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自由而战

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最危险的状态不是上升也不是下降,而是冷漠。我们没有力量从其中出来,既没有往上的,也没有往下的。它被认为是死亡。在下降过程中,一个人会经历各种各样的问题、负面影响和异样的想法,但他是活着的,而不是死了。死亡是冷漠。

创造者说:“去见法老吧!”也就是说, 它邀请我们去发现自身与更高的力量、精神世界、给予和爱是多么对立。然后我们将有工作的工具:光将在黑暗中显现。

否则,我们既不能辨别也不能感觉到它。因此,埃及的流放是必要的,因为它揭示了我们完全反对创造者,因为法老是创造者的反面。当一个人发现这种对立的充分程度时,他就准备离开“埃及”(即利己主义)。

我们的问题既不是光明也不是黑暗,而是灰暗的黎明和冷漠,在那里什么也做不了。如果我在监狱里,感到被囚禁,那么我会尽一切努力逃跑。然而,如果我不觉得自己被囚禁在监狱里,与现实生活隔绝,那么我愿意永远呆在这个牢房里。没有比这更糟糕的状况。这是一个真正的监狱,只有环境才能帮助一个人。

坏的或好的状态都能带来进步,但是冷漠的状态是绝对静态的,占据我们90%的时间。它吞噬我们的生命,使我们没有任何达到创造目的的希望。因此,我们必须与之斗争。这是我们自由意志的领域,Tifferet的中间三分之一,在这里,来自上面或下面的力量都不会对我们起作用——我们处于它们之间,我们无处可逃。这才是真正的监狱。

来自2018年1月18日每日卡巴拉课, 课程主题:“从障碍到上升”
#220783

 

暂无评论

什么是好事情?

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什么是好事情?

答案:好事情就是当你愿意与所有其他人连接到一个共同的愿望并能够接受更高的光,通过自己来充自己的朋友们,换句话说,在创造者和所有人之间,你是一种传输链路。去充他人,这就是好事。

问题:我怎样才能知道我的哪一些动作是好的?在卡巴拉中什么是善的范畴?

答案:一切都很简单。第一个规则是不要为他人做你自己不想要的。考虑这一点:你想怎样对待他人?你想别人怎么对待你,你就怎样对待别人。

来自2019年6月16日用俄语讲的课
#250957
暂无评论

分析和进步

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自己状态的正确分析顺序是什么?怎样开始?怎样结束?

答案:只有在团队中才可以进行状态分析,这取决于你们为了达到目标而相互团结的程度。

在团队中这些目标以不同的方式被感觉到。团队可以追求相互团结,也可以追求传播卡巴拉或教卡巴拉——不管怎么样。

您将卡巴拉科学或者展现给自己,或者给他人这样对他人更好,因为这是让自己进步的最好方法。

来自:2019 年6月23日用俄语讲的课  
 #251310
暂无评论

卡巴拉与心理学:老师与徒弟之间的关系

卡巴拉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在卡巴拉中老师和徒弟关系十分重要。按照我的理解,在心理学中没有这种现象。

答案: 我认为,人跟其心理学家也有特别的连接。

在卡巴拉中徒弟与老师的关系不可或缺。人需要听取老师的意见并尽量去实现其劝告,即使那些劝告看起来不现实。

在卡巴拉中老师对于徒弟来说是一种问题:人要接受老师并违反自己的常识去遵循他。

在心理学中这更加清楚。心理学家和患者都处在同样自私的层面上,然而在卡巴拉中他们处于不同的阶段中:老师处在精神的,而徒弟处在物质的,于是问题会出现。

问题:卡巴拉学家/老师给徒弟提到的所有的劝告,对于徒弟来说都是不清楚的吗?

答案:劝告内在的含义当然是不清楚的,因为徒弟还没有达到老师的阶段。而心理学基本上各人自己可以研究并理解:从何处出现什么,伟大心理学家对此有何看法。

换句话说,心理学处在合理思想和愿望限制下,而卡巴拉超越这些边境——它处在“高于知识的信念”中。

来自2018年12月13日电视节目“卡巴拉基础”
#251293
暂无评论

怎样才能将所有的事情看作良好?

