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世界提供解决的方法

人类、社会全球危机精神

问题:世界上已经有许多人愿意致力于精神的发展,但是其他人呢?
答案:大家都遭受痛苦,大家都不幸。你看看,什么骚乱席卷着全球?难道我们面临逆境还不明显?这过程不可思议地快速发展。不久我从西班牙收到了一封信,在那里不同的人们遇到很严重的问题。失业率达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就这样创造者激励我们并往它的方向转过来。人们不自愿地提问:“该怎么办?怎样躲避不幸?”首先怎样避免不幸:如果人没有吃的,没有钱交房租,如果人缺必须要的东西,那么让他担心的肯定不是精神的问题。但你可以为他展示解决方法。
观看进行分析的文章,到处都可以找,如今世界上谁都不知道问题的答案。至少这一事实对我们而言很明显。有权力的人、政治家、评论家清晰地看到,我们处在一个僵局中。谁也不敢举手并解释他的解决的方法。任何选项看起来都是不切实际的、虚幻的。
在这种状况下,只有卡巴拉能发言,而且我们需要更快地这样去做。

来自2011年5月2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
暂无评论

感到更高阶段的所有形式

愿望、思想我像创造者精神世界机构

愿望不会出现,直到借助光经过所有4个发展的阶段,并意识到,感到自己,那时愿望才能够单独作出决定并对光产生某种反应。
也就是,在所有世界中的任何地方,无论哪里遇到“根”(零)阶段它都会是指的对创造者的给予。创造者则愿意在创造物、在“从没有中创造的”(esh mi ain)之中产生某种反应。从这个“阶段零”,从所谓的“yod字母的点 ”,需要经过所有四个AVAYA (yod kei vav kei)的阶段或者阶段1-2-3-4,甚至只有在第4个阶段中(bchina dalet),愿望本身才会产生反应。
在全世界中的创造的任何地方,无论我们指出那一点,我们都会发现阶段零——创造者对某种“虚无的”(yeshi mi ain)点的态度。从它开始,在光的影响下,演变要经过四个阶段的愿望,以让创造物能够形成,并开始感到和对光的影响产生反应。
所以,一切都以“yod字母的点”,以“永远存在的”(yesh mi yesh)——创造计划的、创造者的思想为开头。随后它开始行动并诞生阶段1-2-3-4或者yod kei vav kei。直到我们到达阶段4(dalet),后者感到她存在着。
在这里存在领导的力量和被领导的力量——其中每一个都在潜力中和在行动中。前三个阶段(0-1-2——即Keter、Hohma、Bina)还属于创造者,而阶段3和4(Zeir Anpin 和Malhut)已属于创造物。
这种分别我们随后在所有精神的对象、parcufim、世界中目睹。前三个阶段——GAR属于计划、更高阶段的程序。而ZAT(Zeir Anpin 和Malhut)属于更低的阶段、创造物,而Zeir Anpin(ZA)作为更高和更低阶段间的适配器 。
更高的阶段是Keter。其给予的品质是Hohma。它想以什么形式给予是Bina。它以什么形式对待更低的阶段是Zeir Anpin。这态度包含了许多层次:Hesed、Gvura、Tiferet、Necah、Hod、Yesod、Malhut。而Malhut本身是物质,她包含了所有曾经的形式,这物质愿意吸收它们并把它们在自己内部里建立,以能够接受像曾经的阶段一样的形式。
就这样Malhut在她内部里实现这动作,因此她需要感到所有曾经的阶段并从它们那儿获得印象,接受它们并渴求变得与它们相同。那时她产生反映,并会对根建立同样的态度和自己变得根。
没有经过4个阶段,创造物就无法出现。只有在最后一个发展阶段“dalet”,当我既有愿望又有意图,即一切都源于我,才能开始谈创造物。而在这之间仅仅存在创造者的品质,借助着品质它来建立创造物。

来自2011年5月26日的《早晨课程》第三部分,根据《十个Sefirot的研究》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