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破坏,谁就要修复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不要对过去后悔——我理解这一点。但是如果我发现我因为过去犯下的错误而使自己陷入困境,应该怎么办?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什么都不要去改,只是期待创造者的帮助到来?
答案:当然, 创造者弄坏了一切,但它会改正一切。而你仅仅需要请求并感谢它,因为你有机会看到由它所安排的不对的地方,感谢因为现在你请求它改正它们。毕竟有这种说法:“一切都在上天的手中,只有对创造者的畏惧不是”,也就是说,除了你把所有一切与创造者连接这一点之外。如果他还没有改正你的状态,是因为你还没有请求,或者你的请求是不正确的。检查它们吧!
你不是你的过去和未来的老板。你唯一能处理的就是当下,但这取决于你的在光之道痛苦之道之前所进行的选择,甚至你是否能够请求创造者来改正你的内心——就是你的内心!
我们要请求这种改正——全心全意地、全身心地依附更高的天意。但要这样紧紧握住,以不消失于生活流中,而却全心全意、全力地来接受所发生的一切。
但这可不意味着你要白白坐着并等待光在某一时刻完成全部的工作。想要真的具有这种思想,你必须进行许多必要的的动作,并使用所有在这个世界上为你提供的手段。你得建立这个世界、进行各种各样的变化、安排生活、养孩子、上班、关心别人、让他们接近创造者等——许多不同的动作。
此外,你要唤醒朋友们,安排对学习、发展、接近对方的善良的条件。必须要完成许多生理性的和精神性的动作。但这都是为了把将来、过去和现在的那些时刻与唯一在创造物中行动的力量连在一起。这就是我们的工作,所谓的“创造者的工作”(avodat hashem)。它完成一切,而你全心全意地来辩解它所做的那一切。
来自:2013年10月7日对《对〈光辉之书〉的前言》的课程
暂无评论

我们的状态是完美的!

精神工作
问题: 改正之光什么时候能影响一个人,并将他带入对亲近人的爱之中?
答案:光时刻都在影响我们:它要么根据自然进化的程序——Beito(按照其时间)来影响我们,又或者根据一另个程序——Achishena(加快时间)。但光一直都在起作用。
一方面,引文“光处在绝对的宁静中”,另一方面,我们称其为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好像它可以或多或少在不同方面影响我们。当然,光是不变的,但我通过环境来带动着自己:书本、团队、老师、这些都增加我对于光的敏感度。
假设,我们正要走出去对外传播。在我们走出去之前,我们要真正明确:我们渴望达到对亲近人的爱,是为了达到对创造者之爱,从而取悦它。我们很乐意表现出这些出于真爱的行为,但很不幸的是,我们并感受不到它。
于是我们甚至会根据自我利益来行动:我们渴望达到精神的世界,去了解它,去感知它;我们期望天为我们揭露出。即使当我们将这方式运作起来,甚至为了自己(lo lishma),正如引文所说:诫命不要求正确意图,这依然运作着。光从远处照亮着我(这就是为什么它被称作环绕之光),并令我进步。
因此我所有的工作就是:来校验我的那种行为是最有效的以吸引环绕之光我。根据品质相同的规律最有利的行为是最接近光的特性,即:给予、爱、同情、亲近、拥抱、亲吻、联结,也是说,越来越紧密的联系。
我们应该为其憧憬,而我也已为此准备好,但仅仅在我从中得到些什么的前提下,也就是说:我将获得全新的感觉、理解、以及能睁开眼睛去揭露《圣经》的奥秘,甚至天为我开启。我渴望这个,由此我怎么也处理不了我的愿望!
没关系,我需要用我拥有的愿望去工作。这并不取决于我,而是由创造者安排好的。有什么我就对付做什么,即使我认识到:我做任何事只是为了自己的缘故,但环绕之光依然会逐渐提供我正确的意图。就这样我们进步。
如果通过对创造物的爱,我们达到对创造者的爱,那么最有益的事就是从事创造物!所以说, 传播,即所谓的以色列在世界上的角色,是带领全人类走向创造者,而这对参与其中的人来说是最有益的行为。我们只需要理解这点,正确地阐释它,并且将其告诉其他人。而后我们将理解到我们处在一个完美的境界。我们已接收到了独一无二的机遇。
来自:2014年3月4日的对课程的准备
暂无评论

通过改变团队来满足创造者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 什么叫做靠着“超越知识的信仰”工作?
答案:这意味着付出努力、使用各种各样的诀窍,为了达到所谓的“信仰”容器,即给予的愿望。信仰是给予。
给予意味着我不在担心我自己,而我来使用所有提供的机会去在团队里、在我们的关系中来进行变化,并通过这样去做为创造者带来快乐。
团队是一种特别的处在我和创造者之间的机器。我怎么改变它,我就怎么影响到创造者。于是我在思考,我应该怎样改变我的环境来为创造者带来快乐。在团队里我来进行动作,但我思考的是我为创造者所带来的满足。
来自2014年3月12日对课程的准备
暂无评论

