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a每天都在被给予

以色列、犹太族
原稿发表于 2015年5月25日
问题:在一个完全断开连接和缺乏相互理解的氛围里,我们怎么向其他人传达对亲近人的爱的法则?
答案:这种同样分离的情形发生在以色列人站在西奈山前接受Tora的时候。在这之前,犹太族走出了埃及,而在埃及,“法老”这一分离我们的邪恶被揭露出来。
在穿越“49扇不洁之门”时,我们发现自己处于可怕的黑暗中。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被奖励团结的力量,也就是Tora之光的启示。
据说,光的优势只有在黑暗中才能被认识到。因此,正是当今天不顾他人,并且大家都在彼此憎恨时,Tora之光才向我们揭露出来。
问题:为什么这一光会向我们隐藏?
答案:光之所以隐藏,是因为我们不使用它。邪恶的力量通过我们的利己主义和愿望被揭露,而良好的力量没有能够显露出来的地方。让我们开始进行好的行动,把好的力量从隐藏处带出来,然后会突然发现我们拥有了两股力量:正面的和反面的,良好的和邪恶的。
我们将能够平衡这两股力量,以及居住于一个我们能主宰自己一切行动的世界。世界会在我们面前展现出来。
问题:在Tora的给予(Shavuot)的节日,您对以色列人有什么祝福?
答案:我希望我们都理解到我们已经被给予Tora这一点。我们需要每天都去回想,Torah已是被给予的,而我们仍然要接受它。这是我们所欠缺的唯一一件事情。这和宗教传统无关,而是与改正的方法有关,这一方法允许每个人去改正他自己并达成对他人的爱。
来自:2015年5月3日《关于新生命》的节目
暂无评论

新世界需要一个新的经济

人类、社会以色列、犹太族全球危机经济
原稿发表于 2011年8月22日

问题:我们的信息在本质上是否是社会主义的?
答案:谁又在乎它叫什么?不要管任何名称和标签,这是人们的要求。以色列的民族要求社会正义,像在家庭一样。 “社会主义”一词会引发排斥反应。人们已经尝试过,但问题不在于措辞,而在于本质。
社会正义是指一个“家庭”的模式,在那里我们都为对方设想。我们必须建立与这原则一致的经济。我们没有其他选择。如果我们想在现代世界中取得成功,甚至不顾抗议,那么我们就要在此基础上重建所有国家的经济。
我们需要一个新的经济,可是现在顶尖专家仍然不明白这一点。我们看到我们被带到了什么地方。如果一个家庭的财政预算负责人为这家庭带来了这样的危机,他所掌管的金钱将立即被取去,并且这家庭的命运将被托付给一个更加能干和博学的人。
然而,让我们回到以色列的抗议浪潮。人民要求社会正义,经济应该建立在这个原则之上。从现在起,它应该根据不同的态度。我们需要让每个人都满意的财政预算分配公式。但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呢?
为此,国家的代表应在这“家庭”的桌上坐下来,将可用资源放在中间,并共同决定如何划分,以使每个人都满意,并知道这是唯一可行的解​​决方案。毕竟,我们没有任何其他的储蓄,而每个人都应该明白,即使他只得到两个钱币,而另一人得到二十个钱币,他也在被公平的对待。
当然,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有群体教育和全国性的辩论。此外,还有简单的计算:如果一个人的收入低于一定数额,那么他根本无法满足自己的要求。如果一个单独抚养孩子的单身母亲收入小于某一最低限度,她将无法应付。因此,有些事项需要在基本的水平上优先解决,以使人们可以生存。然后,我们继续向其他问题前进,安排他们的优先次序。
此外,在这现代世界我们需要这样一种经济。否则,总有一天人们会将政府驱逐。今天,这很容易。这场游戏已经结束。相互担保制度现在已被揭示出来,人们会开始觉得,我们都是相互联系的。
然而,政府与现实脱节,他们并没有感觉到这一点。他们仍然依赖于各个委员会和其他过时的资源转移注意力。然而,人们不会平静下来。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其他的专家。我们会向他们解释社会正义的原则,而他们将建立适当的经济体系。此外,他们将改变状态以满足新的要求。
今天,人们要求国家关系到每个人、每个部分的机制、部委和机构,有不同的功能状态。我们希望土地管理局、国家保险、以及其他机构有不同的操作,这需要巨大的变化。这并不简单,但是必要的。
我们还必须了解,新的政党和其他政治手段并不会对我们有帮助。毕竟,我们已经知道,无论谁在这种环境下都会变得与这环境类似。反而,政府应采取圆桌会议的形式。这个政府不应站在一个高高在上向人们解释神秘的事实。这不再起作用。这个世界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状态,渐渐地,这将有目共睹。

