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精神世界的杠杆

卡巴拉传播团队、环境愿望、思想精神工作

问题:怎样才能让我的传播卡巴拉的行为尽量符合精神的根源?我怎样才能想象这些动作符合哪些精神世界的动作?在这个图像上,哪里有世界、我和男性团队?
答案:您提的问题已经属于下一个阶段。也就是说,你想感到您的动作有多么实际:什么是动作具体的表现,哪里有在我处理资料、做传播或做某种动作之时所进行控制的杠杆、线和工具?我具体该怎么行动,往什么方向实现这一切?
实际上,这仅仅是为了共同的团结而运转,不是为了直接达到更高的阶段,而是为了在我们的阶段上实现团结。一旦我们的团结以某种程度相同于更高之光,这光就会开始影响到人,并相应地把我们提升到它的水平上。
也就是说,您所做的都是为了团结。没有其他的!但一旦它获得了特定的力量,达到了某种阈值,立刻就会出现这团结和光之间的联系。
光影响着这团结,并开始在其中出现,感受到它。那时我们对团结的尝试变得实际。谁进入这团结的愿望中并形成了它,根据各自参与的程度,谁就会开始感到在这共同愿望中所出现的那一切。
假如有一千个人参与到建立这共同的愿望的过程中,并尝试上到自己的利己主义之上,以及以各种各样的行为建立愿望的某种共同之处,他们就会稍微上升到这愿望的分裂之上(破碎动作在我们之前就发生了)并追求团结。他们用追求和努力来吸引光,而光在这愿望中出现。
当他们的努力获得了特定的力量,光出现在它对愿望而言进行的动作中,将这个由许多愿望组成的愿望集中起来,这愿望就会变得统一,以及在其中出现这更高阶段的品质。
而您,因为参与到这个共同的愿望中,为它提供了假设十公斤的努力,就来在这十公斤上感到其中所发生的那一切。在愿望中光和创造者的显露可以等于百万公斤,但您按照您的参与程度会感到。
问题:
如果我想象团结,这足够吗?
答案:当然,想象团结已经足够。但是,团结取决于共同的努力,而根据您的个人的努力您将会感觉到团结。也就是,您既取决于您的努力又取决于共同的努力。
我们取决于共同的努力,因为不然的话,光不会出现,毕竟它仅仅在共同的努力中表现出来。
而为您显露出的光、阶段的强度取决于您的个人的努力,换句话说,共同的愿望也许会达到50米的阶段,而您只会感到5厘米的上升。
问题:那么如果我想象完成这些努力的愿望,这对共同的努力会有帮助吗?我反正不会接近每一个人并跟他们说:“来吧!”
答案:您的愿望本身就参与到这共同的努力中。其他人甚至不认识您。您可以生活在北极。这有什么区别?甚至如果您与他们没有任何连接。您的愿望已经算是您的参与。而如果我们成功了,无论生活在哪里,人们也都会成功。毕竟我们的所有的愿望是相互连接的,我们都是同一领域的参与者。

来自2011年6月10日的莫斯科会议的第2节课
暂无评论

评论

登录后您可以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