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精神世界

问题:早晨课程被分为五个部分。在课程的每一部意图应该是同样的?
答案:那还用说呢!除了意图没有其他的,毕竟整个Tora都谈到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只不过在课程的第一部分我们谈到,我们应该对待我们之间的关系,怎样借助这关系我们能够显露出共同的给予品质——创造者。这似乎是对实际动作的导言,就像在开始玩游戏之前有人给你介绍游戏规则。这是课程的第一部分。
课程的第二部分是游戏本身。在这里你要真正去试着:1、一直都思考我们之间关系的网。2、一直都听《光辉之书》所谈到的。3、将《光辉之书》的文字与你所想象的与朋友们的关系相结合、联结,以便使跟朋友们的关系获得《光辉之书》中所描述的形式。
当然,《光辉之书》谈到了属于特别高的精神的阶段上的我们之间的关系。但随着你在那些崇高的阶段上、在那些状态中来想象自己,你就会像是那一个想像他是个大人的孩子那样长大,毕竟那时在《光辉之书》中所描写的更高的阶段将会影响到你。

来自2011年7月12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为创造者行动的时间

问题:什么叫“保留意图”?就我个人感觉,在这里没有人移动、任何发展。怎样才能演变意图?
答案:通过阅读《光辉之书》,我与我的朋友们玩一场游戏。无论我们对这些词汇的理解程度有多少,无论我们听见了半句、几个单词还是全部的句子、所有单词——我们进入的深度或多或少,这样谁都会。但游戏是,我把所有单词都与我们之间的关系相连接。毕竟本书描述的是我们应该是怎样彼此连接的。我不清楚怎样,但书上写了。所以,在阅读本书的时候,我试图思考,什么叫以这个或那个形式相互团结。
比如,有这么一句:“‘为了创造者行动的时间’……那是因为‘他们违反了你的Tora’”。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人忘记了为了给予的意图,这就意味着他“违反了Tora”。那时是“为创造者行动的时间”,亦即你又要回到同样的意图、与朋友们在相互给予中的同样亲密的关系,那是因为你愿意建立为了显示创造者的“地方”。你这样去做,以给予它显露的机会。这就是它作为给客人安排一桌美食主人的满足。
你为了什么而阅读《光辉之书》?你在哪里想要实现所读到的,在哪里想要显露它?在你们之间改正了的关系中。没有其他“地方”。只有在我们之间,如果我们成功地建立正确的相互给予中的关系,这就会显露出来。
于是我们尝试寻找:是什么线、什么网使我们互相联接,这个网应该是怎样的,在哪种愿望和想法中,在我们之间的何种渴求中,它应该有什么表现,什么是这网的公式,在这网中应该使什么力量行动?这就是我想要知道的!而《光辉之书》则描写这一切。

来自2011年7月12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让我们活着!

《光辉之书》,Truma章节,第432条:……世界所有居民都知道,他们会死去并化为尘土,于是其中的许多人因为感到恐惧,所以回到主人身边并害怕在它面前犯罪。
问题:
什么叫“去世”?
答案:“死”或者“活”都用在谈起愿望的时候。根据《光辉之书》“活的”意味着“进行给予的”,而“死的”意味着“接受的”。
在精神领域,生命、死亡都不存在。只是在我们的世界我们谈到生命和死亡,那是因为我们感到一个生存的形式,也看到,这种形式似乎对我们而言消失了。我们认为,当身体呼吸时,他就有生命,而死亡发生在停止呼吸的那一刻。
但对感到精神世界的人而言,这种分别看起来特别奇怪:我们怎么能根据这种特点来确定存在的和不存在的、活的和死的之间的区别?毕竟人开始感知不同的生存的形式,并对他而言物质的对生命和死亡的概念不再存在了。
如果人转到更重要的感知,而对他来说,给予就是生命,而接受算是死亡,那么他从动物的阶段上升到人的阶段上,并把生命称作在人类阶段的生存,而死亡——在动物的阶段上的生存,而并没有把生命和死亡与动物性的身体的存在而相关联。
那时这个动物性的身体似乎不在人的感受中存在了,它对决定人的状态、生命和死亡失去了重要性。
甚至如果身体死亡了,人已经处在愿望的另一层面上,他对精神领域而言来感到生命和死亡,而且与精神领域融合起来。
于是,这个世界已经没有给他做出在灵魂发展过程中的中断。

