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拉学家是更高自然的研究者

卡巴拉科学自然、创造者

不同的科学从事物质、享乐愿望的研究。我们研究愿望的非生命的、植物的或者动物的层面。我们通过研究其行为、检查其对不同影响的反应,并积累它们来创造科学。
对我们的物质——人的层面的享乐愿望——我们也能进行研究,检查并使用着数据,这样形成科学。也就是这样出现了卡巴拉科学!它仅仅来自人在自己内部所发现的经验性的结果。从天上没有降下任何书,也并没有从上面听到声音……
卡巴拉学家是研究自然的人,他显露自然普遍的力量。这力量创造全世界系统的能量。我们将此力量称作创造者,而且我们研究的正是它:我们对它能施加怎样的影响,并作为反馈能收到怎样的反应。这就是卡巴拉科学。
而我们能看到,关于这个世界的自然的所有科学(后者研究这世界的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层次),也是卡巴拉科学,都依靠对这唯一的全球性的力量的认知。 这唯一的力量影响着所有物质——愿望的层面。
于是卡巴拉科学是最普通的科学,因为它研究这个力量本身和这个力量对它创造的物质的影响。

来自2010年12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普遍的自然公式

愿望、思想精神自然、创造者

很多人都明白,在世界上运转着一个唯一的力量——我们把它称作自然的控制。人们用不同的名称称呼它:一个力量、一个上帝。但这不是某种个性,这是规律、普遍的全自然的公式。这就是爱因斯坦所渴求发现的那一个包括所有的在任何层面上的自然规律,所有公式的公式。
这种普遍的公式,卡巴拉科学很久以前就发现了:一面有光(y),另一面有愿望(x),而在中间是函数(f),后者把它们两个相连接——借助反自私的屏幕。这就是全部的公式,而且它很简单!

我们的愿望“乘”屏幕并变得与光相同,而我们根据这公式的完成能够接受这光。除了这三个元素没有其他的!
但光是常数Const),它永远都不变。愿望,虽然它一直都发生变化,但这变化不取决于我们。我们的任务是一直都去支持屏幕——光和愿望间的平衡!
这是唯一的存在于自然中的公式。根据它可以发现所有化学和物理学(在愿望非生命的层面)的规律、所有植物学和生物学的规律(在愿望的植物层面)、所有动物学和医学的规律(在动物的层面)、心理学规律(在人感受的德层面),以及在“人”的层面上——更高领域(精神世界)的规律。
这个简单的公式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运转着。很可惜这里没有爱因斯坦——他会为这个而感到安心!虽然他寻找的方向是对的,因为它把光——生命与重量——愿望——物质连接了起来。

来自2010年12月1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从零到无止境的积分
与自然平衡的公式

暂无评论

我只想光

我像创造者精神精神工作自然、创造者

我们都是光的衍生,于是必须达到它。我们的所有最强烈的愿望、祈祷和追求都指向。潜意识地我们只想光,其实我们一辈子全部的时间都在追求光。而所有这些满足和所有满足的源泉:食品、衣服、新车,无论是什么,都来自光!
只不过在我们内部它们获得某种具体的形式,并只在我们内部如同特定的满足种类被感知:车辆、小宝宝、家庭、温暖、安静、优美的风景等。但在这些所有对象中我感到光,就是它为我描画出这些对象。
于是人们逐渐地对这些东西失去兴趣:人类将会追求看到这些满足的根源:光本身,而不是其表现。
我不会再想那辆车,它能给我什么?满足。所以,我想 “以其纯洁的样子” 得到满足,在没有车的外壳的情况下,我何必还需要一堆铁?毕竟只有在我开车时它才能给我带来满足,不开,满足也就没有。而如果我感到旅游枯燥乏味,那么车会孤独地呆在家门旁边。但我寻找的毕竟是满足感!
随着历史发展,我们追求发现一些更微妙的、难以捉摸的东西和“浪花”。于是在今天的世界一切都呈现出微型化、数量转变为质量。对于人而言也发生同样的过程:他不再愿意认知物质世界,而开始追求发现精神世界。
人们还不理解这一点,但自杀数量、恐怖主义的行为、毒品流行、许多的离婚都证明人们已经感到巨大的满足的缺陷,甚至这空虚感达到了如此的程度,以至于不再能通过自己的人生来充满它。而这意味着人需要光本身,而不是其代替物,不是光能为人描画出来的代替物。

来自2010年12月8日的课程

与自然平衡的公式
什么是创造者?

