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标志的道路

我们不理解我们离给予有多么远,而这就是问题。每一个微小的动作都会让我们进一步接近目标,就这样我们走在这道路上——一寸一寸地,甚至不能跳过任何一步。道路上的每一寸都有着其要实现的reshimo,完成它之后,我们才能走到下一寸。
今天道路对我们而言是被隐藏的,比方说,在这共同进餐的时候我们将会经过二十、三十寸或者reshimot。这很多,但谁也不会感到这一点。这样一来,我们接近走出精神世界的门口。只有那时我们才会感到。
而暂时,想象我们在去马德里:道路上没有标记也没有里程碑,而我们就并不清楚还剩多少路程。
这样,道路上的第一米,和离马德里最后一米——对我来说都一样。在全部的道路上似乎都不会发生什么:同样的道路、同样的田野和路边的树……
我们都不懂得,每一秒中我们进行了多少微小的动作,而且这些动作都是我们进步的部分。在这条道路上没有标志和里程碑并非巧合:这是为了让人从道路本身感到满足。如果你准备遇到给予,那么即使在黑暗中也要享受。不然,你就是在要求报酬。
所以说,不要期待道路的结尾。说实话,道路并没有终点。道路结束在你为自己决定的那一刻:我什么都不要达到,现在是怎样­——怎样都好。在停止要求报酬之时,你就会获得它。这就意味着你达到了目标。

来自2011年5月13日在马德里的进餐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