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更深

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人与创造者缔结了一项永恒的联盟,之后他就没有任何工作、上升和降落,为什么这样说?
答案:如果人结束了他的所有改正,那么他怎么还能有上升和降落呢?所有降落都是为了向你显露某种未改正的愿望:挖掘更深,深入自己的利己主义中,为了在那里发现一些要往上拉出来的东西。
就像在土壤里种植谷物之前,我们先要耕地。这都是我们的精神工作的结果。
人完全揭露了并改正了他的未改正的愿望之后,他已经不需要经过上升和降落。而直到改正过程结束的那一刻(Gmar tikun),之前他一直都会上升和降落。

来自2011年11月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第一个上升之前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达到创造基础的卡巴拉学家告诉我们,创造者创造了享乐的愿望。这愿望必须变得与创造者相同,变成由光充满的容器——根据品质相同的规律。
这是唯一的、真正的、最初由创造者设定的和创造的形式。所有其他形式只有在接受者的感知中存在着。
唯一的创造物、唯一的享乐的愿望处于与最高之光的相同之中,被光、团结和融合充满。但它认为它是分开的、离创造者很远的、品质上与创造者不同的、被破碎的和被分成许多部分等。
现在我们要决定,必须实现什么动作以回到唯一存在的真正的状态——在那里“它和它的名称统一”,在那里光和容器、创造物和创造者融合为一。
卡巴拉科学非常强调目前的阶段——对上升到第一个最低的精神领域中的阶段的准备期。毕竟现在我们不清楚,在那个阶段上发生着什么。
在那里灵魂教育人,在那里我们可以在书中找到帮助,受到榜样,获得经验,根据过去的状态来学习。
唯一的问题就在这里,在第一个阶段之前。在这里需要伟大的准备,在这里状态是不清楚的,而世界是与精神的现实相反的。所以我们需要使用所有特殊的卡巴拉科学给我们提供的手段。

来自2010年10月2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让降落等于上升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处于黑暗状态中的人失去任何与过去上升状态的关系。
如果现在创造者表现出仁慈来让光唤醒人,这并不意味着,你完成了改正。如果人自己借助团队唤醒自己,那才真的是经过了改正。
在上升之时人做出了全面的准备:把所有一切放入了团队,把它当作了“灵感之源”。借助付出的努力,在降落中关系保留了。现在,有了这条线的结束,人能够唤醒自己,通过团队吸取光、力量、理解和高于知识的信仰,并开始走出降落的状态并实现新的上升。
借助团队人总是具有更新联盟的机会。与我们的不能受到TTora的父亲联盟不同,我们的联盟直接把人与团队连接起来。这就是自由的选择:借助团队开始工作并让降落变成上升。
这样一来,我们的全部的自由最终会在团队中实现。只有在团队的帮助下人能够完成联盟。

来自2010年10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怎样才能让降落变为上升

团队、环境愿望、思想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在我遇到所有障碍的时候,怎样才能保留在意图中?
答案:只有借助环境和严格的边境才能保持下去:我应该知道,我现在有课程,我必须到来,我有责任和任务——我必须实现,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正常的日程安排!
为了做得比以前更多要使用你的空闲时间。在降落之时只有与团队的团结才能帮助你,在团队中你做所有工作——就像正在努力的没有感情和理智的执行者——你现在根本就不能使用理智和感情。这是正确的降落的实现,当你没有试图放弃它,而是利用降落来实现提升时。
如果你觉得你能够借助自己的愿望和理智处理事情,这是完全不对的。在降落之时我们不做任何解释,没有任何感受——人像死亡了一样。
什么是降落?降落指的是受到额外的更高的享乐的愿望。你被提供感觉:你与你的GE与更高阶段的AHAP连接,而你感受更高阶段的愿望,而不是自己的愿望。
一开始我有了自己的10个sfirot,而更高的阶段有其十个sfirot。而现在我为自己团结它的愿望:我的GE和它的AHAP又受到10个sfirot。
而我不再拥有我的微小的AHAP,我被加上更高阶段的AHAP:这是巨大的愿望,它们可以限制和取消自己!而那个AHAP有机会跟我一起工作,它给我加上如此的负担……
假如,我能够抬起来20公斤,而我被迫抬起50公斤,那么我动都不能动!在我的每一条腿上之上放了50公斤,我能迈进一步吗?我准备送给某人一万美金,但突然间发现,我欠银行就是这么多钱!我现在怎么会把这些钱给别人?也有很多其他在我们生活中的例子。
这就是所谓的更高阶段的AHAP的显露。如果我把它感受为绝对的黑暗,我又会怎样?难道我可以借助我的理智和感情来克服它呢?还有什么理智和感情,难道从我的角度来看,这里还有某种逻辑吗?!
我在我的阶段上是“模范孩子”,而突然间某种愿望和任务连接起来,我怎么也克服不了它们。在我的状态中我被要求这么多,就在我失去我的理智和感情的时候,就在完全迷茫和在问题的深渊中前进的时候……难道我自己还能做什么吗?
拯救只有在团队中,只有在自己主动地完成任何工作的情况下。这样你就会开始上升到新的状态中……

来自2010年10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