来自2011年8月2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五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Purim的故事:“显露所隐藏的”

以色列、犹太族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3月20日

所有在Purim的故事中描述的事件都暗示我们要经过的改正。主要是把这改正过程从诗意的、丰富多彩的故事语言转变到质量上的内在变化的语言,以便理解,这里仅仅在谈我们彼此间关系的加强。
毕竟在《Megilat Ester》的故事最初,关于以色列民族是这样说的:有一个在所有其他民族中分散的民族,也就是说,在渴求“直接向创造者”的人(isra el,  yashar el)之间存在利己主义。这分开他们的利己主义让这民族面临着毁灭的威胁。
但当以色列民族(即我们都追求创造者的人)理解,需要彼此团结并进行为了团结的动作之时,Mordehai的力量上升,而Aman的力量降落,以及我们能够控制我们的利己主义、分离我们的憎恨。
毕竟在我们每一个人中含有各自的Aman,而且我们能够把它“吊在树上”:在死亡之树上,而随后它变为生命之树。这样我们显露出创造者。毕竟这正好把它隐藏和把它显露《Megilat Ester》(“所隐藏的显露”——megale/显露,ester/隐藏)。而因为我们从事Mordehai和Ester的力量,我们可以显露创造者。
在《Megilat Ester》中,创造者、最高的力量甚至一次都没被提到,里面所谈论的是Ahashverosh国王,但不是创造者,那是因为它作为被改正容器的满足的结果而显露。同样的,在被改正状态中我们所感到的彼此间的爱正好是更高力量、创造者的显露。
在我们阅读《Megilat Ester》之时,特别重要的不仅仅是揭开哪一位人士代表哪一种精神的品质:在哪里有Zeir Anpin、Malhut(Ester女王),她隐藏什么,以及怎样与Zeir Anpin和Mordehai(Bina)相连接。
Mordehai是给予、Bina的品质,而Aman是不纯洁的BYA世界、不纯洁的愿望/klipa、蛇、“猴子”而不是人(猴子/kof的写法与希伯来文字母kuf(ק)是相同的,这字母那垂直的很长的一笔低于所有字母行——像猴子的尾巴,并喂养不纯洁的愿望)。但主要是找到在我们彼此间的关系中,哪些感情指向这些概念。

来自2011年3月2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Purim是改正的结束

以色列、犹太族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3月20日

一般来讲,所有民族的节日是为纪念某种这个世界上的历史事件而举行的。但由于昔日以色列民族与其他民族分离了,以实现他们的特别的使命,以在自己身上实现人的本质的改正,而随后把全部的人类带到这一点上,那么他们的节日也是特别的,并是与这意义有关的。
而在《埃斯特的滚动》(Megilat Ester)中描述的(关于Mordehai、 国王Ahashverosh、女王Ester,她拯救了犹太人,以及准备杀死犹太人的邪恶Aman)故事作为Purim节的特征正好解释了怎么达到这一目标。于是就有了这样的说法:所有节日,除了Purim节之外都会被取消,那是因为在Purim节日时,在那个阶段上照耀着最大的光,后者包含了所有曾经经历的阶段。
而所有以色列民族的节日象征特别的在精神阶段的阶梯上的阶段,借助它们我们从这个世界上到无止境的世界并达到给予、爱和彼此团结中最大的与创造者相同的程度。
于是每个更高的阶段包含更低的组成它的阶段。而Purim作为最高的阶段,当然包括了所有的以前的更为小的部分,它们都相对于阶段而言被取消并进入其内部。最终,任何一个节日都没有留下,只有Purim节。
怎样才能达到这节日?我们全部的工作基于祈祷(MAN)的上升,祈祷是关于我们渴求达到的团结和我们彼此间的爱,毕竟它全部都是为了改正分裂。首先我们要在“为了给予而给予”的阶段上团结,这是Mordehai的品质。
而当我们走到“国王的门”那边(就像关于坐在国王门旁变成Mordehai所说的那样),那么在那里我们见到自己的Aman——我们显露巨大的、可怕的自私的愿望。那时我们需要改正它并怀着Mordehai的意图、“为了给予”在它的kelim中受到光。就这样我们在Aman的kelim中受到Mordehai的光,并达到改正过程的结束(Gmar Tikun)。
我们需要从我们本质那儿、从我们自私的愿望那儿获得其力量、其“精神的容器”,并为这些愿望加上“为了给予”的意图,以便它开始控制他,“坐在上面”,就像骑在马背上行走的Mordehai那样。

来自2011年3月2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没有更美妙的时刻了!

