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储蓄在他人的账户上

卡巴拉传播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11月3日

问题:人怎样才能在相互关怀的系统中演变?毕竟它把所有人用铁链勒紧。
答案:人可以通过给予他人进步,通过帮助他们发生改正。这会得到反馈。谁也不能直接的改正自己,帮助他人经过改正是唯一的道路。
我明白,你宁愿自己、自私自利地发展。但你要注意:最大的利己主义出现,但你在他人身上付出力量。这是最好的“储蓄计划”。
于是没有必要因利己主义而感到遗憾。大家都要帮助、为大家着想,不考虑自己,这样一来,大家都会得以改正。我改正的程度等于我对共同系统付出的贡献。
换句话说,如果人有助于团结、相互关怀、传播活动,那么他就在从事对他自己最有利的行为。
是这样的:“爱邻如己”是Tora伟大的规则。你的爱能有什么表现?你在朝向创造目标的道路上试图尽量唤醒亲近的人。
通过这样做,你为自己吸引反馈——使你返回到根源的光。所以说,我们作为团队,如果不从事传播活动,就什么都得不到。

来自2011年11月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简单的决定

卡巴拉传播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9月21日

有一个很简单的决定:开始传播。通过从事传播的活动你们忘记自己。甚至那些彼此没有联接的人们开始建立关系。你们在世界上关于团结得知识诞生的越多,你们进步得就越远。
你们要忘记在你们个人身上所发生的那一切,仅仅担心为了生存所必要的东西。将其余的一切转到外面,这会帮助避免相互间的摩擦和分歧。
就这样一对夫妻全心地考虑他们的生病孩子的问题,并忘记自己。他们的注意都往外转,他们正好开始在那里集中他们所有的努力。这共同的不幸团结了他们。
你们开始担心你们的“生病的小孩”——世界。这会冷却我们之间的高强度的热情。直接地去改正我们之间的相互关系没有用。你们要完全地转到外面,事实上开始做实际的工作,那时你将会突然间看到在内部该怎样处理一切。关于团队内在事情的担心会有效,只有如果这为了与外在世界的工作是必要的。只有那时你们将大家和一切准备好。
让对外在的传播的必要性决定我们是谁以及我们从事的事情。那时我们真的会为了给予而运作。让我们用Bina举个例子:她的上面的部分渴求给予创造者,她的下面的部分渴求给予世界,而她本身是Tiferet的中间的三分之一、仅仅是一个把自己分为两个部分的决定。我们每个人,在每个团队中都要这样看自己,

暂无评论

让世界团结起来

光辉之书卡巴拉传播团队、环境
原稿发表于 2011年8月10日

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我们需要尝试不忘记——所有改正都是在我们之间的连接中发生的,而且要将今天世界上存在的事件当作是对隔离的揭露。憎恨、动荡,所有出现的问题最终出现是为了首先让我们,而随后让全世界感到,我们需要改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我们越多地从事传播卡巴拉的活动并谈论我们之间的连接,不顾所有世界中存在的分裂和相反,那么就会越好地准备我们自己,并且上课时会越来越强烈地要求团结。
于是我们施加的影响越大,同时分散这些知识的范围越宽大,谈论团结并试图让人们连接得越多,那么上课时我们所要求的团结就会越多,进而我们将会让这光达到我们,并通过我们传达给全世界。

来自2011年9月5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团结的概念

人类、社会卡巴拉传播团结
原稿发表于 2011年6月26日

问题:能不能用两句话描述一下团结的概念?
答案:团结是一个使全人类变成自然而完整的部分的动作。就这样我们安慰自然——在我们内部和在我们外部——并让大家都处在所有力量的和解与平衡中。一切都安静下来:在心理上、机械上、生物学上、动物学上和任何其他相互作用上。在所有层面上,所有力量都获得平衡的状态。
没有比平衡的状态更好的了。它是所有部分之间的和谐,这些部分最终感受到真正的生命,而不是在彼此打仗。
在自然中存在许多相关的例子。大概所有科学家,包括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都同意这一点。目前许多人都在往这个方向思考。
但是,他们由于各人的利己主义不会团结在一起,以向全人类宣布、证明他们的看法。甚至如果他们试图这样做,他们的词汇听起来会相当无力,毕竟在这些话中没有精神。
只有学习卡巴拉的人才能公开解释,而且谁也不会拦截这个特权。虽然他们理解这一点,但组织起来并达到每个人则不可行。这是我们的任务。
问题:具体来讲,什么才能让我们为人类描述所发生的一切?
答案:内在的与善之根源、与完成改正的根源的关系。这就是我们所拥有,而其他人没有的。我们不能把这任务传授给任何人。不是因为我们在为自己保留着它,而是简直不会有人处理它。解释应该来自与更高力量的关系。

