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我”在切口中

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6月29日

作为给予者我像是充满Malhut的Zeir Anpin,并从更高的阶段、 Bina那里我来获得两倍的一切:为了自己也为了他人。我在出现的他人的愿望之上被充满,我获得大家的需要、无止境的精神的愿望。这就是我的容器。
我本身,作为Zeir Anpin之时只不过是把这愿望和Bina连接的那一点。我是它们之间的切口。但是它仅仅是在现在对我来说显得是切口。毕竟下面的阶段有愿望,而上面的有光。这样一来,“切口”是我的意图。借助他们的愿望和创造者的光,通过吸收所有光和所有愿望,我来扩大我的点。
就这样新的、曾经不存在的容器被创造出来。我原来含有的是电、是准备的基点、针眼,通过它我们进入新的世界、无止境的容器中。
接受的愿望本身不是容器,而光仅仅是光。当我自己未发现无止境世界(它曾经也似乎存在了)或者是回到“第三的状态”那里(这状态是原始的),我显露出新的比曾经大620倍的容器。毕竟是我自己为了这个,获得了愿望和光。我的容器现在是620倍的系数。它就是我。

来自2011年6月2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五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扩大给予
五个走出危机的步骤
感到更高阶段的所有形式

暂无评论

评论

登录后您可以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