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允许不良状态出现

团队、环境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如果我看到我的朋友身处不好的状态,这是否意味着我希望他处在这种状态?

回答:不是的,所有的不良状态都是亚当灵魂破碎的后果。因此,我们没做任何坏事。

你并未创造不良好的状态。不过,当你不为它们请求改正时,你就会让这些状态显现出来。改善不良状态的程度取决于我们。

来自2019 年4月11日用俄语讲的课程 
#240391
暂无评论

团队中的攻击

团队、环境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 在团队中我们能否并怎样进行攻击?

答案:只有当你们怀着同一个目标、愿望和意图而聚在一起的时候,团队中的攻击才有可能。你们尽量试着在你们之间集中一下,清楚地谈到你们的愿望,然后才开始一起祈祷和请求。

想一下我们应该以什么方式请求什么。试着一起去构思。你们会突然看清你们如何开始更理解彼此,发现你们的心变得更加亲近,关于你是谁、你想要什么以及你应该请求什么,这几个问题会变得更加清晰。

去与别人互相洽谈,谈论一下,并且得出一个结论。尝试着在最长时间内坚持这个结论,接着你会感受到它是如何改变你的。

也就是说,你不只是将一封电报发到某个地方,然后再得到答复。你是在创造者的系统里,在这项工作的过程中,你开始感觉到与创造者良好的关系,或者对与创造者良好关系的愿望,是如何改变你的。你会成功的!

来自2018 年4月11日用俄语讲的课程
#240807
暂无评论

十人团队中每个人的位置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在我们的十人小组中,有主动和被动的朋友。有时候,愿望会从活跃的朋友那里产生,形成一个核心,但是另一方面,它看起来像是十人团队里面有另一个十人小组。我们应该平均分配我们的意图并集中注意力于每个人身上,以防分崩离析吗?

回答:在我看来,十人小组是怎么建立起来的,就让它保持不变。不需要洗牌。十人团队是一个精神单元。它应该包含一切:核心者、落后者、成就者。因此,不必强行改变其中的某些东西。应该考虑到各有各的位置。

来自2019年6月2日用俄语讲的课程
#241652
暂无评论

努力是精神的资本

团结团队、环境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所罗门王说道:“主要是智慧——取得智慧并全心全意地获取理智“。在精神世界中,可以用我们的什么财产来作为精神的理智的交换?

答案:努力。精神金钱、精神资本都是你为了达到精神世界、获取更高品质所付出的努力。这是你的精神资本。

当你将之充分积累,它自己会为你开路。每次是这样:你不断地积累努力,随后,某种因素突然起到作用,就像手表指针那样,接着你继续前行,再度积累努力,又会出现下一个阶段,如此往复。

问题:但我不能知道我具体要付出什么努力,对吗?

答案:不,我们不知道具体需要怎样质量和数量上的努力,甚至我们不需要知道。否则我们会为了度过这些阶段,而并不是为了给予而工作。

问题:当我们借以达到精神世界时付出努力,周围压力越来越大,处境更加艰苦。在这世界上我们大概知道怎么去行动。但在我们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不管巨大的压力,怎么去进行呢? 会付出什么感情?

答案:只有在团队中在一起!那时不会出现任何错误。

来自2019 年4月21日用俄语讲的课程
#249664
暂无评论

如果我不会爱我自己,怎样才能去爱别人?

团结团队、环境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 如果我不爱我本身,怎样才能去爱他人?我认为,我们首先要学会怎么爱自己,随后去关心亲人。

