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一起请求吧!

研讨会
原稿发表于 2012年8月22日

我们现在的状态下,只有集体向创造者呼吁和祈祷才能成功,不然,创造者不会听到。只有当人们聚集在一起,同心协力,它才能听见。因为这样人们创造一个集体的愿望。
他们想要的是什么?他们想让创造者把这个愿望改正、上升、满足等等。
一个人单独什么也不值得,什么意义都没有——这种请求干脆不存在。你可以随意叫喊,但这都相当于沙漠中的尖叫。如果聚集了十个人,无论他们怎样叫喊,甚至虚伪地叫喊,他们的请求都会被注意到,因为他们试图相互团结。

来自:2012年8月17日,哈尔科夫会议第三届研讨会
暂无评论

怎样才能迫使创造者帮助我们?

研讨会
原稿发表于 2012年8月22日

在上个研讨会我们得出结论:我们独自什么都不能完成,我们试图尽我们所能,但是没有什么结果。的确如此!真的不会成功!而且连成功的希望也没有!为什么?那是因为实际上我们没有力量。谁说我们什么都不能做,只不过确定这个事实。
我们仅仅是利己主义者,并且只有在我们的利己主义范围里才能运行。不靠着利己心我们无力完成任何事情。我们不能超逾利己主义去运行。我们也不能真正地前进、接近他人。我们要看到对自己有益才可以。
应该怎么做?要请求创造者!除了它谁都不能帮助我们,因为它是天下唯一的在行动的力量。我们有发现它的机会。除了它之外,没有别的运行的力量。
于是我们全部的工作就是去请求,达到那种真的使它帮助我们的愿望。
但是达到这种的愿望可不简单。它是逐渐积累起来的。我们却不要去想,这愿望何时积累完并我们开始叫喊,我们每次都要产生请求。这个请求必须包含我们的甚至最微小的愿望(无论它们是怎样的)。
我们的愿望不是确实的,不是真的,这很像孩子们:他们呜咽、啜泣、让我们烦恼,但是仍然缠着我们不放,要求他们所需要的东西,并利用我们对他们的爱。我们就是要这样对待创造者:我们要从这个世界学习该怎样行动。
我们的所有请求、要求、恳求、恳请基本上都被称为祈祷。
祈祷是心里的感受。其实这不是请求,而是心中的感觉:人检查自己并看到,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他都要向创造者寻求指导。无论好还是不好,无论是什么——给你,而你要按照我需要的去做!
祈祷的方式可以不同:严肃或者不那么严肃,是否坚决­都无所谓,重点是我们要祈祷。
通过祈祷,一切请求的力量都可以达到。它越强烈、坚决,越有力量就越好。

来自:2012年8月17日,哈尔科夫会议第三届研讨会
暂无评论

通过爱情的眼睛来看一切

研讨会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3年1月30日

问题:您说过,当我们从事从整体的教育方法,我们就能把他人负面的品质来看成积极的。这是什么意思?
答案:意思是,在超越自己的利己主义之前,我无法看到另一个人,我只能看到我自己。但是当我使自己上升,我就会突然开始评价他,就像他评价他本身那样。换句话说,我看到的是,他的行为、他的动作都是正确的。原来是我一直不对,因为我曾经根据自私的角度判断一切。
评论:这样下去,不只是主观的“我”会崩溃,全部道德也是。
答案:我们的利己心没有什么道德,唯一的原则就是攫取更多,并尽量拒绝所有人。我提到的是我们的本质。
当我们观看他人的时候,我们总是努力找出缺点、看不起另一个人,抬高自我。这是很自然的我们利己主义的保护性反应。就这样我们看待整个世界。
就像我看我的孩子和邻居的孩子。对我来说,我的孩子总会有优势。
我把自己一直都放在赢的位置上,不然我的存在就没有意义。我利己主义的保护性反应是为了保持自我,提供存在的权利和以存在的感受为目的。当我上升到自己之上,我就会发现他人其实截然不同。

来源:电视节目“整体的世界”,2012年11月27日
暂无评论

团队中心在我们之间出现

研讨会
原稿发表于 2013年1月30日

在进行整体的讨论的时候,你是否正确根本就不重要。对我来说,这只不过是“走出自己的”办法,以及感觉到(“披上”)他人的机会。这样,我开始理解到在我内心怎样才可以感受到别人。毕竟我们需要达到这种状态:我们开始感觉到共同的意见、共同的愿望、共同的理智。 其他人的答案是对是错都不重要, 别忘了,在圈里只不过聚集了十个微小的利己主义者。
属于团队的人可以处在不同发展阶段,而且他们的答案可以是绝对可笑的。我无所谓。我不想自认为才高八斗。我付出努力以超越我本身的理智。我对每一人的答案感兴趣,只是因为这帮助我与他团结,接受他,我准备共享朋友的答案,走出我自己,就像“披上”他。
对我来说,动作本身很重要,毕竟在进行对话时我们能够获得全新的集体的感觉, 通过它我在我内心之外,在我的利己心之外能够感到一切并进行分析。我会发现那一离开内心的、孤立的世界的出口。
最终我感到我与他人相互团结。对我来说,去保持这种共同的状态、我们相互的关系、在我们之间诞生的共同的愿望和共同的理智是十分重要的。 此外,这种共同的愿望和理智许多次在我们之间相互作用直到出现一种我们能称为团队中心的现象。
团队中心是一个整体的人的形象, 这个人由一个统一的心(愿望)和一个统一的理智(思想)组成。

