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的意图

团队、环境
问题:对于相互担保来说,什么更重要:物质性的义务(比如唤醒朋友们、打电话等) 还是在思想上、意图上针对团队?
答案:思想上、意图上针对团队不但重要,而且不可或缺。但如果人们觉得这样去做就足够,他们可就大错特错了,毕竟没有实践的理论毫无意义。
于是,当你参加团队的活动时,这才是完整的动作。
仅仅靠着意图无法完成行动。实现了意图之后,才能检查它。
来自2014年3月28日的课程,《问答》
暂无评论

握紧的拳头

精神工作
我们无法为自己吸引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但每一个人都可以为别人吸引光。这就是为朋友的祈祷。我个人的工作就是去关心对全团队进行影响的光。 此光会让我们越来越强地相互连接。
后来我们越努力地团结、压紧,我们会发现就越强的光:Nefesh、Ruach、Neshama、Haya、Yechida(NaRaNHaY)。压紧的力量来决定精神的阶段:125个压紧、团结强度的阶段。
万一我没有这样做,那么谁会做? 这样我的一部分就会留下空虚。并非我无法完成这一切,毕竟在那里有我必须要改正的那部分。

来自2014年4月6日的课程,根据Ari的《意图之门》

暂无评论

细颈的容器

卡巴拉精神工作
问题:为什么走在精神道路上的人会经历跟普通人同样的问题,并且不能找到解答?
答案: 难道没有解答?所有的问题都有一个解释:我们不符合已经要显露出的。这就是所有问题的原因。
如果你的愿望改正得不够,那么在享乐愿望的过程中中应该显露出的光会被痛苦、问题、疼、灾难影响。
在静止自然、植物、动物和人阶层上的享乐愿望不符合会导致生态危机、植物问题、庄稼歉收、以及动物、人和人类社会的疾病。
这都是我们自私的愿望的错,因为它没有经过所需要的改正。不管是什么问题都是因为光和愿望之间的不符合而造成的。
假设,愿望应该达到20%的改正程度,但其实只有经过了2%改正。那么剩下的18%就是光对容器的压力,就像是光的背面,即痛苦、不幸。
不幸(希伯来文的צער)是一种很细(希伯来文的צר)的地方,毕竟你不打开你的容器。你没有足够Hasadim之光,以扩展并打开容器,因此光在站在容器对面并对它施加压力。光的这种压力会让你感受到不幸、问题、疾病以及灾难。
问题在哪一个物质层出现,就在哪一层去解决,并且要请求创造者来改正它,也就是说,在两个层面行动。
Baal Sulam这样写,你要去看医生,拿到药,谨遵医嘱,但在这同时你应该一清二楚地明白:这些都不值得,一切都取决于创造者,而不是医生。
来自:2014年4月6日的根据Rabash文章的课程

怎样避免痛苦?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