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脑子属于哪个民族?

意见(Aleksandrov博士):如果我们进入不同的文化,那么我们的脑子会以不同的方式开始运转——按照文化环境。当我们在特定的文化演变,我们在自己内部形成不同的行为榜样。环境、周围的人为我们提供任务,而人为了解决他们而形成自己的“脑袋”。于是,每一个社会、时代、民族都有各自的脑子!
自由派者、保守派者,信教者的和无神论的人都是截然不同的!
语言对这也很重要——在建筑巴别塔时出现的语言混合却不是人类的罪,反而使其丰富。人类受到了多种的相互的对世界看法。语言是对世界不同的观点。
美国的科学家和俄罗斯的科学家以不同的方式进行分类。西方根据性别连接对象,而在俄罗斯根据作用。俄罗斯和东南亚州的人民取决于环境,而西方人民很独立,于是前者是集体主义者而后者是个体主义者。前者是整体论者(研究整体全部,包括环境),而后者是分析家,他们分开研究对象和其特点,并忽视环境。
存在只有一个真理,但是属于不同文化的人们从各种方向来观察它。俄国人作为真替论者可以建立全球性的系统,指出新的道路,这都对科学性的过程、发展的理论都很重要,而西方文化让人们作为分析家和实际家(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没有金钱)。
在东方国家从普遍的真理的那一块拿走新的意见、哲学系统、方向。然后这种人就不感兴趣。而西方的分析的理智将之实现。
俄罗斯和欧洲——东西方,但在每一个国家都是这样:中产阶层总更接近西方,而工人阶层则更接近东方的思想。
在俄国道德属于所有社会性的概念,甚至知识和智力。 在西方聪明的人的概念不包括他的道德、素质,而俄罗斯人伦理上的要素(人好不好)十分重要。于是,对俄国人而言解决道德上的难题是是特别重要的任务。
评论:这项研究所谈的是“地球上生活的”人,而不是那个在最高之光的影响下发展的人。对受这种影响的人会演变不同的思想和价值观——他超越我们的世界。当人超越自己并变得更高系统(即灵魂)的一部分,他的所有的物质的(自私的)特征就会消失在共同的更高的文化——给予和高于自我的爱情中。

唤醒还在眼前

卡巴拉是人怎样能相同于创造者的科学!在任何方面!在与它的和谐中,在永恒和完整中。此外,我们的物质的存在不会妨碍我们感到这种“非尘世的”状态。
我们的消费程度也应该与大自然保持和谐,也就是,我们必须仅仅消费为生存所必要的。在这同时,无论人口有多少,自然会在和谐的周期中更新自己
我建议你们观看“东西历史”的视频
但原因不在于不正确的消费,不在于是利己主义本身,而是我们的自私的本质如此卑鄙地被创造是为了我们的改正,就像所说的那样:“我创造了利己主义也创造了Tora(即通过研读卡巴拉所吸取的光)去改正它”。
人类不了解创造者为我们准备的陷阱,利己主义是特意只在人内部创造的,以便我们开始想改正它,并这样变得与创造者相同——这就是目标,其余的一切都是原因!
所推荐的解决方法不会安排新的健康的生命,那是因为我们的利己主义不会发生变化——并不会让我们改变任何什么。直到我们把它在更高的光的影响下改正,正好这光创造了利己主义。

物理学家在寻找创造者

消息:美国的Tevatron对撞机发现了新的基本粒子存在的表现。这是新的粒子,不是希格斯玻色子。
这个发现可以帮助我们理解现在不熟悉的最基本的力量。我们了解四种力量:电磁、重力、强与弱核相互作用。这会是第五种力量。所有物理学的课文需要重新去写。
评论:科学家还要发现的不是更高的统一的力量、创造者本身。他们在我们的世界根据相同的规律无法发现这力量,因为它不会出现:它是给予的品质,而我们世界和我们是接受的品质。由于我们相互相反,所以我们无法感受到它。
但我们在这个世界却能发现它存在的必要。随后我们会理解,卡巴拉向我们解释——我们该怎样改变自己以去研究它,也就是实现品质相同的规律条件。

