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溃的边缘还是新的阶段?

全球危机利己主义

想法(索罗斯,亿万富翁):欧盟需要开发一个能让虚弱的国家离开欧元区的机制。我们面临经济衰退, 它从希腊开始,但不久会蔓延到其他国家。
欧洲危机集中在欧元上,甚至并没有停止进一步深化。我们站在崩溃的边缘。从根本上说,欧盟的生存对谁都重要,但是这种计划不存在。事情这样演变,是因为欧元的创造基于根本上的计算错误——没有以政治的联盟和共同的国库为支柱。
评论:在这里恰恰是计算的错误。但原来,甚至现在,谁都没有去想并仍然不思考这一点。利己主义作为人类社会、文明和生命的驱动力要发展直到完全地用尽自己——达到对邪恶的感知。
随后,因为利己主义如邪恶被感知,以及根据邪恶的感受,我们将会走到改正利己主义的阶段,那时因为我们将会感到把利己主义转变为利他主义是自然而然的为生命必要的目标。也就是说,“我创造了利己主义以及为其改正创造了Tora”这一规则要彻底地经过我们!
然而,邪恶感知的过程可以用智慧来加快和减轻,毕竟知识帮助我们看到遥远的结果并不去从事不需要的、有害的动作,从而选择正确的道路。
于是我们获得了卡巴拉——以便为我们提供减轻和加速达到目标(即从利己主义走到利他主义)的过程的机会。那时就会形成根本上正确的联盟——当共同的政治计算和经济目的会被考虑到时,也就是说,以全人类的相互作用为基础。

暂无评论

秘密将会显露

现实、世界、宇宙问答

问题:我怎么也理解不了我们世界存在的目标。这是创造物的罪还是创造者的计划?这个误会是谁的错?
答案:谁都没有错。这就是我们所处的状态:我们看不到巨大的完美的无止境的世界,我们只看到不完美的我们的世界和我们自己。所以,让我们付出努力,并从给予的而非接受的角度来看这一切。那时我们将会看到,我们其实以完全改正的形式处于巨大的完美的、由光、创造者充满的领域中。
本来就是这样。我们只不过在错误地理解我们所处的地方。本来,现在我们都生存在这个美妙的领域中。所以想要尽快发现这第一点,让我们努力吧。

来自2011年7月10日在线课程
暂无评论

这不是游戏,是道路上的标记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对我来说,创造者何必被分成许多不同的力量呢?为了让我将它与我的不同的愿望和品质相比并感知到它吗?
答案:没错。如果我的利己主义、享乐的愿望开始想象它比创造者更高,那么他在自己面前开始想象偶像,而不是创造者。也就是说,一些其他力量,而不是创造者。
我的未改正的自私的愿望的印刷对我来说就显得是“其他的神”。如果我对特定的愿望而言没有进行给予,如果我没有以正确的形式行动,那么那个此中我的愿望来描画创造者的形式被称为“偶像”。
这是十个不纯洁的sefirotklipa)和十个圣洁的sefirot(给予)之间的区别。如果我来通过它们看,从我的未改正的Malhut来想象未改正的Keter,那么这就被称为“其他的神”、偶像。而我从改正的Malhut中所看到的Keter被称为创造者。
创造者符合我能够联系上它并显露它的那个阶段。但这仅仅对我的目前的阶段而言算是最高的力量。
于是“偶像”是破坏的形式,在它们中间我看到唯一的最高的力量,而这取决于我的利己主义在我的缺点中描画该力量的方式。
所以说,如果人正确地对待所有这些“偶像”的形式,它们就对人而言变为道路上的标记。人会意识到,没有白白创造的事情,从而恰恰借助它们他能够进步。就像所说的那样:“法老”(即利己主义)让我们接近创造者。
正好通过一个虚假的偶像转到另一个,我来接近真理!无论这有多么不舒服,而且与真正的状态有多么相悖,但正是有了这种相悖我们才能够运作。毕竟目前我们仍然没有与给予、与“圣洁”的关系。

来自2011年7月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他”的世界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