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在一起,也不能分离

人类、社会卡巴拉历史团结
原稿发表于 2011年6月2日

卡巴拉科学认为整个现实是由持续演变发展的愿望构成的,愿望的发展经历静止层次、植物层次、动物以及人类层次这几个阶段。人类的愿望持续不断地进行着它的发展,而这就是新的一代人和上一代人不同的原因,甚至每一个人在他的人生中不停地改变着他的愿望,同时他的利己主义也在持续地发展。
因此,我们超越于动物层次而发展,我们建立了社会、工业、技术、科学等等。然而,饱和是这种发展中固有的目标。这现象首次呈现在古巴比伦时代,当一种特殊的状况被建立时:一方面,人们走向更强大的利己主义,想要“建立一个通天之塔”,而另一方面,他们陷入相互憎恨,这种憎恨使得他们再也无法理解彼此。
这两个对立的力量将他们带到一种无法承受的状态。这就好比在一个家庭中夫妻没有离异前进行着的同样的过程:夫妻两人通过强烈的纽带而互相绑在一起,比如孩子、共同的住所、共同的家庭、共同的人生以及共同经历的不可避免的憎恨;他们无法互相忍受。在这样的情景下,卡巴拉科学在古巴比伦时期被揭示出来。
卡巴拉教导人们如何上升到利己主义之上,并在一个整体的社会中走向共同连接、走向和谐。如此,我们就会变得同本质上全方位的自然相类似,也就是说,变得像自然那样,其中所有组成部分之间是整体的、全球的,而且是不可分割地互相连接着的。
如果我们以这样的方式加入自然,我们就已经走向平衡并揭示出其中所有的力量并管理它们。那么,我们就和掌控一切的自然连接。然而,那些日子中人类宁愿拒绝改正的路径并分散开,就像离异的夫妻一样。
正如卡巴拉科学中所说,3700年后的我们将再次走向这样的一种状态;然而,这次我们无法逃离对方。我们将在整个世界范围内完全地互相连接,互相憎恨,并且失去共同相处的能力。我们的利己主义发展到最多样化危机的程度,而且,正如卡巴拉学家所说,这将在20世纪末再次发生。
1975年,当我开始学习卡巴拉智慧时,我不相信一切会以这样的方式发生。这看上去是遥不可及和无法实现的。难道世界在教育、文化、家庭、毒品、恐怖主义、技术和科学这些领域都能走入危机吗?难道世界各地的人们会感到彼此之间互相连接吗?看上去那时似乎没有什么会被感觉到。
无论如何,这些在近几年内发生了。如今,我们进入了一个和巴比伦故事描述的一样的状态中,正因为如此,卡巴拉科学首次向世界开放。
卡巴拉被揭示给世界,它邀请每个人去获得现实普遍的法则,那么我们能够上升超越我们的利己主义并在共同的互相连接中生存,就像一个大家庭那样。实际上,围绕我们的自然的全球的力量越来越接近我们,它强烈地压迫着我们,以至于会导致人类的毁灭。

来自2011年5月20日的给共济会的演讲
暂无评论

历史进程结束了

人类、社会卡巴拉历史
原稿发表于 2011年6月21日

卡巴拉所谈的是愿望。没有时间、没有移动、没有空间——只有状态。那么有过去和未来吗?有精神世界吗?我感觉不到他们。
那么除了目前的、我们的世界的这个状态还存在其他状态吗?我不清楚——没体验过。我没有来自那边的感受、reshimot。我现在无法达到它们并确定它们是否是真的。
人按照他亲眼所看到的来判断。这不仅是一种公理,这是愿望感受的结果,当它的发展水平让它意识到自己并理解它所感到的。否则,我们会脱离现实并进入幻想中。
我相信的是卡巴拉科学家,而非我自己,他们来讲述我更高的维度。我认为他们所说的是正确的——的确能够处在不同的状态中。“渴求它们,升到它们那儿吧”——卡巴拉学家在告诉我。“那些状态比目前的更好”。那时我从状态到状态移动——在我的发生改正和改善的愿望之中。随着这愿望如同给予的发现,我在其之中显露新的状态。
而在我们时代,全人类走到这个垂直轴,以从下往上进步。我们已经走完了历史的横轴,无法继续按照它前进。从现在起,我们的道路——往上。

