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精神之光的水龙头!

我们阅读《光辉之书》的哪一条,哪一部分都无所谓。Rabash这样做:闭着眼睛打开书,不管是什么页,并开始从句子中阅读。他读过几条——这对他是足够以继续思考。
通过这样做,人与原文建立关系,毕竟书为他描述未来的、好的、正确的状态。你却不清楚什么是根源。你只知道,通过这样做你打开某种为你带来力量的水龙头。这力量必须影响到你——就像你在打开水龙头,而水就开始流下。
就这样我们要对待《光辉之书》。这“水”会流,只有如果我们“站在水龙头下面”。“站在水龙头之下”指的是呆在一起,尽量追求团结,毕竟这是那更高的从一个容器流出的水的本质。于是,根据我们团结的程度,随着我们的团结、变得像“一个人一颗心”的渴求,Tora之光来到我们这儿,我们就变得值得,以获得Tora、接受光。

来自2011年10月31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可取的和实际的

题: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我们要在理智还是在感受中需要找出我们之间的关系?
答案:在感受中。而如果不能,那么就需要理智的帮助。但首先需要尝试找到感情上的关系。
《光辉之书》为我们描述了我们彼此间的关系。这关系如无止境世界的Malhut将会出现,后者充满无止境的光、创造者的显露和存在。我们正好要追求这一目的地。
于是在阅读本书的时候,我们试图想象我们之间的正确的关系。在我们的时代,全人类都感到明显地显露这种关系的必要。于是卡巴拉科学被展示给大家,它要求我们,即那些稍微早一些被唤醒的并从事卡巴拉研读的人去把这个消息传播给所有其他人,为了让大家认识到我们在处于危机中——也就是说,那个曾经有效的关系如今已经不起作用了,甚至需要发现我们之间的新的关系。
这新的关系无法像以前那样借助自然而然的、自私自利的方式来认识到,毕竟这关系已经存在于全球性的完整的系统中,这系统由相互担保被渗透,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在世界上展示出来。于是我们面临这样的问题:我们之间的更良好的关系显露出来了,而我们仍然怀着自私的态度来对待它。世界上已经开始展示的可取的状态与我们所处的实际的状态之间的区别正好是危机。
借助《光辉之书》的阅读,借助整个卡巴拉科学的研究,借助我们的所有努力我们要达到这种的状态:我们将会变得与那个在我们之间出现的关系的网相同。毕竟那个网与我们的未改正的状态相比,是更加改正的。而且我们本身,通过对状况进行分析,会说“世界变得相互连接,而我们却不是。”

来自2011年9月5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微小的分散的世界

问题:为了与他人的愿望相团结,应该做什么?只是去渴求就够了吗?
答案:我们要采取实际行动来进行解释,至少为了让每一个人都了解到他为什么感到糟糕。就像我们对待小孩子们那样。如果小孩碰伤了,并哭了起来,那么你首先给他解释为什么会这样,那么下次他就会提防。
随后就要揭示,怎样改正发生的状态并达到成就,而这是可以的就是因为有了这种错误的经验。
如今全世界都进入了这种特殊的状态,当更高的力量的场出现——我们所有人之间的关系。而人类没有为此做出准备,人们根据他们的品质不符合这个场。于是,这个为我们展示出的网导致分裂、崩溃、危机的感受,而我们怎么都不成功,一点也摸不着头脑,一切似乎在大雾中,让我们迷惑不已。
但首先,就像给迷失的小孩解释那样,我们需要详尽说明什么是境况和整个过程的原因。一些人会更早理解到,另一些则更晚,总体上来说,这场过程被称为邪恶的感知——改正进程的第一步。有人对人们说:你们看看,你们为什么会不舒服!
而现在让我们观察一下,为了我们感到舒服要做什么。如果你留在目前的状态,并不为了符合那个正在为我们显露的网付出任何努力,那么你将无法达到良好的生活。
而在这里出现了卡巴拉科学,这种手段为人解释什么是邪恶的理由而且怎样才能避免它。我们逐渐地开始理解,这取决于正确的、良好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所谓的相互担保,那是因为这样我们将会与这网变得相同。
我们越去与它向符合,就越感到自己舒服。至少,从糟糕的感受那儿开始接近好的感受。
如果我们进步得更远,那么也许我们会提前对这网的显露做出如此好的准备以至于到不吃亏地进步 。一切都取决于我们的准备。

