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新的世界

问题:从《光辉之书》那里接受到的“每一滴药”——即光,应该做什么?
答案:改正我们,让脑子里和心中的分析变得更准确,唤醒我们去考虑相互担保,毕竟只有在我们彼此间的关系中,我们将会发现《光辉之书》所讲的。毕竟本书仅仅谈到了灵魂之间的关系。
灵魂是个愿望。愿望本身是无形的,没什么可描述它的了。但一旦这愿望开始对于其他愿望而言完成动作,在它们之间就会出现一种网,而在这网中他们不断的发现越来越亲密的相互关系。
该相互关系在所有的愿望之间显露出来,而在我们世界其出现的形式要么是危机,要么是改正的关系的网——所谓的精神世界——两者之一。
今天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发现我们是多么地与精神世界相反,而这日益浮现的相反是我们所看到的负面的关系之网。它是精神的,但是不好的。为什么?那是因为我们不想要它。
Sinai之山(憎恨之山)和神圣之山的区别是什么?我不想神圣之山,因为我把它当作Sinai之山。为我展示某种精神的状态,因为我看到它——精神世界、精神我们间的关系,给予的关系。而我把这一切看作是危机:谁也不与他人建立关系。为什么?那是因为突然间我们因给予的关系相互被连接着,而我们却意识不到这是给予。我们简直不清楚这一点!我们看到这关系、免不了相互依存——大家都相互依赖。该怎么办?于是我们发现我们的状态是破碎的。
其实这才是真正的状态——我们越来越多地发现精神领域。于是“危机”这一词指的是“诞生”——新的东西的诞生。希伯来文的“危机”这一词也被称为“诞生石”,也就是女人产生的地方。
就这样我们要对待目前的危机。一切都取决于我们的对事情的看法。有状态,也有你对它的看法。通过改变我们的意图,我们来改变一切。

来自2011年11月4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可取的和实际的

题: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我们要在理智还是在感受中需要找出我们之间的关系?
答案:在感受中。而如果不能,那么就需要理智的帮助。但首先需要尝试找到感情上的关系。
《光辉之书》为我们描述了我们彼此间的关系。这关系如无止境世界的Malhut将会出现,后者充满无止境的光、创造者的显露和存在。我们正好要追求这一目的地。
于是在阅读本书的时候,我们试图想象我们之间的正确的关系。在我们的时代,全人类都感到明显地显露这种关系的必要。于是卡巴拉科学被展示给大家,它要求我们,即那些稍微早一些被唤醒的并从事卡巴拉研读的人去把这个消息传播给所有其他人,为了让大家认识到我们在处于危机中——也就是说,那个曾经有效的关系如今已经不起作用了,甚至需要发现我们之间的新的关系。
这新的关系无法像以前那样借助自然而然的、自私自利的方式来认识到,毕竟这关系已经存在于全球性的完整的系统中,这系统由相互担保被渗透,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在世界上展示出来。于是我们面临这样的问题:我们之间的更良好的关系显露出来了,而我们仍然怀着自私的态度来对待它。世界上已经开始展示的可取的状态与我们所处的实际的状态之间的区别正好是危机。
借助《光辉之书》的阅读,借助整个卡巴拉科学的研究,借助我们的所有努力我们要达到这种的状态:我们将会变得与那个在我们之间出现的关系的网相同。毕竟那个网与我们的未改正的状态相比,是更加改正的。而且我们本身,通过对状况进行分析,会说“世界变得相互连接,而我们却不是。”

来自2011年9月5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是否到处都是伦敦?不,这是巴比伦!

新闻:“一个德国北部城市——汉堡的警方说,星期天他们用水枪驱散了一群狂暴的青少年,他们在周年街道庆典后纵火焚烧垃圾箱,并试图窃盗一家银行。
“汉堡警方发言人说,上周六晚和周日早,在他们被瓶子、石块、和焰火袭击后,他们向破坏者开动喷射水柱……
“暴力发生在Schanzenfest结束后,这周年的街头节日在德国最富裕的城市举行,这个左派激进分子的传统温床在过去十年中经历了急剧的高档化……
“当有关联的问题一再发生,警方出动了2100名警员维持秩序,许多来自其他地区。
“照片显示的不是一个单一的旗帜,参与者在墙壁上留下的题字,提醒我们最近在英国发生的暴乱,听起来似乎“到处都是伦敦”。
我的评论:随着世界变得全球化,我们之间出现了不可分割的连接彰显为利己主义特有的暴力和动乱形式。
这个趋势会持续增长,因为世界的相互联系日渐增长,我们再次回到“巴比伦” ,那时我们是一个在同一地方的渺小的人类,但在今天,在大自然的更高的力量,即创造者的影响下,我们本能地渴望在整个世界上、在全地球上整体地、以各种方式全球性地团结。
如果我们不改正我们的本性,我们将炸毁地球。我们别无选择,我们只能听从亚伯拉罕当时对巴比伦人的建议 —— 超越在他们之间出现的利己主义,迈向相互担保,爱他人如同爱自己一样。

