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范例——两个世界

现实、世界、宇宙精神世界机构

文章《对卡巴拉科学的简介》(Ptiha),第11条:现在我们就能理解精神和物质间的区别。如果享乐的愿望达到了其最终的发展阶段,即达到的“阶段四”(bhina dalet),那么这种愿望被称为“物质的”并处在我们的世界中。而如果享乐的愿望仍没达到其最终的发展阶段,那么这种愿望被认为是精神的,以及它符合四个ABYA的世界,后者都处在我们世界之上。
在哪里控制着享乐的愿望、为了自己而接受的意图,在哪里有私利,在哪里我通过自私的范例、天生被灌输的“这对我有什么用?”的意图来看现实、自己、世界和他人,就在那里看到物质的世界。
像这样我诞生了,像这样我长大了,而就不能以不同的方式去看待。我只认出对我好的、有好处的或危险的、有害的事情。总之,仅仅看到那些我享乐愿望能收到满足的东西,或者以避免痛苦应该要远离的事情。我注意不到怎样才能给予,我只看从谁那里可以收到。这种在我面前显示的图像被称为“这个世界”。
如果我改变了我的范例、我的对现实的感知,并渴求只有从“能给予谁以及多少”这角度来看,那么我已经看到将来的高于这个世界的世界。那时,我当然看到在精神领域中想象的其他形式、其他态度——而这就是精神的世界。

来自2011年6月20日的《早晨课程》第四部分,根据《Ptiha》
暂无评论

为什么需要学习卡巴拉的术语?

早晨课程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清楚了卡巴拉的术语如此重要(甚至需要在小卡片上写下并背下),那么我们曾经为什么一直都说,我们研读《十个Sefirot研究》不是为了理智上的理解,而是为了吸引环绕之光,而后者以“奇迹的”、隐藏的方式运转着?
答案:我们学习卡巴拉的术语不是为了在脑子里理解它们,而是为了让自己接近原文真正的涵义。
当我阅读关于精神世界中“更高”或者“更低”并把这与物质的涵义“更高更低”来相比,那么这就让我产生印象我多么远离真理。这让我感知到我的邪恶、我的错误。
而这感受改正我的品质,在我内部里唤醒发生变化的愿望,以及让我渴求吸引到更高的能改正我的力量。
毕竟如果我借助我的外在的理智理解,在我内部存在不正确的对书上内容的定义,比如“光”、“创造者”、“太阳”、“圈”——这样我增大我内部的由我和真理之间区别导致的痛苦。而这疼痛变成祈祷。这种研读方式根本就不合于理智。这种研读根本就不是为了理智。
我们的所有衡量在我们的品质中,而非在理智中发生。对定义的正确研读为我们提供的不是抽象的了解,而是渴求处在这些品质中!
也就是说,我渴求自己改变,以让这些定义谈到我了,使它们变得我的模式、我的语言,为了在听到“更高更低”之后,我会理解这是对给予而言根据重要性的更高或者更低。而“左和右”是对Hohma和Hasadim之光而言的。

来自2011年6月21日的《早晨课程》第三部分,根据《十个Sefirot的研究》

术语的定义——研读卡巴拉的绝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