来自2011年8月3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Tora的绝密

《光辉之书》,章节《Tora之书的秘密》,第217条:那天的Tora之书的秘密。就像所说的那样:“他们阅读了创造者的Tora之书(研究创造者的书)”,揭示了它并了解到了所阅读的”。
只有我们之间的关系中才会出现Tora之书的秘密。如果我们在我们之间能够创造的空间,一方面基于我们之间的我们彼此分隔的憎恨的程度,而另一方面,我们在这憎恨之上建立我们之间的关系,那么那时憎恨将会给我们提供抵抗力、“电阻器”,而相互关系将会提供“电流”,接着我们就会让这电流经过电阻。那时就会出现以“电阻器”以及经过它的“电流”为基础的工作:可以启动发动机,加热或冷却——什么都可以的。这两种相反的力量,通过对立地运作,能够为我们带来好处。一切都取决于我们彼此间显露出的抵抗的方式——拒绝、憎恨、隔离,毕竟它们每一秒钟揭露出的方式都不同。这不停地爆炸,并以各种不同而又相反的形式出现。那时虽然我们一直都想要留下在同样的爱和团结中,但是因为利己主义不断地改变,我们的关系也在不停地发生变化。
光处在绝对的安静中,但我们的享乐的愿望一直都在发生变化,并以各种不同的形式恒久地展示出来。于是我们一直都在发现新的状态,所谓的“parcufim”。也就是说,我们所渴求揭开的《光辉之书》或者Tora之书的秘密只有在我们彼此间的关系中才能发现。

来自2011年8月31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光辉之书》何时显露?

创造的目标——获得给予的品质,并借助它与创造者融合起来。我们正处在相反的品质中、在为了自己而接受的意图中。为了将我们的意图改正为给予,我们必须吸引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返回到创造者那里的光。这处在比我们的阶段更高的阶段的光,每次都会改正我们,并将我们上升到这些给予和爱的阶段上。
当我们在我们的心中、在我们的愿望中、在我们发生改正的意图中相连接,并从事于那卡巴拉学家描述的已改正的系统中时,光就会到来。
通过研究这个系统并渴求这些文字中描写的内容在我们身上发生、在我们之间显露,我们来吸引在这系统中、在那些具有正确的创造物之间的关系的阶段上所具有的光。那时我们改正我们的关系,并进入与书上描写的同样的状态中。这就意味着书籍显露了出来。
《光辉之书》是一本具有对读者最强烈的影响力,以将他带到改正的状态、给予和爱那里的书。于是,在阅读本书之时,让我们渴求感到我们在一起,以在正确的彼此间的关系中发现共同的给予的品质、好的和创造好的创造者,以让它为创造物显露出。

来自2011年6月19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往内的阶梯

问题:如果创造者在每一秒中都为我安排显露它的机会,那么为什么不管我努力多少,我都不能达到团结?
答案:你达到了显露还是没有达到,这都无所谓,但在每一秒中,个别的最高的统治影响着你。而你要在你内部寻找:它想要让我怎么样,为什么把这个状态给我,我该怎么做?
作为这种寻找的结果,我也许会发现,它要求我怎样,但也许也不会。有可能它特意这样迷惑我,以让我需要它,以发现它究竟渴求什么。但我应该要有某种我能够抓住的“绳子的头”。
有句话说:“什么都行,只是不要走!”也就是,为了不失去那个“小钩”去做一切——借助它,你能够在每一秒里都抓住创造者。
每一刻,我都寻找怎样找到它——它在我内部的某个地方隐藏着。于是,卡巴拉被称为内在的科学——“Tora内在的部分”。毕竟在外面我不需要找任何一切——只有在自己内部。
创造者处在人的内部,在我们的愿望中。我们一般来想象,似乎我们在空间中借助某种阶梯上升,但这简单地证明了,我们达到更高的更精神的状态——即更大的给予。但其实我们的全部的寻找都是内在的寻找。

来自2011年5月3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与无止境的关系的系统

问题:为了所谓的“zohar”的系统把我们带到团结中,我们缺乏什么?
答案:需要意图、要求。Zohar是共同的整个现实的系统。那么它为什么会被称为“zohar”?而且我们为什么会打开某本书,阅读由某人撰写的文字,听取某种词汇?
共同的现实系统是这样组织的:我们只有借助伟大的卡巴拉学家才能够与它相连接。这些卡巴拉学家是中间人,他们来创造我们和这系统之间的关系,并用词汇和句子把这关系表达出来。
我阅读本书之时,什么都不理解。我甚至可以反过来阅读它。主要是与他们——这些卡巴拉学家建立关系。他们把他们的著作给了我,因为他们愿意我与他们相连接——与这些灵魂、与他们团结,并在这种团结中实现最终的团结。
我怎样才能知道我与他们相连接了?如果我与我的团队团结了,那么我的方向毫无疑问是准确的——与这些伟大的灵魂团结起来,进入那共同的全球性的完整的系统,变成其不可分开的、与所有组件相连的部分,即使在很小的程度上追求这一点。这就是我们所要达到的。
一个人思考这一点,第二个不怎么思考,第三个——偶尔才思考。但总体上,如果我们试图作为一个整体,每个人的各自的追求都要连结起来。 

来自2011年5月4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爱值多少?

