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祷,以改变

卡巴拉宗教、信仰

问题:卡巴拉中的祈祷与宗教的祈祷有何不同?
答案:卡巴拉与其他所有手段和在我们世界所存在的那一切,有基本的区别。简单地说,它是一码事,而其他所有是另一码事。
区别在哪里?卡巴拉的基础是人本身的变化。其基础不是改变我之外的事物,不是改变环绕的环境,不是让某种“善良的神”开始好好地对待我,也不是改变他人。我不请求上帝改变我的健康、我的命运——没有这种事。我请求它改变我的利己主义——没别的了!
一方面,卡巴拉手段全部都基于人能改变自己的方法;另一方面,其他所有手段和宗教的基础是,让上帝对于人而言发生变化:我请求它,以让它对我更仁慈、更善良,我对它谄媚。
在卡巴拉中没有这种事。对于创造者而言我是发生变化的、是处于绝对事物之中的人。而这绝对不会变化。如果创造者是原始的原因、最初的基础,如果它是绝对善良的、绝对的、永久的、完整的,那么它就不会改变。只有不完美的东西才会变化。它不会发生变化。
于是所有变化仅仅在人内部发生。换句话说,我根据我的力量、状态和内在的品质,来感到我自己或多或少地舒服。但这正好是我,那是因为我能改变。而创造者永远都不更改,它是稳定的普遍的大自然的力量。
这样一来,卡巴拉所谈到的所有祈祷是人关于变化的祈祷。人在应对着谁?一堵墙吗?假如创造者是稳定的,假如它永久、完美,那么它对你不会产生任何反应。
但是你,在应对它的时候,变得不同并获得不同的反应,那是因为通过这样做你提高你的敏感性。你果然处于同样的稳定的所谓的“创造者”的场中,在同样的稳定的力量中。但你请求,渴求改变,那时这个场会更激烈地影响你。这就是所谓的“祈祷”。
希伯来文的单词“祈祷”(lehitpael)指的是自我判定。“产生祈祷”指的是判定自己本身,衡量自己,判断自己。通过祈祷你不是在找某物来同情你或者仁慈地对待你。不是,祈祷是自我重估。这就是祈祷。
于是,虽然在宗教中使用同样的单词,但在卡巴拉中它拥有的意义是完全相反的。

来自莫斯科第一节课程
暂无评论

卡巴拉和所有科学、宗教和哲学

卡巴拉宗教、信仰科学
原稿发表于 2011年1月2日

卡巴拉与哲学的不同在于哲学从事抽象的形式,而卡巴拉科学只有物质中的形式。于是哲学与现实无关,而卡巴拉像所有科学那样是确有关系的。只不过科学研究的是在自私愿望中感到的现实,而卡巴拉研究的是在利他愿望中的现实。
这现实是在同样的享乐的愿望中被感到的,只不过在一些情况下这愿望想“为了自己”而感到满足,而在另一些情况下“为了给予”。
这个愿望共有两种存在的形式。研究这愿望行为(这愿望渴求把所有一切吸收、接收到里面)的科学被称为物质的、自然的科学。“物质的”指的是怀着自私的意图而运转。
而对追求给予的享乐愿望的行为进行研究的科学被称为卡巴拉。这存在的形式不存在于我们的世界,只存在于精神世界。
于是我们可以理解,卡巴拉科学与其他物质的科学是相反的,毕竟它研究的是相反的物质的行为。在卡巴拉科学和物质科学之间的规律和规则有基本上的不同,然而它们都是利用同样的科学性的态度——遵循明显的事实。
就像物质的科学研究四个这个世界的自私物质的层面那样,卡巴拉以同样的实际的和科学性的形式来研究精神物质的存在——在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和人的层面上,后者在精神世界上、在给予中运转着。
但对研究的态度可以是科学性的也可以是宗教般的,基于信仰的,那时我们具有宗教而不是科学。如果这种不科学性的、基于信仰的态度被使用于我们的世界中,那么我们就有了“哲学”。

摘要:
物质可以为了自己或者为了他人而工作。在两种情况下(在更高的世界和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使用科学性的态度:根据经验、理智、明显的事实、通过研读物质中的形式。
除了这以外,在两个领域中可以存在另一个研读抽象物质的态度——哲学和宗教。

