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危机的思考

人类、社会全球危机自然、创造者

全球化是一种新的人与人之间联系的显露。全球化应该是有益的的,但我们发现它带来越来越多的问题。

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我们相反地使用全球整体的系统:我们彼此栽赃,而不是学习一同工作。 我们总尝试着赢得、轻视并超过对方。

即使我们会想要保持对的互相联系(买卖按照“你给我,我给你”这一原则), 仍然会让我们遭受危机。即使我们不欺骗对方,而继续公平的贸易关系。因为目前我们相互联合的如同一个个体。在这种情况下做自私的公平没有用,而且不值得去造出全球的政治机构或全球银行,也不值得找出共同的调整者。

世界政治和经济领导愿意举行二十个最大国家的聚会去谈论谈论共同世界的支配。这根本无法帮助我们应付危机,因为人类与自然,与其一个共同的规律是不合一的。换句话说,系统不只是得基于正对的互相联系、共识及诚实,而是根据同一个系统内在的元素之间的关系来行动。其统一系统的根据:以亲近的人为自己同样的关心。

危机正好在这里。卡巴拉警告人类:如果人们会尝试着靠利己主义的物质的规则去建立互相关系(即使按照最直接的最公平的原则“我的给我,你的给你”),系统是不会运作起来的,甚至我们会造成我们之间更大的距离。

从看到了人类是个统一的系统那一秒起,我们就一定要作出推测:什么都是共同的,并人人都得关心其他人。为了生活下去需要什么才能是个人的, 其余的一切都是属于社交的,全球的财产。这包括自然资源、产品、教育、保健系统等等。什么都要变得共同的、全世界能达到的。

否则,危机不会结束的,而我们无论下多少努力依赖着自私的逻辑去制定出恰当秩序,仍然会遭受陆续的危机。

因此,卡巴拉警告,自然在其发展中已经将我们上升到了统一系统的阶段上,其规律的确是完全的所有部分的互相联系。谁也跑不了。说实话,这是一个圣经的原则:“像自己一样,爱上你亲近的人”。而且我们必须使用我们的自我去与亲近的人建立恰当的关系。

换言之,即使我们按照“我的给我,你的给你”的这一原则,创造出合理的国家之间的关系,也会使我们面对更大的危机,因为此原则是个索多玛的原则。也就是说,我们想利用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去更加使用利己主义,而不是去改正它。在这一点就要出现危机,它,为了使俄我们理解错误,代表假的改正。而且它会变得更加强大、严厉,以便令我们学会怎样不用去做的这节课程。

卡巴拉建议什么呢?目前就接受统一系统运行未来的形式如同统一个个体,根据原则“动作的结果存在于根本的念头中”,甚至就是现在逐渐而又断断续续地去实现此最终的状态。

现在实现是否意味着“公平的分配”?不是。即使首先我们使用着“我的给我,你的给你”这一分发的同时开始跟集中地教给全人类共存的规律(此规则基于显露我们社交区如同一个体)及正对行为的规则,那我们也将走上正对的路。我们会站在改正之路上,再也不与自然敌对。因此,将立刻感觉到苦头减少了。

Baal Sulam (二十世纪的最出名的卡巴拉学者)讲过一个我们在沙漠迷路了并现在不知往哪个方向走才好的故事。现在,当我们丧失了力气的时候,出现在沙漠中的流浪是不可避免的。而如今在我们面前则出现了一条道路,此路朝着所有丰富的城堡那边。我们失望了,准备沉溺于沮丧与毒品。突然,在这种状态中,我们由那些从上面观看的人收到一种全球定位系统(GPS地图或GPS导航)。如果人们同意并改变这种对世界的态度,那么就会发现是全世界为了该道路而创造的,而这下人类就将获得力气去达到目标。

如何才能进行该变化呢?需要揭示目标和达到其的手段。此方法来自古巴比伦,在那里第一次出现了此文明的问题:封闭的文明像一个统一体似的,并且得如统一体运行。当时卡巴拉也被揭开以便将利己主义改变为对社交有益的。但是没有人想要使用卡巴拉,而用另外一个办法去解决此难题:散开了在全球上而全球化被撤消了。

目前发生了同样的情况,但是我们一定要使用它,因为我们已经不能散开。我们无法断绝之间的关系。 而假设美国、俄罗斯、欧洲彼此隔离起来,那就会遇到法自私主义的出现,而这给人类将带来第三次世界大战———核战争。

给人能建议什么最有效的决定呢?人应该知道他是于怎样的世界存在的。今天我们一定要重新学会如何依存于统一个系统中。当我们在一个船上时,所有人的救活依赖于每一个人。在这种气氛下,我们也得培养自己的子女。我们要应付大自然:全球生态、全球人类社交。我们必须要教育自己、我们的孩子如何与次系统融合,当每一个人得操心对方的时候。

暂无评论

我们不能预测未来的危机

全球危机历史自然、创造者

问题:我读到一部有趣的著作,是帕诺夫写的,题为“世界历史行星周期的危机”。在这部著作里,他使用插值文明革命时代的方法并得出一个结论:在自然和人性的发展中,下一个最重要的危机预定在2027年发生(Snooks–Panov的垂直)。这场危机之后,整个人类文明的发展将根本改变。你怎么看待这件事?并且是2027年而不是2239年(按照卡巴拉以这一年为改正的过程束)?

