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形的完整

全团队和人类全部都要首先建立“直接的形式”(yosher)。我限制我享乐的愿望,创造屏幕,并在屏幕之上——靠着高于知识的信仰,在给予中、在与他人的团结中——用这愿望的一部分来进行工作。而使用着一些愿望,我无法为了给予他人而工作,于是我就限制它们。我全部都想把自己集合在“在一条线上”,朝着一个方向——给予来追求。
就这样我在我和他人之间建立“关系的线”——正确的关系系统。而在我全部的工作之后,我就能够把我的全部享乐的愿望转变为给予,同时我把它从我内部转到我之外,并为了他人而使用,那么我把我自己建立成了给予者真正的形象。那时我自己就变成了“圈”。
我不再被压迫在一条线中,而在所有我的愿望、在所有方向、在所有机会下,我都为所有其他人着想,并对于他们而言不做出任何区别——给予一些人多,而给一些人少。
实际上,有很多区别和检查,但因为我是被限制的,而且是“圈”,所以我要检查的就不是我的能力。他人对我而言还不是圈,所以我可以以不同的方式越来越多地给予他们。就这样,直到共同改正过程的结束,当大家都团结并融合在一起(这被称为“zivug rav paalim u mekabciel”)并变成一个一个圈 (igulim)。
也就是说,“圈”是还没发展的、母亲手上的婴儿的状态。于是,对他而言没有任何要求,只是取消自己。就这样无止境世界的Malhut对于更高的力量、最高的充满她的光而言取消了自己,于是具有了“圈”的形式。在那里甚至发生融合,但只是借助更高阶段的力量。
但在最后,在“状态三”,当我们又回到无止境的世界,我们自己来建立这“圈”。于是我们限制“状态一”,为自己创造工作的地方并在那里来建立完整的状态——我们自己、代替着创造者。关于这一点是这么说的:“我的儿子们征服了我”。

来自2011年7月2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由无数直接的线组成的圈
精神生命的诞生(为了给予的接受)
新旧世界的碰撞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