什么是真正的而不是想象的“我”?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 如果创造者控制我的心和头脑,那怎么能进行选择并改变意图
答案:我只不过是包括团队的那系统的一部分,借助与团队的关系我参加于共同的祈祷(MAN)中。
我不是我的身体,不是现在的感情和理智。这根本都不算,那是因为这个世界是想象的。你安心地可以忽视我们现在所感觉到的那一切——这都是不现实的。
那我该怎么办?Reshimo也不是我,毕竟它来自上面。只有我进入团队的努力而回到原来的状态才算。  这就是MAN。
问题: 我在团队里工作的时候在我内心里出现不同种类的愿望吗?
答案:当然,这是另一种愿望。通过渴求加入团队并付出努力以与朋友们团结,我已经渴求达到给予。想这样去做,我就需要取消我自己。
来自:2014年3月9日对课程的准备
暂无评论

正确的的接触

团队、环境
问题: 什么是正确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
答案:如果在心中和脑中出现共同的愿望,那这就是正确的联系。当在我和你之间出现某种共同的事(不是你内部里的我,也不是我内部里的你,而是就在我们之间),那时就会浮现第三个很有趣的成分——快乐。这感觉在数量上超越我们。
来自2013年10月20日的电视节目《通过时间》
暂无评论

一条不简单的道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在精神道路上我们总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谁也没有承诺我们道路会是简单的,毕竟我们反对我们的本性、反对我们的利己心而工作。这却是苦劳。我们不了解我们在做什么,那是因为我们处在我们的自私的心中,而所有能对它进行改正的力量都处在自私的心之外,并被称为“创造者”。为了让这些力量来改正我们的利己主义,我们要召唤其影响力。
但是,我们处在自私的心中,怎样才能要求相反的能改正它的那股力量?这是不可能的,我们无法在我们的外部去行动。为了这样去做,我们被给予“心里之点”,也就是极小的与外面的力量、与创造者的接触点。因为这点特别小,像点那样,我们必须去发展它。
因此, 在利己主义之内存在整个系统:团队、支持、朋友们。 这样我们仍然可以与外在的、控制并保持我们的力量建立关系。
来自2013年6月29日的电视节目《永恒之书的奥秘》
暂无评论

动物阶段的不自然的突变

愿望、思想我像创造者
问题: 动物的愿望不随着时间长大,只有人们的愿望长大,为什么会这样?
答案: 人就是个动物,可他的享乐愿望滋长, 人是一种动物阶段的突变。 其实,达到了创造者之后,人才能称为人,在这之前他属于动物的阶段。
人是个给予的形式,而后者是在我们和创造者相似的时候才获得。在这样发生之前,着眼于未来我们把自己成为人,因为我们具有这种潜力——我们却能发展并变为真正精神性的人。
你们看看当今世界上所发生的那些动荡和暴乱——这难道像人吗?这更像凶猛的动物。根据这种行为,我们可以说,从古到今人一点也没变,与原始的野人差不多一样,甚至变得更坏。从那时以来利己主义一直在长大并为我们造成了更多的损害。我们全部的发展都走进了不正确的方向,所以只有我们像创造者一样的那部分才可以叫做“人”。
来自2014年3月6日根据《对<Panim meirot> 之书的前言》的课程
暂无评论

障碍——帮助进步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追求光。但就在这一面出现好几个障碍:
一、 所发生的事情都是为了我们好,但我们无法感知到这一点;
二、 我们察觉不到一切都来自创造者;
三、 我们意识不到我们的反应是由创造者决定的;
四、 我们不明白,在目前的状态中对我们而言唯一最主要的是渴求光来改变我们,而变化只能朝向给予的方向。
也就是说,我们需要正确地解释什么是让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什么是“善”。当这种渴求是真的而又连续不断的时候,那我们就值得引起环绕之光,甚至因为达到了一种与创造者的相似,而发生一些改变。
这样一来,为了这个光进行改变,我们需要满足不少条件。在变成与光一样的过程中,我们经过准备期,并这样来研究给予愿望的本质,以及厘清接受和给予愿望之间的区别。多亏这种内在的工作我们才能解释清楚我们的愿望。
环绕之光到来并连接所有这些前提条件(所谓的“条件”),它给我们提供正确的容器的形式。在这容器我们变得与创造者一样。就这样我们一步一步地前进。在下一个阶段新的“障碍”出现。 但因为障碍的样式每次都一样,只不过愿望、工作和解释是新的,所以人不断地在发生变化。
来自:2014年2月24日的“问答”课程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