来自2011年1月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卡巴拉实质和哲学》
暂无评论

信仰和知识

宗教、信仰精神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0年11月28日

在我们的世界中,信仰是把假定的现象看作是事实,而在卡巴拉科学中,与这个世界不同,信仰是创造者的感受。信仰是Bina、给予的品质,通过获得它,我们发现共同的、充满世界的力量。那时我们感受到这种力量,与它保持联系,认知它。而这就是知识。
那么为什么要说高于知识的信仰呢?处在自私的本质中,我具有某种知识和想法。如果要上到精神的阶段之上,我需要外在的能够改变我的力量,也就是这力量会把我带到不同的感知层面上,在利己主义之上——到给予的品质中。这种感知被称为信仰、Bina的力量。而我们的物质的知识是“为了自己”,在接受的品质中,在Malhut中。
倘若我获得了给予、信仰、Hasadim之光,那么继续由Hohma之光、知识充满自己。获得了知识之后,我处于下一个状态中——在Malhut中。我又要上到更高的阶段上。怎么上?借助信仰、Bina的力量、Hasadim之光、给予!
有了Hasadim之光我又开始被Hohma之光充满,那时我又有了知识。
就这样我借助高于知识的信仰进步。正好每次借助这杠杆我把自己提升得越来越高。

来自2010年11月24日的课程

信仰和达到


暂无评论

卡巴拉是宗教吗?

中国卡巴拉宗教、信仰

Laitman_2009-08_5970问题:在中国人们都以为卡巴拉是宗教。他们把卡巴拉和无数新闻报道中的超级明星比如麦当娜信奉了卡巴拉混为一谈。他们把卡巴拉和宗教混为一谈。那么卡巴拉是宗教吗?
答案:由于卡巴拉被隐藏了4500年,而且在每一代除了卡巴拉学家以外没有人知道什么是卡巴拉。人们听说过有这样一种神秘的、向人类隐藏的科学存在着,于是卡巴拉被偏见、故事、传说和神秘学笼罩着。而后来,人们就开始把所有想象出来的东西当作卡巴拉。卡巴拉学家始终保持着沉默,他们根本就不理会其他人对卡巴拉的幻想。直到今天为止这一切还在活跃。人们甚至认为出售的红线、圣水、各种法术及护身符都与卡巴拉有关。他们玩弄数字、文字数码学,不管是什么对象,人们都给它贴上卡巴拉的标签。因为,卡巴拉是很古老的、很秘密的被隐藏的教义,所以它被借以各种名目来售卖。因此,想挣钱的人告诉我们,他借助卡巴拉准备了某种东西,比如一杯茶,它的价格跟普通的一杯茶不一样,它要贵20倍。
就这样,打着卡巴拉的幌子表现的麦当娜,贴着卡巴拉的标签售卖的各种不同的物品:护身符和其他东西等,这一切根本就不是卡巴拉。卡巴拉实际上是一种同任何象征无关的科学。卡巴拉只基于书籍:《光辉之书》、《生命之树》是卡巴拉最基本的而且很难的书籍。它们谈到了宇宙、普遍的理智、我们共同的文明体系、自然怎样去控制我们,我们应该对自然产生怎样的反应。这是一门很不简单的科学。
来到卡巴拉的那个时候,我已经是一名科学家和医学控制论学家。我在许多年里研读了各种不同的学科,在大学主修了哲学和医生控制论专业。 但是学习卡巴拉对我来说还是很不简单。到今天,我已经从事研究卡巴拉35年,我认为与所有科学相比它是最难的科学,而同时它也是最接近人的科学。只要人渴求进入其中,他就能学会。一方面,卡巴拉是科学,它通过图形、公式、图纸和系统的方式来描述。而麦当娜或其他人对卡巴拉的态度只会让真正的卡巴拉学家一笑了之。
另一方面,卡巴拉与宗教没有任何关系。宗教两千年前才出现:先是犹太教,接着出现了基督教,而最后是伊斯兰教。这些宗教不超过两千年,大概在一千八百年前出现。而卡巴拉4500年前就出现在古巴比伦,那时还没有民族分别,没有真正的宗教,什么都没有。因此,卡巴拉在人类文明中如此安静地走在它的道路上,但是它并不属于宗教。你现在来到以色列,来研究卡巴拉。你可以向宗教人士提问,你将会发现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卡巴拉,他们甚至拒绝它,因为卡巴拉不属于宗教。
宗教包含了各种象征、历史现象、行为、习惯和传统,而卡巴拉与这些没有任何关系。卡巴拉与人们也没有关系,它是关于自然的科学,它与存在于我们周围并控制我们的广泛的自然有关。因此,它与宗教背道而驰。
卡巴拉是要去达到、去发现而不是去信奉的科学。信仰和卡巴拉是两种相反的现象。

