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给予的思想

问题:创造者为什么一直都在躲着我,它害怕什么?
答案:在准备期会有这种状态:人会感到创造者在躲避自己,而有时候人什么都感觉不到。随着进步,人会感到揭露创造者的必要,而为了获得变成给予者的机会这是必要的条件。
人会理解到,不发现创造者就永远不会开始给予。只有反对我利己主义的创造者的揭露,才能给我带来那高于接受的给予的品质与高于知识的信仰。那时我就会进行限制,接受到反自私的屏幕和反射的光,并且能够完成精神的动作——但只有按照创造者显露的程度。
我期待创造者的出现不是为了从这而获得满足,而是为了能够高于我的自私的愿望而工作。这就是我们要达到的状态,而且现在我们却可以达到它。我们需要感到绝对的必要发现创造者,为了我们本身会开始给予,并能够为了给予创造者而人与人之间建立相互间的关系。
首先会出现这种的想法和寻找,接着感受也会出现。暂时这是阶段的“背面”(achoraim),它的表现——获得的愿望、需要。而正面(panim)已经是满足、显露。精神的满足是给予的机会,就这一点让我感到满足。
在我的利己主义中,我不再享受,虽然以前我以为会是这样。在我内心中新的愿望形成起来,我越来越能感到它们:对关系、给予的需要,我渴求把所有人、整个现实看成一个整体。但是在试图实际上完成这一切时,我会立刻了解到,我根本就不能,似乎我想做某种动作,而我没有手。
我不能完成给予的动作。就像在我们的世界这样:有时候我想要做某种动作,但是没有任何办法,因此感到自己无能为力因为没有理解、金钱和力量。我感到似乎我是一条没有手也没有影响力的鱼。
我理解到,我要受到那种的力量足以认识到所有三个条件:右边的、左边的和中间的部件。那时我会了解到该怎样处理左线、右线以及怎样去团结它们以建立“头”(daat)。如果我能够在自己之上完成给予的动作,那么这就会是我的满足。我要明确地想象,怎样把这些部件相连接,以感到给予的重要性,以感到我为谁而给予,我给予什么而且靠着什么——也就是说,我要一清二楚地感知到这动作。

来自2012年4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