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邪恶

如果某种人指出我的微小的缺点,我开始憎恨他,而憎恨的强度取决于这个人让我不愉快的程度。我立刻远离这种人。我们本质地逃离埋怨。
什么才能帮助我达到这种状态:我完全揭露我全部的邪恶,为了这开心,以及在这同时我把它当作绝大的需要从我内部里切开来的邪恶?那时我达到最大的对邪恶的感知,进而我不自愿地向创造者叫喊。什么才能帮助我保留走在这条道路上,而不离开邪恶的感知?

来自2012年3月25日的欧洲会议的第四个研讨会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