回答:关于危机有很多的假设,而且人们的预感是有道理的。然而,他们知道危机的根源,过程和意义吗?预测日期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我们不能考虑到我们参逐步认识这一进程和自觉地改正自己中,这一点将立刻产生积极的变化,并加快整个进程。

这是因为“危机”是恢复我们与自然平衡(相等于给予和爱特点之中)的过程。一旦我们达到全球化的利己主义,我们就开始受到共同自然力(全部自然全球性的共存)的影响,此力量迫使着我们接近于它(如身体的各部分互相协调)。

如果我们意识到这个自然对我们的需求也有志于符合它,那就越渴望着成为整个自然系统和谐的一部分,越不需要其负面改正的影响,即我们感觉到痛苦(战争、饥饿和破坏)。

因为我们无法计算自己参加于改正这一过程中到何程度,所以无法预测全过程的流动。预言家古代卡巴拉学者)描述这一过程,但是没有加入人性的因素,因此他们所描述中充满全球范围的糟糕痛苦。但是,我们有能力改变其进程,甚至因此我们被给予卡巴拉。这也说明卡巴拉一直到如今被隐瞒的原因,以及为什么卡巴拉现在呈现给大家。

暂无评论

危机分析

全球化全球危机自然、创造者

据说:“唯一不要嫉妒的人,就是儿子和弟子 ”。我的学生让我引以为豪。因此,我自豪地展示我的弟子发送的文本和视频。这是由我的一个很久的徒弟Tasha Fridkin(纽约)写的短文。

危机的分析

路人皆知,不论我们是否知道自然规律,它们仍然起作用。没有人为了检查重力的规律去窗外跳下,后果我们按照生活经验明明知道。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除了有法则适用于我们的物质身体上之外,还存在法则现行于我们的灵魂。在这个世界,我们看不到灵魂,灵魂之间的相互作用对我们来说是隐藏的。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规律会变得不那么严格———它们毕竟影响着我们,即使我们感觉不到。

根据这些法则,我们所有的灵魂是相连成一个单一的个体、和谐与平衡的系统。此系统存在的原则———赋予的原则:最大量地付出,而最小量地收到。

目前人类发展到了这样一个状态:以利用周围的人去满足自私的动机为其准则。我们甚至还没有发现是如此。比如,谁都渴望赢得彩票:花1个美元,而赢一百万。这一百万是怎么来的?一百万个人,每一个都花了1个美元。这就是说,每个人都愿意只有自己拥有。而且这种的态度被认为是完全正常的。

这样一来,我们精神与物质存在之中出现了一种不和谐,那时精神规律的违反就会使我们在物质世界里遭受不愉快的事情,如当前的金融危机。此危机只不过是全球性社会关系危机的一种单独的表露而已。
金融系统是最紧密相连的一个,正如血液在体内:它连接并贯穿整个世界的社会。
其实,金融体系内没有任何变化:这个危机干脆是心理性的:最初显现关系使用不当,由于丧失了信心,甚至系统本身崩溃了。

换句话说,我们已经达到了这样的状态:外在(人类整体系统的结构和其运转的原理)没有内在(我们用什么想法、意图使用人们之间的关系)的重要。

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愿意将这种对周围的人态度变为适当的灵魂之间的联系,我们就继续抵抗自然规律。并且这些规律将越来越强力地对我们产生不利影响。任何人都不能袖手旁观,甚至地球上不会有你可以安全等待的地点。

如果你想在世界各地的崩溃中活下来,那就从自己,从你对其他人的态度开始吧。谁也不会援救你。

我们都在建设世界,而我们这个共同的世界,要么(如果建立符合自然规律)能够带来巨大的,难以置信的福利,要么(如果依赖利己主义)会使我们吃很大的苦,而最终这些痛苦仍然将迫使我们改变。

暂无评论

关于人的本质

Baal Sulam人类、社会自然、创造者

Baal Sulam 的文章世界中的和平

每一个人的本性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去利用全世界的生物。而他给亲近的人所给予的一切都是逼迫给予的,以便诡计多端地利用亲近的人,并同时不使知己感到他的别有用心,从而使知己让步。

Baal Sulam 的文章《对<光辉之书>的结语》

“如果一个人生活的一切均是为了自己而去接受,他如何才能获得与创造者相同的特质,如何能达到其任何动作都是为了给予亲近的人的状态呢?要依赖于自己的本性,人无法为其他人益处作出甚至一个小的动作;而且当他给与别人时,不得不期望着由此获得恰当的回报。此外,当人对自己的状态感到满意时,无法做出任何行动。这样一来,是否可能,一个人做出所有的动作都是为了给予其他人,同时自己不受任何益处?

Baal Sulam 的文章《对<光辉之书>的前言》,第20项
我们的本质是所有创造物的本质,而创造物恰恰是接受的愿望。

暂无评论
上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