来源:电视节目“整体的世界”,2012年11月27日
暂无评论

亲属灵魂的联盟 

儿童男女
原稿发表于 2012年5月6日

问题:我不清楚这一点:当代不愿意生下一代的人,怎么会立刻开始想有孩子?
答案:正是因为我们开始与全世界相互团结,并建立高于所有反感和不愉快的爱情的关系,我们将会理解到什么内在的力量包含在这些关系之中。我们将会看到对他人的给予是多么充满我们。
那时一个女性也会开始想与一个男性达到同样的关系,并不在从事像今天这样的随机的偶然的关系。毕竟那时男女将会建立这种彼此间的关系并以精神的,而不是生物的、或者性的关系为基础来建立一个家庭。
在这种家庭他们会感觉到,在更高的层次上这些关系可以得到补充——即在孩子上实现它。而这都是人在学习与世界团结的结果。
我们总是靠着利己心而生活:自私地接受或者自私地给予。但是现在全世界都接近利他的关系:首先为了给予而给予,而随后为了给予而接受。 我们将会了解到,去接受为了更多的给予确实是值得的。
听起来,这是崇高的话, 但是根据我们发展的速度这将来很快就会实现。当然,在人没有发生变化之间,懂得这一点可不容易。但是随着慢慢变化,我们将会理解我们所处的阶段,并开始稍微了解高于它的阶段。
随着人的改正,当他变得越来越完整并与他人关联,当他怀着爱情、给予、参与、相互了解和相互保证来看待他人之时,一个人对异性、生活伴侣、家庭关系、孩子的态度也会发生变化。
毕竟我们永远都没有感受到什么叫爱情!我们按照我们的天性的本能行动并靠着本能来选择对象。但是现在,我们将会以内在的感受为基础,因为我们已经会学到什么是高于利己主义的爱。
大自然迫使我们建立全球性的环绕世界各地的关系。那时异性对我们来说不会属于动物性的、身体上的阶段(该阶段上的家庭机构已经破坏了)。 我们在更高的、精神的阶段将会将会组织家庭并建立其他关系——都会基于相互给予。
在这种相互给予中我会产生全新的向对方的态度,也就是说,在我们之间将会出现这种关系:“夫妻——创造者在他们之间显露”, 即一种特殊的关系,有了它我们就开始考虑孩子。这会是全新的家庭,我们倒没有会到以前的形式,反而我们将我们关系从物质的、身体上的层次上到精神的、灵魂的层次。
家庭会保留曾经的样子:男人、女人和孩子,但是家庭存在的意义和目标截然不同。

来自2012年2月2日的关于女性的对话
暂无评论

新的教育

人类、社会儿童家庭、教育、培养
原稿发表于 2010年6月28日

问题:不好的教育与人们彼此之间所缺乏的团结有什么关系?我在这里感觉不到任何关系。
答案:我们所谓的“教育”只是给予教育,但没有提供培养。学校不培养孩子成人,而只是向他灌输知识——物理学、化学等。教育的系统被我们称为培养的系统,但它根本就没有进行培养。所有的结果和所教的科目证明了这一点。
学校里有几节关于培养人的课程和对话?难道有人关心这一点?
在课表中只有物理学、化学、语法、阅读等,而随后我们会惊讶,为什么我们这么难与孩子相处。学校像是在准备着机器人,我们教给了他们怎样在公司里工作。这就是学校的任务——储备人员(工程师等),他们似乎会在“官道”上工作。在教育系统中没有任何人去关心孩子会成为是什么样的人,而且他的生活又会如何。那是因为这不是培养的系统!
这个教育的系统永远都没有以培养人为任务。这系统出现在工业革命之时,要让农民变成工人。那时就出现了现代的学校,以便教给孩子们怎么阅读、写字等,以便让那个一辈子都忙于牵牛耕地的事情的人能够处理机器,懂得最简单的物理学和化学的规律并能够根据说明来工作。这就是学校的基础,迄今为止学校都以这种形式存在着。
但现在我们真的能够转到“培养”的系统上来,而这是某种完全不同的系统。你懂得多少物理学或数学在这个系统中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什么样的人!人指的是与他人连接的人!只有这种关系能让你成为人,而不是你所学会的知识。
假如你只在科学方面获得成就,这只会帮助你发明更恐怖的武器。毕竟给自己的未改正的利己主义加上在学校学到的知识,你会借助这一切去利用他人。而这就会是决定你生活是否成功的因素。
就这样培养人——首先来问,你选了什么专业,能挣多少钱?这就是教育吗?!
如果人们能看到,出现了一种真的能教育孩子的系统,他们一下子就会有反馈。毕竟大家都理解这个问题。今天人们甚至都不想生孩子,他们没有任何一切能够给予孩子们。人们不想生孩子,不想让他们在这个世界中遭受无用的痛苦。
因此应该让人理解,社会上的和我们个人生活中的所有问题,都是因为我们缺乏彼此之间的关系。只有借助光能够建立这种关系。