来自2011年7月8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怀着愉快的心情学习

在阅读《光辉之书》时不要忘记意图,并在词汇背后想象感情上的图像。我们感情上的图像应该包含两个组件:
1.    愉快,因为我们接触到Tora——即某种崇高的,我们仍然重视不了的事。
2.    与Tora真正团结的融合的愿望、需求。
于是我需要因为尊敬Tora而感到快乐,需要意识到目标的重要性(我们怎么都与这目标有关),以及需要渴求变得值得这些所有给予的品质,以便它们能穿上我,我的精神的容器,进而我才会真的开始给予、照耀光。

来自2011年7月6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为什么需要学习卡巴拉的术语?

问题:如果清楚了卡巴拉的术语如此重要(甚至需要在小卡片上写下并背下),那么我们曾经为什么一直都说,我们研读《十个Sefirot研究》不是为了理智上的理解,而是为了吸引环绕之光,而后者以“奇迹的”、隐藏的方式运转着?
答案:我们学习卡巴拉的术语不是为了在脑子里理解它们,而是为了让自己接近原文真正的涵义。
当我阅读关于精神世界中“更高”或者“更低”并把这与物质的涵义“更高更低”来相比,那么这就让我产生印象我多么远离真理。这让我感知到我的邪恶、我的错误。
而这感受改正我的品质,在我内部里唤醒发生变化的愿望,以及让我渴求吸引到更高的能改正我的力量。
毕竟如果我借助我的外在的理智理解,在我内部存在不正确的对书上内容的定义,比如“光”、“创造者”、“太阳”、“圈”——这样我增大我内部的由我和真理之间区别导致的痛苦。而这疼痛变成祈祷。这种研读方式根本就不合于理智。这种研读根本就不是为了理智。
我们的所有衡量在我们的品质中,而非在理智中发生。对定义的正确研读为我们提供的不是抽象的了解,而是渴求处在这些品质中!
也就是说,我渴求自己改变,以让这些定义谈到我了,使它们变得我的模式、我的语言,为了在听到“更高更低”之后,我会理解这是对给予而言根据重要性的更高或者更低。而“左和右”是对Hohma和Hasadim之光而言的。

来自2011年6月21日的《早晨课程》第三部分,根据《十个Sefirot的研究》

术语的定义——研读卡巴拉的绝密

透明的世界

问题:今天当我接触到他人之时出现的愿望(对金钱、权力、知识)我要不要去改正?
答案:不,你不要去管这些愿望。凭什么?放弃它们吧。每一个人的愿望以各自的组合表现出来,但你需要普遍地改正你的对亲近人的态度,而不是其分开的部分。
简单地对待你的愿望:首先需要达到纯粹给予的阶段:“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也就是,不要在他人感到不幸的情况下去享受。
有意识与否,我总宁愿瞧不起人们:如果人比我低,我就会感到好,而如果他比我高,我就会不舒服。于是,首先我愿意达到那种不把他人与自己相比的阶段。我不再追求按照我的方法来衡量所有的人。
一旦我获得了这种态度,世界对我来说就会获得完全不同的形式。我似乎丢弃了我感知的面纱,拿走了一个过滤镜——打开了全新的世界。突然间,我发现他与我,与我的利己主义没有任何关系的他人。我取消任何私利、任何兴趣。我不再依靠外形、衣服、行为来重视人,我根本就不看他,我中和了我们之间的的所有的相互作用。世界充满了机会。怎样的机会?我暂时不清楚。毕竟我什么都不需要,我直接地与大家一起共存,并不为他们做什么,我恨那一切。这是非常透明、纯洁的阶段——毕竟它在人的所有物质的愿望之上显露出。从表面上,怎么也分别不出它,但你会看到不同的世界。
难以描述其特点。在你的眼中人们会不会遭受痛苦?他们都是正义者还是可以将他们分为好的和不好的人?很难描画内在的人内部里出现的图像,当他拿走他的自私的过滤镜。
无论怎样,在你面前出现完全不同的现实、不同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毕竟每一个人都按照他的缺点来判断,而你放弃了这缺点,并目睹了没有被利己主义的不正确的镜子弯曲变形的世界。