从分离到团结

人类社会分为两个部分。心里之点已经觉醒的人构成了人类的一小部分,这就是我们。其余的人没有心里之点,但强大的利己愿望集中在他们中间。
两股力量,正和负,在我们之间起作用。我们通过创造一个连接我们的利己主义和想要达到精神世界的愿望而向前迈进,这种愿望在学习和从环境中吸收的力量中的来。通过这两股力量互相结合而建立的连接被称为中线。
卡巴拉科学解释说,其余的人,感觉到别无他法,将会逐渐加入我们。他们的不住要求满足的利己主义将会遭受痛苦。在人类发展的过程中,人的利己主义不断增长,尽力争取被满足的可能。今天,当人类的利己心失去了得到满足的希望,它就面临着一个危机。
这将鼓励人们接近我们,虽然他们不知道与谁和如何接近。为了使他们的路径更容易,我们要传播卡巴拉的智慧,并解释有一个处理危机的方法。当他们加入我们的行列,我们将开始在中线一起工作,从而达到无止境的世界。
我们最后会赢得什么呢?我们将达到永恒和完美。我们会超越我们的现实,超越宇宙的创造点和我们整个世界——并到达更高的现实。
现今,有上百万人的心里之点已经觉醒。心里之点尚未显露的人除了利己主义之外还感觉到危机。他们感到他们缺少积极的力量,没有它,他们无法生存。他们知道他们要改正这危机,他们感到答案是隐藏在团结之中,但不知道如何去实现它。
在一个全球性和整体性的世界,一切都需要团结,自然界为我们示范这一点。今天,它显示我们必须达到无止境的世界,我们是一个整体。这正是危机给我们隐蔽的指示和引导。
在将会领导人类到达这一目标的人之中,危机揭示了心里之点,他们能够从团队和研读获得这种积极的力量。有了它的帮助,他们可以独立走向无止境的世界。而那些并没有得到危机给予的团结力量,但感觉到他们缺乏这股力量的人们将逐渐从那些心里之点已经醒觉的人中得到解释,并将加入他们的行列,与他们一起瞄准目标前进。

来自2011年6月4日在马德里会议的课程

崩溃的边缘还是新的阶段?

想法(索罗斯,亿万富翁):欧盟需要开发一个能让虚弱的国家离开欧元区的机制。我们面临经济衰退, 它从希腊开始,但不久会蔓延到其他国家。
欧洲危机集中在欧元上,甚至并没有停止进一步深化。我们站在崩溃的边缘。从根本上说,欧盟的生存对谁都重要,但是这种计划不存在。事情这样演变,是因为欧元的创造基于根本上的计算错误——没有以政治的联盟和共同的国库为支柱。
评论:在这里恰恰是计算的错误。但原来,甚至现在,谁都没有去想并仍然不思考这一点。利己主义作为人类社会、文明和生命的驱动力要发展直到完全地用尽自己——达到对邪恶的感知。
随后,因为利己主义如邪恶被感知,以及根据邪恶的感受,我们将会走到改正利己主义的阶段,那时因为我们将会感到把利己主义转变为利他主义是自然而然的为生命必要的目标。也就是说,“我创造了利己主义以及为其改正创造了Tora”这一规则要彻底地经过我们!
然而,邪恶感知的过程可以用智慧来加快和减轻,毕竟知识帮助我们看到遥远的结果并不去从事不需要的、有害的动作,从而选择正确的道路。
于是我们获得了卡巴拉——以便为我们提供减轻和加速达到目标(即从利己主义走到利他主义)的过程的机会。那时就会形成根本上正确的联盟——当共同的政治计算和经济目的会被考虑到时,也就是说,以全人类的相互作用为基础。

让大家都有工作!