来自2010年6月2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对〈Panim meirot之书〉的前言》

对“感知现实”的培养
培养人比教职业重要
培养而不是教育

暂无评论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十)

会议、活动、对话儿童卡巴拉
原稿发表于 2009年11月9日

detskie-voprosy_buffalo_10问题:为什么是我们,而不是其他人被选中来学习卡巴拉?
答案:人不清楚这一点。只有在以后发现了整个世界和灵魂的系统,人就会开始理解他的使命,并看到为什么正好现在在他的内部出现了变得跟创造者同样的愿望 。人被唤醒,也就意味着灵魂开始出现。
人显露出整个世界的画面,知识才会到来。因此,卡巴拉学家说道,被唤醒了,那就起来,被提供机会,那就去实现,实现了之后,就能够知道答案。
就像如此,我们可以提问关于身体的问题:为什么父母生出了我,为什么这样,为什么在这个时候?
在我们的生活中也找不到该问题的答案,但是卡巴拉科学让我们认识到整个系统,并知道了答案。

来自:北美洲的会议儿童课程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七)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八)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九)
暂无评论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九)

会议、活动、对话儿童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09年11月8日

detskie-voprosy_buffalo_09_w问题:为什么要在通往创造者的道路上设置障碍?
答案:我们都上过学。 每天老师给我们布置了不同科目的任务和练习。凭借它们,我实现进步。如果我不去完成这些任务,那就不会学到新东西。它们每一个实际上都是障碍。
有些孩子参加体育队。如果想要达到好的结果,他们每一天都需要全身心地训练,不断地提高个人的纪录。
在哪里都一样,精神世界也不例外,但也存在着区别。
在我们的世界,我能清清楚楚地看到目标。如果我变成有名的科学家、医生、音乐家或者运动员,也就是说,变为特别的人。可能我需要克服许多障碍,但是结果是可见的——名誉和全世界的尊重。在这种情况下,利己主义的能量充满了我的身体。人们浪费生命,以便达到在社会中受欢迎的目标,而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们有某种动力的支持。
而在精神发展过程中,我感觉不到我在前进,我没有动力前进。毕竟环境不重视精神上的理想,甚至我自己也看不到它。
所以说,障碍不是问题,在普通的生活中它们已足够多。问题是我感觉不到环境对我的支持。就在这里,我需要其他人的帮助。
如果我们在团队中,而这个团队不断严格地提升我们的精神目标,我就会很容易地达到它。克服障碍不再难了,我终于理解,为了达到目标,我需要去进行改正自己的工作。最重要的是,是团队帮助了我。

来自:北美洲的会议儿童课程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五)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六)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七)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八)
暂无评论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八)

会议、活动、对话儿童卡巴拉
原稿发表于 2009年11月6日

detskie-voprosy_buffalo_08问题:为什么需要卡巴拉?
答案:我们正在熟睡,我们需要某种能告诉我们实际上在发生什么的力量。我们需要能让我们梦醒的老师,他们能唤醒我们,并告诉我们怎样把生活变得更好。这些老师被称为卡巴拉学家,而卡巴拉是向我们提供帮助的科学。

来自:北美洲的会议儿童课程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四)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五)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六)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七)
暂无评论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七)

会议、活动、对话儿童
原稿发表于 2009年11月5日

detskie-voprosy_buffalo_07问题:我们为什么不能至少一个月举行一次会议?
答案:我们要如此安排我们之间的关系,以便生命开始流动于物质世界之上,将日常生活隔离到很远的地方。在那个时候,灵感、伟大的而又永恒的生命之流将不会离开我们。相反,它将会比在会议上所感到的更强大。
坐火车和飞机无法到达精神世界——它处于我们的内部。我们仅仅需要在自己内部产生对这种精神的感受,去感受到精神世界,就像如今我们能感受到我们的世界。我们要增强感受,产生对在这个状态中正在发生的事情的感知。要增强感官能力,并去理解,在这儿,在这个状态中正在发生什么。
甚至现在我们可以去实现这一点。那时,我们将会发现,我们在经过永无止境的冒险之后,它是如此的美妙。我们只能惊讶地喘息。而惊讶的感觉只会不断地变强烈。 我们大人要给你们打好基础,以便你们能够进入这个世界。我们会努力的。

来自:北美洲的会议儿童课程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一)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二)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三)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四)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五)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六)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