暂无评论

与自然平衡的公式

人类、社会我像创造者自然、创造者

问题:你说,最终每一个人都要发现与自然平衡的公式。难道卡巴拉想把每一个人都当作研究者,并迫使他们发现自然的公式?
答案:但这是很简单的公式!我们都处于自然中并渴求处于舒服的状态中。平衡指的正好是解开方程、显露自己最舒服状态的公式:我需要怎样的温暖、湿度、食品、庇护所、家和孩子、可靠的挣钱的地方等。在我们世界中这就意味着与自然获得平衡、满足自己的所有愿望。
而自然是如此地发展我,以至于这平衡一直都被打破——而我应该反复地试图获得平衡,并同时前进。
我们一直都在寻找平衡。甚至如果人追求获得势力或者挣几百万美金:他这样做因为在内部里感到有这种要求,并渴求去满足它,让它获得平衡,以让自己安静下来。
所以,卡巴拉科学所谈的发展是在这个世界上最正常的和自然而然的对每一个人的发展。只不过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与他人稍微不同的达到这平衡的公式。平衡指的是我感到如此之好,以至于不能更好!
这种状态被称为改正过程的结束(Gmar tikun),那时所有愿望都经过了改正——也就是被完全充满的,每个人的各种愿望都获得满足。
我可不想找某种明智的自然公式!如果我获得了最舒服的状态,在这个状态中我什么都不想改变,这就意味着我为自己发现了自然平衡的公式!
换句话或,我发现我可以是伟大的、成功的,而且这个我现在发现自己的形式被称为“创造者”或者自然。似乎我在不断长大,并最终变成了国王,而现在在看:这是我的宫殿、这是我的军队、这是我的民族。
人的完全被满足指的是他发现了作为创造者的公式。

来自2010年12月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生活在创造者的生命中

人类、社会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自然、创造者

在我们的世界中,环境主动影响着埋在土壤里的谷粒,而后者开始滋长。全部的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层面,都这样与环境相互作用,而且它们没有任何自由的选择。
但在我们的发展中并不是这样。我们必须唤醒环境,以便它影响到我们,获得合适的“温度”、“湿度”、“矿产”和“太阳”。
我们自己要创造这种条件。这就是所谓的MAN。毕竟环境是创造者本身。而如果你认为,朋友、太阳、月亮、突然的情绪变化影响到你,这都是创造者。
里面有我、我的心里之点,而其余的一切都是创造者,它在我周围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存在。最终我要唤醒它。难道朋友们可以影响到我,甚至如果我去叫喊和要求?他们还能有什么可以影响到我的力量吗?我必须要接受精神影响的力量。
换句话说,环境只对我来说这样显现,但其实这都是创造者。以这种形式,我吸引它,发现它,并与它交流。
于是,如果我们没有唤醒这外在的影响,我们会怎样长大?没有“从下面的唤醒”(itaruta de letata),我们就没办法前进。首先应该有从我们这里产生的MAN、请求和要求。就像所说的那样:“付出努力就会找到了”。你如果没有付出,就不会找到。

来自2010年11月2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平衡是在上面设定好的

人类、社会卡巴拉自然、创造者

在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层面上,自然作为积分的系统,其部分却没有自由去选择并实现它的规律。人则具有自由——他有机会在保持与自然和谐或者反对自然的情况下去行动。
如今,文明自私发展的过程已结束,我们开始感知到这种态度的消极方面,因为它造成了文明本身的毁灭。我们的利己主义长到如此大,以至于我们破坏了地球全部的平衡系统。
但平衡就是由我们——最高的发展阶段设定的。重新保持与自然的平衡,我们将会为所有其他部分创造正确行动的条件。
为了这一点,我们需要变得如同一个人,达到相互给予和爱的状态。
这就是为什么人类价值观的基础是“爱邻如己”这一原则。我们理解这条件是必要的,特别是现在,想要在全球性的世界生存下去。
以这为目标显露卡巴拉科学。几千年中它期待着这一时刻,以便正好在现在为我们的时代提供上升到给予阶段的机会。

