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精神世界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早晨课程被分为五个部分。在课程的每一部意图应该是同样的?
答案:那还用说呢!除了意图没有其他的,毕竟整个Tora都谈到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只不过在课程的第一部分我们谈到,我们应该对待我们之间的关系,怎样借助这关系我们能够显露出共同的给予品质——创造者。这似乎是对实际动作的导言,就像在开始玩游戏之前有人给你介绍游戏规则。这是课程的第一部分。
课程的第二部分是游戏本身。在这里你要真正去试着:1、一直都思考我们之间关系的网。2、一直都听《光辉之书》所谈到的。3、将《光辉之书》的文字与你所想象的与朋友们的关系相结合、联结,以便使跟朋友们的关系获得《光辉之书》中所描述的形式。
当然,《光辉之书》谈到了属于特别高的精神的阶段上的我们之间的关系。但随着你在那些崇高的阶段上、在那些状态中来想象自己,你就会像是那一个想像他是个大人的孩子那样长大,毕竟那时在《光辉之书》中所描写的更高的阶段将会影响到你。

来自2011年7月12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如此简单的力学

精神工作

返回到根源的光是我改正我愿望的唯一的手段、唯一的工具。我只有愿望和所谓的“返回到根源”的光,毕竟我从它那儿所要求的是让我返回到根源。
我们为光起不同的名称:“内在的”、“环绕的”、NARANHAI等。但实际上,我要求它让我返回到根源和善。我不能向它请求任何其他事情。我的要求只能是这样的。我不能要求Nefesh之光或者 Ruah之光——这已经是我状态的结果。而为了改变它,我需要针对光,引起它的作用,而这个使我返回到根源的动作由光来进行。
我有这些解释怎样在团队里工作、怎样研读、怎样传播的指示。总体来讲,这些指示被称为Tora,即教学(oraa)、对行动的导游。根据Tora程序,我将经过所有这些其中描写的道路上的阶段。
这样一来,我们所谈的是特别简单的东西。我具有自私的愿望和能够改变愿望的光。我自己站在中间,在Tiferet中间的三分之一,并做出决定:发生改变还是不发生。此外,这个选择不是单独做出的,而是在环境中、在团队中做出来的。
最终,我依赖于一些比较“表面上的”、“机械性的”动作。我进入团队并向团队低头。我去完成朋友们所想要的,并从他们那儿获得对改正的愿望——借助羡慕、激情和志向。借助这个从团队那儿获得的愿望,我联系光,以让它改正了我。那时它会到来并实现这一点。而在新的状态中——又重新开始。
从这里能看出来,愿望和改正(屏幕)都是我从外面收到的——从团队和光那儿。我自己是那个唯一的、最基本的、所谓的“从没有中创造的”点。

来自2011年7月1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五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为创造者行动的时间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什么叫“保留意图”?就我个人感觉,在这里没有人移动、任何发展。怎样才能演变意图?
答案:通过阅读《光辉之书》,我与我的朋友们玩一场游戏。无论我们对这些词汇的理解程度有多少,无论我们听见了半句、几个单词还是全部的句子、所有单词——我们进入的深度或多或少,这样谁都会。但游戏是,我把所有单词都与我们之间的关系相连接。毕竟本书描述的是我们应该是怎样彼此连接的。我不清楚怎样,但书上写了。所以,在阅读本书的时候,我试图思考,什么叫以这个或那个形式相互团结。
比如,有这么一句:“‘为了创造者行动的时间’……那是因为‘他们违反了你的Tora’”。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人忘记了为了给予的意图,这就意味着他“违反了Tora”。那时是“为创造者行动的时间”,亦即你又要回到同样的意图、与朋友们在相互给予中的同样亲密的关系,那是因为你愿意建立为了显示创造者的“地方”。你这样去做,以给予它显露的机会。这就是它作为给客人安排一桌美食主人的满足。
你为了什么而阅读《光辉之书》?你在哪里想要实现所读到的,在哪里想要显露它?在你们之间改正了的关系中。没有其他“地方”。只有在我们之间,如果我们成功地建立正确的相互给予中的关系,这就会显露出来。
于是我们尝试寻找:是什么线、什么网使我们互相联接,这个网应该是怎样的,在哪种愿望和想法中,在我们之间的何种渴求中,它应该有什么表现,什么是这网的公式,在这网中应该使什么力量行动?这就是我想要知道的!而《光辉之书》则描写这一切。

来自2011年7月12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