卡巴拉是智慧还是科学?
宗教在这儿,卡巴拉在那儿

来自节目“提问卡巴拉学家”。您如果想要从莱特曼博士那儿获得您的问题的答案,请在这里提问
暂无评论

宗教在这儿,卡巴拉在那儿

卡巴拉宗教、信仰早晨课程
原稿发表于 2009年11月29日

Laitman_2009-11_0870一、我对世界的知识和研究其自然的科学让我存在于世界之中。我们是在接受的品质中来体验我们的世界的,而随着这个品质在我们内部里的发展,我们来感受和研究世界。换句话说,我们在不断滋长的品质中越来越多地发现世界的这个部分。 存在着对我和对所有人来说暂时隐藏的世界的部分:我们仍未认识到它,但最终会认识到。存在着对我来说隐藏的部分,但是我能够通过专家、医生和科学家来认识它。
二、但也存在着绝对隐藏的、未认识到的、人们无法感知到的世界,除非他们获得了在给予的品质中感到和理解世界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能够感到现在对我们接受的品质完全隐藏的世界。
三、存在着关于隐藏的世界(上帝)及它要求我们应该如何的理论。它们被称为信仰或宗教。正是因为那部分世界被隐藏,我们目睹了多种多样的自相矛盾的信仰和宗教。其信徒谈的则不是显露那个隐藏的世界(上帝)的可能性,而是现在或“未来”的生命使用它的可能性。虽然自己在谈现在未感知到的领域。他们很聪明而又很实际,但他们可不教我们怎样进入那个隐藏的现实。倘若他们来自于那儿,那就会渴求向所有人显露它,因为这是创造的目标。他们干脆向我们灌输别人曾经向他们所灌输的。了不起的演讲者和研究内容的专家,可不向我们提供显露隐藏世界的小提示。这种对现实的隐藏部分的态度被称为宗教或信仰。
四、存在着已经获得给予品质的人们,他们在这个品质中感到(在接受品质中)完全隐藏的世界。他们建议所有的渴求的人去显露这个领域。他们不强迫我去改变我的生活、遵守礼仪,毕竟我的物质的行为与给予品质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向我解释两种世界的结构以及怎样完全显露它们——不是信上帝,而是显露创造者

来自:2009年11月2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身体和灵魂》
暂无评论

你想要什么回报? 

卡巴拉宗教、信仰
原稿发表于 2009年9月13日

rav_2008-11-14_sl_img_7225_w人走完他的人生之路并希望在将来世界中获得回报,因为他听话地信任及实现了宗教所要求的一切。
但如果他没有准备好自己的愿望,他能收到什么呢?他的愿望定向于这个世界。可在精神世界中根本就没有这种愿望!
之于这一切的原始的想法强迫人做出决定:将这个世界上的美好事物尽量多地带到自己的墓中。
如果我们谈到创造者,并说它是一位我们必须为其服务的王,那么我们就会变成宗教人士。
如果创造者在我们内部(它是我们在这里正要获得的给予和关爱的品质),那么我们对自己进行工作以改变自己,而不是渴求从某种强大的统治者那里获得回报或免遭惩罚。
这就是卡巴拉与宗教的不同。在这种的情况下,我们需要改正利己主义的力量——卡巴拉之力量,那是因为它的光能让我们返回到根源——创造者

宗教是民族的传统
卡巴拉、哲学、宗教
宗教为什么与卡巴拉相悖?

暂无评论

外在限制无法改变内在演变

卡巴拉宗教、信仰
原稿发表于 2009年8月7日

laitman_2009-06_1300_w1问题:世界上存在许多脱离自己的自私愿望的手段。卡巴拉怎样对待它们?
答案:所有手段将会毁灭,因为它们不含有一种能从自私的本质中将人拉出来的力量。那些手段仅仅能抑制我们的私欲。但是,因为我们的愿望一直在长大,而那些手段运作的方向与其相反,那么它们就让人脱离社会、生命,向人推荐借助冥想和其他技巧,来避免所有问题。
而且,这些手段都无法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般来说,利用那些手段的人彼此分离。自然则驱使我们接近。因此,这些手段现在甚至在展示自己的虚无。
卡巴拉科学由于两种原因会生存下去。第一、它处理的是相当大的自私的愿望,这些愿望随着发展在人的内部出现了,而人怎样也放弃不了它们。
第二、卡巴拉手段解释了我们应该怎样应对巨大的利己主义,怎样能够在不减小它而通过以不同方式来运用它的同时给自己和他人带来益处。这种工作在我们的利己心之中进行着,任何世俗的事情都不要放弃,任何自己的品质都不要破坏:一定要使用我们内部所存在的一切。
此外,借助卡巴拉我们能够真正地改正人们彼此的疏远。所有其他手段只会说“我们需要关爱对方”。比如,在印度,种姓划分不会阻止他们谈论对周围的人的关爱。

