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的信息层次

现实、世界、宇宙自然、创造者
原稿发表于 2012年4月30日

本质上人不但渴求简单地生活下去,也想要了解生命:什么是其动机,什么是其计划,以及接近什么目标?于是,人来研究生命,也就是,研究自然。
我生存在世界里,受到各种各样因素的影响。但是我不清楚,是什么在控制着我。小孩由内在的冲动推动,而且我们清清楚楚地看到本质怎么让他移动。但是对大人而言,这就不那么明显。
事实上,如果我们想要研究一些东西,我们需要上升至少一个阶段。那时我似乎把所研究的事项都包含在我内部,进行分析、综合并推测。这是可以的,因为我的理智上的和感情上的感知会超越所研究的事项。
那么如果我处在自然中,而它在我内部运作并作为我的思想和愿望的源泉吗?在这种情况下,我却不清楚在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我的人生会怎样,这个我取决于所有人们的世界会怎样,也就是说,在这里存在一些我不能灌输于我理智和感受的信息。
怎么去控制这一切呢?毕竟我是完全困惑的,并不能从生活中提取所有好的那一切。我们亲眼看到人类多么不明白他为什么、为了什么以及怎样生活。甚至明显的,聪明的人最终都各走各的路。
这样一来,只有上升到了我们生命之上,我们才能去研究它。那么怎样才能上升?我们需要让我们上到我们本质之上的手段。那时,我仍然是我自己,但在这同时我从上面来观看自己,从普遍的大自然角度上,从那个将所有愿望和计划更新的地域。
世界上真的有那种能感到明天或过几年要发生事情的人。如今科学家也承认,在我们现实存在一种信息阶层。在那里含有每一个人的以及全世界的命运,我们整个发展的计划。但是我们本身不能与它建立关系,所以我们甚至连不远的将来都不熟悉。更重要的是,我们不知道今天该怎么做,以保证这未来的发生。
在过去一代,我们不那么渴求感知到“计划的层次”。生命还不是那么复杂和麻烦,我们对所拥有的很满足。于是就有这种说法:“知识越多越辛苦”。但今天在试图能忽视所发生的,我们却没有减少痛苦,相反,我们加强了它们:我不懂明天或后天会发生什么,以及如果想要一切都顺利,我应该怎么做——而现在我们必须要知道所有这些。
发展的进程迫使我们发现生活的计划。否则我们会遇到危险和吃不少的苦。甚至在一般的情况下,我们足够成熟了,并达到了这一阶段:这个问题在“吞噬”我们并要求干涉该计划。
最终我们必须发现整个大自然,上升到作为其部分的信息阶层。只有在那里我们才能够做出决定,并依靠所获得的知识解决问题,这样,我们就会为自己保证良好的人生道路。

暂无评论

在自己内部创造出创造者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自然、创造者
原稿发表于 2012年4月20日

问题:怎样才能感到目标的重要性?
答案:实际上感到创造者或者感到对亲近人爱的品质是一码事。只不过对他人的爱似乎作为光能充满kli/容器/愿望。
于是想象这一点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在当前的条件下,我们只能付出努力并想象什么是给予、爱、相互作用、团结,我们也可看成团队高于我,像我;团队多么需要给予的力量——这一切我们都可以做到。但,理所当然,我们怎么也不能想象创造者。
说实话,没有创造者这种的对象!我们本身在自己内部来创造它呢!
创造者是共同的给予和爱品质,我们逐渐地将它在我们内部发展。没有人,就没有创造者。震中对象本身不存在。而且光只在指向他的愿望中存在,否则光也没有了。
在卡巴拉书籍上描述的这一切。也就是说,我们将自己来形成创造物,就在它里面会发生创造者的显露。在我们之外无法发现创造者。

