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者会回答,我会明白

卡巴拉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新学生怎么样提问恰当的问题?如何正确提问?

回答:别想变聪明,试着发自内心地去行动,以你所感觉的方式去问。

就像当一个小孩哭的时候,他的妈妈能理解他为什么哭以及他需要什么,你也一样。如果你发自内心地提问,不要过度思考,一切都会很好地被解决。接着创造者会给你一个答案,我也会理解你。

来自2018年11月11日在线研讨会
#240457
想什么就请求什么!
什么是创造者?

 

暂无评论

物质上和精神上的兴趣

卡巴拉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为什么当我们开始学习卡巴拉的时候,我们似乎和以前的朋友不再有共同的兴趣,我们的社交生活也逐渐消失?

回答:当一个人开始练习卡巴拉的时候,他似乎脱离了他平常的世俗事务。他茫然地工作,不情愿地生活在家庭中,不情愿地存在着,因为他被这门谈论关于永恒、完美和灵魂的科学迷住了,并且这给一个人的印象要比物质生活深刻得多。

但是随着这种感觉逐渐消失,他会平衡他对日常生活和精神生活的感知。这个是必须要经历的。

自然地,你和你以前的朋友将不会有共同点,因为他们的兴趣是在我们的世界这个层面上,而你的兴趣是在更高世界的层面上。因此,你组织起来学习卡巴拉的团队将会代表你最重要的社会。

来自2018年11月11日在线研讨会
#240810
我亲爱的团队
内在的而非外在的团队
团队是我的帆
暂无评论

你从哪里获得精神上努力的能量?

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卡巴拉学家们从哪里获得精神上努力的能量?

回答:只有来自创造者!

你想要精力、要健康、在精神上工作,没问题!你会得到一切!你想要多少能量就有多少!

就让此能量从上面流动,这样你就可以进行正确的更靠近他人、向爱和给予的品质前进的精神行为 。那样你将拥有无限的能量。

该能量并不是为了使我们的大脑和身体进行某些运动。它是完全不一样的能量。它在我们周围,通过无限方式在精神宇宙中无穷地扩散。

来自2018年10月14日在线研讨会

#240388

谁才能帮助我?
想什么就请求什么!
创造者与亲爱的创造物的对话

 

 

暂无评论

当你痛苦时,你应该请求什么?

利己主义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当一个人在经历强烈的身体痛苦时,应该请求什么?

回答:当你在经历强烈的痛苦时,转向创造者并问它:“这痛苦的原因是什么?”

原因是利己主义,光的对立面。没有别的了。

为了把痛苦转化成喜悦、健康等等,你可以请求自我改正,因为痛苦的状态把我们推开,使我们远离创造者。

来自2018年4月11日在线研讨会
#240247

想什么就请求什么!
怎样去看主任医师
不找镇痛药——寻求治愈

暂无评论

一个卡巴拉学家的祈祷

卡巴拉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

问题一个卡巴拉学家的请求和一个普通信徒的祈祷有什么不同?

答案一个卡巴拉学家通过请求自我改正,来纠正这个其实在于他里面的世界。每个卡巴拉学家都感觉到自己在为这个世界负责任。一个人只需要改正自己,而不是他人。

另一方面,一个普通信徒为自己求好、请求避免惩罚、请求创造者怜悯他并令他达到天堂。一切都是绝对自私的请求。卡巴拉通常不涉及比较,只有那些为了暴露创造者而内心里感到对生命意义渴望的人才有此机会。

来自2018年4月11日在线研讨会
#240205
祈祷意味着渴求关系
为我们吸引光的祈祷
唤醒黎明

 

暂无评论

一切都在光的影响下改变

利己主义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

Rabash,“关于朋友的重要性”:当一个人看到自己有比他朋友更好的优点,比他朋友更有天赋,并且比他朋友具有更好的品质时,他如何能够认为他的朋友比自己更伟大?

是的,利己主义总是陷害我们。但是在光的影响下,一切都会改变。

我们只是利己主义者,我只有百分之一百的利己主义。就光对我的影响而言,它在稍微削弱我的利己主义,并且我开始感觉到他人是在我之上的。

我开始明白,我在以前和现在所看到的不同,仅仅取决于光对我的影响程度。而且其中没有真相。

因此,如果我想要更接近创造者并变得像他一样,那么我需要光尽可能地照在我身上。同时,我会明白那时我将看起来像最底层、最慢、什么都不懂的人。但是我不在乎。相反,这让我感到愉悦,因为我揭示了“除了利己主义,我什么都没有”这个真相。

所以,光的第一个作用就是让我感受到自己内心的一切都在谈利己主义,第二个作用就是光的特性开始在我体内成形,而不是利己主义。

来自:2018年5月30日电视节目《最后一代》
#237363
利己主义:中断的飞行
怎样才能放弃利己主义?
朋友,打开光吧 !

 

暂无评论

谁拥有灵魂?

