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接点

Tora,即改正的手段,实际上在古巴比伦就显露了出来,那时出现了属于和不属于改正的愿望。从那刻起,人类开始具有这手段。
为什么只有少数的人类适应了这方法呢?在巴比伦谁对手段感到吸引力,谁就适应了它,因为按照品质相同的法则感到这适合他。而其他人选择了“绕路”。
这里所谈的不是这个或那个民族,而是全世界:为什么不是所有人都发现了这手段?为什么不是在所有人内心里出现了对改正的愿望、意图、渴求?
为了找出答案,我们需要想起“容器分裂”并探索为什么会这样发生。存在属于接受愿望的容器,也存在具有更多给予的愿望的容器。它们相互混合,结果是,假设所有容器的99%无法自动追求改正——它们要求,以直接指向创造者的点让它们前进,以它作为它们和返回到根源的光之间的联结点。
类似的,含有心里之点的人们也需要联结点——帮助吸引光的书籍。毕竟在卡巴拉中,“书”是显露,书帮助将光吸引到团队中,即需要团结的愿望中。这样一来,在精神道路上老师、团队和书籍扮演了“适配器”的角色。
而没有准备数据的人们只能遭受痛苦并需要与那些已经准备发展的人们建立关系。
由于容器分裂存在这种的顺序。问题是,接受的容器无法自己改正自己,直到给予的容器、Bina之光没有与它们,即Malhut,建立关系。只有这种Malhut和Bina组合才能让她们完成上升。
存在给予的容器,它们属于Acilut世界、Galgalta ve Einaim (GE)。而 Briya、Yecira和Asiya世界的容器属于AHAP。随着分裂,GE降临到了 AHAP中。随后,借助改正,我们将GE返回上到 AHAP,而AHAP如果贴上GE也就会上升。首先只有 Galgalta ve Einaim的容器上升,因为“Israel”改正自己。但随后它也改正AHAP。
这就是改正的顺序。这过程本来就是为了AHAP,正好它要改正,这就是目标。

来自2011年6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五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五个走出危机的步骤
2011年是上升的时间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