新闻(国际劳工组织,联合国处理劳工问题的专门机构) 虽然经济危机和国际金融市场正在康复,然而失业率依然在持续上升,国际劳工组织表示关注。
国际劳工组织统计数字显示,全球的就业情况很恶劣,二亿一千万人失业达到了历史高点;而且超过半数劳工从事不稳定职业。根据国际劳工组织,未来的十年里,需要超过四亿四千万新职业去吸纳劳工市场的新人,甚至需要更多的职位来扭转最近危机导致的失业情况。虽然某些国家目睹显著的经济增长,在许多国家失业率依然在纪录高峰, 特别是在年轻人当中,因而对社会及经济构成了极大的、长期性的挑战,包括对社会连结的潜在威胁。
“体面职业的短缺将年轻人暴露于极其渺茫的经济环境中……没有希望得到合适职业的一代将对家庭、经济及社会整体造成问题。不能找到稳定职业会令年轻人感觉挫折和怠惰。”
评论:让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有工作是不可能的。新科技改变了工作的性质:很多职业不再存在,资讯时代不需要劳工和文员。任由这些人失业比制造职业给他们更容易、更合算。然而,问题就来了,怎样才能让人有事可做?毕竟空闲会导致衰退、空虚和社会中的压力。
卡巴拉解释说,我们的发展是根据自然内在的规划而进行的:我们达到了一个科技和社会的新界限。因而,卡巴拉建议我们去学习如何生存于这个新的、整体的、 共同的世界。世界要揭开一个新的——精神的存在阶段。
要达到这个状态只有通过使用群体教育、训练和教导新的环绕自然、社会和个人行为的规律。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攀升到一个我们可以开始控制自然的阶段,而且一个舒适的感觉就会取代危机的感觉。
在我们这个时代,每个人的全面就业只可能在他的精神工作中,学习它,并在自己内部和与他人实行它。由此,我们将建立一个新的、大家都有工作的社会。

为世界提供解决的方法

问题:世界上已经有许多人愿意致力于精神的发展,但是其他人呢?
答案:大家都遭受痛苦,大家都不幸。你看看,什么骚乱席卷着全球?难道我们面临逆境还不明显?这过程不可思议地快速发展。不久我从西班牙收到了一封信,在那里不同的人们遇到很严重的问题。失业率达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就这样创造者激励我们并往它的方向转过来。人们不自愿地提问:“该怎么办?怎样躲避不幸?”首先怎样避免不幸:如果人没有吃的,没有钱交房租,如果人缺必须要的东西,那么让他担心的肯定不是精神的问题。但你可以为他展示解决方法。
观看进行分析的文章,到处都可以找,如今世界上谁都不知道问题的答案。至少这一事实对我们而言很明显。有权力的人、政治家、评论家清晰地看到,我们处在一个僵局中。谁也不敢举手并解释他的解决的方法。任何选项看起来都是不切实际的、虚幻的。
在这种状况下,只有卡巴拉能发言,而且我们需要更快地这样去做。

来自2011年5月2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

危机不是“捏造”的,是实际的

Laitman_2009-05-28_8354_w问题: 难道您不认为,危机是被一些人“捏造”出来的?他们在危机中受益,而世界却难以摆脱?
答案:恰恰相反!金融危机是共同的、涉及人生所有方面(家庭、培养、科学、艺术、生态环境、金融等)的危机的一部分。
因此,这场危机要求全面的解决方法,也就是说,人要去改变他对他的生存的原因和目标的态度(为了消费而生活,或者是消费,以便生活在最高的生命的阶段上)。
我们的世界是一个统一体。在这个统一的系统中,所有部分都是相互平等的及相互依赖的,所以做出的决定应该是统一的、共同的、指向于我们世界被创造的目标。
正在出现的共同的世界系统让我们变成一个统一的社会。毕竟,危机、痛苦的揭露是我们的社会违背了统一的自然的后果。
问题:那怎样才能解决危机?
答案:我们不知道怎样去解决全球的问题,那是因为我们的理智的结构是“分散的”;我们不知道怎样具体地、在某种环境下解决事情。
由于我们的社会变得全球化和封闭,即变为了一个地球村,而在其中出现了完全相互依赖的和关联的效应,那么世界对于我们而言已经呈现出一种无法预言的状况。
我们无法衡量具有许多自由的和自由关联的元素的系统的工作。
于是,生活被看得如同命运,如同一件无法安排的、并试图去理解的事情。
感知的不可能性已经成为事实。
人“从树上”下来(人仍然把自己提升到了全自然之上),并承认,他其实处于自然之下。
人对自然施加的控制看起来就像是破坏性的幻想。我们能否停止对我们的星球的破坏,能否将其恢复?
真正的危机是追求全人类存在目标的时刻的到来。解决方法就是向人类指出他们是为了什么而生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