来自2010年10月1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团队的理智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自然、创造者

问题:什么是团队的理智,我怎样才能理解它?
答案:我们在文章中所阅读的、我们所谈的、我们所唱的和我们所研读的都是关于怎样去为自己想象我们的团结:它应该含有什么愿望、什么渴求和什么想法来让团队关心——这就是团队的理智。
团队像是创造者。它是我们的团结。如果我们团结了,那就能看到除了好的和创造好的创造者外没有其他的。就这样我们描述最高的统治,是它让我们达到目标。
我们发现在团结中,即在相互担保中,所有人在朝向目标的道路上“焊接”在一起,而所有发生的事情仅仅是为了推动我们到达目标。
目标是达到如此的我们之间的团结,以至于在其之中显露我们的“积分”的关系、共同的亚当灵魂的系统。在那里,我们都如同一个身体中的细胞一样行动——在相互和谐之中。
这个在我们之间统治的和谐、共同的给予正好是创造者(Bore),来自希伯来语的单词bo(来)和 re(看到)。创造者是我们在我们关系之间所达到的共同生命之流。
所有团队的思考和愿望都来自这里。如果我是独立的细胞、那么团队就是一个有生命的身体、无止境世界的Malhut、Schina、某种具有精神作用的对象。就这样我要去想象团队。
团队是Malhut、Schina,换句话说,“地方”、共同的愿望,就在其之中我来发现创造者。

来自2010年10月2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做上帝不容易!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自然、创造者

问题:创造的念头是某种伟大的,而我是普通的人,我的思想也有重量?
答案:你根本不知道你是谁,所以你认为你是微小的,所以不能影响到所有其他人。但如果你开始根据精神的阶梯上升,你将会发现,你个人能够接纳全部的创造的念头,似乎你本身就是创造者,并会以这种身份去对待所有万物。七十亿人口、无数的星星和空间物体、整个植物界和动物界,以及一个创造者!你想要代替它,像它那样来看待所有一切吗?来吧!如果你准备好来取代它,你就有这种可能。这叫做与它融合,变得与它相同。这就意味着变为人。
于是我们说,创造者怀着友善和爱情来对待创造物,而如果我想代替它,如果我想要变成它的合作伙伴,我必须像它那样来对待创造物。这就是为什么存在“像爱自己那样去爱你亲近的人”这一规则。
如果我怀着爱对待亲近的人,这就意味着我于创造者来说认同自己,与它融合为一。那时我就去实现它对所有其他人实现的动作。

来自2010年10月21日的夜晚节目《初识卡巴拉》
暂无评论

作为创造者想法的一部分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自然、创造者

问题:假如创造者是思想,那么通过达到与创造者品质的相同,我也变得有思想吗?
答案:我们理解了创造的念头,也会变成这思想的一部分。创造者在创造物中创造了愿望,以给创造物提供存在的机会,让它变成能接触到的、实际的。想要在创造者之外存在,我们必须要有物质——愿望。但只有借助想法我们才能够相同于创造者、与它团结并达到融合。当创造者愿意满足我们时,我们也是借助思想去做这一点。思想在所有一切中占据优势。人也不例外。我们内部都具有不同的愿望,但我们根据人的去思考的能力来重视他。

来自2010年10月21日的夜晚节目《初识卡巴拉》
暂无评论

内在的现实的力量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现实、世界、宇宙精神工作自然、创造者

问题:在我们的世界,如果我与某种人有关系,我在这关系中能够发现爱或者憎恨。那么精神的关系、创造者的显露是怎样感到的?
答案: 精神的现象是给予。这是团结和爱相互渗透的关系。我们在我们之间来建立团结和爱,而且在这关系之中来发现本来就隐藏着的光。
这光改正我们的关系,为关系提供形式并用它们来建立“位置”、“给予的愿望”。
而在这个“位置”中为我们显露出更大的给予的机会——在它之中,如同在新的感官下,出现最基本的所有世界系统的力量——创造者。
但这一切都处在一个位置中、我们的团结中——只有当创造者更清楚地出现——根据我们的新的给予和爱的品质。

来自2010年9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 下页
上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