来自2011年6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五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要升到问题之上,以解决它

人类、社会会议、活动、对话历史自然、创造者进化
原稿发表于 2011年4月1日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的层面上却能研读,认识和在某种程度上来控制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自然。虽然这不算是最好的方式,但我们能够理解和在某种程度上改变它。
但是我们无法控制人类、人类的社会,而在我们的时代这越来越明显。无法控制任何一切的这一事实出现在人活动的所有方面上。
我们不能正确地培养新的一代,我们自己的孩子们。曾经我们没有去想这一点,但现在我们遇到了问题:年轻的一代完全与我们分离,我们对他们无可奈何。
如果我们能够对他们做出某种值得的、良好的(说实话,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事情,那时,起码我们的孩子会生活得好。在所有时代,人们都希望,他们的苦难的生活会保证孩子们的成功。但是如今到来的过渡时期:我们似乎超越了盼望的极点并开始降临,并不再希望下一个时代的生活将会比我们的好。于是人们不再愿意建立家庭和生孩子。
实际上,我们的问题就在这里:如果我们愿意为七十亿个人在普通的物质的阶段上建立正常的生活,那么就需要处在精神的阶段上。
处于人的层面上(4),我能够控制更低的层面:非生命的(1)、植物的(2)和动物的(3)。但为了去控制自己的层面,我需要提升得更高——在精神的层面上(5)。那时,从它那儿我就能够控制人的层面。

这样一来,出现了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为了安排教育、家庭、人与人间的关系、生意、生态、经济,为了克服新的疾病和病毒,我必须要知道,这一切的源泉,来自那控制人的层面的力量。而他们处在这里。这就意味着,我需要升到更高的阶段之上。
这就是为什么Baal Sulam能够把卡巴拉科学显露给全世界,而不是给自己,给少数感兴趣的人,并感到高兴。虽然今天这“少数”变成了几百万个日复一日观看课程和资料的人,但我们所谈的是全世界的人。
很快我们会达到不能描述的那种状态。没有处在第五个层面上时去控制这个世界的最基本的知识,人在任何的社会行为中都不会得到成功。甚至今天我们所启动的针对家庭、国家和世界的计划都会停顿和失败。
所以说,卡巴拉不只是为了我们进入精神的领域中。大规模的危机积累为一个共同的多方面的危机,而后者驱使全世界升到新的阶段上。
我们与全世界的不同是我们在第四个层面上获得了“心里之点”——即上到第五个层面的愿望。
好的渴求让我们前进,而其余的世界通过巨大的从后面到来的痛苦被推动。我们被“糖果”诱惑,即通过渴求好的东西,而其他人无奈地“受着棍罚”而移动。他们似乎不知道要去哪儿,怎样处理到处出现难题的小动物。而这仅仅是开头。