以色列、犹太族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0年12月1日

Hanuka是光的节日。人在走出物质世界时,过这个节日。毕竟人生特短,充满了操心、忧虑和对未知的恐惧感。人却不知道,他是为了什么而活的,下一个时刻他会发生什么事情。甚至恐怖主义的活动、毒品、离婚、抑郁都覆盖了整个世界。
而在这里,根据卡巴拉科学所说的,我们具有达到光的、感到永恒和完美、最高和谐的机会。通过上到这个世界之上,通过它你开始感到精神世界,而为你突然间显露出新的现实。
你似乎是在路上开车,但路突然间断了,你面临着掉入深渊。在一秒中,它就会吞噬你。然而……这没有发生,这深渊立刻消失了,而你继续走在平坦的、不颠簸的、宽广的道路上:从这个灰色和黯淡的生活直接走到快乐与光的世界。
当人发现该美妙的额外的世界,并立刻开始生活于其中的那一刻,他会感到没有比这更美妙的时刻了!人感到他收到了伟大的礼物,而Hanuka节日来象征它,Hanuka这个词来自hanaya——在完全改正道路上的“停止区”。也是来自“Hanukat a Bait”。
由于这三个历史方面的理由,我们过Hanuka节日:
1.马加比家族的起义——少数人反对正规军并取得胜利。
2.圣殿的圣化,希伯来文是“Hanukat a Bait”——来自这里是节日的名称“Hanuka”。
3.灯的奇迹:只有一天的油,灯却亮了7天。
在精神世界里“圣殿的圣化”指的是,人从他的利己主义上到Bina的品质、圣殿——这是显露创造者的地方。

来自2010年12月1日的早晨课程
暂无评论

怎样才能不再考虑自己?

以色列、犹太族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0年10月11日

“全Israel都彼此相互担保”
1.主要是要记住,在我们、灵魂之间存在着永恒的关系系统。我们本来就像是团结的,而且每一个人都为所有人负责。这里没有自由,我们本来就是绝对地相互连接和相互依赖对方的。甚至不只是全Israel,世界全部都是。
2.如果我们想要上升到精神的发现创造者的阶段,那么要发现在这个网上运转的关系的规律,并去实现它。
3.“Israel”是微小的团队,他们决定实现这一点,通过直接追求创造者。“Israel”这个名称指的是“Isra-el”——直接朝向创造者。在亚伯拉罕的时代,这是巴比伦人的一部分,他们由于思想上的原因而偏离了发展主流。如今,这不是Israel的民族,这是现代巴比伦的、做出这种决定的人类一部分。但最终全人类会一起去追求创造者。
4.达到创造者的主要条件是团队中的相互担保的条件。我们确实需要接受这一条件的实现——通过经历所谓的“听到和做到”的过程。我们会“做到”我们所能做的,而随后将会“听到”——达到相互担保的状态。
通过实现这条件,我们发现我们之间的正确的关系,变得如“一个人一颗心”。那时Tora会为了我们而展示出——改正人的本质(利己主义)的手段。
5.相互担保实际上是很简单的一回事:我作为团队影响的结果,受到我如此强烈的肯定和安全感,以至于不再去想自己。
就说我是个国王,具有金钱、医生、军队,但仍然感觉不到绝对的肯定。可是,借助灵魂共同的相互关联,人的愿望应该会被满足,安静下来,如果大家都去想怎样去满足他。
6.财富和势力在这里毫无力量,乃至相互担保的朋友们也无法满足我。但借助共同的关于朋友们的想法和担心,将会为光打通渠道,而光将会通过这些渠道流入我的灵魂。我灵魂的愿望将会感到满足,不会再因空虚和对满足的要求而害怕,而且这将会向我提供机会上升到它之上并忙于去给予他人,而不是考虑自己。所以,对创造者的追求本来就是必要的,而对朋友们的追求是达到创造者的条件。

