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思想的力量来改正世界

人类、社会卡巴拉

问题:您写道,我们由我们的愿望、思想和意图而被连接为一个系统,通过改变它们,在环境的影响下,我们不但改变自己,也改变环绕我们的世界。我们的思想怎么能改变自然和世界呢?
答案:马克思提到过关于将思想影响到世界的手段的必要性。技术是自然的物质,它作为人意志的权力器官或者在自然中实现这意志的器官。这都是由人创造的人头脑的机关,物质化的知识的力量。
物质性的知识的力量指的是思想是能力的形式,力量能够影响到物质的/外在的和心理性的/内在的过程。思想和知识能够实现,并这样变为那个改变外在的和内在的(人)自然的力量。
在我们时代,人类作为全球性的综合系统,这系统具有使用思想、知识的能力——为了改变自然而然的环境,为了在大自然里和在自己本身建立自己的意志。
但是只有当我们能够把这力量当作一幅能够改正我们的全球性的,完整的关系——从自私的/接受的到给予/相互担保——的力量,——我们才能成功使用思想/愿望。

暂无评论

耐心是最重要的品质

精神工作

在精神道路上最重要的品质是耐心、忍受的程度、对成功的信心。具有耐心意味着准备经过所有我道路上的阶段,以便我的目前的尘世的感情和理智都不会让我偏离,并不为我展示什么是真相。
我一开始就相信智者——卡巴拉学家,他们已经走完了这条道路并建议我怎样去行动。而我就根据这些指示前进并实现它们。
陌生的观察者会认为在这里没有任何自我取消。恰恰相反,这样在道路上的每一阶段上我都打算获得感受中的和理智中达成。
我理解,我必须从疏远的状态达到亲密的状态,以及在这两种状态我总是会获得更高的状态:新的感受和理解,并这样进步。所有这些来回波动的结果是个解释。我在感情和理智中来进行这解释并获得新的状态,以及不断地添加解释。
另一方面,我经过的过程总是我的利己主义的倾斜。我分离并感到自己处在黑暗中、卑鄙的状态中。而在这里我需要自豪地说:我感到自己这么疏远,是因为我得到了独立。于是我可以为我所产生的反抗和不渴求而骄傲,我可以为这种离创造者的分开而骄傲。毕竟我感到糟糕、糊涂,但这样我获得了新的愿望。
而现在我开始与这个新的愿望运作以及接近创造者,而把这段分离的、混淆、黑暗和不舒服感受的间隔我开始用光、理解和新的定义来充满。这些定义不是自私的,它们高于利己主义。就这样我达到新的阶段。

来自2011年9月2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沙漠中的呼救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我们叫喊,因为我们感受到了利己主义引起的疼痛,而这就是问题。但创造者本来就是聋子,并且听不到这叫喊。我们可以随便叫喊,我们已经目睹了人类历史中发生的可怕的而又残酷的痛苦,然而,更高的力量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叫喊。
毕竟创造的目标、其计划、其整个系统是为了让自私的愿望发生改正并开始给予。而如果我们叫喊的不是关于给予,而是相反的——我们要求对我们的利己主义更高的东西,那么受到相反的结果,并让我们的状态更糟糕。我们引起更强烈的负极的作用,而后者的目的就是教给我们什么是正确的叫喊。
这是全人类的问题,人们不了解更高的控制。我们感到的全部的负担、所有的困难和与创造者的不同意出现的原因是因为我们不理解它的计划并等待它发生变化并为我们做一些动作。但它什么都不会做!有一个怎样改正分裂的计划而我必须使用它,别无他法。
而如果我不去这样做,那么就可以像千百年来叫喊的人类那样去叫喊——这些叫喊究竟帮了谁?通过这些叫喊、请求与试图充满自己的利己主义、享乐的愿望,我们只不过更增强我们的利己主义并受到更强的打击直到我们完全失望。现在我们正好开始感到这种绝望,以最终了解到,拯救才是我们的改正之道,而不是自私的请求。没有谁可以请求!
只有向那个已经过改正的系统我们才能产生请求,这系统处在比我高一个阶段的那个地方,而且,对我来说,它是绝对的黑暗,毕竟这是给予的系统。如果我想与它相符合,变得像它一样,那么就可以请求这一点。而如果我渴求的实在是这一点,那么我会受到它!
如果我为了变成给予者而请求给予,而不是为了感到更舒服些,我的请求就会被实现。

来自2011年9月2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Shamati: 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他的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总是要清楚这一点:存在一个原因、一个力量,而它影响到我们并控制我们。它有开头,有结束,也有进程:通过这进程它让我们进步。谁都不能影响到它,谁也不能让它糊涂,以及改变它。这个力量是绝对的。
我们唯一能做的是改变我们自己,为了以更好的、更舒服的、更适合这力量的方式来接收它的影响——直到我们与它认同自己,变得像它一样,甚至我们会了解到它,感到它并会跟它一起和谐地行动,因为是我们的品质会是相同的,这就是所谓的融合。那时,它为我们安排的那一切我们已经怀着正确的感受来接受,我们是完全准备好的,并与它一起合作地运作。
只有这一个权力。除了它之外,没有任何其他能够作为我们的根源的。