问题:有史以来金钱导致了国家和家族之家的战争。怎么可以使用金钱来团结人们?
答案:一切都取决于使用。如果想要充满我的利己主义,那么我需要金钱。如果我想为了充满他人而使用我的利己主义,那么我需要反自私的屏幕,像金钱一样的为利己主义的“掩蔽物”。
金钱表示我的力量、屏幕的力量。而所有战争是因为利己主义,而不是因为金钱。
此外,不是所有东西,虽然几乎一切能用钱购买。甚至在我们世界有这种属于灵魂之根的品质,这些品质买不到,这是特别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及源于灵魂之根的特别的才能(对音乐、绘画、文学)。
天生的品质无法花钱购买。而且那些我们必须通过付出努力而得到的事物——人与人间的关系、爱都很难购买。
有时候我们把金钱和努力混在一起。但是无法直接去支付竞价并购买态度。我们从创造者那里获得的本质与我们要还给它的那一切都无法自私地获得,在这里,我们的纸币不会有效。

来自2011年3月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与创造者的链接

其实,在互联网中隐藏着创造者!也就是,在内在的虚拟的人们彼此间的关系中,如果它发展、加强并获得好的形式,就会在那里显露出更高的力量。正因为这个原因出现了因特网,以便连接人们并展示,借助我们自私的本质的团结仅会是邪恶的和有害的,而与更高的本质的团结是好的。
它把我们提升到下一个维度、永恒的生命那里,并从所有问题中来解放我们!就在这一点上它会为我们展示因特网,我确定知道,随着因特网快速地发展,这过不久就会发生。
现在无法停止这发展过程,而且谁也不会让人们放弃因特网。在一些地方试图这样去做,但都会失败。人们会感觉到,他们准备去杀死那个想断开因特网的人,这等于切断生命。
我们不会返回到那个生命当我们没有被因特网连接。谁试图这样去做,谁就会变成人类主要的敌人,他极有可能会被消灭,只是因为断开了网络。毕竟因特网是达到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工具,而且甚至现在人已经感觉到它会帮助自己上升到另一个存在的层面——全世界在你面前!
而在这个世界发现了自己的空虚的那一刻,就会是到达未来世界的跳板。

来自2011年2月2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互联网机器闲置

因特网是一个很强烈的显露的手段。我们目睹,世界上发生着什么,它多么快地传达信息,似乎病毒那样来相互连接人们和国家。而最终因特网将会显露出它的空虚,而我们会发现,所有的希望和投资都没有成真。那时人们会怎么办……
就要在这里帮助他们发现,在这个虚拟的关系中隐藏着什么,毕竟他们在这关系中期待接收各种满足,如同知识、科学、实力、使命、相互影响、约会、各种不同的关系。这都会逐渐地变空,而整个因特网的机器将会闲置,直到逐渐地完全停止。人们会失去兴趣并不会再上网。
互联网公司将会创造各种新的软件和游戏,并会诱惑人们免费地去玩游戏。但不会有人渴求进入,人们会感到过于满足。
我们的愿望滋长,但不是在数量上的,当要求越来越多,滋长是在质量上的。但技术发明已经不能满足这个质量,出现了内在关系的要求。通过在线物质上的沟通,我们将会感到疲倦并会意识到,我们需要我们之间的内在的关系。
互联网却可以为我们提供我们之间内在的关系,只要如果我们怀着从它那儿获得团结我们的力量的希望来使用它。 那时互联网将会变得像我们的卡巴拉课程那样——当我们坐在一起并想要借助共同的研读吸引能团结我们的力量。我们应该在现在存在的互联网中创造出这种愿望。
网络本身已经存在,我们仅仅要改变对它的态度,也就是,团结是为了唤醒内在的处于那网络中的力量。在线和电脑中本身没有任何力量,它就处在这个网络中的人的愿望中。我们想要唤醒这个内在的包含在我们关系中的力量。
外部调制解调器和连接线仅仅是物质的我们渴求团结的表现。那时我们将会发现这关系!我认为,这会很快发生,在最近一至三年之内——我们很快地接近这一点。

来自2011年2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