来自2011年4月1日的新泽西州会议第一节课
暂无评论

因特网就像权力结构

人类、社会历史生命之意义进化
原稿发表于 2011年3月21日

人类全部的历史是利己主义发展的历史。近日我们亲眼看到,利己主义不再能为人带来满足。曾经我渴求前进:我渴望过车、帆船、飞机等。但现在我没有出现有希望、有前途的愿望。毕竟我要从新的事情那里获得满足,而新的已经怎么也不会出现了。
满足感,在我愿望中的快乐对我来说正好是生命的感受。如果我没有感到愿望中的满足,那么生命也没有——愿望死了。那时,在没有出路的情况下,我甚至能够死去,只为避免感到这空虚。我们就按照这种古老的设计前进。
在我们的时代,人类潜意识地导致问题和混乱,去搞愚蠢之事,都为了避免这里面的真空。人们准备打仗,举行革命——一切都使为了感到微小的满足,即使是消极的。比如书,我没有胃口,那么我吃点酸的,然后我会开始想吃和享受。
如果我们没有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这种态度会导致战争。而我们会开始打仗,因为这样起码会感到一点:现在为了什么去生活。实际上,打仗多好,可以产生振奋和带来更新。
这是很大的问题。政府和媒体清楚这一点。于是他们试图迷惑大众,为他们提供各种各样的刺激,这些东西会让人们忙于某种事情,并从这一点中得到满足。否则人们会面对这空虚,以及在无助的状态中开始推翻统治者,破坏所有边境,并通过自杀结束生命。
这种人已经无法被控制。怎样能控制人,如果他对什么都无所谓,而且感觉不到满足?
于是我们必须理解,社会被大规模地操作,包括虚拟的网。互联网得以如此发展不是巧合,它这么容易达到的以及渴求达到每个家也不是巧合。这不是为了我们,这是为了能够控制我们。
如今只有这样才能够控制人们,并一次又一次地为他们显露额外的“收入来源”,即满足。否则人会完成任何一切。毕竟如果生活没有满足,它就失去了任何价值。

来自2011年3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
暂无评论

爱值多少?

人类、社会历史团结
原稿发表于 2011年3月1日

问题:有史以来金钱导致了国家和家族之家的战争。怎么可以使用金钱来团结人们?
答案:一切都取决于使用。如果想要充满我的利己主义,那么我需要金钱。如果我想为了充满他人而使用我的利己主义,那么我需要反自私的屏幕,像金钱一样的为利己主义的“掩蔽物”。
金钱表示我的力量、屏幕的力量。而所有战争是因为利己主义,而不是因为金钱。
此外,不是所有东西,虽然几乎一切能用钱购买。甚至在我们世界有这种属于灵魂之根的品质,这些品质买不到,这是特别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及源于灵魂之根的特别的才能(对音乐、绘画、文学)。
天生的品质无法花钱购买。而且那些我们必须通过付出努力而得到的事物——人与人间的关系、爱都很难购买。
有时候我们把金钱和努力混在一起。但是无法直接去支付竞价并购买态度。我们从创造者那里获得的本质与我们要还给它的那一切都无法自私地获得,在这里,我们的纸币不会有效。

来自2011年3月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压缩为一点的时间

利己主义历史
原稿发表于 2010年1月10日

Laitman_2009-06_1300_w问题:如果人类的历史是一场存在于我感知之中的电影,那么它为什么这么长?
答案:它不长——毕竟时间不存在!世界是以这种形式实现于你内部里的Reshimot。也许,当你把所有其他与自己连接了,你如此地压缩时间,以至于所有动作将会变得非常快,纷纷直接发生。
你可以像一颗存在数千万年的星星,或者一只很小的只能生存几个小时的虫子那样去感受时间,一切依赖于对时间的感受。我们能感到世界是因为在动作、在Reshimot之间我们的利己主义开始行动并延长时间。如果不是我们的利己主义,Reshimot 就会立刻地没有任何间隔地实现,以及它们全部都会被压缩到一个点中。