卡巴拉和7门科学

卡巴拉科学所谈的是精神世界、在自然中运行的力量。这些力量影响到我们世界的物质并在其内部创造各种各样的形象——充满它的全部的宇宙:非生命的自然、植物界、动物界、人类。但这一切我们是在我们头脑后面的部分的屏幕上看到的,于是我们认为这似乎是在我们面前。就这样我们为自己想象现实。
于是卡巴拉科学分离出这个虚伪的图像,虽然这种图像帮助我们认识到创造物的深度、其意图和创造者的性格。但,实际上,卡巴拉科学教我们怎样从这个外在的图像转到内在的、真正的状态——在那里只留下两种力量:创造者的力量和创造物的力量。
它们俩当然被分为许多部分、个别的力量和动作。但基本上所谈的仅仅是力量:接受的愿望、给予的愿望以及在它们之间所发生的。这就是整个科学。
如果我们去谈的这两种基本的力量的相互作用,那么我们就有卡巴拉科学。而如果我们谈论其在不同物质层面上(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和人的)的各种各样的结果,那么我们就有这个世界的科学。
理所当然,这些科学是真正的,那是因为它们向我们提供关于外在行为的知识,这行为是这两个内在力量的行为。然而,这些科学是很有限制的,只有在我们的狭窄的世界的边境中可以倚靠它们。
这样一来,卡巴拉科学为我们解释两个基本的自然中运行的力量,并作为其他所有科学的基础。甚至不仅仅为那些研读自然和外在世界的自然科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动物学等)作基础,也为那些直接涉及人的科学(音乐、舞蹈、绘画)作为基础。
这都包含于“七门基本的外在的科学”中,那是因为它们为我们提供关于感知方式和人感受世界的知识。

来自2011年2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生命的炼金术的公式

问题:那个来自分裂和迫使我们发展的力量究竟是什么?
答案:人们不理解生命的力量来自何处。科学家试图发现生命力的源泉,就像古代的炼金术士失败地尝试了将普通的金属转变为金子那样。
如果用卡巴拉的概念来解释这一点,那么他们就是试图到非生命的物质中吸引额外的更高之光,而后者会影响到物质并把它提升到下一个层面——从非生命的到植物的。但这是不可能的!他们没有任何这样去做的机会,所以一切尝试都会失败。
他们可以继续,以便确定地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试图寻找怎样把生命力提供给非生命的层面的办法是无效的,毕竟每一个额外的阶段,甚至在我们世界存在的形式中,是额外的愿望中的光。难道借助生理的动作能够吸引更高之光,以让它从石头变为植物吗?这十分荒谬。

来自2011年2月16日的《早晨课程》第三部分,根据《十个Sefirot的教育》

光是生命的力量

卡巴拉和所有科学、宗教和哲学

卡巴拉与哲学的不同在于哲学从事抽象的形式,而卡巴拉科学只有物质中的形式。于是哲学与现实无关,而卡巴拉像所有科学那样是确有关系的。只不过科学研究的是在自私愿望中感到的现实,而卡巴拉研究的是在利他愿望中的现实。
这现实是在同样的享乐的愿望中被感到的,只不过在一些情况下这愿望想“为了自己”而感到满足,而在另一些情况下“为了给予”。
这个愿望共有两种存在的形式。研究这愿望行为(这愿望渴求把所有一切吸收、接收到里面)的科学被称为物质的、自然的科学。“物质的”指的是怀着自私的意图而运转。
而对追求给予的享乐愿望的行为进行研究的科学被称为卡巴拉。这存在的形式不存在于我们的世界,只存在于精神世界。
于是我们可以理解,卡巴拉科学与其他物质的科学是相反的,毕竟它研究的是相反的物质的行为。在卡巴拉科学和物质科学之间的规律和规则有基本上的不同,然而它们都是利用同样的科学性的态度——遵循明显的事实。
就像物质的科学研究四个这个世界的自私物质的层面那样,卡巴拉以同样的实际的和科学性的形式来研究精神物质的存在——在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和人的层面上,后者在精神世界上、在给予中运转着。
但对研究的态度可以是科学性的也可以是宗教般的,基于信仰的,那时我们具有宗教而不是科学。如果这种不科学性的、基于信仰的态度被使用于我们的世界中,那么我们就有了“哲学”。