来自2012年3月23日的欧洲会议的第一个研讨会
暂无评论

控制自然

人类、社会团结自然、创造者
原稿发表于 2011年4月3日

问题:您说了,如果我们升到精神的阶段上,那么我们就能够控制四个更低的层次——我们的身体、动物界、植物界和非生命的自然,对吧?
答案:如果我们达到的阶段是如此强烈的我们心里之点之间的相互团结,那么我们就能控制所有一切。我们达到神圣的力量——即包括一切的大自然的力量,并获得无限的权力。总之,我们控制自然。
问题:那么有道理假设,如果我们现在处在人的层面上,那么我们就会控制所有其他三个自然的层面——动物的、植物的和非生命的。是这样吗?
答案:不。我们不能控制它们。我们控制它们,但却是不合理的,那是因为我们不熟悉自然共同的计划、普遍的所有世界系统的规律。于是我们破坏自然,并野蛮地利用所有更低的层面——动物的、植物的和非生命的。
其实这是很深的一个问题。用两种方法可以施加权力:
1.强迫的。就像我们如今所做的那样,当我们没有任何怜悯、理解和认识地忙于自然的破坏。我们连考虑都不去考虑明天或不久的将来我们会发生什么。
2.合理的。当我们清楚全部的发展过程,并能够决定,什么事情值得去做。如果你始终懂得整个系统,这就意味着你在进行控制——不是强迫的,而是借助理智。

来自2011年4月1日的新泽西州会议第一节课
暂无评论

创造者——到处都是

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自然、创造者
原稿发表于 2011年4月8日

问题:在这全部的世界系统中哪里有创造者?
答案:创造者到处都有。这全部的世界系统只有对我们而言存在。
假设,我处于中间,在我周围有所有阶段,它们作为更高力量的分散的圈。
创造者充满这整个世界系统,对它来说不存在大和小,内在和外在,只有对我来说存在这些分别。
当处在最中间的那一点,我必须如此扩大自己、自己的感官、自己的改正以至于把握一个世界、二个、三个……
每次我的利己主义从阶段零滋长到阶段1、2、3、4。而我改正我的利己主义并这样达到给予。
这样一来,我包含了所有世界,后者对我来说似乎是外部的,而我把它们返回到我这儿,我的内在的愿望这儿。

来自2011年4月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要升到问题之上,以解决它

人类、社会会议、活动、对话历史自然、创造者进化
原稿发表于 2011年4月1日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的层面上却能研读,认识和在某种程度上来控制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自然。虽然这不算是最好的方式,但我们能够理解和在某种程度上改变它。
但是我们无法控制人类、人类的社会,而在我们的时代这越来越明显。无法控制任何一切的这一事实出现在人活动的所有方面上。
我们不能正确地培养新的一代,我们自己的孩子们。曾经我们没有去想这一点,但现在我们遇到了问题:年轻的一代完全与我们分离,我们对他们无可奈何。
如果我们能够对他们做出某种值得的、良好的(说实话,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事情,那时,起码我们的孩子会生活得好。在所有时代,人们都希望,他们的苦难的生活会保证孩子们的成功。但是如今到来的过渡时期:我们似乎超越了盼望的极点并开始降临,并不再希望下一个时代的生活将会比我们的好。于是人们不再愿意建立家庭和生孩子。
实际上,我们的问题就在这里:如果我们愿意为七十亿个人在普通的物质的阶段上建立正常的生活,那么就需要处在精神的阶段上。
处于人的层面上(4),我能够控制更低的层面:非生命的(1)、植物的(2)和动物的(3)。但为了去控制自己的层面,我需要提升得更高——在精神的层面上(5)。那时,从它那儿我就能够控制人的层面。