来自:2010年1月1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光辉之书〉的前言》

生活于我内部的人类历史

暂无评论

生活于我内部的人类历史

人类、社会历史早晨课程现实、世界、宇宙
原稿发表于 2010年1月10日

Laitman_2009-08_0483问题:整个人类历史只不过是我内部里的想象?
答案:我只是在这里、在现在来感知现实!我给自己、在自己内部、在“时间”的限制下来想象某种历史,关于“已经发生过的、正存在的和会发生的”事件——但这仅仅是我的想象。
在过去这真的发生过?只有在我的意识中,是我这样感知到了。而外在没有任何东西,一切都在我的享乐的愿望中。
历史是某种我在时间的限制中想象的过程。但世界不存在!没有移动也没有这个想象的空间——只有这被称为“享乐愿望”的地方。在我的愿望中经过信息记录(Reshimot),似乎在播放一部电影,它让我感到我似乎生活于某个戏剧中。
在我的愿望中显露的全部被分为我和其余的自然:非生命的自然、植物、动物和人们。
这种对两个相距如此远的而又相反的部分所进行的分别是特意的,以便让我通过相连我愿望的所有部分去改正我的利己心。我的一个愿望憎恨另一个,因为一个愿望代表的是你、我的外部,而另一个愿望代表的是我、我的内部。因此,我拒绝你,并从事似乎对我有利的行为。
最终我应该理解,对我来说现在看起来外在的东西只是看起来如此,以便我克服了这种分别,并把自己的愿望改正为“给予”的,以及不再看到我的这些外在的愿望和内在愿望之前的区别。这是对我的拯救,借助它我能够从今天的自私的状态转变到给予的状态,并感到新的现实。
这可不意味着我在这里作出准备,而后来我被带到另一个地方。根据我对你显露的爱情,而非憎恨的程度,我就会开始感到精神世界、未来的世界。这是同样的愿望,只不过与我相关联。甚至我并不需要寻找某种偏远的世界——一切就在这儿,在我与那些如今看起来偏远的、我憎恨的他人之间的关系之中。
最终我们会发现,我们是在憎恨自己,而且只是在损害自己。我对他人做的坏事越多,我以后要改正自己的地方就越多

来自:2010年1月1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光辉之书〉的前言》
暂无评论

东方和西方

中国人类、社会历史问答

wp_chicago_100问题:为什么我们这个世界被分成两个部分:东方和西方,这两个部分之间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异?东方和西方为什么总是会有冲突呢?
答案:我们的世界被分为两个部分。甚至在卡巴拉中,在其最初的、来自古巴比伦的史料和记录中都提到了这一点。那时整个人类实际上就像一个微小的文明,置于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之间,并从那里开始扩散到全球。
这取决于我们的本质、我们灵魂的不同种类以及我们灵魂中的左边和右边。我们的灵魂,即人的内在的状态或他的实质,包含了几个方面。这些方面是不同的,比如性别(男女)。在我们的精神实质中还有其他具体的分别,它们来决定我们所属的文明、风格和样子。
有些人倾向于音乐,有些人倾向于其他艺术。也有天生就很现实的、擅长技术的人。总之,存在着许许多多的差别。最大的自然差别发生在人们从他们共同的源头(非洲、然后从巴比伦)开始分散成两个不同的部分。人们以本质为基础分开,一部分人往东走了,而另一部往西走了。
这一点在卡巴拉中被描写出来,并揭示出为什么在我们内部存在着不同的内在的实质。因此东方与西方是如此不同。东方总是追求类比思维,而西方追求离散、数字性的思维。凭借这一差异,所有哲学、对生活的态度、各种感知的手段、生活的方式也发生了演变。这些都在我们的内部自然而然地发展。走向东方和走向西方的人们都以不同方式得以发展。
卡巴拉学家在中东留下了。实际上他们哪里都没有去——没去西方,也没去东方。他们依赖着对精神世界的理解而发展。在他们之中没有具体的属于东方或属于西方的分别。就像犹太民族那样,他们的一部分走到了东方,而另一部分走到了西方,并在那里生存。但后来从那些不同的地方回到以色列的人实际上既不属于东方又不属于西方。因此,这再一次证明,卡巴拉既不属于西方,也不属于东方。一切取决于是什么样的人(来自东方还是来自西方)来理解卡巴拉,所以它适合于大家。
人们曾经在一个微小的文明中生活在一起,生活在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摇篮中。在这之前,他们生存于非洲,从那里迁徙到了美索不达米亚,并从这里开始根据自己的特性、内在的要求分开来。人们开始分散并远离对方。这样一来,人们感到他们是根据自己的内在结构被分成两个部分:东方和西方。也就是说,这是不同的思维方式、不同的哲学体系、内在的理解和彼此之间的关系。我们能看到,这样走到这个或那个方向的人们相互隔离,并创造了完全不同的文明。
但如今这些文明已经相互融合,当然,我们彼此间很不容易了解对方——人们的内部结构仍然是互相非常抵触的。虽然现代文化和技术迫使人们彼此连接,并上升到区别之上,但是人们内在的差别还是特别大。
而当人们开始学习卡巴拉时,他们就会上升到新的、更高的纬度。接着人们之间的所有区别都会消失。例如这在我们卡巴拉的学生和朋友中表现得很明显。他们在世界各地都学习卡巴拉:南美州、北美州、欧洲、非洲、亚洲、远东、中东、大洋洲。当一个人从事对卡巴拉的研究时,他似乎就失去了与这个世界的关系。无论他属于什么文化、宗教、哲学和生活方式,这都不重要。人开始忙于自己的灵魂,而我们所有人的灵魂都一样。因此,那时所有的差别都会消失。而当我们仅仅从事世间的事情的时候,我们肯定会感到彼此之间的巨大差异。