来自2011年6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五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控制精神世界的杠杆

卡巴拉传播团队、环境愿望、思想精神工作

问题:怎样才能让我的传播卡巴拉的行为尽量符合精神的根源?我怎样才能想象这些动作符合哪些精神世界的动作?在这个图像上,哪里有世界、我和男性团队?
答案:您提的问题已经属于下一个阶段。也就是说,你想感到您的动作有多么实际:什么是动作具体的表现,哪里有在我处理资料、做传播或做某种动作之时所进行控制的杠杆、线和工具?我具体该怎么行动,往什么方向实现这一切?
实际上,这仅仅是为了共同的团结而运转,不是为了直接达到更高的阶段,而是为了在我们的阶段上实现团结。一旦我们的团结以某种程度相同于更高之光,这光就会开始影响到人,并相应地把我们提升到它的水平上。
也就是说,您所做的都是为了团结。没有其他的!但一旦它获得了特定的力量,达到了某种阈值,立刻就会出现这团结和光之间的联系。
光影响着这团结,并开始在其中出现,感受到它。那时我们对团结的尝试变得实际。谁进入这团结的愿望中并形成了它,根据各自参与的程度,谁就会开始感到在这共同愿望中所出现的那一切。
假如有一千个人参与到建立这共同的愿望的过程中,并尝试上到自己的利己主义之上,以及以各种各样的行为建立愿望的某种共同之处,他们就会稍微上升到这愿望的分裂之上(破碎动作在我们之前就发生了)并追求团结。他们用追求和努力来吸引光,而光在这愿望中出现。
当他们的努力获得了特定的力量,光出现在它对愿望而言进行的动作中,将这个由许多愿望组成的愿望集中起来,这愿望就会变得统一,以及在其中出现这更高阶段的品质。
而您,因为参与到这个共同的愿望中,为它提供了假设十公斤的努力,就来在这十公斤上感到其中所发生的那一切。在愿望中光和创造者的显露可以等于百万公斤,但您按照您的参与程度会感到。
问题:
如果我想象团结,这足够吗?
答案:当然,想象团结已经足够。但是,团结取决于共同的努力,而根据您的个人的努力您将会感觉到团结。也就是,您既取决于您的努力又取决于共同的努力。
我们取决于共同的努力,因为不然的话,光不会出现,毕竟它仅仅在共同的努力中表现出来。
而为您显露出的光、阶段的强度取决于您的个人的努力,换句话说,共同的愿望也许会达到50米的阶段,而您只会感到5厘米的上升。
问题:那么如果我想象完成这些努力的愿望,这对共同的努力会有帮助吗?我反正不会接近每一个人并跟他们说:“来吧!”
答案:您的愿望本身就参与到这共同的努力中。其他人甚至不认识您。您可以生活在北极。这有什么区别?甚至如果您与他们没有任何连接。您的愿望已经算是您的参与。而如果我们成功了,无论生活在哪里,人们也都会成功。毕竟我们的所有的愿望是相互连接的,我们都是同一领域的参与者。

来自2011年6月10日的莫斯科会议的第2节课
暂无评论

给予的电震动

卡巴拉传播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0年11月4日

我们需要建立这种稳定的状态:似乎我们要参与到永恒的会议中,接受着许多人积累于一个地方的能够产生的印象。
我处于任何地方和任何时候都要感到这种“电震动”。与这个精神的力量的场的距离对“震动”没有任何影响!它取决于我们,我们可以让这个状态变得稳定。
正好这个精神关系和方向之场被称为卡巴拉团队——而且每一个人受着不是七千个朋友们的影响,而是几百万个处于世界各地的我们的朋友们的影响。
首先我们让几千个学生来组成团队,在其中大家都与共同的关系之网连接。而且如果这团队的一部分达到状态,那么它开始把这照耀往外投射,而这个过程怎么都不会停止。这就是真正的卡巴拉传播。每一个人都会有机会过来、看到、认识到、检查这是否适合他,也许今天不行,但明天没问题。
这个会议应该为我们树立这种状态的榜样,我们必须让它变得稳定,并上升得越来越高。这就会是环境对人的影响。我们所需要的就是这种影响。
如果环境决定我全部的未来和我精神进步的速度,那么我唯一担心的应该是怎样让环境更强烈,以便它一直都能让我产生灵感并被迫前进。
那时我肯定会来参加会议,毕竟除了这一点我没有任何其他手段来前进。我会到来,但我们一直都要安排这种环境的影响!毕竟没有其他精神进步的发动机!