答案:您含有过分对自己的爱,而为了去感觉到之外的世界,您需要练一练怎么爱他人。

通过爱别人,您在内心里开发给予品质、真正爱情品质;这样一来,您从自恋转到爱邻如己,甚至开始感觉到在自身之外确实所存在的那一切。

在自身之外存在巨大的光、更高的世界、永久的状态。您将被带到此阶段。

来自:2019年3月10日电视节目“来自脸谱问答”
#249681
暂无评论

实现的意图

团队、环境
问题:对于相互担保来说,什么更重要:物质性的义务(比如唤醒朋友们、打电话等) 还是在思想上、意图上针对团队?
答案:思想上、意图上针对团队不但重要,而且不可或缺。但如果人们觉得这样去做就足够,他们可就大错特错了,毕竟没有实践的理论毫无意义。
于是,当你参加团队的活动时,这才是完整的动作。
仅仅靠着意图无法完成行动。实现了意图之后,才能检查它。
来自2014年3月28日的课程,《问答》
暂无评论

通过改变团队来满足创造者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 什么叫做靠着“超越知识的信仰”工作?
答案:这意味着付出努力、使用各种各样的诀窍,为了达到所谓的“信仰”容器,即给予的愿望。信仰是给予。
给予意味着我不在担心我自己,而我来使用所有提供的机会去在团队里、在我们的关系中来进行变化,并通过这样去做为创造者带来快乐。
团队是一种特别的处在我和创造者之间的机器。我怎么改变它,我就怎么影响到创造者。于是我在思考,我应该怎样改变我的环境来为创造者带来快乐。在团队里我来进行动作,但我思考的是我为创造者所带来的满足。
来自2014年3月12日对课程的准备
暂无评论

正确的的接触

团队、环境
问题: 什么是正确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
答案:如果在心中和脑中出现共同的愿望,那这就是正确的联系。当在我和你之间出现某种共同的事(不是你内部里的我,也不是我内部里的你,而是就在我们之间),那时就会浮现第三个很有趣的成分——快乐。这感觉在数量上超越我们。
来自2013年10月20日的电视节目《通过时间》
暂无评论

从感受到思想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爱情借助礼物能买得起,那么人能给创造者什么礼物?
答案: 我们处在一成不变的规律系统。这些规律将物质(受乐趣的愿望)和光(给予的品质)相连接。乐趣的愿望特有享受分开的光并憎恨融合之光。
于是我们又有了这么一个问题:有了这两者我们应该怎样?选择哪一个?在这条道路上怎样才能坚持下去,毕竟现在对我们而言这道路有多么讨厌、不舒服以至于我们没力量走下并非意识地拒绝它?
我们的全部工作都集中于这一点,以便从目前的感受上升到思想的阶段。“一切都在思想上变清楚”,于是,首先我们要处在思想中,而不是在感受中。理智必须一直都在研究感受,以便最终我们能够理解到我们要达到什么样的感受。

来自2013年6月19日根据Rabash文章的课程
暂无评论

10 х 10 = 1

团结团队、环境

问题:我们通过做什么动作才能够更厉害地吸取使我们回到根源的光?
答案:环绕之光是内在之光在十个相互补充sefirot中的出现。每一个sefira由十个部分组成。于是需要十个相互团结的朋友们。这样每一个朋友在自己内心包含了大家,在他内部十个朋友生活着。而现在他们都在一起:10乘10的组织完整的容器。
那时在他们的超越知识、超越利己心的团结中出现内在的光。愿望(aviyut)在下面留下,反射的光(or hozer)在上面,而在这反射之光里面新的阶段在显露出——直接的光(or yashar)。
我们还没有达到这种的 状态,而是处于更低。我们的任务是在彼此之间建立正确的关系,所以直接的光在我们内部如环绕之光出现。此环绕之光也有以Hasadim之光穿上的Hohma之光, 毕竟后者在我们更高的我们快要达到的parcuf中照耀。
我们应该试图达到那样的改正的形式,以便大家包含大家。这就是所谓的爱创造物的渴求。这种团结、这种相互编入彼此的愿望,这种对满足所有陌生的愿望的渴求被称为对亲近人的爱、对创造物的爱。这就是我们要追求的,那是因为通过这样去做我们能达到对创造者的爱。当直接的光在反射的光中揭露出时,让我们感受到我们达到了与更高给予的力量,而这就是“创造者”。

来自2013年6月30日根据Rabash文章的课程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