摘要:
物质可以为了自己或者为了他人而工作。在两种情况下(在更高的世界和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使用科学性的态度:根据经验、理智、明显的事实、通过研读物质中的形式。
除了这以外,在两个领域中可以存在另一个研读抽象物质的态度——哲学和宗教。

来自2011年1月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卡巴拉实质和哲学》

精神粒子的加速器

问题: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我们的自由选择在何地?
答案:我们阅读光辉之书,以实现我们的自由意志。不然我们不需要《光辉之书》,或整个卡巴拉科学本身。我何必要它呢?以便发现天上有多少天使?我知道天使的名称这有什么用?我毕竟不知道什么是“天”以及什么是“天使”,我只能给它们描绘出翅膀。
于是,我阅读光辉之书,研读卡巴拉科学,在团队里工作,以及从事精神的工作全部,以借助所有这些手段获得“奇迹的力量”(sgula)。
在我面前躺着的书籍是某种虚伪的设备,它把我与精神世界相连接。我意识不到精神世界并对其品质摸不着头脑。但卡巴拉学家说,我具有某种能把我与不熟悉的世界相连接的适配器。
假设,在量子物理学中存在“微观世界”这一概念——最基本粒子的世界。我感觉不到它们,虽然就在它们间存在着。可物理学家告诉,我们能够创造一台机器,借助它我们能够达到这世界,感到它。于是他们建立各种各样的设备、粒子加速器。
这样一来,我们具有了手段,借助它能够从我们感到的这个世界到达很内在的隐藏的粒子的世界。没有设备我们就没办法感到它,因为我们的感知感官没有在那个范围内运转着。
在卡巴拉科学中,我被给予手段——《光辉之书》的阅读,借助这动作我能够到达被隐藏的、精神的世界。而这确实有效!使用它吧,没别的!
但在研读卡巴拉科学过程中,通过使用你具有的手段,你本身发生变化,而该手段变为你的内在的工具。而从事物质科学的科学家自己不变化,仅仅改变他们的手段——使用更先进和强烈的设备。出于这个原因,他们研究的对象被称为外在的,人之外的世界。
而在卡巴拉科学中,我们忙于内在的世界,因为这样我们改变我们的本质。这样一来,我们立刻开始感到曾经不属于我们感受的范围内的现象。我们并没有提高我们内部里已经存在的敏感度,像一位对声音有更高觉悟的音乐家或者对颜色有更好的感知的艺术家。借助卡巴拉科学我达到这种状态:我内部里演变着不曾存在的品质。

来自2010年12月2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什么是灵感的公式?