来自2010年10月8日的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在最后的显露之前

以色列、犹太族卡巴拉早晨课程
原稿发表于 2010年4月11日

以色列民族从巴比伦开始,在那里Avraam显露了更高的自然的力量并开始传播这些有关创造者的、创造的目标、人和社会的目标的知识。一切都是为了我们上升到我们世界之上,并不像其他所有要经历生死的动物那样。
他发现,怎样才能提升到这个人生与暂时的物质的化身之上,并到达更高的、精神的维度,后者超越了整个动物性的身体。Avraam开始把这些知识传授给所有的巴比伦的居民,并集合了几千人。他们都被称为Avraam的房子,由他组织的团队。
这个团队走过了很长的道路,长大了,以至于开始把自己称为“以色列的民族”。这不是普通的民族,它不像世界上的其他所有自然而然团结起来的民族。每一个渴求团结的,以在团结中显露创造者(给予和爱的力量)的人都能加入“以色列的民族”。
因此,这个团队(或者民族)可以处于两种状态:流放——当他们渴求团结,但还没有达到时;释放——当他们达到团结(在共同的相互担保即“Arvut”中,如同一个人一颗心)并在自己内部里发现创造者(希伯来文的创造者这个词Bore来自两个单词——Bo(来)和re(看见)),后来他们根据越来越亲密团结的阶梯继续上升,直到完全把利己主义改正为对亲近的人的爱。这种状态是融合(dvekut)的状态。
全人类最终要与这个团队连接,并和他们在一起与创造者连接。
到今天为止,我们已经体验了四个“流放”和三个“释放”,于是我们面对着最后一个“释放”,这意味着每一个人都要最后一次完全地显露创造者!

来 自:2010年4月1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 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流放和释放》
暂无评论

一切都是相对的,包括流放和释放

以色列、犹太族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0年4月11日

流放和释放都是相对的事情,一切依赖于你从哪儿降落到哪儿。想要感受到我处于流亡中并与精神世界分离,我应该感受到精神世界也要看到我远离它。如果人感不到他远离精神世界,那这就不算流亡,不然这是从何地的流亡?
巴比伦的流亡的精神阶段高于走出埃及的状态,但还是被称为流放,因为这造成了巨大的痛苦。那人什么时候会因为从精神阶段降落了而感到遗憾?正是在他处在精神世界的时候,否则他怎么会重视它呢?
人什么时候才会感到可惜,他离开了充满爱、给予、关系、改正、在对亲近的人的爱中达到的与创造者的相同的状态,并说他进入了流亡之中?当他仍然拥有着这些品质,并能看到这是不够的,它们没有让他感到满足。
被流放的感受是很高的一种状态,这意味着你由于缺乏给予的和对亲近人的爱的品质而遭受痛苦!

来 自:2010年4月1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因错过的机会而不后悔

以色列、犹太族
原稿发表于 2009年7月7日

laitman_2009-07_0176问题:白宫发生变动,一位新总统开始运用其权力,施加给以色列的压力增加。这会导致以色列民族的内部冲突。也许我们的思想应该专注于这件事?
答案: 政治既是不稳定的,也是不坦率的,政治人物向公众所揭示的期望很少符合他们的真正的计划。相反地,他们针对的是特定的目标。这是一件复杂的、我们不应该去深入了解的事情。
但是,我们必须了解,以色列越是延迟完成其任务,施加给他的压力就越会增强。我们必须引导以色列人去理解及感受到改正的需要。他们必须接受,在全人类的精神发展过程中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以色列民族应该理解及接受这个任务,而且要意识到所发生的一切正是归咎于他们。
压力将会滋长,直到整个以色列民族被唤醒。这正是在整个历史的进程中在以色列人身上发生的事情:就从埃及法老时期开始。预言家们写道,如果以色列人不实现他们的使命,那么就要经历非常严厉的审判。
以色列人所感受到的压力,就是他们尚未改正的状态,而且虽然他们必须进行改正,但却失去了被给予的机会。根据压力程度,可以判断共有多少未改正的状态,即使这些状态是被隐藏的,甚至只有随着人的演变才会被显示出。
关于犹太人、ivri、israel和yehudi

暂无评论

所有世界的目标——与创造者的融合

人类、社会以色列、犹太族利己主义
原稿发表于 2009年5月25日

18_100_wp根据Baal Sulam在《赠予〈Tora〉》和《相互担保》这两篇文章中所写道,所有世界的总体目标是令整个人类达到改正并将自己的品质变得与创造者的品质相同。这总体目标包括所有的灵魂,即一个被分成许多部分以缓解共同改正过程的创造物。
创造物的所有部分属于两个大的部分:一部分得到了改正的手段,实现了它,但最后又降落到了自我主义中。这一创造物的部分成为“以色列民族”。由于降落,该部分接近了第二个创造物的部分,并且如今两个部分都能结束共同的、完全的、整个创造物从自我主义的改正。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