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就像精神世界中的生育

团队、环境女人精神发展

问题:我不觉得我的精神进展取决于男性。我怎样才能加速这种感觉的出现呢?
答案:有许多女性感到自给自足。她们参与卡巴拉传播、观看课程并全心全意地与我们在一起。她们却不觉得自己依赖于男人。这不要紧。她们仍然被包含在我们的集体愿望、kli中。她们还是与我们一起。
即使一个女人是在完全从事一个特定的工作,例如翻译、处理资料、或别的活动,她的参与包罗一切,因为,传播实际上是最重要的女性愿望的应用。这类似于在我们世界中的生育。
因此,参与传播活动是女性的最好的改正行动。许多女性在某处单独存在,与他人没有接触。也许我们需要更多的虚拟接触。我赞成良好的虚拟连接。但是,即使女人是单独一人,并在从事传播,她仍然在我们向前发展的集体愿望中。她肯定可以感受到,并与我们共同进步。
我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我在博客上与很多女性合作,在资料的处理、翻译、书籍出版上,以及在许多其他方面上。我很重视这工作。她们是忠诚、可靠的助手,我看到她们的进步。即使女性团体没有好的组织,她们也在前进,并且与其他人齐头并进,至少,与男性团队一样。

来自2011年6月10日的莫斯科会议的课程
暂无评论

卡巴拉没有丝毫的神秘主义

卡巴拉

问题:卡巴拉的第一位老师是如何接受到这门智慧的?它起源于哪里?人们认为卡巴拉是近乎魔法的东西,而且围绕它的神话很多。
回答:生活在5772年前的亚当是第一位卡巴拉学家。他是首次揭示出“存在着一个完整的自然体系,而且这体系可以被揭露”的人。
在他之前人们就已经存在,但他是历史上第一个提出这些问题的人:“我为了什么而活?生命的秘密是什么?生命的起源是什么?”他对此撰写了一本书;这本书流传到我们今天,它被称为《秘密天使》(Raziel Ha Malach)”。天使是一种力量。“秘密天使”也就是“隐藏的力量”。这是一本很薄的书,只有几十页。
第二本书是3700年左右以前亚伯拉罕撰写的《创造之书》(Sefer Yetzira)。这本书第一次以一种系统的形式解释了被称为“Sefirot”的32种力量降落到我们,以及它们之间的互相连接。
同时,几个卡巴拉学家共同撰写了另外一本卡巴拉书籍,书名为《伟大的约拿书》(Midrash Ha Gadol),意思是解释或者注释。在这以后,更多的书籍被写出来,直到最伟大的卡巴拉书籍《光辉之书》的出现,它大约在2000年前成书。
从那以后一直到Ari时期(他生活在16世纪),大量的书籍被写成。Ari的主要书籍是《生命之树 》(Etz Chaim),这本书讲述了Sefirot和世界,书中穿插了大量的绘图和图表。
在那以后出现的大量书籍中,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写于20世纪的Baal Sulam的书籍。
所有这些书籍都并不为公众所知。它们只是偶尔被提及,仿佛是“被泄露的”。这使卡巴拉笼罩着一种神秘的氛围,就好像它涉及神秘主义、秘密的力量,而且和施展奇迹及用塔罗牌预测未来有关。事实上,这些和卡巴拉毫无关联!
当然,卡巴拉运用符号、图表、图解、绘图和Gematria(单词的数字值)。卡巴拉研究灵魂和它成长的阶段。但这里面没有任何神秘的成分。概括说,它只不过是更高维度的物理。
卡巴拉与宗教和任何神秘的仪式都没有关联。对于钻研它的人来说它是一门科学。当然他们必须努力运作并改正自己。这种改正好比给一台周围有很多不同频率的无线电波的收音机调台。如果我调拨收音机使它的频道对应其外部的频道,我就接收到了外部的电波并能够听到信号。
卡巴拉科学帮助我们在自身内部建立这些电波,然后我们就能够开始感到在我们外部存在的力量并感知和研究它。我们发展内在的听觉和内在的视觉。内在的听觉被称为Bina (Sefira Bina)的层次,而内在的视觉被称为Hochma (Sefira Hochma)的层次。

来自2011年5月20日的给共济会的演讲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