任何艺术的种类:绘画、音乐、舞蹈——这些自我表现的方式也被称为“科学”,毕竟这都是来自同样的利己主义、享乐的愿望。就像我研究这个世界,也就是,对于光而言来研究我的自私的品质那样,我在舞蹈、绘画或音乐中来研究我自己的表象,在白的背景下。
两者都反映所存在的规律性。只不过在创造过程中我研究特殊的、个别的品质。而在普通的科学中,我研究我的愿望在我们的共同的自私的本质层面上,于是我们都发现同样的现象并把这叫做科学。
比方说,什么叫物理学?这是对我怎样在白光背景下看到我本质的研究。但我们都获得同样的结果,所谓的“事实”,这是因为在进行研究的层面上(非生命的自然、植物界、动物界)我们都含有同样的品质。
但也有更高的自私本质的层面——“人/说话的层次”。这个我们的层面是不同的,那是因为在它之上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精神的根源和自由意志/自由选择,出于这个原因,在我们使用着这层面去跳舞、唱歌、绘画或者演奏了乐器的时候,我们具有很有个性的结果。然而,这一切都来自同样的享乐的愿望。
卡巴拉科学对感知现实提供了一个共同的态度。我们仅仅认为,严格的科学的规律和自由的创造性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两者都是我们自私的愿望的产物。但如果我们大家都做同样的动作,那就去想这形式在自然中是永久存在的,把它称作规律并基于这一点来建立科学。
如果我们创造音乐,那么第一个人创造这种旋律,第二个人又有不同的旋律,第三个创造的旋律也不同,具有千万种不同的旋律,所以我们说这不是科学,毕竟每一人想怎样就怎样去做。在“人的层次”已经无法准确目睹“科学的”规律性:心理学和所有 艺术(绘画、音乐、舞蹈)都属于这个层面。但这也是“科学”——即在白光的背景下表现出的我的愿望的形式,这些形式我能看到并研读。但只能借助实际。
只不过现在在人的层面上我们无法理解这些形式而已。当我们借助卡巴拉科学在自己内部里演变了这个“人”的层次,我们就会很明确地、科学性地来研究它,并会理解,我们为什么这样绘画、跳舞和唱歌,我们会理解这一切来自什么。那时这会变为明确的科学——在白光的背景下研究我们愿望表现的科学。

来自2010年12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与自然平衡的公式

卡巴拉学家是更高自然的研究者

不同的科学从事物质、享乐愿望的研究。我们研究愿望的非生命的、植物的或者动物的层面。我们通过研究其行为、检查其对不同影响的反应,并积累它们来创造科学。
对我们的物质——人的层面的享乐愿望——我们也能进行研究,检查并使用着数据,这样形成科学。也就是这样出现了卡巴拉科学!它仅仅来自人在自己内部所发现的经验性的结果。从天上没有降下任何书,也并没有从上面听到声音……
卡巴拉学家是研究自然的人,他显露自然普遍的力量。这力量创造全世界系统的能量。我们将此力量称作创造者,而且我们研究的正是它:我们对它能施加怎样的影响,并作为反馈能收到怎样的反应。这就是卡巴拉科学。
而我们能看到,关于这个世界的自然的所有科学(后者研究这世界的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层次),也是卡巴拉科学,都依靠对这唯一的全球性的力量的认知。 这唯一的力量影响着所有物质——愿望的层面。
于是卡巴拉科学是最普通的科学,因为它研究这个力量本身和这个力量对它创造的物质的影响。

来自2010年12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从零到无止境的积分

问题:物质的现实通过有名的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的公式E = mc2被描述,这公式连接重量和速度。在精神世界是否具有同样的公式——能够连接给予和接受的愿望?
答案:我不认为,我们能够对于精神现实而言使用爱因斯坦的公式,毕竟后者谈论我们的物质世界,有局限性,谈到怎样才能从物质和其所有表现:重量、速度和能力,尽量多地受到。任何共识都有限制,而精神领域不受任何限制。
在精神世界中我们达到最高的限额,它由这种公式来描述:“它和它的名字——统一”。也就是我们把全部的享乐的愿望与全部的光之力量、所有改正相连接,并达到如此的融合以至于一切都团结为一。结果——无止境。
在精神领域中这是最大的实现。那么如果物质的相对论公式指出时间、移动、空间、力量、重量和速度的限制,那么在精神世界根本就不存在这些边境!这是因为你与更高的力量、创造者相连接,并变成像它那样地无止境和没有任何限制!
在精神领域什么公式都不存在,毕竟任何公式要对比两方面的条件,衡量它们怎样才能“一个借助另一个” 地保持平衡。毕竟能量不能高于重量与速度平方的乘积。
在精神世界不是这样!由于相反的对象相互补充,我们达到无止境。似乎我们在使用世界系统中的所有力量的积分——从零到无止境……

来自2010年11月2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