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含整个现实的网

问题:卡巴拉学家Shimon的9个徒弟都代表特定的sfira,这意味着什么?这种卡巴拉学家能不能在我们的时代存在?
答案:十个卡巴拉学家,他们撰写出《光辉之书》,是十个最基本的sefirot。他们每一个人,达到了各自灵魂的根源之后,理解了他属于十个基本的sefirot,并在那时,他们的内在的团结提供了如此巨大的力量,以至于他们能够完全地显露最高之光,并为我们照耀。于是本书被称为《Zohar》——根据从Acilut世界上面的部分(GAR de Acilut)照耀的光的名字。
我不认为如今我们需要如此伟大的卡巴拉学家。他们已经显露了一切、照耀了全部的灵魂的系统,而随后在同样的系统中让自己与其他所有卡巴拉学家连接。结果就形成了由改正的灵魂组织的、在尚未改正的灵魂的共同的系统中的整个网。
现在,如果我们渴求改正自己,我们足以去阅读《光辉之书》。并尽量尝试与其作者、他们的灵魂团结,与那些他们之后的卡巴拉学家连接。他们都是共同灵魂系统中的改正的那部分,而如果我们愿意与他们连接,那么就能使用在相互团结中具有的所有光和力量。就这样我们能够使用《光辉之书》的光。
我们实际上已经获得了一切!在没经过改正的灵魂系统中已经存在改正灵魂的系统,我们可以使用书本身,而且具有全部的根据Baal Sulam的手段研读的卡巴拉科学。这对我们已经足够!
当然还会发生新的显露,以及我们会越来越多地解释并更清楚地理解本书中的内容,但为了完成我们的改正,我们从上面已经收到了一切。
卡巴拉是在团队中研读的。世界上每一个人,如果他感到他需要改正自己的灵魂并渴求发现他是为了什么而生存,哪里有他人生的根源和原因,都最终会进入这个网——会进入我们之中的一个团队。在那里他开始发现,我们在从事什么,而且怎样才能发现灵魂的根源,怎样显露我们所处的精神的系统,但暂时还在没有意识的状态中。那么怎样才能意识到本系统?
当我们来到团队并开始学习,首先我们从外表看人。但随后,学了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开始理解,这不是人,而是内在的把我们连接起来的内在的网。
这系统暂时还没有被改正,而我们试图在其中发现某种关系,寻找能改正我们的力量,后者把我们变成如“一人一心”,带到对亲近人的爱、相互担保和互相间的团结中。
这种彼此间的对对方的渴求,是为了在心与心之间的团结中发现我们间的关系,让我们感到该网。我们感到其存在。我们突然开始感到其存在。那时在这个连接的系统中我们就看到我们自己和那些伟大的卡巴拉学家,他们进入本网并作为其改正的元素,他们支持本系统并为这个系统带来光,为这系统提供所有其元素的团结、爱和相互参与的光。
不管我们怎么坐——生理上坐在一起,还是网络在线,最重要的是我们感到我们在一起并渴求进入那个系统,与卡巴拉学家团结。而如果我们阅读《光辉之书》,那么从这些灵魂、从被他们改正的网中,我们就会接受到“食物”、力量、理解和精神的感受,就像小孩从大人那里接受那样。这给我们机会去让自身进入本系统并建立相互连接的关系,相互妥协,让我们取消自我,与他人团结。

来自2011年5月17日的关于Lag Ba Omer的课程

留下评论