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否自由?

卡巴拉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自由向来吸引了人类。Baal Sulam写道,人类正好为了自由经历历史。众人都追求自由。

就像植物从土壤出来时受不了压力,并向往太阳、自由、天空,动物世界也追求自由,远离危险并接近那些保证自由动作和各种其他机会的情况。

对于人来讲,此概念意味内在的自由。说实话,我们不那么理解, 自由究竟是什么,以及什么叫做变成真正自由的人,怎样才不会变为奴隶或僵尸。毕竟现在我们都是绝对的僵尸。

你们看看,我们怎么使用手机,我们讲什么话,我们听取什么意见,在我们周围和全世界里发生什么事,我们怎样去看待这一切。

那么自由究竟是什么?为什么是“意志自由”而不只是“自由”?

如果我能下决定并据此行动,那这就是意志。无论我决定什么,只有随后,我才有自由去落实我的决定。这就是意志自由。

说实话,我们基本上没有任何意志自由。我怎么能有?我是处在特定肉体的创造物,我具有特定的特点、技巧、品味、愿望、追求。 我的性格更不用提到,因为性格让一切黯然失色。我对很多事情容易目不见睫,并感到称心如意。然而这却不自由,也不客观。

于此, 如果我们清楚地理解,我们终究是谁, 那么有史以来我们对自由的要求会令人哭笑不得。我们像小孩似的,以为我们自由自在,但其实完全依靠于父母、环境、一切。

来自2019 年5月12日用俄语讲的课程
#249750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