暂无评论

简单的决定

卡巴拉传播精神工作

有一个很简单的决定:开始传播。通过从事传播的活动你们忘记自己。甚至那些彼此没有联接的人们开始建立关系。你们在世界上关于团结得知识诞生的越多,你们进步得就越远。
你们要忘记在你们个人身上所发生的那一切,仅仅担心为了生存所必要的东西。将其余的一切转到外面,这会帮助避免相互间的摩擦和分歧。
就这样一对夫妻全心地考虑他们的生病孩子的问题,并忘记自己。他们的注意都往外转,他们正好开始在那里集中他们所有的努力。这共同的不幸团结了他们。
你们开始担心你们的“生病的小孩”——世界。这会冷却我们之间的高强度的热情。直接地去改正我们之间的相互关系没有用。你们要完全地转到外面,事实上开始做实际的工作,那时你将会突然间看到在内部该怎样处理一切。关于团队内在事情的担心会有效,只有如果这为了与外在世界的工作是必要的。只有那时你们将大家和一切准备好。
让对外在的传播的必要性决定我们是谁以及我们从事的事情。那时我们真的会为了给予而运作。让我们用Bina举个例子:她的上面的部分渴求给予创造者,她的下面的部分渴求给予世界,而她本身是Tiferet的中间的三分之一、仅仅是一个把自己分为两个部分的决定。我们每个人,在每个团队中都要这样看自己,

暂无评论

光是灵魂的音乐

灵魂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问题:我清楚为什么满足对我们而言是被隐藏的。但为什么我们看不到我们彼此间的关系?
答案:毕竟关系和满足是不可分割的。
什么是光?怎样才能解释这是何样的感受?突然间我在内部感到一些对某种对象的振动:憎恨、爱、恐惧、担心。这些振动不是从外面的什么地方来的,它们是在我内部诞生的——在我的对他人的态度中。
它们出现是因为我与他们建立特定的关系并与它运作。那时,在与他人团结的时候,我在我的愿望、感情、品质中体验到特殊的印象、像是振动似的。这就是光。
光不是从外面到来从而穿上我的,光是在我内部浮现的,在我对某种对象态度中。光无法平白无故地出现——这是不可能的。我只有在我与某种对象之间的关系中才能感到光:假设,我给他带来感受,而他接受,也可以是相反的。
需要将两个对象连接的关系,在这关系中能够感到一种振动、印象——所谓的光。就像一条连接两个对象的线那样——通过这线电流着,或者像是连接我们的一条管子。
这样一来,光是一个在自己内部感受到各种各样变化的容器。发生变化的不是光,而是愿望,在愿望终体验到的影响。但从外面任何光都不会到来。
这似乎是产生乐器声音的弦的振动,而这就被称为光。于是我们本身要在我们内部创造给予和爱,那时在这爱和给予中我们将会感到其内在的根——创造者。

来自2011年9月2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团队是我的帆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我们不能直着走,但我们能够建立团队,团队会又会从积极的或者负面的方面上影响到我们。从积极的方面上——环境会在人内部中显露额外的愿望、憎恨、渴求达到他人所具有的那一切。
从负面的方面:环境为人显露,他与他人相比有多么小,不能与他人在一起,他反抗大家,而且团队借助卑鄙感受和对未来的担心来折磨人。
也就是说,环境既从积极的而又从负面的方向来驱使人,让他对着风以“之字形”轨迹往前进步——让他对准目标。就这样他显露出额外的渴求,后者补充原初的愿望。这愿望是创造物本身在人内部灌输的,并处在由创造者唤醒的人内部里的信息基因(reshimo)中。就这样人进步。
基本上,这个工作就是建立一个能影响到人的环境。看样子,人本身创造这种影响,而且根据这程度他来为环境的影响张开自己。如果人没有在团队身上付出力量,那么他就不能对团队而言显露自己。
这从照顾孩子和宠物的人的例子来看是很明显的。我们在某种对象的身上付出的越多,那个对象对我们而言就变得越亲密和心爱。于是我们对相反的作用开始产生很敏感的反应,并这样为爱和关系敞开自己。
类似的事情对于环境而言也在发生:你对环境付出得越多,环境对你就变得越宝贵。那时你以受到环境的影响将会敞开你自己,你会安排那些让你反对着你的利己主义的、根据“之字形”轨迹向往创造目标那儿前进的手段。
就这样我们来完全地结束我们的努力 :“你不要相信,有人付出了努力,但没有达到他们所渴求的!”。