这样一来,出现了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为了安排教育、家庭、人与人间的关系、生意、生态、经济,为了克服新的疾病和病毒,我必须要知道,这一切的源泉,来自那控制人的层面的力量。而他们处在这里。这就意味着,我需要升到更高的阶段之上。
这就是为什么Baal Sulam能够把卡巴拉科学显露给全世界,而不是给自己,给少数感兴趣的人,并感到高兴。虽然今天这“少数”变成了几百万个日复一日观看课程和资料的人,但我们所谈的是全世界的人。
很快我们会达到不能描述的那种状态。没有处在第五个层面上时去控制这个世界的最基本的知识,人在任何的社会行为中都不会得到成功。甚至今天我们所启动的针对家庭、国家和世界的计划都会停顿和失败。
所以说,卡巴拉不只是为了我们进入精神的领域中。大规模的危机积累为一个共同的多方面的危机,而后者驱使全世界升到新的阶段上。
我们与全世界的不同是我们在第四个层面上获得了“心里之点”——即上到第五个层面的愿望。
好的渴求让我们前进,而其余的世界通过巨大的从后面到来的痛苦被推动。我们被“糖果”诱惑,即通过渴求好的东西,而其他人无奈地“受着棍罚”而移动。他们似乎不知道要去哪儿,怎样处理到处出现难题的小动物。而这仅仅是开头。

来自2011年4月1日的新泽西州会议第一节课
暂无评论

新手的问题

灵魂自然、创造者问答
原稿发表于 2011年2月1日

问题:什么是创造者?
答案:创造者是更高的力量,它控制并启动这个系统。根据与这系统变相同(即也变成整体性的)的程度,我们来发现它。根据相同的程度我们与创造者、与这个控制一切的普遍力量团结,并变得像它那样永恒和完美。
这是每一个人不是现在那就是早晚要达到的阶段 。每一个人都必须感知到这个共同的系统并发现创造者。
问题:在精神世界是否存在天使?
答案:天使是力量。天使(malah)来自Malhut(王国)、力量 这一单词。
问题:
什么是sfirot?
答案:Sfirot是特定的每一个灵魂中含有的品质,但这些品质的组合是不同的。这就决定了我们之间所有的区别。
问题:什么是“改正”?
答案:改正是我们眼力、感知的调整,作为其结果,我将会发现实际上世界是怎样相关联的。毕竟自然是全球性的和整体性的,他没有被分为不同的部分,一点也不像我们一般的所进行的划分:生物学、动物学、植物学、地理学和其他学科。
自然包含了一切,这是共同的图像。而改正指的是我把所有一切看作一个团结的图像,并且自己本身跟大家在一起进入其内部。
于是,在我们的时代,整体医学(它将整个身体和世界看得如同一个整体)如此受欢迎。
问题:什么是灵魂?
答案:
灵魂是那个我们达到的永久系统中的部分。我们通过125个阶段进入这个系统,直到完全与整个系统融合为一。每一个人都要上到所有125个阶段之上。
我们最多留下230年,以完成这改正过程,并发现全球性的、整体性的世界,并完全的进入其之内——直到6000年过去。但我们可以更快地完成这一过程。
问题:什么是灵魂周期?
答案:如果人没有改正他进入共同的全球性的系统的连接,那就必须反复地诞生,以继续改正的过程,直到他个人的在系统中的连接不会再出现,以及我们每一个人似乎分散、蔓延在整个系统之上。在我们没有这样改正自己的时候,我们就会体验在这个世界中的生命周期。

来自在巴黎的演讲
暂无评论

复活这个世界的力量

生态精神工作自然、创造者
原稿发表于 2011年2月1日

问题:如果世界是整体性的和全球性的,如果创造者借助更高的思想来控制这个世界,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符合这个规律并与它保持和谐地生存?
答案:问题是,我们“处于隐蔽中”,也就是感觉不到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个我们现在所感到的具有人与人之间不正确关系虚伪的图像被称为“这个世界”。一旦我们发现了我们之间的真理的关系,我们将会感到我们是在新的世界中。这会是全球性的精神的世界,它不会取决于我们的生理的身体,在那里不会有诞生和死亡——毕竟我们与肉体无关。
我们每一个人不会感到他自己的微小的巨大系统的部分,每一个人将会感到这巨大的系统全部。于是每一个人会感到他是永恒的。
我们将会感到连接我们的力量——所谓的“创造者”。创造者(Bore)来自两个单词“来和看到”(bo和re),也就是说我们只要来和看到!
人生存于他的生理的、动物的身体里,而在这个动物阶段之上他还有额外的、更高的意识、思想、愿望、理解和知识的层面。我就是要达到这个阶段。
除了系统本身,我们还会发现共同的、生命之力,就是它操控着系统。就像人那样——除了他的生物的身体之外,人还有个性。在共同的系统中我们也发现同样的事情:额外的复活这系统的力量,正好它被称为创造者。而在我们发现它的时候,我们变得跟它一样。