暂无评论

为了世界的复苏

卡巴拉传播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0年11月4日

问题:什么叫“内在的传播”?
答案:内在的传播指的是,我们在我们之间追求显露创造者,处于亲密的关系中,而由于我们在共同的亚当的灵魂中与所有其他灵魂相连接,我们的亲密关系开始复苏他们。
如果身体中有某些生病的部分,但基本的体系不成问题,运转得很好,那么借助这些健康的系统,身体开始治愈那些有病的地方。
在我们内部显露出的光,借助我们的团结,向外“突破”并影响到那些自己不能受到光的人,他们开始感到这种力量存在,而且它能带来拯救。虽然这些人仅仅担心物质的问题,但这些问题变得如此严重,以至于人找不到答案:生态危机、恐怖主义、毒品、抑郁和家庭破坏。
所有这些问题都来自自然、创造者,因此人在我们世界的阶段上不会做出任何决定。人类会降落得越低,直到理解,停止这种下滑是不可能的!
毕竟自然要让我们感知到邪恶,就像所说的那样:“我创造了邪恶的基础和Tora(卡巴拉)作为改正邪恶的手段”。而如果我感觉不到我的邪恶,那么我没有什么可改正的,我不需要卡巴拉作为改正的手段。
于是提这种问题的每一个人,将会本能地找到我们——学习卡巴拉的人。我们已经做出了如此多的准备工作,以至于在外在的传播中已经具有所有可能。

暂无评论

传播和精神的工作

卡巴拉传播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0年10月10日

问题:如果不在传播之时,我怎样才能保持与朋友们在团队中的关系?
答案:传播活动根本就不属于我们彼此之间的精神关系。传播是我们所承诺的负担——在物质的层面为世界服务。
当然,只有我们的人从事传播活动是最可取的,因为他们能够灌输精神的火花,但实际上我们也可以找那些不学习卡巴拉的人来做传播。
精神是我们的在自私的层面之上团结,我们一阶段一阶段地上升,而这上升是超越我们知识而进行的。没有其他机会。这工作不涉及传播,它是个别的,个人都能进行的,甚至如果一个人单独地在阿拉斯加生活。
真正的传播是我的之于爱和关系的愿望在灵魂之间的网里面的传播。

来自2010年10月1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感到所读到的,以及理解所感到的

卡巴拉传播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0年9月19日

我打开《光辉之书》并开始阅读:“上帝说道:‘让天空存在于水中……’”这是精神现实的描述,而我必须在内部感到它。“上帝”——在我内部,“说道”——在我内部。天空、水都在我内部。这一切都要在自己内部里感到。《光辉之书》或任何其他卡巴拉书籍在我内部里要吸取感官上的图像。
后来《Sulam》的注释向我解释:“上帝”是Bina、“天空”是 Zeir Anpin、“土地”是 Malhut,这样一来,不只有感官上的图像,也出现了对品质和关系的理解。
想象一下,你出生在新的世界,你对它一无所知,只能感到某种不清楚的事情存在——就像小孩那样。并且,有人开始向你解释在你周围所具有的那一切——这样,感官上的图像获得了解释。
卡巴拉是门科学,它像是我们世界的自然科学似的。它向我解释,我在我出现的新世界中具体感到的是什么。
暂时我们没有精神的图像,所以不能把卡巴拉的解释与这些图像相连接。但首先我要感到图像本身,以便书中的单词对我产生感官上的反应。随后我将会学会这些力量和品质的实质与它们相互作用。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传播中具有的内在之光这么少。有,但很少。我们必须在不惜一切代价的情况下,而更具体来讲,必须借助相互担保来在自己内部唤醒这个精神的图像。而这只有在我们加强我们的团结的条件下才有可能。那时我们在自己内部里会看到所读到的,以及将会理解,外在的图像也是在里面被描绘的。
通过撰写《Sulam》的注释,Baal Sulam连接了两个部分。他拿着《光辉之书》并对本书所撰写的图像加上了科学性的解释。
但一开始,我只需要感到图像!因此我们把文字简单化了,让它对感情施加影响。但后来,捅破了这层帆布之后,我们会很容易地理解我们所感到的。
这就是与其他所有我们世界的自然科学类似的科学——卡巴拉。它是之于精神自然的科学。

来自2010年9月1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传播:包装和内容

卡巴拉传播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0年9月19日

存在内在的传播——这是我们的集合,在它之中将会点起火和光。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会获得相互担保,而在它之中将会出现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那时,大家都会感到我们现在所学习的。
而在这同时,需要外在的传播,以让世界上的所有人都知道怎样能够改变自己和世界。
我们之间的传播取决于外面的传播,反之亦然。内在的传播是光的力量,它在我们内部里亮起来并影响到所有灵魂。
将来传播基本上会是内在的而不是外在的影响。当然,需要新的电影和书籍,需要国际的电视频道、多种语言的广播电台,但最主要的是我们的内在的力量。
我们必须达到——在我们交流信息中含有许多最高力量的光。

来自2010年9月1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