来自2011年9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卡巴拉是为了创造而不是破坏

卡巴拉

问题:世界上存在许多不同的手段和团队,他们谈论道的内容跟卡巴拉差不多一样。我们怎样才能避免这种思想的影响?这有没有危险,而且我们能够怎样对待这一点?
答案:在我的事业中我研究了一些不同的手段,甚至在得到博士学位那时我要经过一些关于它们的考试。卡巴拉和所有其他手段之间有天壤之别。其余的手段仅仅从事道德方面的在这地球上的人的改善,目标基本上是人的舒适、放松。
而卡巴拉却不是。卡巴拉的目的是改变人的本质。因为世界仅仅在我们的主观的感受中,所以唯一改正的就是它。也就是说,你的全部的利己主义,你要留在你身上,不要摧毁,而在它之上要建立新的本质——所谓的更高的世界。恰恰在这个全新的本质中我们将会感到更高的世界。这是一个特殊的手段。
但如果你从事其他手段,谁也不能禁止你们。研读卡巴拉之时,你们会逐渐地发现,卡巴拉和其他手段之间所具有的区别。
任何其他手段都没有以世界真正的本质为基础,也不基于三条线,三个控制这个世界的力量。任何其他手段都没有把利他主义上升到利己主义之上,但在这样去做却不破坏利己主义,而是在自己内部正确的使用它等等。这一点可以从卡巴拉的古老性看出来,而且卡巴拉的古老性和经典文献所具有的力量证明这一点,我们根据书籍的数量和解释的深度能看出来是这样。在我们面前真的有一个巨大的为了改正全人类的手段。
但有一些实际上渴求经过改正的人,无论怎样他们渴求达到目标并准备付出一切。也有另一些人们他们觉得达到这目标也不错:“为什么不呢?”,但不会付出一切,也就是,他们去看要支付什么,需要费多大力工作。这样一来,事实上,很多人会想,但具有真实的愿望的人还不挺少的。但昔日这种人变得越来越多。
我们希望,大家都有快又简单的甚至在我们的世纪、在我们的时期、在我们的一代会经过这场改正的进程。甚至我,年龄比较大的人,还希望看到,全人类直接地、乐意地、准确地、每一天都为了达到最终改正的状态而一步一步地上升到新的精神的阶段。

暂无评论

与自然的和谐

卡巴拉

问题:什么是自然,什么又叫与自然保持平衡?
答案:我们生存在自然中。许多不同的参数影响到我们——温度、压力、不同的摆动、各种波、放射性等。我们与这些自然现象都必须要保持平衡。这就是物理的法则:与周围环境保持平衡状态的物体处在最舒服的状态中。
温度、压力和其他参数稍微提高了一些,我就会感到糟糕,降低了一些——我就会感到不好。自然就是这样创造了我:我只有在特定的环境下才能在自然里存在,而且在这些边境下我必须变得与环绕我的自然符合。换句话说,冬天我要穿上衣服,以保持平衡,而夏天则相反。这涉及我们能看到的自然的部分。
然而也存在我们看不到的自然部分。它包含了愿望的规律、我们可取的发展的规律,也就是道德的规则。人也要符合它们,与它们保持平衡。
我们却不清楚这些规律。我们认为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样子已经很了不起了:我施舍、帮助穷人,不让任何人受委屈,定期纳税,陪老奶奶过马路等等——做任何能想象的事情。这还不够吗?!这不但是不够,而且这一切根本就不算什么,是因为我去这样行动只是因为我用我的自私自利的理智去思考和理解。
想要做应该要做的,为了这一点我需要研究好自然本身并渴求变得与它相同。我要遵守的只有一个规则——相同的规则。每一天我都发生变化、长大、变得不同。这就意味着,我每一天都要不断的改正、调整自己的与自然的平衡。为了实现这一切,我们首先要认识到自然或创造者(不管怎么去称呼)向我们所要求的事情,发现我们多么符合或多么符合这些要求,而且怎样达到相同。
这一切阐述了卡巴拉科学:什么是环绕我们的自然,我们是谁,我们与自然不符合是怎样的,根据什么参数不符合,以及怎样达到与自然的平衡。这就是全部的卡巴拉科学。

暂无评论

让世界团结起来

光辉之书卡巴拉传播团队、环境

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我们需要尝试不忘记——所有改正都是在我们之间的连接中发生的,而且要将今天世界上存在的事件当作是对隔离的揭露。憎恨、动荡,所有出现的问题最终出现是为了首先让我们,而随后让全世界感到,我们需要改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我们越多地从事传播卡巴拉的活动并谈论我们之间的连接,不顾所有世界中存在的分裂和相反,那么就会越好地准备我们自己,并且上课时会越来越强烈地要求团结。
于是我们施加的影响越大,同时分散这些知识的范围越宽大,谈论团结并试图让人们连接得越多,那么上课时我们所要求的团结就会越多,进而我们将会让这光达到我们,并通过我们传达给全世界。

来自2011年9月5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