现在我们遇到了问题:年轻的一代完全与我们分离,我们对他们无可奈何。
如果我们能够对他们做出某种值得的、良好的(说实话,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事情,那时,起码我们的孩子会生活得好。在所有时代,人们都希望,他们的苦难的生活会保证孩子们的成功。但是如今到来的过渡时期:我们似乎超越了盼望的极点并开始降临,并不再希望下一个时代的生活将会比我们的好。于是人们不再愿意建立家庭和生孩子。
实际上,我们的问题就在这里:如果我们愿意为七十亿个人在普通的物质的阶段上建立正常的生活,那么就需要处在精神的阶段上。
处于人的层面上(4),我能够控制更低的层面:非生命的(1)、植物的(2)和动物的(3)。但为了去控制自己的层面,我需要提升得更高——在精神的层面上(5)。那时,从它那儿我就能够控制人的层面。

这样一来,出现了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为了安排教育、家庭、人与人间的关系、生意、生态、经济,为了克服新的疾病和病毒,我必须要知道,这一切的源泉,来自那控制人的层面的力量。而他们处在这里。这就意味着,我需要升到更高的阶段之上。
这就是为什么Baal Sulam能够把卡巴拉科学显露给全世界,而不是给自己,给少数感兴趣的人,并感到高兴。虽然今天这“少数”变成了几百万个日复一日观看课程和资料的人,但我们所谈的是全世界的人。
很快我们会达到不能描述的那种状态。没有处在第五个层面上时去控制这个世界的最基本的知识,人在任何的社会行为中都不会得到成功。甚至今天我们所启动的针对家庭、国家和世界的计划都会停顿和失败。
所以说,卡巴拉不只是为了我们进入精神的领域中。大规模的危机积累为一个共同的多方面的危机,而后者驱使全世界升到新的阶段上。
我们与全世界的不同是我们在第四个层面上获得了“心里之点”——即上到第五个层面的愿望。
好的渴求让我们前进,而其余的世界通过巨大的从后面到来的痛苦被推动。我们被“糖果”诱惑,即通过渴求好的东西,而其他人无奈地“受着棍罚”而移动。他们似乎不知道要去哪儿,怎样处理到处出现难题的小动物。而这仅仅是开头。

来自2011年4月1日的新泽西州会议第一节课
暂无评论

在精神领域没有暂停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3月23日

问题:怎样才能加快我们发展的速度?这取决于什么?
答案:首先,发展速度依赖于我的去在我面前感到内在的系统的能力,在其中我的所有朋友们都在团队中连接为一。只有我一个人在这关系之外,并要决定,我必须与他们团结,以及在那里找到改正的力量。
于是我需要检查我的所有愿望和思想,以理解,我是否能够似乎蜘蛛那样为我们所有人织千万种网,以便每一个人都能更亲密地与朋友们相连接。
问题:那么谁决定速度?
答案:速度取决于你的努力。毕竟精神动作结束的那一刻变为下一个动作的开头。在精神世界没有暂停。

来自2011年3月1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人类的发展

人类、社会全球化进化
原稿发表于 2011年3月9日

问题:随着时间流逝人类发展为什么加速?比如,在二十世纪中发生的事件比在整个历史上的事件都多。
答案:没错。在二十世纪我们体验到比整个历史更多的变化。速度根据指数增长,而这指数似乎在垂直上升。毫无疑问,在最近几年,这个过程将会提高速度。
有时候我们认为,时间在几个月之内停止了,这时我们感到困惑:世界怎么了?换言之,我们内部里已经具有变化的基础,我们能够更快地发展。而发展不会让我们等太久了:昨天——金融危机,今天——革命,而后者却还没有结束。此外,不管我们内在的准备,一切都意外地发生。
未来的事件的发展会更快地发生,但会有中断。而且每一个跳跃都会措手不及。毕竟实际上目前的阶段更接近精神世界,而在精神世界我们的发展总基于给予的愿望:“无论是什么一切都为了更好。在我面前——对新阶段的上升。倚靠着所具有的力量,通过与亲近人和与团队的相互作用,我来准备该上升。”
但是如果我们没有准备自己在全球性的、完整的与全人类关系中,那么任何变化都出乎意料,而且会很有悲剧性和戏剧性。