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怎样才能学到将所有状态当作良好?

答案:将所有状态看到它们似乎是创造者对你良好的态度是很不容易的。

为了做到如此, 我需要通过给予和爱的品质去感知所有一切。那时会出现一种佯谬:在我感到不好状态时,我会将之与我的利己主义连接,因为正好在利己主义中我感到这些状态是不好的,于是我怀着更多的爱看待创造者。

问题:能不能从外面来对待自己的利己主义:“这是我,而这就是我的小狗,即利己主义”?

答案: 当然。人必须要将自己与它分离。

来自2019年6月16日用俄语讲的课程
#251216
暂无评论

十人团队中每个人的位置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在我们的十人小组中,有主动和被动的朋友。有时候,愿望会从活跃的朋友那里产生,形成一个核心,但是另一方面,它看起来像是十人团队里面有另一个十人小组。我们应该平均分配我们的意图并集中注意力于每个人身上,以防分崩离析吗?

回答:在我看来,十人小组是怎么建立起来的,就让它保持不变。不需要洗牌。十人团队是一个精神单元。它应该包含一切:核心者、落后者、成就者。因此,不必强行改变其中的某些东西。应该考虑到各有各的位置。

来自2019年6月2日用俄语讲的课程
#241652
暂无评论

如何向创造者提出正确的请求?

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如果我意识到请求消除我所处的状态,我该如何正确的请求呢?我不是在避免创造者所赐给我的吗?

回答:不是的。通常当你请求时,你开始意识到你的请求是不自然的和软弱的,甚至你应该提出别的请求:以不同的方式陈述你的请求。这没关系。

你得理解我们存在于一个刚性系统中。你不只是把一封信寄到某个地方,这个事情就结束了。你不断地在这个系统中工作;于是,你的请求会随之改变,它会被重新表述。

系统以其方式做出反应。例如,当我开始告诉你某些事情的时候,我的想法就改变。我开始发现关于这个问题的其它选项,不同的答案、表达方式等等。这是我所存在的系统的相互作用,并且我不能推出这个矩阵。

来自:2018年4月11日用俄语讲的课
#240831
暂无评论

为什么通往精神启示的道路如此漫长?

精神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为什么精神启示的预备期如此漫长?
回答:确实,预备期是非常漫长的。你可能要花20或者30年的时间才会开始接收和理解答案。
但是这种期望不只是像你在等待一列火车那样普通的等待,而是当你开始到达隐藏的、更高层次的世界时,你对此状态的不断改变和适应。
因此,你的整个旅程取决于你灵魂的深度。它越高,在精神世界首次被揭示之前,旅程就会越漫长。

来自:2018年11月25日卡巴拉俄语课程
#240612
暂无评论

卡巴拉老师的抱负

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一位感知到精神世界的卡巴拉学家是否希望他的学生也揭示精神的阶段?他能把他的学生拉升到他的水平吗?或者他那样做是为了提升自己?

回答:通过教授我的徒弟,我也得到相应的提升,因为我正在传播此智慧。每个潜在的小灵魂通过加入到共同的发展中来,连接着改正的总路径,并且影响着每个人。

换句话说,我通过我自己将你囊括其中,来影响亚当的共同灵魂。因此,我影响整个世界系统。

问题:所以您显然是对进步很感兴趣的?

回答:显然,我对你们所有人的进步都很感兴趣。不过,该兴趣不是自私或者利己的,因为我个人希望这整个系统与创造者达成粘附。在那里,自我完全地消失。你的问题毫无意义,因为在卡巴拉中,个体和集体是完全平等的。

来自:2018年11月11日卡巴拉俄语课程
# 241104
暂无评论

一个人应该如何认知创造者?

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 我应该如何通过老师来感知创造者:作为一种思想还是一个人?

答案:绝对不是作为一个人! 如果脑海中出现这样的画面,我们必须立即将其打消。

创造者是一股毫无例外地处于我们所有人内心普遍的力量。它统一并充实我们。这是我们共同存在的领域。该领域的品质是绝对的爱和给予。没有其他。

来自:2018年12月2日用俄语讲的课
#240699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