卡巴拉灵魂
问题:人人都拥有灵魂吗?灵魂是永恒的吗?
答案:只有一个去创造他自己的灵魂的人才拥有灵魂。创造灵魂意味着达到对他人的爱。
根据所达成的去爱别人的程度,我在改正了的愿望中(改正意味着能够爱他人)将会感受到一种满足,后者被称为更高之光。这种有光在里头,而且其整个意图在于给予和爱别人的愿望被称为灵魂。
光是在愿望里对更高力量,即对创造者的感知。这个目的在于爱别人而且被更高之光充满的愿望被称为灵魂,也就是我为了爱别人时,在我的愿望中被感知到的东西被称为灵魂。灵魂的容器是个愿望,而充满愿望的那一切则是更高之光。我们就是这样去发现灵魂的。
因此,很明显在一开始没有人是拥有灵魂的,但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改正其自己对待他人的态度去获得它。终究,各人生命都是如此安排的:无论如何每个人早晚都要获得其灵魂。
如果我们提到哪一个民族会最先获得灵魂的话,那么,以色列民族存在的目的就是要先获得灵魂。现在,在我们这个时代,每一个人都有这种机会。
这就是卡巴拉智慧现在被揭示出来的原因。
卡巴拉这种方法告诉我们如何从自私自利的愿望中获得灵魂,为了去造福他人如何根据“爱邻如己”这一原则来改变自私的愿望。
随后当全以色列民族开始履行这一原则,并达到那个被称作灵魂的状态之时,全世界所有的民族也都能够做到这样。以色列民族所达到的那一切都会被传递给他们。
最近在以色列和全世界所出现的任何问题和堕落都是因为我们早就应该开始改正这项工作了,但现在仍然滞后。
暂无评论

Tora每天都在被给予

以色列、犹太族
问题:在一个完全断开连接和缺乏相互理解的氛围里,我们怎么向其他人传达对亲近人的爱的法则?
答案:这种同样分离的情形发生在以色列人站在西奈山前接受Tora的时候。在这之前,犹太族走出了埃及,而在埃及,“法老”这一分离我们的邪恶被揭露出来。
在穿越“49扇不洁之门”时,我们发现自己处于可怕的黑暗中。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被奖励团结的力量,也就是Tora之光的启示。
据说,光的优势只有在黑暗中才能被认识到。因此,正是当今天不顾他人,并且大家都在彼此憎恨时,Tora之光才向我们揭露出来。
问题:为什么这一光会向我们隐藏?
答案:光之所以隐藏,是因为我们不使用它。邪恶的力量通过我们的利己主义和愿望被揭露,而良好的力量没有能够显露出来的地方。让我们开始进行好的行动,把好的力量从隐藏处带出来,然后会突然发现我们拥有了两股力量:正面的和反面的,良好的和邪恶的。
我们将能够平衡这两股力量,以及居住于一个我们能主宰自己一切行动的世界。世界会在我们面前展现出来。
问题:在Tora的给予(Shavuot)的节日,您对以色列人有什么祝福?
答案:我希望我们都理解到我们已经被给予Tora这一点。我们需要每天都去回想,Torah已是被给予的,而我们仍然要接受它。这是我们所欠缺的唯一一件事情。这和宗教传统无关,而是与改正的方法有关,这一方法允许每个人去改正他自己并达成对他人的爱。
来自:2015年5月3日《关于新生命》的节目
暂无评论

黑暗中的自由

精神工作
在学习过程中人需要经过所有的阶段,上升和降落,为了感受工作在他身上是如何被完成。 人需要鉴于这一点来工作。不能一直都在叫喊:“你(即创造者)怎么又放弃了我? 我又没有力量,我很无奈,在黑暗中”
这些状态是从上面安排的,而且就是多亏它们我才能进步,只需要正确地接受它们。我必须从团队那里感受到灵感、觉醒、 力量、支持并去正确地对待黑暗,把它变成光。
黑暗多好!就是在黑暗中我才具有自由的选择。我可以是自由的!如果光来为我照耀,那么我一定会受其影响。光高于我:它过来,影响我,制服我, 结果——我会完成它所渴求的。
我像是又玩又跳的木偶,只要动起线来。 黑暗意味着主人扔掉了我的线,而我就这样挂着不动。然而,我可以让环境来唤醒我,并来表演好像主人在控制我一样。
但这是我的游戏。当然,我从团队能接收力量,但我被唤醒的长度取决于我为团队所付出的努力。这样我自己本身来行动——像是创造者曾经管理了我那样。
一次它控制,另一次我来控制。 在黑暗中就是我,在光中——是它,不是我。就这样我来工作直到把黑夜换成白天——为了我去做,而不是创造者。 我向着给予而上升,甚至我一点也不在乎是黑暗还是光在影响着我。
来自2014年5月21日的根据《光辉之书》早晨课程
暂无评论

怎么去了解卡巴拉?

卡巴拉
问题:为什么这么难理解到卡巴拉内容?
答案: 如果你靠着理智去了解卡巴拉,这很有难度,甚至不可能的,那是因为我们先需要更改一下我们五官、大脑,才可以理解卡巴拉、生命、其意义。当人在圈子里,在团队中施加实际的努力时,当他追求与更高的给予品质变得相似时,光就会对他进行这种改变。
卡巴拉是一个很实际的方法,毕竟只有在发生变化的愿望和头脑中我们才能发觉到它所讲的内容。
小结: 人必须 “弯下腰”并参与到团队的工作中。
暂无评论
« 下页
上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