来自2011年3月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 关于时间
暂无评论

一起去开一个“窗户”

人类、社会全球化利己主义
原稿发表于 2011年2月4日

迄今为止,我们单独地在精神基因(reshimot)的影响下、在我们的利己主义中发展了。而现在我们开始一起在共同的reshimot的影响下发展。我们的确目睹,全世界是相关联的,如同一个统一的系统。
如果以前似乎是在电脑里为每一个人打开了他自己的“窗户”(在它之中每一个人都建立了自己的生命,与他人没有任何关系并能够去做他所想要的),那么现在这已经无作用了。而问题是因为我们不熟悉我们彼此间的关系及每一个人在共同系统中的位置(在这里人与其他人是相连接的)。
我们的悲剧是,现在为我们显露出了统一的全网的系统,而我们不适合这系统并不懂得怎样去对待它。毕竟在里面,我们每一个人都留下了个别主义者/利己主义者:每一个人都渴求按照各自的愿望去行动。
然而,一种完全不同的系统已经在影响着我们!曾经的时代结束了,新的时代到来了!那些与我们所有人工作的力量开始影响我们。于是,我们不得不去学习这个共同的完整的系统:其结构、其对我们的影响以及让我们适合它的方式。没有这种研读,我们就生存不下去,于是每一个人都要从事卡巴拉。

历史是Reshimot的浮现

暂无评论

为了团队的利益

团队、环境愿望、思想精神工作视频、电视、节目、课程
原稿发表于 2011年2月6日

每一个星期天,从下午四点到五点(北京时间从下午十点到十一点),我讲课。这次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自由选择》。

icon for podpress  英文: 播放 | 下载
icon for podpress  英文: 播放 | 下载
icon for podpress  俄文: 播放 | 下载
icon for podpress  俄文: 播放 | 下载

课程简介

在我们的世界上,人要完成许多不需要的动作。假如他知道什么对他有效,而什么有害,那么就会发现他的许多的动作是无益的。所以关于自由选择的问题(即怎样发现那些行为是必要的,根据重要性的程度分别它们,并正确地实现自己)十分重要。解决了这个问题之后,我们将会决定怎样以最有效的方式付出努力,以避免虚度生命。
在进化过程中,人内心中的所有自然层面(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非意识地演变了。而只有现在,当我们达到了“人中人”的阶段,才正好是有意识发展的时候。从21时期开始,人类已具有精神和利己发展之间存在的自由选择。
精神的阶段“人中人”就像全自然一样根据四个阶段而发展。非生命阶段是指在人内部里出现心里之点,他来到团队的时期;植物的阶段是指人感知到他有必要与团队一起,在与团队的关系中行动;在动物的阶段上,人已经开始与团队一起行动,并实现他的自由选择,在这个阶段中人开始感到降落和上升、内在的“好坏”和“真假”的波动。在这里出现了选择的机会——从其中所有参数中,宁愿选择真理;“人”的阶段是与创造者的相同。
我们所经过的状态可被分为两个种类:身体性的和社会性的。根据“好坏”原则进行的分析来自身体的需要;根据“真假”原则的分析是对于团队而言进行的——怎样为了团队的好处使用接近和远离团队的状态。如果通过提升到所有消极的感受之上,我们为了团队的利益而做出计算,那么就会实现真正的自由选择。这状态指出我们在精神世界中所处的阶段、其衡量和分析的机会,以及为了实现该选择而做出的正确的决定 。
自由选择是根据“我——团队——创造者”这一模式而完成的,借助它我们能够感到内在的世界。在最高之光的影响下,通过渴求在我们和团队之间的关系中显露创造者,我们把我们的自私的本质改变为给予和爱的本质。
对于普通的人来说,自由选择受利己选择的限制——比如选择工作、月薪等。对超越利己主义限制的人来说,自由选择不受任何限制,那是因为所有的外在的愿望,人都能感到像是他自己的, 他去满足这些愿望,为它们而享受,就像为客人安排宴会的主人感到愉快那样。

真正的和幻想的自由
控制空白之处
“有味道”的人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