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秒之间的无限生命

问题:为什么两个阶段之间的转折如此危险,创造者不是在控制所有在运行的相反的力量吗?
答案:我们的主要工作集中在两个阶段中间的过渡,而不是在稳定状态上。当我已经处在某种阶段上,我只是为了更深入了解和分析这些状态而工作。
在我们的世界我们认为,最主要的是已达到的状态,而不是朝向这状态的道路。但在精神世界最主要的是过渡,而不是状态本身。
在某一个特定的状态我们停留的时间取决于显露它所需要的时间。
这可以是一秒钟,随后发生过渡,然后又是一秒钟的状态,又过渡。于是一位哲者曾经跟他的徒弟说,在几分钟之内他经过了四百个上升和降落。
在精神世界我们感到相反的不同的维度,在那里我们超越时间、移动和空间的限制,就是因为我们渗透我们世界的每一秒之间。在我们的世界上每一秒钟一个接一个地不断度过,而精神领域处在它们之间,那是因为精神的生命是在过渡中,而不是在状态本身。
静态是死的,在精神领域它没有被顾及到。静态存在的目标只是为了令人对当前的阶段进行总结,每一阶段都含有许多其中的小阶段之间内在的过渡。于是,处在精神世界的人经历不断的变化,并没有宁静。
精神的概念超越我们的坐标轴:时间、移动和空间。毕竟在我们的世界每一秒之间没有中断,对于时间、对于空间也是这样。而精神意味着你处在这一秒和下一秒之间,你深深浸入它,并这样进入精神的维度。

来自2012年4月1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物质世界要保证独立

问题:如果我们不改正属于动物层面的愿望,为什么会需要它们?这种愿望有什么用?
答案:我们需要这些愿望是为了能够存在于精神世界之外。这种愿望为我们提供一个在不依赖于精神世界的情况下,在不受那世界的影响下,实现上升的机会。多亏这一点,我们才能够在没有精神恩惠的情况下来生活。我们每次都要自己来决定,是否值得与亲近的人、团队相团结。偶尔我们却想放弃一切并离开,而且我们的确有这种机会。
另一方面,如果我们仅仅有与团队相联的愿望,那么我们就会像是一群蚂蚁。因为我们毫无选择会被迫去过社会生活,但这样又会属于动物性的、肉体的层面。
然而,我生活在我的肉体里之时,可以追求,也可以不追求精神领域。这让我变为精神的人,毕竟我是本身在不顾我天生的、原初的愿望的情况下来获得给予的形式。创造者在我内部创造了这邪恶的基础是为了让我通过克服它而变为自由的人。而我本身,依靠我的选择,来决定我是否想要一切是这样。
不然,我仅仅会生活在精神世界的动物的阶段上。我会作为“天使”——即处于本能去爱大家的“精神的动物”。

来自2011年11月2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精神世界特别简单!

没有更高的世界。更高的世界是我们之间的团结。如果我们感受到这团结,那么在其中我们将会感到更高的世界。他不存在于我们之外的某种地方。精神世界本身不存在。我们自己创造它,形成它。
有简单的更高的光,也有站在光之中的一点,它被分为许多部分。如果我们把这一点连接到一个整体,如果我们团结其所有部分,那么它就会变得像光一样,并根据品质相同的法则变成一个巨大的为光的容器/kli。
这样一来,黑色的无止境光之间的点就变为一个伟大的包括全部光的容器。没有团结这一点的所有部分,就没有容器,只不过会存在一个黑色的点。“永远存在的”(yesh mi yesh)是光,而“从没有中创造的”是微小的愿望,我们还无法感到它,它还不是创造物。

来自2011年11月18日的Arava会议的课程

这种感受你无法误会

问题:我怎样才能知道我是在给予,而不是在接受?
答案:你会发现你在给予,是当你感到这一切都是由光的力量完成的,这光穿上你,创造者借助你来行动。而你是个那幅穿上你的力量手中的工具。那时你就真的会给予。
你给予当你处在自己之外——在他人内部中并在这同时感到很愉快,在你之外你来进行更高的动作。而在你内部光行动着。有一种驱使你的、为你指向的内部里的精神。这种感受与任何事都无法混为一谈!
但这感受就是你曾经被迫去进行的动作的结果。主要是要渴求团结!就像你试图开动那辆车,一次又一次地,而最终它会启动了!