来自节目“提问卡巴拉学家”。您如果想要从莱特曼博士那儿获得您的问题的答案,请在这里提问
暂无评论

预测文明末日——得到奖品

人类、社会历史进化
原稿发表于 2009年4月25日

laitman_2008-12-30_8792_w信息日本给美国研究者授予本国最高科学奖。几十年前这位研究者预测了,急速的经济和人口的增加将导致文明毁灭。
1972年麻省理工学院的雇员在Dennis Meadows教授领导下,完成了人类发展的计算机模式World3,它显示出2100年人类要面对相当不愉快的事情。这一切被描述在畅销书《增长的极限》(“The Limits to Growth”)中。作者因危言耸听和对新技术及其发展的敌意而饱受批评。
奖被颁发研究者由于“进行通往生态合理的能够与自然和睦相处存在的社会的活动”。
Meadows教授宣布,人类的生存要求完全的发展将导致自然资源的枯竭。如果文明不放弃指数的人口和经济的增长,且甚至不建立生态合理的系统,人类就会“脱离地球”和消失。
根据教授,今天更没有理由期待好的变化。“人们危机之后没做出任何结论,还再玩股市和技术进步。想要解决问题,人类试图返回到指数的增长,但这策略不会奏效。这已经不可能再奏效!”
评论:差不多四十年过去了。一切都变得……糟糕,一切都实现了。但依然有办法!需要通过仅仅为生存所必要的消费达到与自然平衡,这样一来,每一个人都能获得所需,不管人口有多少!
世界末日究竟在何时?!
世界绝对没有末日!
关于创造者、创造物和世界末日

暂无评论

世界末日究竟在何时?!

人类、社会历史
原稿发表于 2008年3月30日

laitman_2009-02-03_3问题:所有卡巴拉学者都预言了艰难时期将会到来,新纪元就要开始。但是具体时间谁都没讲对。卡巴拉学者Akiva预想过,如果圣庙毁灭了,马上它就要到来。连Baal Sulam都说过,还剩下半步,还有五十年。而它不断地在推迟。卡巴拉学者是否无法考虑到时间的延伸?近况是否还要继续不知多少年?五十年?一百年?一千年?
答案:我们的世界只能生存6000年。这是根据创造计划所安排的。也就是说,我们还剩下:6000-5768=232年痛苦之路要走,假设自己什么也不去做。但这是不可能的。就像在埃及那样没有这样发生:我们没呆够四百年,只有二百一十年,后来我们就被赶走了。
除此以外,数字无法表达什么,或者是,更准确地说,说更多是不允许的。不用在乎任何gematria和提示!不准计算世界末日,因为我们应该让它接近而不是忙于蠢事。
至于卡巴拉学者Akiva所预想的:末日即刻就要到来,意味着我们也要这样去想!依赖于变化速度能够判断,在我们时代中,世界末日急速发生的希望存在着!毕竟迄今为止没有人忙于加速时间——我们是第一(一)使用卡巴拉为自己本身,(二)在世界上将之传播以便加速普遍自我主义的改正过程。所以呢,让我们做出准备,毕竟过了世界末日之后才开始真正的生活。绝对相信我吧,它值得你的期盼!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