来自2011年6月2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五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双行道

《光辉之书》何时显露?

创造的目标——获得给予的品质,并借助它与创造者融合起来。我们正处在相反的品质中、在为了自己而接受的意图中。为了将我们的意图改正为给予,我们必须吸引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返回到创造者那里的光。这处在比我们的阶段更高的阶段的光,每次都会改正我们,并将我们上升到这些给予和爱的阶段上。
当我们在我们的心中、在我们的愿望中、在我们发生改正的意图中相连接,并从事于那卡巴拉学家描述的已改正的系统中时,光就会到来。
通过研究这个系统并渴求这些文字中描写的内容在我们身上发生、在我们之间显露,我们来吸引在这系统中、在那些具有正确的创造物之间的关系的阶段上所具有的光。那时我们改正我们的关系,并进入与书上描写的同样的状态中。这就意味着书籍显露了出来。
《光辉之书》是一本具有对读者最强烈的影响力,以将他带到改正的状态、给予和爱那里的书。于是,在阅读本书之时,让我们渴求感到我们在一起,以在正确的彼此间的关系中发现共同的给予的品质、好的和创造好的创造者,以让它为创造物显露出。

来自2011年6月19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怎样改正破坏的视野

问题:您说过,人是感情和理智,而所发生的那一切都不取决于他,他只能目睹效果。这样一来,《光辉之书》中所描写的那一切应该在内部里寻找意味着什么?
答案:现在我阅读或者听取《光辉之书》。随着故事的展开,我想象各种各样的图像——天使、人们、风景。我为什么会把这一切当作外在的图像,而不去在我的感受和理智中产生反应,以至于把这一切立刻在我内部里发现?那是因为我没有被改正,而我的享乐的愿望、我的利己主义把我的感知分为内在的和外在的,并这样为我描画破坏的图像——似乎《光辉之书》中所说的内容发生在我外部,而不是在我内部。
但在外面没有任何一切,全部的现实都处在我内部。那么我为什么会感到现实在我之外?那是因为我仍然没有把全部的现实与自己连接,并不把它当作我不可分割的部分。为什么?那是因为我怀着自私的态度对待现实,我把它分为内在的(对我更重要的)和外在的(不那么重要的、一点也不重要的或者被我拒绝的)部分。这就是我的自私的、被破坏的感知的形式。我该怎么办?
我应该对自己说:
1.《光辉之书》仅仅谈到了我的内在的状态和品质,一切都发生在我内部里,没有其他的。人是微小的世界,一切都处在他之内。
2.之所以我能看到外面发生的事件,是因为我的感知是未改正的。如果我改正自己,将会把所有一切在我内部里看到。
换而言之,我想象所读到的《光辉之书》的内容似乎发生在我外部与我在内部里感知一切之间的区别,为我指出了我未改正的程度。
于是,我必须试图在我内部里找到正确的感知的形式,并祈祷、请求这形式在我内部里被唤醒。这就是所谓的感知到所阅读的,就像Baal Sulam 《对〈十个Sefirot的研究〉前言》中第155条,说道:人通过追求认识到所阅读的内容,来唤醒环绕他的灵魂的光。我追求看得见这图像的真正的形式并逐渐地借助自己的努力让它接近我。

来自2011年5月24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关于《早晨课程》
新的《早晨课程》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