来自2011年8月1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面对真理真难

我们的愿望是我们的燃油。如果有了愿望,如果它显露了出来,那么我们就会渴求实现它。而如果愿望没有显露,那么你就如行尸走肉一般。
这是如此明显,以至于在现代世界中我们看到,如果新的愿望对许多人而言没有出现,那么他们就不会理解为什么而生活,并准备自杀或使用毒品或抗抑郁药。这都是因为缺乏愿望,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已经发展完了它,它已经达到了其满足。
不能再前进,人已经感到,达到物质的成就没有特别大的意义。说实话,你实际上需要多少呢?毕竟你看到,最终一切都会消失、被取消,对明天在任何方面上都没有安全感。甚至地球本身都接近末日。
实际上,人总有某种对永久的“钩”——他总是去想象,他的生命结束不了。他要么借助一些宗教信仰来欺骗自己,要么在他内部有了这种内在的、本能的信仰——还存在一些东西,人生没有以此为结束。
但是现在,这些所有危机和分裂做出了榜样——一切都有结束!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都结束了……不再有教育培养、文化,人们再也不愿意建立家庭、生孩子,不渴求挣钱,因为人能看到你一辈子的成就立刻就消失了。绝望、无力和不确定性都在日益滋长,我们失去了对未来的希望。
在这例子中人们看到,怎么消失对永恒的希望,这希望提前以某种形式在人内部温暖,毕竟人不是动物,他不能不思考这一点。他是人,在他内部有一种属于人层面的一点——而这一点是永久的。于是他有了某种对永恒存在的希望,并且他会继续生活!
他试图不思考死亡,不苛求在自己内部唤醒这种的想法,毕竟这诞生了他没有回答的问题。这样他只不过放弃了宁静并失去了平衡。但仍然,在某种潜意识的地方温暖了关于永恒的念头。
而现在他突然达到了一切都破坏的那一点。整个地球都要分裂。而这就让人提出疑问:“难道没有未来了?!一切都会破坏?一切都有结束?那么我是在为什么而活?”
而在这里人会放弃并沉浸于失望,他看不到任何移动的意义,也没有足够的动力。而这就是我们时代最大的难题。

来自2011年7月1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成功的生命

问题:如果在这辈子我们达到了精神世界,这对我们的寿命会有什么影响?
答案:人必须努力,以在当下的物质生命之内走完他的精神之路。如果人达到了这种状态,那么他的人生就真的成功了。这取决于人。
实际上活多少年并不取决于人,而怎么由改正来充满他的生命则取决于人。
但无论怎样,他在地球上的道路足以完成他的改正过程。这是为人安排的。其余的一切都取决于人。

来自2011年7月10日在线课程

怀着什么愿望能进入精神世界吗?

问题:借助心里之点能不能感到精神世界的哪怕一小部分?
答案:如果点没有体积,怎么能在它里面产生感受?想要感受,你需要为它连接愿望和意图。点本身是无形的,它既没有意图、又没有愿望——它只不过是点而已。
那么我能将何样的愿望为它团结?卡巴拉学家这么说:除了这点,你还具有身体上的愿望(食欲、性欲、家庭)和人类的愿望(金钱、名誉、知识)。能不能将这些愿望与心里之点相团结?试试看吧。但你要注意,这些愿望属于我们的世界。
那么你可以上哪儿获得对精神世界的愿望、渴求?只有从环境那里才能获得,如果你重视和提升他们。你没有其他选择。借助你的物质的愿望你不会达到心里之点并走进精神世界。唯一的机会就是加入好的环境并从朋友们哪里获得他们的对重要的目标的愿望及渴求。那时你就开始接近它——开始形成精神的容器。
点成为了基础,而你获得愿望作为容器。你请求光到来,影响到你并给予你屏幕(masah)——那时你就会具有反射的光。
这样一来,你具有所有需要的元素:光期待着、有了环境、心里之点被唤醒了,身体性的和人类性的愿望都被锁定 。一切都准备好了——前进吧。
问题:在这条道路上有没有里程碑?有没有机会检查方向?而且,怎样在能只有对这一点施加压力,以正好让它变大,而不是其余的自私的愿望?
答案:正好为了实现这一点你连接环境,他们影响到你。这个连接让你心里之点滋长,而作为反馈,你获得新的愿望——只有怀着它才能向上面对准。

