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取消的艺术

问题:怎样才能检查自我取消的程度?
答案:自我取消可以是外在的也可以是内在的。而且我要检查自己,我能否只在表面上抵消我的利己主义,也就是说,我是不是准备为他人服务、去帮助他,去做他让我做的——无论我本身会做的完全不是这些。
这被称为外在的自我取消,当我停止和不去实现我内在的愿望、我的理智和对情况的看法,而却去做他人所说的那样时,就像听话地实现主人愿望的仆人。虽然他自己会做得不一样,甚至会比主人好一百倍,但是他把自己愿望对主人的愿望而言取消了。然而,这种自我取消仅仅是个动作,他简直像军队那样实现命令。
但是还存在更高的阶段,当你在内部——在理智上也取消自己,并将陌生的理智看作比你自己更高的去接受。也就是说,你把他的想法和决定当作是比你自己的更好、更正确的。你做出检查,并把他的计算与自己的计算相比较,然后你看到他是不对的,而且他的计算和计划没有你的好。但是你接受他的决定,因为它们对你最重要。你比重视自己还重视他,于是你有意识地接受他的决定。
毕竟你理解,你的计算是在你的利己主义中做出的。于是,随后由你决定他更重要,并靠着高于知识的信仰去接受他的决定。从现在起,他的愿望、计算和动作对你而言就是榜样,而且你把你的心与它们连接。
你没有任何证据,任何支持,但是你这样去做,因为通过这样的行为你会紧跟团队、朋友、老师,以及获得为了给予运作的愿望。你将会有为了给予的愿望、动作和想法。
但这都不涉及我们对卡巴拉传播的工作:需要一劳永逸分开传播卡巴拉的工作和在团队中的工作。卡巴拉传播像是在公司里的工作那样,而且不涉及内在的工作。我跟我的老师Rabash在一起的时候,经常建议他在普通的生活中怎么做比较好: 去哪儿还有怎么去。那时我们就像两个普通人说话,并谈一些简单的、日常的行为。而在谈自我取消的时候,指的是在精神阶段上的位置和对这位置的态度。

来自2011年7月1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究竟谁降落了?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