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物的方向盘在谁的手中?

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5月20日

如果创造者愿意作为创造者,它必须要有创造物。这种创造物应该与创造者互相分离地存在,它感到它不取决于创造者,从创造者那里受到并产生反应——这被认为是它反给予创造者。也就是说,它们俩彼此间必须要有特定的相互关系、感受、思想和动作。
需要有两个!于是需要创造创造物,与创造者分离,而这就意味着,它必须有接受乐趣的愿望——这是它为了作为创造物唯一缺乏的。换句话说,需要感到自己在生活、生存和接受,而随后借助使用这接受的愿望,它能够变为给予者,并对创造者的爱产生正确的反应。
这样一来,除了享乐的愿望,创造物还必须要有“方向盘”,借助它能够转动那个愿望并改变其方向:从100%的为了自己到100%的为了创造者,而在它们这两个极端之间将会有各种各样的符合:一部分给创造者,一部分给我。

全部的精神阶段的阶梯由这一切决定。我从100%地为了自己开始,逐渐地把方向盘转到180度,直到100%地对创造者或对他人给予。无论给予谁——主要是我怎样使用我自己。
“自我”是我的愿望。而“方向盘”是意图,即我是为了什么去努力。这决定我的状态,而现在的问题只有——我处于在这圈中的哪个地方?我们从零开始,而以最终的改正(Gmar Tikun)为结束 ——即绝对给予的状态。
就这样,创造者根据“为所创造的带来满足”这一创造的计划来创造此必要的愿望,并为创造物安排条件。借助它们,创造物能够控制这愿望,以及想往我想要的方向转动自己。如果我想“开到”更高的阶段那里,在125个阶段的阶梯中,从零“这个世界”到无止境的世界。就这样运转创造的计划。
为了“走”,我需要在前面看清全部的道路。我应该知道在什么情况下能够走,得到“燃油”。我应该知道,怎样通过转方向盘来改变方向,怎样在这条道路上注意安全。所有这些条件我必须为自己搞清楚,并检查我是否遵守它们,我能否将它们改变和控制。
那时在 “交通”这些所有条件下我开始逐渐地发现,在我的视野中我越来越多地失去自我。我必须前进,如果我一直都准备好新的、更接近和相同于创造者的形式。一旦我前进了一些,这些形式在每一个这旅行的阶段上,在每一个停止的点都发生变化,而这都是因为我内部发生了改变,以及创造者的形象越来越多地“穿”上我。这就意味着我在“走”,并去与它见面。
相应地,我们需要为这种变化准备好我们的享乐的愿望,以便它在自己内部同意接受这种更高阶段的形式。而这意味着,要对它进行限制,取消自己的自私的意图,直到它开始获得给予的形式、创造者的形式,并越来越接近它。

来自2011年5月17日的《早晨课程》第三部分,根据《十个Sefirot的教育》
暂无评论

评论

登录后您可以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