来自2011年6月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为世界提供解决的方法

问题:世界上已经有许多人愿意致力于精神的发展,但是其他人呢?
答案:大家都遭受痛苦,大家都不幸。你看看,什么骚乱席卷着全球?难道我们面临逆境还不明显?这过程不可思议地快速发展。不久我从西班牙收到了一封信,在那里不同的人们遇到很严重的问题。失业率达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就这样创造者激励我们并往它的方向转过来。人们不自愿地提问:“该怎么办?怎样躲避不幸?”首先怎样避免不幸:如果人没有吃的,没有钱交房租,如果人缺必须要的东西,那么让他担心的肯定不是精神的问题。但你可以为他展示解决方法。
观看进行分析的文章,到处都可以找,如今世界上谁都不知道问题的答案。至少这一事实对我们而言很明显。有权力的人、政治家、评论家清晰地看到,我们处在一个僵局中。谁也不敢举手并解释他的解决的方法。任何选项看起来都是不切实际的、虚幻的。
在这种状况下,只有卡巴拉能发言,而且我们需要更快地这样去做。

来自2011年5月2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

怎样改正破坏的视野

问题:您说过,人是感情和理智,而所发生的那一切都不取决于他,他只能目睹效果。这样一来,《光辉之书》中所描写的那一切应该在内部里寻找意味着什么?
答案:现在我阅读或者听取《光辉之书》。随着故事的展开,我想象各种各样的图像——天使、人们、风景。我为什么会把这一切当作外在的图像,而不去在我的感受和理智中产生反应,以至于把这一切立刻在我内部里发现?那是因为我没有被改正,而我的享乐的愿望、我的利己主义把我的感知分为内在的和外在的,并这样为我描画破坏的图像——似乎《光辉之书》中所说的内容发生在我外部,而不是在我内部。
但在外面没有任何一切,全部的现实都处在我内部。那么我为什么会感到现实在我之外?那是因为我仍然没有把全部的现实与自己连接,并不把它当作我不可分割的部分。为什么?那是因为我怀着自私的态度对待现实,我把它分为内在的(对我更重要的)和外在的(不那么重要的、一点也不重要的或者被我拒绝的)部分。这就是我的自私的、被破坏的感知的形式。我该怎么办?
我应该对自己说:
1.《光辉之书》仅仅谈到了我的内在的状态和品质,一切都发生在我内部里,没有其他的。人是微小的世界,一切都处在他之内。
2.之所以我能看到外面发生的事件,是因为我的感知是未改正的。如果我改正自己,将会把所有一切在我内部里看到。
换而言之,我想象所读到的《光辉之书》的内容似乎发生在我外部与我在内部里感知一切之间的区别,为我指出了我未改正的程度。
于是,我必须试图在我内部里找到正确的感知的形式,并祈祷、请求这形式在我内部里被唤醒。这就是所谓的感知到所阅读的,就像Baal Sulam 《对〈十个Sefirot的研究〉前言》中第155条,说道:人通过追求认识到所阅读的内容,来唤醒环绕他的灵魂的光。我追求看得见这图像的真正的形式并逐渐地借助自己的努力让它接近我。

来自2011年5月24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关于《早晨课程》
新的《早晨课程》安排

为什么感到精神世界这么难?

答案很简单那是因为精神领域与我们、我们的实质、我们的自私的本质相反。利己主义在控制我们,而我们渴求满足它。
于是从环绕我们的所有一切中,我们只看到我们愿意在我们的利己主义中去看到的东西——舒服的或者在极端情况下,危险的。
于是人如果愿意发现在我们的利己的感知中抓不住的精神世界和环绕他的环境,需要重建本身。
于是环境是如此重要,毕竟环境会帮助人重建他的感知——调整自己去感到对利己主义而言不愉快的、相反于它的东西是多么重要。这样一来,人会看到曾经环绕他的广阔的世界。这个世界被称为精神的,因为它超越自私的世界。
我们认为,我们的信念是经验的结果,但信念是对我们利己主义而言是“舒服”的信息的积累结果。无论说的是什么,真理还是假话,我们把真理当作符合我们的想法/利己主义。
我们总是寻找能证实我们观点的事实,并拒绝相反于它的。最终我们形成自己,但不愿意改变自己。只有痛苦,对生存意义的寻找和强烈的精神的环境,即团队,将会帮助人变得客观,并把自私的感知变为环境的观点。那时他将会显露一直在他周围存在的更高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