卡巴拉是什么?
卡巴拉和其他教育的区别
卡巴拉、哲学、宗教
所有科学之根
卡巴拉——更高世界的科学
卡巴拉和世俗科学

暂无评论

信仰是给予

卡巴拉宗教、信仰
原稿发表于 2009年7月20日

laitman_2009-06_3382_w问题:什么叫信仰?
答案:信仰是一种给予,是不管接受的愿望而去给予的可能性(高于知识的信仰)。因为我们是接受的愿望,所以信仰——给予的品质——总是与我们的本质背道而驰。
只有在最高之光的帮助下,才能获得这个给予的品质。它给予我们提升自己的机会:不是在自己的愿望之中而是在他人的、创造者的(即为了他人、为了创造者)愿望之中来行动。这样我们开始依赖更高的力量(创造者的奴隶),而不是依赖自己(自己的奴隶)。如果你相信我,这就意味着你依赖自己的能力来为我而付出。你变得像我一样。一般来说,每一个人都与其他人相反。然而,如果我说,有人信任我,假设,50%,那么这意味着,他用50%抵消了自己的愿望,并能够与我融合。
在这种情况下,唯一有的是知识——即为了自己的愿望(我们一清二楚地知道所渴望的)而行动。也有信仰——即为了满足他人的愿望而行动。人越获得这种给予品质,就越感到在自己之外的,即在他人的愿望之中存在的现实。而这种在自己之外的感受被称为更高的精神的世界。因此,信仰与,与对他人的爱相关。爱是当你有机会将自己的愿望用他人的愿望来代替及满足它。
由此可见,卡巴拉中的信仰是更高的给予品质的获得。它与我们世界的信仰的定义无任何关系。因为它意味着信任他人的知识,以及将之看为事实。这样一来,对他人而言是某种想出来的谎言,对我而言却变为事实、信息,而在这种基础上我来行动并建立生命……
精神领域的积分
信仰高于知识——是给予
宗教为什么与卡巴拉相悖?

暂无评论

信仰高于知识——是给予

卡巴拉宗教、信仰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08年8月15日

50_100_wp1问题:卡巴拉中没有信仰,只有知识,那么当你提到“信仰高于知识”的时候,你指的是什么?
答案:“信仰高于知识”意味着“给予高于接受”。由于我们的本性是“接受的愿望”,并且我们这个内在的愿望令我们与创造者相反。将我们的自私自利的本性变得与创造者相同,可以通过给它“给予”的意图。这个意图会“高于知识”,也就是说,它会决定我们“接受”的行为本质。“分别善恶的树”指的是我们613个愿望的感知和改正,以便为了“给予”而使用“接受”的愿望。
卡巴拉是个科学,并不从事信仰。卡巴拉仅仅根据“法官所知道的仅限于他所看见的”这一原则来研究可以明显感知的现象。创造者或光创造了怀着“为了自己”的意图的愿望。而所发生的一切就是将意图从“为了自己”到“为了他人”改正的过程。按照改正程度,来充满愿望。
在愿望变得彻底与光相同的时候,发生“改正的结束”。这里哪有普通的信仰?
问题:怎样可以每一秒都跟创造者在一起?
答案:处于给予而非接受的品质之中。
卡巴拉没给信仰留位置
宗教为什么与卡巴拉相悖?
卡巴拉、哲学、宗教

暂无评论

我们的愿望产生所有奇迹!

宗教、信仰现实、世界、宇宙
原稿发表于 2009年4月12日

laitman_2009-03-18_8399_w问题:我是东正教的司祭,且对卡巴拉感兴趣并研读它已经六年了。请问,无法解释的自然现象是否有精神根源?在我遇到的情况是,有流着没药泪的神像……这是于三个星期之前在仪式中在我的祭坛那儿发生的。一滴滴的没药以及流泪的地方还没干,直到现在还能够闻到浓烈的味道。我一切正常,不需要救护车。而且,不是我一个人目睹了这一现象。
答案:所有无法解释的自然现象都能够很简单地概括:人的愿望将奇迹变为现实。如果持续强烈地渴望,一切都会成功。类似的发生与奇迹的也许不那么确定的、内在的期待。尤其是在宗教仪式中。正如我们所研读的在对整个现实的感知话题中,我们内部所画出的世界图象完全取决于我们的愿望。没有什么是不可实现的。如果人在考虑什么或者想要什么,这就意味着这某种方式是可能的。否则这种愿望或者念头不会在其内心出现。但主要的是渴望好的东西!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