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突证明了团结的愿望

早晨课程精神

《对Sulam注释的前言》,第78条:左线与右线打仗,毕竟左线(它是为了Hohma之光而准备的)想要取消右线(它是为了Hasadim)。它们的冲突就这样发生……
当两个相反的部分想要团结时发生冲突。毕竟如果没有任何能团结并相互吸引对方的东西,那冲突就不会发生!

为了冲突的发生,冲突的对象本质上是要相反的,但自愿追求团结。换句话说,要使两种相反的趋势存在:一方面,存在左边和右边,而另一方面要把它们两个连接起来。
但它们怎样才能团结?!如果存在某种高于它们两个的愿望、更高的目标,那么它们两个都能够牺牲自己的本质并在它之上与某某相反的对象连接起来。在这里发生左边对右边的和右边对左边的而言的工作; 这两个部分都能牺牲自己的本质并达到高于它们本质的团结。
因此它们发生了冲突,它们本质和超越本质的意图之间的矛盾。冲突只有在两个相反的部分之间和当它们在自己之外具有某种共同点时才能发生。就是那个共同点让它们发生冲突。

来自:2010年6月27日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对Sulam注释的前言》
暂无评论

东西冲突

中国人类、社会视频、电视、节目、课程问答

提问卡巴拉学家 (1)
提问卡巴拉学家(2)
提问卡巴拉学家 (3)

暂无评论

东方和西方

中国人类、社会历史问答

wp_chicago_100问题:为什么我们这个世界被分成两个部分:东方和西方,这两个部分之间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异?东方和西方为什么总是会有冲突呢?
答案:我们的世界被分为两个部分。甚至在卡巴拉中,在其最初的、来自古巴比伦的史料和记录中都提到了这一点。那时整个人类实际上就像一个微小的文明,置于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之间,并从那里开始扩散到全球。
这取决于我们的本质、我们灵魂的不同种类以及我们灵魂中的左边和右边。我们的灵魂,即人的内在的状态或他的实质,包含了几个方面。这些方面是不同的,比如性别(男女)。在我们的精神实质中还有其他具体的分别,它们来决定我们所属的文明、风格和样子。
有些人倾向于音乐,有些人倾向于其他艺术。也有天生就很现实的、擅长技术的人。总之,存在着许许多多的差别。最大的自然差别发生在人们从他们共同的源头(非洲、然后从巴比伦)开始分散成两个不同的部分。人们以本质为基础分开,一部分人往东走了,而另一部往西走了。
这一点在卡巴拉中被描写出来,并揭示出为什么在我们内部存在着不同的内在的实质。因此东方与西方是如此不同。东方总是追求类比思维,而西方追求离散、数字性的思维。凭借这一差异,所有哲学、对生活的态度、各种感知的手段、生活的方式也发生了演变。这些都在我们的内部自然而然地发展。走向东方和走向西方的人们都以不同方式得以发展。
卡巴拉学家在中东留下了。实际上他们哪里都没有去——没去西方,也没去东方。他们依赖着对精神世界的理解而发展。在他们之中没有具体的属于东方或属于西方的分别。就像犹太民族那样,他们的一部分走到了东方,而另一部分走到了西方,并在那里生存。但后来从那些不同的地方回到以色列的人实际上既不属于东方又不属于西方。因此,这再一次证明,卡巴拉既不属于西方,也不属于东方。一切取决于是什么样的人(来自东方还是来自西方)来理解卡巴拉,所以它适合于大家。
人们曾经在一个微小的文明中生活在一起,生活在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摇篮中。在这之前,他们生存于非洲,从那里迁徙到了美索不达米亚,并从这里开始根据自己的特性、内在的要求分开来。人们开始分散并远离对方。这样一来,人们感到他们是根据自己的内在结构被分成两个部分:东方和西方。也就是说,这是不同的思维方式、不同的哲学体系、内在的理解和彼此之间的关系。我们能看到,这样走到这个或那个方向的人们相互隔离,并创造了完全不同的文明。
但如今这些文明已经相互融合,当然,我们彼此间很不容易了解对方——人们的内部结构仍然是互相非常抵触的。虽然现代文化和技术迫使人们彼此连接,并上升到区别之上,但是人们内在的差别还是特别大。
而当人们开始学习卡巴拉时,他们就会上升到新的、更高的纬度。接着人们之间的所有区别都会消失。例如这在我们卡巴拉的学生和朋友中表现得很明显。他们在世界各地都学习卡巴拉:南美州、北美州、欧洲、非洲、亚洲、远东、中东、大洋洲。当一个人从事对卡巴拉的研究时,他似乎就失去了与这个世界的关系。无论他属于什么文化、宗教、哲学和生活方式,这都不重要。人开始忙于自己的灵魂,而我们所有人的灵魂都一样。因此,那时所有的差别都会消失。而当我们仅仅从事世间的事情的时候,我们肯定会感到彼此之间的巨大差异。

来自节目“提问卡巴拉学家”。您如果想要从莱特曼博士那儿获得您的问题的答案,请在这里提问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