来自在巴黎的演讲
暂无评论

生态的教育计划

人类、社会团结生态自然、创造者
原稿发表于 2011年1月28日

通过广播或者电视收听关于生态的新闻的时候,我们要理解,人们把原因和结果混在一起并看不到目标。对他们而言,目标是把所有一切平衡下来,以便回到舒服的状态中。但事情并不是这样,在卡巴拉中一切都完全不一样。
在谈到把世界返回到良好的状态中,我们追求的目标不像全世界的目标。我们能理解,自然外在的力量特意地按照特定的程序创造了目前的状态。卡巴拉学家预测了这一点并正确地指定了年。在《光辉之书》中,大概1800年前就已经写出这会在什么时候发生。
问题不在于我们污染周围的环境这一点上。卡巴拉学家怎么会准确地清楚这一点?
自然的计划根本就不是指我们污染或净化某物。所以,在净化方面花费金钱是无效的。这就像是,为了克服盗窃和吸毒而去建立新的规则那样。我们知道这不会有效。被投进监狱里的人是跟社会分开的,但通过这样去做你永远都不会培养他。
出于这个原因,我们不是把自然事件当作教育性的警告,而仅仅是理由——为了我们自己对于他人而言在内部里得以改变。通过避免污染自然,我们怎样也不会为自己或为自然带来好的或不好的事情。一切本来就是这样被安排的,不是为了让我们在这个世界变成乖乖的利己主义者,而是为了把我们升到下一个世界。就在这一点上我们和全世界的态度对所发生的事件具有巨大的区别。
世界甚至如果感知到了即将发生的灾难,将会渴求返回,在大自然中“清除煤烟 ”。而我们把所有一切当作原因、角色,为了改正自己和上升。不是为了与周围的环境保持平衡,而是在我们之间、在人类阶段上获得平衡。
这样一来,为了了解卡巴拉所说的一切需要时间。我们不会又快又简单地为人类解释这一点。

来自柏林会议第二节课
暂无评论

我们怎么使用我们所具有的力量?

人类、社会自然、创造者
原稿发表于 2010年12月21日

我们通过我们的态度破坏世界。每一天,我们只是记下了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几种植物和动物灭绝了。世界日益变得贫穷,以及失去其形式的多样性。毕竟情况是如果不是我们不直接破坏它们,就是它们在我们创造的条件下无法生存。人们说,情况已经不可逆转。
而且只根据这些不幸的结局,我们能发现我们做了坏事。毕竟我们以为我们具有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自然的权力。我们没有首先研究它和自己,并发现应该在哪里使用力量——改变环绕的环境还是借助正确的环境改变我们自己?
这就是正确的和不正确的态度的区别。要么我试图改正大家、全世界,想让他们服从我的指挥,要么我意识到,我要在自己内部改正我在世界上所不喜欢的。利己主义处于我的内部,于是我需要使我返回到根源的光来改正它。这就是正确的态度的基础。
人类如今仅仅接近这一点并开始理解,世界是封闭的系统,其中所有部分都是相互连接的。从我们看到了这一点那一刻起,直到我们真正地迫使自己发生变化,还会过一段时间……
我们像是固执的小孩那样:他自己看他做的不对,但仍然继续下去,并受到打击。直到最终开始注意……

来自2010年12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给予的太太

自然、创造者

问题:什么叫“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这是创造者吗?
答案:光、创造者、最高的力量这都一样:都是普遍的给予力量,它来控制世界,这是给予的领域而我们处于其中。而今天它越来越小地压缩在我们之上,由其力量影响着我们。
这被称为自然或者创造者,毕竟在希伯来文这些单词的数字的表示(gematria)是同样的。而来自那边的光被称为最高之光或者给予。

来自2010年12月12日的课程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